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后巴格达迪时代的ISIS:全球威胁不减,或与基地组织联手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坦言,从巴格达迪的藏身处可以判断,ISIS和基地组织在某些领域进行了“从未见过的合作”。

巴格达迪在伊拉克摩苏尔努里清真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今年4月,“伊斯兰国”(ISIS)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发表的最后一次视频讲话中有这样一幕:亲信给他递上几个文件夹,文件夹封面印有ISIS“各省”的名字,包括西非、利比亚、也门、高加索、埃及西奈半岛。

在这次讲话中,巴格达迪淡化了IS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正面战场的失利,着重赞扬了该极端主义组织在全球的扩张。

根据战争研究所(ISW)的监测,巴格达迪此次自爆身亡前,ISIS仅于今年4月到5月就在版图上新增了四个“省”:中非共和国、土耳其、印度和巴基斯坦。新增后,ISIS在全球“省份”的数量上升到14个。

巴格达迪之死没有让“14”的数字减少,相反,包括菲律宾、欧洲在内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被警告需提防当地ISIS支持者可能发起的复仇行动。

除复仇之外,分析人士推测,新头目继任后,ISIS可能重新更名,甚至与敌对的基地组织和解、建立合作关系。巴格达迪死前所藏身的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正属于基地组织的势力范围。

全球布局

自从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开始大规模丢失占领地,ISIS就加快了在全球设立据点的脚步。由于相对独立的资金来源和人员组织,各海外分支还能反过来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行动提供支持。

除此之外,战争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在ISIS的14个“省”中,至少有四个“海外省”曾为该组织企图对欧洲国家发动的袭击提供支持。

ISIS的14“省”。图片来源:ISW

早在2016年,ISIS就试图利用其在阿富汗的分支在美国本土发动袭击;2017年,“利比亚省”协助了对欧洲的恐怖袭击;2018年,“索马里省”参与了至少一起针对意大利的恐袭计划;同年,“菲律宾省”企图在英国发动袭击。

在巴格达迪身亡前,这14个“省”均进行过公开表态,宣布对巴格达迪和ISIS效忠。报告指出,无论由谁接班,ISIS的新头目都将有能力继续维持ISIS在全球的大部分网络。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在接受菲律宾媒体采访时警告,作为对巴格达迪之死的复仇,与ISIS有关的菲律宾恐怖组织“非常有可能”于近期发动恐怖袭击。

据古纳拉特纳统计,仅在菲律宾就有超过30个恐怖组织效忠ISIS;在整个东南亚,有超过100个组织宣布效忠巴格达迪。

2017年,效忠ISIS的菲律宾本土恐怖组织试图夺取棉兰老岛的马拉维市,使其成为ISIS占领地。恐怖分子与政府军的交火持续了五个月,造成超过1000人死亡。来自沙特阿拉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也门等多国的ISIS支持者也加入了战斗。战败后,ISIS支持者依然继续在棉兰老岛各地发动零星袭击。

古纳拉特纳指出,巴格达迪曾在扩展ISIS全球影响力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他的死将进一步让ISIS去中心化,也让各地区据点有更大自主权自发采取行动。

与古纳拉特纳的观点类似,欧美的研究人员也发出警告,预测近期ISIS支持者的报复攻击可能“出现小幅度上涨”。

英国情报机构已经开始加强对本土和海外约3000名“关注对象”的监测;前北约最高指挥官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 )警告,ISIS支持者或将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发动袭击。

而在叙利亚和伊拉克,1.4万到1.8万名的ISIS成员、叙北部关押的1.2万名ISIS囚犯、容纳了6万名ISIS士兵家属的霍勒难民营都可能对当地平民、政府军和海外军队构成威胁。

2019年10月28日,叙利亚Ayn al-Bayda村,巴格达迪死后第二天美国空袭ISIS发言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接班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宣布,“巴格达迪的一号接班人”ISIS发言穆哈吉尔(Abu Hassan al-Muhajir)在叙利亚北部被美军打死。

但据美国媒体报道,巴格达迪在8月提名萨达姆时期的军官卡拉达什(Abdullah Qardash)为接班人,部分研究人员认为卡拉达什才是巴格达迪的“一号接班人”。

卡拉达什至少有三个化名,曾为基地组织的宗教学者。2004年,巴格达迪被关入有“圣战大学”之称的美军布卡营时,卡拉达什正是巴格达迪的狱友,此后更是成为了其亲信之一。

外界对于卡拉达什知之甚少,但研究人员认为他是ISIS的主要思想理论家之一,在该组织有很高的威望。

巴格达迪死前,其姻亲萨杰特(Mohammed Ali Sajet)在伊拉克被捕。在被问到卡拉达什是否是巴格达迪的接班人时,萨杰特给出了肯定答案:“我认为是这样。”

但同时也有消息指出,卡拉达什是土库曼人,并非阿拉伯人。想要成为ISIS最高头目,接任者必须为先知穆罕默德所属的阿拉伯古莱氏族后裔。

除了卡拉达什和被打死的穆哈吉尔之外,美国官员透露,巴格达迪的潜在接班人选至少还有四人。

自美国宣布巴格达迪的死讯后,ISIS的官方媒体一直未做出任何回应,其通讯社Amaq依然照常发布ISIS在各国袭击的消息。

有研究人员推测,ISIS内部正在对接班人进行商议,在确定人选之后才会公布巴格达迪的死讯。基地组织前头目本·拉登被美军击毙约六周后,该组织才公布本·拉登的接班人。

而无论美军打死多少潜在接班人,ISIS终将选出巴格达迪的继任者:ISIS创始人扎卡维死于空袭后,美军打死了扎卡维的两名接班人选,最后巴格达迪继位。

为伊拉克政府提供咨询的ISIS研究专家哈希米(Hisham al-Hashemi)认为,接班人问题或将在ISIS造成分裂,部分成员可能选择加入其它恐怖组织,ISIS内部在未来数月将出现动荡。

但正在伊拉克监狱等候审判的ISIS士兵哈斯科(Muhammed Hasik)在接受ABC采访时表示,对于巴格达迪已死的消息,“老实说我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也不在乎,一个死了,还有其他人起来”。

基地组织头目、拉登继任者扎瓦希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联手基地?

虽然从基地组织分裂而来,但ISIS甚至遭到了本·拉登的唾弃。在美国解密的本·拉登信件中,这位基地组织前头目用“残忍”一词形容ISIS,要求基地组织切断与ISIS的所有联系,以免其破坏基地组织的名声。

本·拉登的命令再加上与ISIS的势力争夺,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曾多次公开谴责ISIS。在今年初的讲话中,扎瓦希里还指责ISIS在全球制造“流行病”。

巴格达迪的死讯传出后,基地组织的支持者在网上进行了庆祝。据Daily Beast报道,在基地支持者的网络论坛中,有留言称正是由于巴格达迪导致“成千上万的圣战者丧命”。

有留言指责,每当基地组织的头目“殉道”时,“他们(ISIS)高兴成什么样”;还有留言希望真主将巴格达迪“送进地狱”。

为了不让支持者过度对美国人发起的行动表示庆祝,一些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思想理论家不得不在论坛中呼吁大家保持克制。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巴格达迪的最后藏身处位于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也正是基地组织分支“征服沙姆阵线”(原名努斯拉阵线)的地盘。

美国官员透露,在巴格达迪身亡时,为其提供避难场所的房东也当场毙命。而这位房东正是基地组织分支“宗派守护者”(Hurras al-Din )的头目哈拉比(Abu Mohammed al-Halabi)。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索恩伯里(Mac Thornberry)坦言,从巴格达迪的藏身处可以判断,ISIS和基地组织在某些领域进行了“我们此前从未见过的合作”。

今年8月,美国首次透露本·拉登的爱子、被称为“恐怖储君”的哈姆扎已在两年前被打死。哈姆扎一直被视为基地组织未来的最高头目,但不同于扎瓦希里,他从未在公开讲话中批评过ISIS。

当时已经有研究人员推测哈姆扎原打算与ISIS和解,以联手对抗共同的敌人,而ISIS支持者中也有很多本·拉登的崇拜者。

战争研究所的报告认为,巴格达迪的死或将成为ISIS与基地组织关系的转折点。一方面,基地组织很可能会抓住ISIS头目空缺的机会,招揽ISIS成员,重新夺回对全球圣战运动的领导地位。

另一方面,巴格达迪曾拒绝接受调解、与基地组织改善关系。他死后,新的接班人可能会为了保障ISIS的发展,与基地组织握手言和,“甚至达成有限、出于实用主义考虑的团结”。

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也认同这种可能。他认为,巴格达迪和扎瓦希里的敌对关系是阻止两个组织合作的主要原因,“这些头目死了之后,年轻的头目在合作上不存在任何问题”,两个恐怖组织“很可能达成联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