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投票,是改变加拿大华人族群命运的捷径

投票不是战争,不用流血牺牲,但投票也是一场“战争”,因为每次竞选对加拿大的主流政党来说,就是一场谁来掌握国家权力的“战争”。

文|温哥华头条

联邦大选投票的时间是短暂的,提前投票四天加上大选日投票,总共就是五天。联邦大选四年一次(如果不是少数政府的话),四年中投一次票,不能说多。

但是,华人公民中的大部分人,仍然不去投票,不尽公民的责任,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其实也未必。

如果从全国的投票率来看,近五成的选民也不投票,华人在总人口中占据近五个百分点,华人投票率低,也情有可原,是向“主流”社区看齐。

图片来源:cbc

但是,华人跟“主流”社区(主要是欧裔社群)不同,历史上是遭受过严重歧视的族群,至今仍然受到各种有形无形的歧视。华人中被骂过“滚回去”、或者无端端被别人竖过中指的,应该不少。我移民加国三十年,从来没有听闻过有人说“滚回英国去”、“滚回美国去”之类的话。

可见,华人跟“主流”社群,还是有些不同的。此外,其他少数族裔,比如犹太人、印裔、伊斯兰移民,他们也遭遇相同的歧视,却因为积极投入参政议政,选举投票率也高过“主流”社群,因此,他们要求平等的呼声容易被听到,歧视他们的人也得三思,因为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们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列治文停车场歧视华人的视频,虽然引发很多人的愤怒,但当事人根本没有向她侮辱的社群做出道歉,警方竟然有人认为只要不适用于仇恨犯罪,那就是言论自由的范畴,所以都懒得去加以谴责。

反观本地名校圣乔治中学,有学生因为网上有侮辱犹太人的言论,就遭遇学校无情开除。这样一比较,就知道华人是如何的“人微言轻”。而这个背后,当然是政治话语权的微弱。

以至于列治文停车场视频在英文媒体播出,辱骂者高调打电话进去嚣张地说“不后悔”,加拿大主要的政治人物竟然都保持沉默。这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加拿大是一个全球皆知的“政治正确”国家,当时的总理可以为一个虚假的新闻热泪盈眶,并义正词严谴责一个并不存在的“亚裔加害者”。这种对比,让人有“荒唐”的感觉,但因为撒谎者是伊斯兰母女,政治人物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这种情况,华人都知道,也有社区领袖通过各种方式来呼吁和推动华人出去投票,提升投票率,改变华人在加拿大的政治境遇。我是很赞成推动投票运动的。二战当年,我们七百多华人子弟,以二等公民的身份,积极参军,献身奋斗,才得以改变加拿大人对华裔社群的偏见,才让排华法得以寿终正寝,才让华人得以恢复那宝贵的投票权,从而改变了一个民族在一个国家的地位。

如今,我们数以十万计的华裔加拿大公民,应该用我们手中的选票,再度改变华人族群在加拿大的历史地位。投票不是战争,不用流血牺牲,但投票也是一场“战争”,因为每次竞选对加拿大的主流政党来说,就是一场谁来掌握国家权力的“战争”,加拿大的政客最看中的就是你手中的选票,选票在某种程度上比手中的钞票还重要。

那么,什么是华人投票的动力呢?我罗列如下几个投票的动力:

  1. 让别人不再无端骂我们“滚回去”;

  2. 让别人不再把我们视为是一群对加拿大没有忠诚感的“外来客”;

  3. 让我们的下一代在学校不受欺凌;

  4. 让我们社群的声音能够进入加拿大政治的决策过程;

  5. 让加拿大的政客像对待其他族裔一样对待华裔;

  6. 让我们能够衷心关注加拿大政府的预算、环保、医疗健保、教育、毒品等各种政策,而这些在祖国也未必需要我们关注;

  7. 让我们的少数选票在政党竞争势均力敌的时候,能够成为决定议员乃至总理的“造王力量”;让我们因着政治融入加拿大,而对弱势群体愿意伸出援手。

有人说,华人新移民老是和“主流”过不去。别人要大麻合法化,我们反对;别人要跨性别教育,我们反对;别人要建照顾流浪者的组装屋,我们反对…这种种反对,把华人变成了加拿大的“异端”。

图片来源:cbc

这个观点是错的。因为前面所有的项目,加拿大国内有很多的反对者,加拿大政党在这些问题上也有截然不同的立场。那么,为何华人的反对,就被视为是“异端”呢?很简单,就是华人自己或者被别人是视为不愿意承担加拿大公民基本责任的一群人,也被视为是不愿意行使公民权力的一群人。这种状况必须改变。投票,就是这种改变的最重要一步,也是改变的最快捷径。

作者:丁果

责任编辑:林伯宴

平台:温哥华头条

微信ID:Vancouverheadline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