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贾跃亭破产,我的钱彻底没戏了

仇恨或留恋,贾跃亭还在影响他们的生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字母榜 杨雅倩 谭宵寒 王雪琦 王亮

2

贾跃亭又回到了大众视线之中。10月13日,他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按照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的说法,如果顺利的话,“下周回国贾跃亭”就要从调侃变成现实。然而,这也意味着,债主们拿回欠款的盼头行将破灭。

贾跃亭一手搭建的乐视帝国早已分崩离析。乐视网鼎盛时期市值曾高达1700亿,现在跌得仅剩67亿,从今年4月26日停牌至今。根据10月14日发布的公告,2019年1-9月,乐视网预计亏损101.97亿元-102.02亿元。

贾跃亭在美滞留了830多天,消息一直不断,大多与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有关,据统计,截至今年4月,贾跃亭已经为FF累计融资37.25亿美元。

虽然负债累累,但在10月10日发布的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贾跃亭仍以45亿身家,排在总榜第912名。

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消息传出后,字母榜(ID:wujicaijing)找到了一些和贾跃亭相关的人士,他们有的是贾跃亭在乐视期间的下属,有的是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还有的是在贾跃亭打造的商业体系里赚到钱的人。

不管对其恨还是爱,贾跃亭仍在影响他们的生活。

乐视体育主播北环小黑:

在微博上看到贾跃亭破产的消息之后,我就知道,我的钱彻底没戏了。

当初和我对接的乐视体育员工都离职了,我再去要,人家回我,“哥们,我都离职了,你就别再缠着我了。”

我从2013年开始兼职做体育解说主播,2016年初乐视体育拿到中超独家版权之后,就去了乐视体育。贾跃亭的微博还转发过我的解说,挺骄傲的。

最开始乐视工资发得挺准时,每两个月会把钱打到银行卡上。2017年7月开始出现欠薪的情况,8月份,乐视结清了之前的工资,但刚好那之后还有世界杯预算赛,算下来,乐视总共欠了我3万5,欠了我搭档1万5,当初,还是我把搭档介绍到乐视的,人情就算欠下了。

我们去催对接的导演,导演一直说在帮我们要,但就是要不回。后来看到“下周回国贾跃亭”,我就知道,钱,是拿不回来了。

2018年年初,一直跟我对接的导演也离职了,没人再跟我们联系。我们几十个主播自己有联系过律师、联系过媒体,但好像都没什么用。

后来不知道哪个主播找到乐视设备科的人,设备科的人说,想要钱可以,但是得把当初乐视配给他们的戴尔工作站寄回去。工作站的市场价是一万多,我们怎么会傻到先把工作站寄回去?

我们有个主播群,有三四十人,这个群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话了。乐视已经离我们的生活很远了。

乐视的新闻我还会看,但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把钱要回来。你知道怎么把钱要回来吗?

乐视体育前员工傅科:

乐视体育是我2015年底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明显感觉公司不太好是2016年底,出差特别难批,之前我们部门出差很容易,有个项目,按照往常标准报了7个人出差,只批了2个。

2017年初,我离职了,当初从乐视跳槽很好找工作,我也就没着急,到处玩了1个月。

等我开始正式找工作,“半个猎头圈把乐视员工简历屏蔽”那篇文章出来了,一些本来有意愿接收简历的地方都没了下文。

离职群里有很多难兄难弟,大家也会接到一些互联网大企业的面试邀请,结果对方一直在问乐视的内部架构、工作形式、子生态怎么运作,特认真,一直跟你聊,但关注的都是乐视的业务。

乐视经历最大的损失是职业生涯规划被打乱了,当初我的计划是,如果没有大的意外,在这家公司至少呆5年。

那时觉得自己在一家头部公司,做一个特别阳光、国家也支持的产业,能为体育产业做贡献。出事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单纯了。

离职后,我找工作看了很多国企、央企,本来我特别不喜欢体制内的公司,但经历了乐视就觉得稳定还是挺重要的。

入职前,觉得贾跃亭是一个有情怀、有能力、敢赌的人,2016年年会,贾跃亭唱了一首《野子》,虽然是假唱(录音棚录制现场假唱),但还是有一点“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感觉。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会有点唏嘘难过。希望他还能东山再起吧。

华南供应商杨勇:

我们是2014年左右开始跟乐视合作,给他们做一些广告物料。

我对贾跃亭本人不是很了解,就觉得乐视是一家影响力很大的上市公司,能跟他们合作很不错,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后来倒的那么快。

2015年回款开始出现问题,正常情况回款账期是1个季度,但2015年初的款项,到9月份都还没收到。等到年底,觉得不对劲,就去了北京。

乐视欠我们190多万,对公司运营影响很大。因为资金问题,2016年公司裁掉了10%以上的员工。我们还到处找人入股,最后让出30%的股份引入新股东才度过这个难关,股份是低价出让的。看到自己一手建立的公司,不得不低价转让股份,特别难受。肯定会恨贾跃亭,觉得他是个骗子,但恨也没有用,我们也没什么发泄愤怒的办法。

2015年底和2016年底,我去过两次北京的乐视总部要钱。一开始还签过还款计划书,但都无法落实。之前对接过的员工都离职了,等到2018年再关注,公司连名字都改了,更别提找人了,欠款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我也尝试过法律途径,但我们上网一查,北京的法院已经受理了很多乐视欠款的案子,都没有结果,不仅拿不回钱,诉讼费也要打水漂。在乐视总部财务的办公室里,法院传票和各种欠款材料都堆成山了。

西南供应商邱杰:

我大概是2013、2014年开始跟乐视合作,给乐视手机做各种活动。

最初合作很正常,2015年下旬回款开始出现问题,一开始说延期两个月,两个月后也没给。等到2016年过年,给了3万的过年费,再就没有了,总共欠了将近70万。

我们也需要给下面的供应商回款,那段时间经常有人来办公室堵门要钱。后来实在没办法,我把自己住的房子卖了,房子是我父母名下的。卖了房子,我就搬回家跟他们一块住。我现在还没结婚,没有房子,也是个硬伤。

卖完房子那天,在公交站,要分别的时候,我爸问我“钱够吗”,我说“够了”,他叮嘱完我好好工作,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五味杂陈。

我还是相信贾跃亭有一天会还钱,哪怕是看到了他个人破产的新闻。他到底是不是骗子,只能走到最后一步才知道,可能我今天说他是骗子,明天他就还钱了,除非是他正式发个声明,说这钱不还了。

周围同事朋友都说“别傻了”、“贾跃亭不会还钱”。

人总要有个希望。比如一个人得了癌症,医生告诉他,他可能很快就吓死了。医生不告诉他,这人或许还能开开心心活很多年。人如果有希望,能活的很开心。

我如果欠别人钱,怎么样都会还,那么我就用这种视角看待其他人。

华北供应商张林:

真的没想到啊,现在还有人在关心这事儿,我都以为石沉大海了。

乐视欠我们钱没啥不敢说的,这是事实。到现在还欠我们200多万,贾跃亭没出国之前,欠了我们300多万,当时还了100多万吧。贾走了之后,到现在剩下的钱也没有音讯。

我们也去北京讨过薪,60多家供应商天南海北地聚到北京,有云南的、内蒙的,还有沿海那边的,我们是欠的比较多的。当时乐视在河南做的很大,乐视电视、手机都很厉害。我们不直接跟乐视联系,最一开始跟着三星的供应商,后来乐视很红火啊,大家都往钱堆里扎啊,三星的供应商都去乐视了,我们当然也就跟着一起去了。没想到会突然有这种状况。

这几天说贾跃亭要破产重组,我们讨薪群里也在聊这个事儿,不知道他个人破产跟公司(指乐视)破产的概念是怎么划分的,对我们这些供应商的具体影响是怎样的。但这个钱我们当然是希望要回来了,话说回来,按照乐视跟我们签的合同,违约金都摞一厚沓了。现在我们也不追究违不违约的,能把欠的那些钱还了都成问题。

当然乐视我们还是认可的,就是现在没钱说啥也白费。贾跃亭这个人也还行,没什么可说的,不然那100万也没了。

乐视前高管杨向家:

这几天贾总在美破产重组的事儿我一直很关注。尽管媒体对他褒贬不一,但我个人觉得他是这个时代的商业奇才。

他在很多方面的能力是超群的,这你没办法否认。大家最近总说华为,其实就是贾总之前在做的事情,打通各个硬件,做一个统一的系统,一个良性的生态。就是“生态化反,打破边界”,不过最后总被外界戏虐。遗憾的是,这种战略前瞻最后没有成功,就会被人说成骗子。这也是中国商业版图的氛围,成王败寇。

可你仔细想想,如果纯为了骗钱,他当时就可以套现100多亿,公司宣布破产,何必背着这种骂名,还将乐视的债务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还为了造车梦吭哧吭哧继续干呢?他投进去的那些钱,可都是真金白银。现在舆论环境有时候都在瞎起哄,不值一驳。

贾总的营销能力在中国企业家里面都是超一流的,所以后来很多讲生态模式的,都绕不开贾总的那一套思维模式,我们看乐视的生态图你会发现,后面很多做生态的,都跟那个图很相近,尤其是做硬件生态的,像小米、华为。

但现在大家只拿来他营销的这一点说,说他是个PPT骗子。接近他的人知道,贾总对产品极度痴迷,不然怎么会有乐视的电视、手机?

我在乐视移动的时候,安徽有个手机渠道商跟我讲,当年的日子是多么辉煌,这手机太好卖了,一个月就能挣400多万,他以前做小品牌,一年撑死了也就400万。后来我们也想,当时这种激进的打法,这种负盈利的定价模式,造成财务上出现了比较大的漏洞。

还有就是供应链当时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供应链说卖到500万台,就可以持平了,但实际上,卖到500万台的时候,还是每台亏200块,太便宜了,雷军都不这么干。

做汽车也是这样的,很多产品经理没有像他那样,具有坚定的前瞻性。FF很多都是他定义的,包括内饰非常炫酷的大屏设计,底盘电池的设计,在行业内都是领先的。

很多人抬扛说贾总造车也是骗人的,可许家印又不傻。去年许老板投FF前,先做了很多密集的调研,甚至把样车单独拉到德国,不让FF的人陪同,单独找了一批专家做测试,足足开了600多公里,中间没断电,他是了解了FF这个车有多硬核之后,才拍板投的。

去年有段时间我是呆在FF的。资金出现了很大的困难,那会儿他经常出海钓鱼,大家都很担心他想不开。但实际上他是那种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很固执,对很多资产都太坚守了。乐视的资产,当时孙宏斌还说,“贾跃亭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一片都不愿意失去。”2016年财务危机的时候,他是有机会的,移动业务有一个地产公司愿意出200亿买,他没动;易到也有人出100亿,他也没卖。他当时舍不得砍掉这些曾经构建的乐视生态体系。

FF也是,不惜跟当时唯一的投资人许家印弄翻,也要掌握FF的实际控制权。现在又抵押掉FF所有的股权,用一种可能是最为可行,也最为妥帖的一个方式,为FF打工。

所以我觉得贾总一直是一个特别出色的企业家,只可惜自我管理,团队管理,财务管理,公司管理确实是他的一些短板,也有一点过于自负。

离开乐视的时候,我非常遗憾。当年我们是怎么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手机一个月出货200万台,当时没有一个手机巨头不恐惧这个速度。但这个时代说过去了,可能也就是个印记,我只能庆幸自己曾经参与过。从2014年,那时候市值才200多亿,贾总在酒仙桥医院打着点滴跟我们讲未来的规划,那时候七大子生态就已经跃然纸上了,手机都还没落地,汽车就已经规划上了,又过了两个月,汽车海外的创始人们就来北京开会了,一切都太快了。

如果贾总现在成功了,可能也会有很多金句被大家大书特书,他说:“你不要在巨头的延长线上做创新,这是没有价值的。”很多时候他也讲战略:“站在未来看未来,站在未来看现在。”这些在我人生里面是非常值得怀念,它可能无可替代。

我周围很多人都把贾总的《野子》设为手机铃声,他唱的自己直掉眼泪,其实就是在唱自己。你朋友圈过一阵子就有人会分享一下贾跃亭版的《野子》,他影响到了那些人,但这是有些悲凉色彩的。那是一个激进澎湃野心十足的一个时代,所以大家都很怀念那个时代。

(应采访对象要求,傅科、杨勇、邱杰、张林、杨向家为化名)

来源:字母榜

原标题:贾跃亭破产,我的钱彻底没戏了

最新更新时间:10/18 11:3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