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备案系统上线8个月后,网络电影如何活下去?

“院线电影是一场豪赌,那网络电影就是慢慢赌。”

《大雪怪》

作者│夏天

266,127,67,3。

这些数字来源于广电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最新公示的8月片目单。8月共有266部网络电影通过“规划备案”,其中都市题材127部,科幻题材67部,以往网络电影行业中居绝对主流的古装题材,仅3部。

一切的变化都与2月15日《关于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升级的通知》的颁布有关。从视频平台统一备案调整为片方自主备案,备案新规上线,首先让上新数量锐减:2019年上半年全网上线网络电影共438部,相比于2018年同期的730部,同比下降40%。

其次,题材风向由古装极速调转至现代:在备案系统“年代类别”上线初,4月古装题材共有80部,占比高达32%,到了8月,这一数字已缩减至3部,占比仅1.1%,古装题材中的奇幻、玄幻、魔幻被现代科幻所取代。

而在行业方面,项目展开前的“规划备案”与成片上线前的“上线备案”,成为两把悬挂在片方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头部影视公司上新项目锐减,中腰部公司作品断层,一度无戏可拍,而不少本就处于行业边缘的“个人”或工作室,在大浪淘沙下正在逐步退出行业。

这是一场网络电影行业共同经历的大震荡。

“其实心里知道这个还是会来的。”在备案系统政策正式出台前,《大蛇》导演林珍钊就有所预感。网络电影行业快速发展,势必引来监管部门的重视,这是新兴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在“网院一体化”的审查标准下,把关只将会更严格。

幸而,政策是一根“松紧带”。从备案系统刚上线时行业情绪紧绷,上新数字紧缩,到如今通过规划备案的作品数量回升,经历了8个月时间的阵痛与磨合后,行业正在逐渐趋于冷静。

但,改变还在继续。

寻找红海

“就不审了,交了没用。”

9月,电视台、视频平台、影视公司等等纷纷进入献礼季,网络电影也不例外。备案系统上线后,为了方便与片方交流,各省级广电机构纷纷开设片方QQ交流群,针对备案审查进行沟通指导。网络电影从业者朱宏俊向骨朵透露,负责审查的广电工作人员在群里直接告知片方,古装题材近期“不审查”。政策导向下,大量公司转向现代题材,即便有团队仍然坚持要做古装项目,也建议延迟至10月之后再备案。

古装题材近乎绝迹,以“西游”为代表的公共IP也没了踪影。这同样与古装题材受限有关,项氏兄弟电影创始人兼CEO项水柳告诉骨朵,“广电有明确的要求,不能随意篡改、改编原著(名著)”,但这并不意味着广电禁止拍摄西游改编作品,“只是对于这一类型的内容改编要求会比较高,内容、成片审核会更严格。”审核门槛“劝退”了剧作能力不够扎实,不愿意为单部作品耗费大量时间成本的团队。

在备案系统正式颁布前,不少人已经在与平台、业内交流时听到了些“风声”。但这一天真正到来后,有业内人士向骨朵透露,他第一反应还是“有些担忧”。

作为影视市场的新兴品类,在院线电影与影视剧市场古装题材受限时,网络电影古装玄幻与怪力乱神“齐飞”,风景这边独好,即便是位于中腰部的奇幻题材作品,分账金额也已趋于稳定。网络电影在一定程度上享受着题材带来的红利,而新政推出,奇幻受限,网络电影将与网剧、电视剧、院线电影等品类同台竞争,题材优势减弱。

并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市场、审查、政策导向三座大山下,当题材由古装转向现实,在创作端,门槛快速拔高,在市场端,怎样题材的作品才能赢得票房?一切都充满未知。

下一片红海在哪儿?

从目前备案系统公示的作品来看,现代题材中,主旋律、动作、都市、爱情、悬疑、青春等题材为大多数。其中,在平台与政策的引导下,主旋律题材成为片单中的常客,“很多公司都会开始,每年至少会做一个这种类型的项目。”林珍钊告诉骨朵。

主旋律在离开献礼季、离开平台资源倾斜后,能否赢得市场还犹未可知,但从片单中还可以明确的是,不少网络电影人已经选择押宝科幻电影。据统计,2月至8月,备案系统中科幻题材共有235部,占比高达15%。

受《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作品激发,科幻开始成为网络电影中的热门题材,并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奇幻、玄幻、魔幻受限,现代题材创作时,“里面讲到的任何一个'怪',都需要一个合理的来源,这时就只能用科幻去解释。”项水柳坦言。

尽管风向调转至现代,主旋律冒头,科幻片扎堆,网络电影同质化现象仍是行业头号顽疾。

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说句玩笑话,以前都是说我开机多少个项目,现在聊的是我通过了多少项目。”

作为从业者,林珍钊对行业变化的感受更为直观。“身边(有的是)这个项目规划备案没过,然后导致没开机;有的是已经开机的项目,导致要退回,重新审查过了再开机;或者有的直接是整个剧组都到了,审查没通过就打回来了。”

从业者们几乎都开启了一段适应备案系统的“磨炼”。

在备案系统中,只有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机构,才有资格申请新备案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这是道天然门槛,没有固定团队与机构,偶尔来网络电影赚一把的“个人”将首先被淘汰出局。

在第一步规划备案中,片方需填写“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信息包括节目名称、联合制作机构、节目类型、题材、制作预算等,并且还需要有不少于1500字的内容概要和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阐释。

除此之外,审查次数也有限制,省局初审原则上不超过2次。初审不合格退回修改,再上报仍旧不合格,项目就难再有开机机会。只图惊险刺激不注重思想内涵的项目需进行调整,而没有创作能力的团队很容易显露原型。

为应对备案系统,林珍钊与团队在内部进行了审查培训。从题材到内容,从主题思想到遣词造句,都是需要重点留意的地方。“有的项目在剧本阶段反复修改,有的在成片阶段反复修改,在过程里面你会读懂审查的更多东西。”这是适应新系统的必备阶段。

不过相比于规划备案,对于影视公司而言,“上线备案”才是那把更具杀伤力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此时资本与人力已悉数投入,成片如果没有通过审查,对于片方将是巨大打击。据统计,备案系统上线近5个月,通过规划备案公示的网络电影有861部,但拿到上线备案号只有24部。即便排除仍在筹备、拍摄中的项目,上线备案的通过率仍旧不容乐观。

上线备案的审查环节,并非只停留在题材与内容层面。

以林珍钊监制的新片《大雪怪》为例,由于故事中有“雪族”设定,涉及外来者入侵雪域杀害雪族的情节,为避免这一情节引起民族误会,审查方给出了修改意见。于是团队删减了10多组外来者伤害雪族人的镜头,将矛盾进行模糊与弱化。片中有角色名字像少数民族的也进行了替换。

除此之外,在制作层面,介于片中雪怪毛发等特效不够精细,审查方在技术层面提出了意见。团队利用后期特效进行修正,修改了近一个月后,《大雪怪》再次送审,得以通过。审查过程介入至题材选择、故事情节、内容价值观、制作水准等。

尽管审查之路坎坷,但最终顺利拿到备案号上线的《大雪怪》,是幸运的。有业内人士向骨朵透露,在成片送审过程中,片方遇到的一大难题是,“(有时候)专家给的意见相对比较宽泛,没有明确到说第几秒到第几秒什么内容需要修改。”

在最近曝光的审查意见中,有一个典型例子是,“给出的意见说,正义力量太薄弱,反派力量太强大,建议调整。这个意见就非常宽泛,涉及到人设、剧情上的改动,非常麻烦。”

面对这类审查意见,衡量修改成本与空间,片方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通过二次剪辑、配音修改乃至补拍进行内容调整,二是直接放弃项目,不论哪个选择都是剜肉之痛。在通过规划备案后,片方打造项目变得更为谨慎。

接受采访的第二天,项氏兄弟新片《地道奇兵》即在山东临沂开机,项目投资1400万,是网络电影行业中的头部项目。项水柳向骨朵透露,由于项目涉及抗日战争,题材特殊,在规划备案审查上从初报到修改,再到最后通过,耗费了近两个月时间。

为确保成片能够顺利通过上线备案,在项目通过规划备案后,他们主动找到广电相关专家对内容进行咨询。直到开机前几天,“还不是特别放心”,项水柳说,他们干脆直接拿出完整剧本与广电专家再交流,尽量在剧本层面就规避风险。为此剧组开机时间推迟了近一个月,“做双保险”。在项水柳看来,这是有必要的。

相比于剧本,还有片方在班底层面提出了担忧。由于港台演员与幕后等知名度、性价比高,一直受网络电影市场青睐。目前受大环境影响,港台演员需单独报备,这对于片方并非难题,他们更担心的是,在项目拍摄过程中,或拍摄之后,合作的港台演员发表不利言论,致使整个项目停摆。

不止是题材与内容,与传统影视公司相似,网络电影公司同样也需要政治敏感度。

“院线电影是一场豪赌,那网络电影就是慢慢赌。”朱宏俊感叹道。

网大要自强

“我们一直坚持做这个行业,这条路还是走对了。”

尽管2019年行业迷雾不断,但项水柳反倒因此更坚定的选择扎根在网络电影行业。尤其是备案系统上线后,他觉得“我们网络电影,我觉得已经受到重视了。不是一个草根团队、草根行业在自high,而是真正受到广泛的重视。”这让他感到高兴。

有业内人士向骨朵透露,目前网络电影公司分为两种,一种公司是在扎扎实实做项目,还有一种公司正在借项目名义揽钱,在备案系统上线前,“没有门槛、没有审查,现在有审查了,不好圈钱了。”审查制度缩紧,有利于行业驱散投机倒把者。

受影响的还有个人团队以及工作室,“他们目前可能就比较被动了。”项水柳说。目前备案系统中,片方每月5日前提交的规划备案,广电管理部门会在当月25日前处理完毕给出反馈。而每月5日(不含)后提交的,将在下月25日前处理完毕。这也就意味着,网络电影的审核,最快20天,最慢50天,并且这其中还不包含打回修改再重审的时间。

项目时间拉长,小型团队首先面临的是资金周转的难题。尤其在2019年整体经济下行的情况下,网络电影行业资本向头部聚焦的趋势正在加强。小型团队被动淘汰,退回此前驻扎的广告、短视频领域,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已经成规模的公司而言,备案系统上线后一度打乱了出片节奏,部分头部公司上线率下降一半。为了让全年项目能够持续稳定输出,有片方开始进行项目前置。“过去我们基本上单个项目地进行,但现在不行了,现在你必须要为后半年筹备的项目开始做审查上面的工作了。”林珍钊说。

在开拍新项目之前,林珍钊与团队特地空档一个月,规划公司近一年的新项目。这种公司年度性规划和项目前置,与传统影视公司出片流程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通过“规划备案”相当于拿到拍摄许可证,通过“上线备案”,重要性等同于院线电影拿到“龙标”。网络电影公司也正朝着正规化、规范化、流程化方向迈进。

大浪淘沙,去粗取精。但即使是存活下来的胜利者,林珍钊坦言,即便已经打造出《大蛇》《黄飞鸿之南北英雄》等热门影片,依旧要居安思危,行业还在起步,时刻都要想着“如何活下去”。项水柳同样感觉到了压力。以前依靠主流元素和题材,就可以取得不错的市场效益,如今要求更高,既要符合市场,又要契合内容与审查上的要求,这对于团队而言难度不小。但这同时也激发着团队向优质内容努力,他对此留有信心。

备案系统上线后,在短期看来,行业的确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和迷茫期,但将目光拉长,这同时也是推动行业精品化,克服拍摄周期短、播出快,不重视剧本打磨的超快速生产模式的过程,利于行业沉淀与思索。

似乎每一次网络电影往上走一步,都会遇到短暂的低谷。2017年,《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视频不能制造低俗噱头,政策一出台,总上新数量下降,但直接遏制了网络电影“野蛮生长”的态势。2019年,备案系统上线,同样的,网络电影发展新一轮拐点已至。

“网大要自强,才能真正地突围。在大家适应过来,市场再有更多好作品去突破天花板的时候,这一股短暂的阴霾就会过去。”林珍钊说。

活下去,“活得好,然后我们才能把自己心中真正想拍的电影玩出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