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挽救移动业务 联想如何搞定 “联想移动”与摩托罗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挽救移动业务 联想如何搞定 “联想移动”与摩托罗拉?

为了挽救移动业务,从组织架构到产品线以及品牌,联想打算深度整合联想移动与摩托罗拉。

图片来源:东方IC

陈旭东刚刚从印度回来,接任联想移动集团总裁位置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一直奔波在海外。上任后第七天就去了美国芝加哥——那里是摩托罗拉总部所在地。

时钟拨回到6月1日,联想集团突然宣布陈旭东接替刘军,担任联想移动集团总裁。此前,刘军一直被外界视为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的接班人,在此次调动后,至今外界不知道他职业的新去向。而当时陈旭东离开联想中国区PC业务不久,正在主持联想移动互联网品牌“神奇工场”的组建。

在消息宣布的一个星期之前,杨元庆才找到陈旭东,劝说他接下联想移动业务的管理工作。“他(杨元庆)要么从外部找人要么内部找人,外部找来的人把我们这个体系弄清楚可能都需要两个月,太耽误时间。从内部来看,我算是合适的人选。”陈旭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用陈旭东的话来说,“两个月”都不能耽误了。从数据来看的确如此,8月13日,联想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移动业务部门税前亏损2.92亿美元(约合18.72亿元人民币),利润率为-13.8%。不仅仅是收入,出货量也出现问题,第一季度内出货量仅1620万部,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下跌0.5个百分点至4.7%。

陈旭东向界面新闻记者阐述了他这两个多月的系列举措,一个清晰的逻辑是:从组织架构到产品线以及品牌,联想移动都将与摩托罗拉深度整合。“马上新的组织架构就会公布,”陈旭东说,在新的组织架构中,摩托罗拉人员在管理层中将占相当大的比重。

陈旭东并不避讳,他承认在研发等方面摩托罗拉团队经验优于联想,加上联想移动高管在近年更替较为频繁,在新的产品开发组织架构中,团队以摩托罗拉管理层为主。

“早就该整合了”,一位联想移动中层向界面新闻说。摊子大,内部业务线混乱,这是他对联想移动此前状况的评价。2014年1月,联想宣布了收购这家老牌手机公司。当时联想高管就向记者表示,在交易完成之前,双方团队会尽可能地一起合作,一直到2014年10月,这桩交易终于宣布完成。“在这几个月讨论过很多次整合方案,但因为有很多困难,整合基本就放弃了。”这名中层透露。

一直到陈旭东上任后,两家公司的整合才开始。最先整合的是销售团队,按照陈旭东的计划,在接下来的这个季度,他会完成研发团队的整合。和团队整合同时进行的是产品线的整合,陈旭东正在做的是大刀阔斧砍掉大部分产品线。

联想移动曾经引以为傲的是它的机海战术——每年发布上百款手机,管理层认为这样可以布局各个层面的市场,从而保证出货量。陈旭东放弃了这一策略,“以后一年是10到12款机型,以前一款机器刷新周期原来大部分是10个月左右,这太慢,以后一款产品一年两次更新“,陈旭东说,这样保证赶上技术的更新的节奏。

到现在为止,陈旭东说已经放弃50%的机型,“不赚钱的机型肯定不做了,以前为了市场份额可能会做,我现在不在乎市场份额”。

曾经,联想为了达到每年上百款新品,背后是激进的研发过程,“这是联想以前犯的错误,就是把创新和产品的实现简单地划了等号。”陈旭东说。联想移动部门从2010年成立至今,产品质量常常受人诟病,“有质量问题,都是因为采用了特殊部件,举任何一个例子都是如此”。为了改变这一状况,他们打算在今后尽可能地使用通用部件,像苹果那样,在产品上只采用成熟的技术。

与数百款产品对应的是产品条线的繁多。2013年联想成立了定位为中高端市场的Vibe品牌,2014年10月联想又成立电商品牌“乐檬”,但由于这一品牌在短时间内没有带来较好的效益,2015年联想又决定另起炉灶,成立了专注于互联网模式的子公司神奇工场。

“理论上讲,早点动手就不需要有神奇工厂的出现,MBG(联想移动)自己能够做出一个品牌,那个时候做事情很简单。”陈旭东说,以往联想在产品策略上有两个失误,一个是在互联网的机会上,整整晚了3年,另一个是在中高端产品的市场推进上,规划都写好了,但是没有执行。

“如果联想最终剩下联想和摩托罗拉两个品牌,我想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是不算多的。”陈旭东说。

“一开始我们想得激进一些,想迅速地并进摩托罗拉,但经过讨论还是打算用两3年时间来完成这个过渡。”陈旭东说,比如在俄罗斯这样的区域,摩托罗拉产品并没有知名度,而联想这个品牌由于联想电脑这两年在当地逐渐打开市场而有了辨识度,直接把联想品牌取消并不是一个好策略。

在梳理产品线和重组组织架构的过程中,陈旭东做了一件事:就是试图将创业公司的体制带入这家成立超过30年的公司。“大公司病严重”,这是联想内部人员向界面记者反复强调的。

联想原有的考核体系叫做P3考核体系,即按照整个公司的业绩来考核,如果单个团队业绩不好,但是整体业绩好,一样可以拿奖金。陈旭东开始在两三个团队中试点,把他们从P3考核体系中隔离出来,以单个团队业绩为考核指标,如果业绩好,回报率远远超过原有的P3考核,陈旭东把这个取名为“超级经理制度”。“现在这些产品经理特别在意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市场反馈,对各种反馈会快速反应”,陈旭东说,“比如一款机型,中国区不打算卖,超级经理就着急了,问他们为什么,然后就很快收到反馈了,以前就是不卖就不卖吧,没关系。”

将产品装入摩托罗拉,陈旭东的野心是进军像美国这样的高端市场。“我们现在美国市场大概不到5%的份额,如果能达到10%以上的市场,就能在全球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市场调研机构comScore周五发布的最新美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iPhone第二季度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增加至44.1%,同比上升1.5%;紧随苹果之后的是三星、LG和摩托罗拉,摩托罗拉市场份额为4.9%,同比下降0.1%。

而美国市场运营商的一个新动作或许有利于摩托罗拉的中端产品从iPhone手中夺回一些市场。就在8月,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宣布,不再为新入网的用户提供带补贴的合约机,自此,在美国四大运营商中,有三家已经终结合约制。此前很多美国用户通过两年合约,能以199美元买到iPhone 6,但是运营商放弃合约计划后,他们不得不付出649美元。毫无疑问,摩托罗拉的中低端产品在此时是枪战市场的好时机。2013年底,原来售550美元的MOTOX开始大幅降价到399美元,后来更推出180美元的MOTOG。

但联想希望冲击更高端市场。陈旭东认为,运营商虽然不提供合约机,但仍然以各种形式提供24个月的无息分期购买,平摊到每个月差别并不大,所以联想仍然希望借助摩托罗拉品牌冲击600美元的高端手机市场。高端市场还意味着利润,“现在目标市场份额上没有什么激进的目标,更多的是在盈利上,今年下半年至少要打平,明年赚钱。”做销售出生的陈旭东对利润十分看重。

实际上,在主动向中高端产品线靠拢之前,联想被动地失去了中国中低端市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联想移动的危机显现出来,一系列高层变动开始。

此前,在中国,联想出货量太依赖运营商市场,即便这是一个不带来利润也不带来品牌美誉度的中低端市场。据了解,联想在国内市场出货量八成来自运营商,尤其在中国移动,其的整体出货量位列第一;依靠这一渠道,联想出货量稳居中国市场第二。从2014年开始,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应国资委的要求,大幅缩减在终端补贴上的投入。这一变动的最直接影响的就是联想这样的厂商,其出货量大幅下降,在咨询机构IDC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数据报告中,联想出货量下滑22.1%,排名第五位。

“我们要重新建立起线下渠道的竞争力,用摩托罗拉去建立,这是我们近期的一些策略。”陈旭东说。

其实,失去运营商市场并不是坏事,华为曾经主动放弃这一市场。从2011年开始,华为停止与欧洲等国家大多数运营商的合作,砍掉低端产品线,最终成功地在中高端产品上站稳了脚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曾经历过失去市场份额等较为煎熬的阶段。

对于联想而言,中国市场大规模换机时代已经过去,加之在国内还有小米、华为这样的劲敌;此外,根据陈旭东提供的数据,中国市场出货量和营业额都只占联想整体的15%,这家公司不得不把更大注意力放在海外。

比如,联想希望在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校正前几年在中国市场犯下的错误,积极进驻电商渠道。

对于大多数手机生产商而言,现在的印度就像几年前的中国市场,“大概未来3到5年年平均增长率会达到30%。”在陈旭东掌握的数据里,印度现在只有14%的人拥有手机,这一市场将会爆发式增长,比如未来几年让2/3的人口都拥有手机。

在最近的一次印度出差中,陈旭东见了印度三大电商中的两家,当小米在这个市场积极复制他们在中国的互联网销售路径时,联想也促成了摩托罗拉和印度电商的合作。据陈旭东介绍,联想在当地的手机出货量已进入前五名,出货量占当地市场的6.4%。除了第一名是三星外,其它的都是本土的手机生产商。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联想集团

2.9k
  • 汇金股份: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控股子公司起诉联想等多家公司
  • 联想旗下NEC时隔24年再次推出游戏本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挽救移动业务 联想如何搞定 “联想移动”与摩托罗拉?

为了挽救移动业务,从组织架构到产品线以及品牌,联想打算深度整合联想移动与摩托罗拉。

图片来源:东方IC

陈旭东刚刚从印度回来,接任联想移动集团总裁位置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一直奔波在海外。上任后第七天就去了美国芝加哥——那里是摩托罗拉总部所在地。

时钟拨回到6月1日,联想集团突然宣布陈旭东接替刘军,担任联想移动集团总裁。此前,刘军一直被外界视为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的接班人,在此次调动后,至今外界不知道他职业的新去向。而当时陈旭东离开联想中国区PC业务不久,正在主持联想移动互联网品牌“神奇工场”的组建。

在消息宣布的一个星期之前,杨元庆才找到陈旭东,劝说他接下联想移动业务的管理工作。“他(杨元庆)要么从外部找人要么内部找人,外部找来的人把我们这个体系弄清楚可能都需要两个月,太耽误时间。从内部来看,我算是合适的人选。”陈旭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用陈旭东的话来说,“两个月”都不能耽误了。从数据来看的确如此,8月13日,联想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移动业务部门税前亏损2.92亿美元(约合18.72亿元人民币),利润率为-13.8%。不仅仅是收入,出货量也出现问题,第一季度内出货量仅1620万部,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下跌0.5个百分点至4.7%。

陈旭东向界面新闻记者阐述了他这两个多月的系列举措,一个清晰的逻辑是:从组织架构到产品线以及品牌,联想移动都将与摩托罗拉深度整合。“马上新的组织架构就会公布,”陈旭东说,在新的组织架构中,摩托罗拉人员在管理层中将占相当大的比重。

陈旭东并不避讳,他承认在研发等方面摩托罗拉团队经验优于联想,加上联想移动高管在近年更替较为频繁,在新的产品开发组织架构中,团队以摩托罗拉管理层为主。

“早就该整合了”,一位联想移动中层向界面新闻说。摊子大,内部业务线混乱,这是他对联想移动此前状况的评价。2014年1月,联想宣布了收购这家老牌手机公司。当时联想高管就向记者表示,在交易完成之前,双方团队会尽可能地一起合作,一直到2014年10月,这桩交易终于宣布完成。“在这几个月讨论过很多次整合方案,但因为有很多困难,整合基本就放弃了。”这名中层透露。

一直到陈旭东上任后,两家公司的整合才开始。最先整合的是销售团队,按照陈旭东的计划,在接下来的这个季度,他会完成研发团队的整合。和团队整合同时进行的是产品线的整合,陈旭东正在做的是大刀阔斧砍掉大部分产品线。

联想移动曾经引以为傲的是它的机海战术——每年发布上百款手机,管理层认为这样可以布局各个层面的市场,从而保证出货量。陈旭东放弃了这一策略,“以后一年是10到12款机型,以前一款机器刷新周期原来大部分是10个月左右,这太慢,以后一款产品一年两次更新“,陈旭东说,这样保证赶上技术的更新的节奏。

到现在为止,陈旭东说已经放弃50%的机型,“不赚钱的机型肯定不做了,以前为了市场份额可能会做,我现在不在乎市场份额”。

曾经,联想为了达到每年上百款新品,背后是激进的研发过程,“这是联想以前犯的错误,就是把创新和产品的实现简单地划了等号。”陈旭东说。联想移动部门从2010年成立至今,产品质量常常受人诟病,“有质量问题,都是因为采用了特殊部件,举任何一个例子都是如此”。为了改变这一状况,他们打算在今后尽可能地使用通用部件,像苹果那样,在产品上只采用成熟的技术。

与数百款产品对应的是产品条线的繁多。2013年联想成立了定位为中高端市场的Vibe品牌,2014年10月联想又成立电商品牌“乐檬”,但由于这一品牌在短时间内没有带来较好的效益,2015年联想又决定另起炉灶,成立了专注于互联网模式的子公司神奇工场。

“理论上讲,早点动手就不需要有神奇工厂的出现,MBG(联想移动)自己能够做出一个品牌,那个时候做事情很简单。”陈旭东说,以往联想在产品策略上有两个失误,一个是在互联网的机会上,整整晚了3年,另一个是在中高端产品的市场推进上,规划都写好了,但是没有执行。

“如果联想最终剩下联想和摩托罗拉两个品牌,我想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是不算多的。”陈旭东说。

“一开始我们想得激进一些,想迅速地并进摩托罗拉,但经过讨论还是打算用两3年时间来完成这个过渡。”陈旭东说,比如在俄罗斯这样的区域,摩托罗拉产品并没有知名度,而联想这个品牌由于联想电脑这两年在当地逐渐打开市场而有了辨识度,直接把联想品牌取消并不是一个好策略。

在梳理产品线和重组组织架构的过程中,陈旭东做了一件事:就是试图将创业公司的体制带入这家成立超过30年的公司。“大公司病严重”,这是联想内部人员向界面记者反复强调的。

联想原有的考核体系叫做P3考核体系,即按照整个公司的业绩来考核,如果单个团队业绩不好,但是整体业绩好,一样可以拿奖金。陈旭东开始在两三个团队中试点,把他们从P3考核体系中隔离出来,以单个团队业绩为考核指标,如果业绩好,回报率远远超过原有的P3考核,陈旭东把这个取名为“超级经理制度”。“现在这些产品经理特别在意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市场反馈,对各种反馈会快速反应”,陈旭东说,“比如一款机型,中国区不打算卖,超级经理就着急了,问他们为什么,然后就很快收到反馈了,以前就是不卖就不卖吧,没关系。”

将产品装入摩托罗拉,陈旭东的野心是进军像美国这样的高端市场。“我们现在美国市场大概不到5%的份额,如果能达到10%以上的市场,就能在全球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力了”。

市场调研机构comScore周五发布的最新美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iPhone第二季度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增加至44.1%,同比上升1.5%;紧随苹果之后的是三星、LG和摩托罗拉,摩托罗拉市场份额为4.9%,同比下降0.1%。

而美国市场运营商的一个新动作或许有利于摩托罗拉的中端产品从iPhone手中夺回一些市场。就在8月,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宣布,不再为新入网的用户提供带补贴的合约机,自此,在美国四大运营商中,有三家已经终结合约制。此前很多美国用户通过两年合约,能以199美元买到iPhone 6,但是运营商放弃合约计划后,他们不得不付出649美元。毫无疑问,摩托罗拉的中低端产品在此时是枪战市场的好时机。2013年底,原来售550美元的MOTOX开始大幅降价到399美元,后来更推出180美元的MOTOG。

但联想希望冲击更高端市场。陈旭东认为,运营商虽然不提供合约机,但仍然以各种形式提供24个月的无息分期购买,平摊到每个月差别并不大,所以联想仍然希望借助摩托罗拉品牌冲击600美元的高端手机市场。高端市场还意味着利润,“现在目标市场份额上没有什么激进的目标,更多的是在盈利上,今年下半年至少要打平,明年赚钱。”做销售出生的陈旭东对利润十分看重。

实际上,在主动向中高端产品线靠拢之前,联想被动地失去了中国中低端市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联想移动的危机显现出来,一系列高层变动开始。

此前,在中国,联想出货量太依赖运营商市场,即便这是一个不带来利润也不带来品牌美誉度的中低端市场。据了解,联想在国内市场出货量八成来自运营商,尤其在中国移动,其的整体出货量位列第一;依靠这一渠道,联想出货量稳居中国市场第二。从2014年开始,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应国资委的要求,大幅缩减在终端补贴上的投入。这一变动的最直接影响的就是联想这样的厂商,其出货量大幅下降,在咨询机构IDC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数据报告中,联想出货量下滑22.1%,排名第五位。

“我们要重新建立起线下渠道的竞争力,用摩托罗拉去建立,这是我们近期的一些策略。”陈旭东说。

其实,失去运营商市场并不是坏事,华为曾经主动放弃这一市场。从2011年开始,华为停止与欧洲等国家大多数运营商的合作,砍掉低端产品线,最终成功地在中高端产品上站稳了脚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曾经历过失去市场份额等较为煎熬的阶段。

对于联想而言,中国市场大规模换机时代已经过去,加之在国内还有小米、华为这样的劲敌;此外,根据陈旭东提供的数据,中国市场出货量和营业额都只占联想整体的15%,这家公司不得不把更大注意力放在海外。

比如,联想希望在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校正前几年在中国市场犯下的错误,积极进驻电商渠道。

对于大多数手机生产商而言,现在的印度就像几年前的中国市场,“大概未来3到5年年平均增长率会达到30%。”在陈旭东掌握的数据里,印度现在只有14%的人拥有手机,这一市场将会爆发式增长,比如未来几年让2/3的人口都拥有手机。

在最近的一次印度出差中,陈旭东见了印度三大电商中的两家,当小米在这个市场积极复制他们在中国的互联网销售路径时,联想也促成了摩托罗拉和印度电商的合作。据陈旭东介绍,联想在当地的手机出货量已进入前五名,出货量占当地市场的6.4%。除了第一名是三星外,其它的都是本土的手机生产商。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