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全球最大短租平台Airbnb风光背后,将迎流血上市路?

爱彼迎梦幻的居住体验、新奇的民宿地点、美好图景打动了房东和全球背包客,但在资本市场,它还能打动人吗?

文|华商韬略 方乐迪

编辑|倪晨

近日,全球最大C2C短租平台爱彼迎(以下简称Airbnb)登陆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单,此前它还传出即将在2020年上市的消息,但风光的背后,Airbnb的一季度答卷却差强人意。

The Information 披露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Airbnb 的亏损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达到了 3.06 亿美元。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的增大,据报道,Airbnb第一季度的销售和营销开支同比增长58%,达到3.67亿美元,预计今年的营销支出将超过2018年的11亿美元。

虽然在营销推动下,Airbnb第一季度民宿房间订单金额强劲增长。但这背后却暴露出Airbnb难以保持现有客户的问题。只有持续的广告推动才能维持订单数量,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Airbnb往日客户群流失现象严重或者重复购买减少。重复直客推动的业务才是业界追求的健康模式,而现实却对想证明自己模式的Airbnb不利。

如果放在以前,仅凭增长神话或许足以捍卫公司的估值。但如今则大不相同,在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单纯的产品销量增长不是决定股价的唯一因素。Uber上市后的股价暴跌,就是最明显的案例。

重盈利模式虽然让Airbnb第一季度民宿房间订单金额强劲增长,但并不能给即将上市的Airbnb带来足够多的信心。

Airbnb的发展其实存在一些制约因素,不少出境游旅客在考虑住宿时通常会因为“住宿风格富有特色”、“可以接近当地人”、“房东会进行旅游推荐”等因素选择Airbnb。

但在很多国家,这种行为还是处于灰色边缘,甚至触及红线。即便是Airbnb的大本营美国市场,对于二房东的打击和整顿也是时常有之的。

另一方面,中国市场作为互联网必争之地和现金流量之王,Airbnb此前做的却不成功,属于有口碑但没市场。

在入华后的前两年,Airbnb不仅连续换了6任中国业务负责人,还一度被业内质疑“因不了解中国市场而水土不服”。2018年8月,在彭韬出任中国区总裁之前,爱彼迎甚至还不支持微信支付。

虽然彭韬到来之后,大幅提升了Airbnb 在中国的市场份额:2018年下半年国内业务增长近3倍。其中,国内游业务超过Airbnb总业务量的50%。并且在2019上半年国内业务继续保持近3倍的增长速度。

但这更多是自己和自己比,在高手如云的中国市场,Airbnb的对手并不好对付。

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在线民宿预订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城市民宿预订主要有四大玩家,分别是途家、Airbnb、美团榛果和小猪。

在强敌环伺且对手发展成熟的中国市场,Airbnb想迎头赶上实现逆袭,从而坐收市场红利颇有难度。

所以Airbnb即将在2020年上市,颇有些霸王硬上弓的滋味,早在去年夏天,就有多名员工给公司创始人写信,要求能够出售他们持有的公司股票期权。最让员工感到不满的是,Airbnb曾经发放过两批将于2020年11月和2021年过期的员工股,如果那时公司还不公开上市,那么这些期权将变成废纸。

此外,Airbnb采用的是直接上市方式而不是首次公开募股(IPO),而且上市更多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所谓直接上市,简言之就是没有借助投行等承销商的中介帮助,又不通过上市流程发行新股,只登记现有股票,便可在资本市场上自由交易。这一方式,有一个显见的好处,就是能避免遭遇类似WeWork那种因公开财务数据产生的重大危机。

同为“二房东”的WeWork也曾因长期陷入亏损,再加上内部管理混乱,导致估值大幅暴跌,从软银集团今年初给出的470亿美元估值暴跌到了100多美元。最终面对投资机构的普遍质疑,WeWork取消了上市计划,并且在最近开始了大规模重组。

因此,当Airbnb这份亏损消息被透露后,人们对它会不会重蹈覆辙的担心也有情可原。但仅从目前透露的信息看,Airbnb还没有那么糟糕。

首先,Airbnb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盈利能力,并且在中国市场已经持续盈利了两年。

其次,在 Airbnb 的支出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47% 的同时,它的收入也增长了 31%,Airbnb 还表示其 2019 年第二季度的收入超过了 10 亿美元。

第三,上市前冲业绩,算是普遍手段,所以短暂的亏损也许是可以包容的。

因此,相比WeWork,Airbnb仍然是个好故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共享经济依然还有故事能讲好。但在资本市场,它能否靠居住体验和美好图景赢得漂亮的股价,仍存质疑,毕竟资本市场向来是检验经济最真实的风向标,不拿出点硬实力难以赢得认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