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自由党继续掌政加拿大,有哪些利好?

过去四年,自由党的总体经济表现还算不错,股市表现良好,股指屡创新高,加拿大就业增长也不断加速,自特鲁多2015年上台以来,全国增加了120万个工作岗位,增幅达7%。

文|温哥华头条

本届加拿大联邦大选底定,最后的结果:自由党取得156席,保守党有122席(上届为95个),新民主党赢24席,魁人党夺32席,绿党3席,独立候选人1席。自由党有望组成少数政府。

相比之下,保守党增加了27个席位,魁北克政党增加22个席位。从得票率来看,保守党得票率34.5%,超过自由党的33.0%,多出近30万选票。可以说,保守党和魁人党也算是此次选举的赢家了。

从本次大选的结果来看,特鲁多纵是二次违反联邦道德操守规定,干预兰万灵(SNG)事件的司法公正,经济和外交方面碌碌无为,还是得到继续提担任总理的机会,也许一方面是加拿大人民宽宏大量善良厚道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许是隔壁邻居的保守主义单边主义影响不佳,使加拿大人最终对于保守党还是没有完全的信心。那么,我们关心的,仍然是自由党再次上台,对加拿大的地产、移民政策,乃至中加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房地产底层刚需将启动

早在选举之前就有自由党的拥趸表示,特鲁多是隐形的加拿大地产局主席,因为在他执政期间,加拿大地产市场有波澜壮阔的表现,尽管2018年至今有所回落,但特鲁多任期内依然是加拿大地产市场表现最好的阶段。

从竞选的政纲来看,自由党的房地产政策对加拿大地产市场来说仍然是最好的,自由党承诺的房地产政策也最具操作性。特鲁多胜选对加拿大中低收入的刚需买家,特别是首次置业家庭最为有利!

早在选举之前,自由党政府已放宽了房货压力测试,于2019年春季推出的首次置业鼓励计划,家庭年收入在12万元或以下、或单身人士在5万以下的首购一族,可以向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申请“共享股权抵押贷款”用作买屋。底层刚需启动,自2018年跌入谷底的地产市场开始预热。

自由党房地产政策主要以下三点:一、3年内拨款$12.5亿加元,建立加拿大住房抵押贷款公司(CMHC)为首次购房者刺激计划,贷款总限额增致$78.9万加元,无息贷款$8万。二、首次购房者RRSP提款限额从$2.5万加元提升到$3.5万加元。三、向外国投资者征收每年1%的投机税。

其中前两点向首次购房者送出三个大礼:提高RRSP提款限额,提高免税额度,降低贷款难度。除了启动底层刚需外,特鲁多政府的投机税实际上也给外国买家吃了个定心丸——不会另外再收外国买家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廓清了外界的担忧。移民留学利多 难民也更多

在移民这一块,其实不论是保守党或自由党执政,都差不多。保守党自1980年代后期起,便将每年接收的移民人数增加一倍,至每年20万人。

之后无论是保守党或自由党执政,均不断增加移民人数。这是因为两党都认为,加拿大面临人口老化和低出生率问题,在未来10年,加拿大将有超过900万婴儿潮世代国民,进入退休年龄。

这意味着加国比以往更需要新移民,以维持经济增长,因而需要大量移民,以缓解经济和财政压力。自由党在1996至2005年执政期间,每年接收约22.5万名新移民;保守党政府在2006至2015年期间,更将移民人数提高至每年约26万。

本届自由党的政纲明白表示,希望2021年前实现每年接纳移民35万人目标,这点其实没有疑义,但自由党,或说特鲁多,与其他政党不同的地方是,他对难民的重视异乎寻常,自2015年上台以来,难民类别的比例提高至约15%,经济类别则下降至58%(家庭类别维持不变)。

由于中东局势仍然不稳,相信拥有了民意加持的特鲁多,在难民政策这方面仍不会有太多改变,在政纲中,他还提出特别难民项目,每年接纳面对被迫害风险的人权及人道人士、记者共250人,也允许各地社区、商会及劳工团体直接担保赞助永久居民申请。

图:胡森

在留学生方面,其实是与移民政策挂勾的,连任成功的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在选前提到自由党吸纳国际留学生移民政策方面,联邦推出的“快速通道”移民申请系统是引进包括国际留学生在内的技术移民的主渠道,透过这一系统国际留学生申请人占比从过去的30%增加到现在的50%。

明年自由党还会继续加大引进国际留学生的引进力度。至于留学生主要的来源地之一的中国,虽因孟案而带来影响,但胡森表示,联邦自由党仍欢迎中国公民赴加旅游和留学,并相信中加两国政府关系会恢复正常,走向正轨。具体的作法则是留学签证申请,从2017年起把中国纳入“快速签证”系统,为中国学生申请签证设立绿色通道、简化申请程序,确保更快获得签证。

经济数字很美好 现实很骨感

总体而言,自由党的地产、移民和留学生政策,给加拿大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小,事实上,过去四年,自由党的总体经济表现还算不错,股市表现良好,股指屡创新高,加拿大就业增长也不断加速,自特鲁多2015年上台以来,全国增加了120万个工作岗位,增幅达7%。

只是,站在老百姓立场,实际体验却是工资增长缓慢、房价高企、房贷压力过大、生活费用不断上升。尽管租金和基本商品价格一直在上涨,但普通加拿大人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的工资却相对持平甚至降低。这中间当然有很多外在因素影响,例如中加关系震荡,中国拒购加拿大农产品,导致经济的直接损失,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让加拿大对美贸易显得相当吃力,同时,又因接纳更多难民(不管是联合国交办或自己愿意),需要为这指难民付出的安家费,也都不是小数目……

难怪自由党在选前就明说了,再次执政后,明年赤字达到274亿加元,且不会立即恢复预算平衡,赤字大,直接影响到的,就是基建设施的投资。从现实的角度看,没有严重冲突,相互保持节制,已经是较为理想的状态了。

中加关系从谷底缓和起步

无庸置疑,特鲁多的上一轮执政期间,中加关系由热转冷,与自由党缺乏外交经验有莫大的关系。但这不仅仅是自由党特鲁多的问题,而是与加拿大在国际政治领域有没有长期战略、有没有独立清晰角色定位、有没有比较明确的国家利益有关。但遗憾的是,加拿大的国际关系之路,还在摸索之中。

拿本届大选来说,人们会比较好奇,加拿大大选为啥几乎没人关注外交问题?其实说怪也不怪。作为一个只有150多年历史的国家来说,加拿大一开始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外交事务由英国处理;自二战前后,邻国美国又崛起为新超级大国,加拿大又成为美国的小兄弟,受到美国的庇护,在国际问题上基本以美国马首是瞻。实际上向来缺乏以独立立场和准则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

及至川普上台,美国这一可靠的盟友和贸易伙伴突然变得不靠谱了,这才让加拿大顿陷茫然。美国撕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率先与墨西哥达成协议,最后逼迫加拿大,是加拿大这种茫然的典型写照。

前一段时间,中加领导人在一个会议场合,曾经进行过接触,被外界视为关系松动的一个标志。9月初,特鲁多还任命长期在中国工作的鲍达民,担任新一任驻华大使,表现出修复两国关系的意向。

小特鲁多继续执政,对于巩固这种趋于缓和的加中关系,显然是一个巨大利好。因为如果换了保守党执政,势必要重新杯葛。因为保守党党领熙尔在大选期间,一直批评自由党的中国政策,不管熙尔这些言论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一旦上台,不可能马上改变竞选期间的基调,加拿大会首先倒向美国,试图重建美加的盟友关系,这会使他在处理中美加问题上,将中国置于随时批评的状态,导致中加关系重新冷冻。

特鲁多继续执政,就可以保证走过的弯路不会再走,在现有政策基础上,继续向着温和、缓和角度发展。另外,从大的背景上看,中加关系取决于中美关系。从长远来看,中美不会一帆风顺,这也为加拿大的中间角色提供了各种可能和机会。

我们期望自由党的地产政策、移民政策和留学政策都能经由中加关系的逐步改善而起飞,给我们一个舒适安定的生活。不管怎样,期望加拿大人民在大选后团结一心,好好搞经济,建设一个更加美丽繁荣的加拿大。

编辑:赵青

责任编辑:林伯宴

平台:温哥华头条

微信ID:Vancouverheadline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