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楼继伟:资本市场存庞氏融资等四大问题,建议适当扩大做空机制

楼继伟建议,未来可以适当扩大做空机制,形成一个对财务造假公司市场化惩罚制度,从而使得市场更有效的发挥价格发现机制,让好股票能被区分出来,也为投资人对冲下跌风险提供工具。

记者 | 郝昕瑶

编辑 |

1

“监管部门未来可以适当扩大做空机制,形成一个对财务造假公司市场化惩罚制度,从而使得市场更有效的发挥价格发现机制,让好股票能被区分出来,也为投资人对冲下跌风险提供工具。”

11月2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9第七届年会在京召开,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出席并发表讲话。

谈及资本市场,楼继伟肯定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速度,但也同时表示,“虽然我国资本市场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与明显的进步,但也较大程度存在一级市场‘庞氏’化、二级市场散户化、会计估值操纵化等一系列问题”。

资本市场四大问题需关注

楼继伟指出,第一,一级市场存在大量的庞氏融资、庞氏投资现象。

在成熟私募市场中,一个普通合伙人(GP)根据自身优势和特长在同类行业(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或者同一阶段(天使、风投或并购等)只分期管理一个基金。境内则突出表现在一个GP管理了相同类型的多支私募股权基金,很可能在各个基金间将项目进行倒手,操纵业绩,并通过不断新发基金来承接老基金中质量较差项目,从而用庞氏投资支撑庞氏融资。

第二,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散户化问题。

他指出,境内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存在一定择时和择股的机会。但股票型基金账户持仓率过低,普遍在60%左右,远远偏离指定基准的Beta,也偏离的配置要求。此外,账户的交易换手率高,基金经理过分相信择时和择股贡献收益的能力。作为市场中最大的机构投资人,理事会对纯Beta配置的复制股指投资自营操作,对指数增强型投资委托外部基金操作。

第三,投资人“充分”利用会计准则,以有利于自身方式对金融资产进行分类和估值。

他表示,按会计准则,金融资产可以分为交易类、可供出售类和持有到期类,并可以按照公允价值计价或摊余成本计价,大额持股还可以选择成本法或权益法来核算。会计准则适用性的边界不够明确,自由裁量的幅度较大。各类资金池就是底层资产混乱,层层嵌套,不断加杠杆,并利用准则适用边界不清晰,以更加有利的方式进行会计核算,操纵收益,掩盖风险。

第四、银行存款风险显现。

理事会是事业单位,选择存款银行参照《政府采购法》,即外部专家参与,以质优价高者得为标准。但工、农、中、建、交质优价低,中等规模的银行报价高,风险大,支付多大的风险对价符合“质优价高”就成为关键点。但我国监管滞后,风险信息披露不充分,理事会只好抓取公开信息,列出禁入名单,对怀疑其风险较大的银行,则只能靠要求增加国债质押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防范风险。

加大开放力度、扩大做空机制

楼继伟在演讲中表示,一直以来,我国坚持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并取得显著进展。

他建议,应继续加大开放力度,吸引更多境外成熟投资者进入境内市场,一方面可以吸引一部分资金进入境内市场,另一方面有利于引导一二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和风格与国际市场接轨,提高境内投资者风险意识,推动市场逐步走向成熟、行业健康长期发展。

同时,采用GIPS对投资业绩进行核算,使得投资业绩更加公允,风险计量更加准确。需指出GIPS有其不足,比如净现值无法准确反映知识产权的价值等等,可以逐步改进。通过监管、机构和市场开放相结合,改变资本市场投资文化,完善资本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引导资本向效率更高、前景更好的企业聚集,提升企业直接融资比例,降低企业负债率,进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由于我国资本市场发展时间较短,上市公司质量、投资者专业化程度有待提高,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体系也有待完善。在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过程中,他具体提出三项建议:

第一、监管规则要稳定、透明。近期,楼继伟和全国政协有关同志就“对外开放重大举措落实情况”在北京和上海进行了专题调研。调研中发现,随着营商环境的改善,外资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控股子公司,公司注册程序已经更加简便、高效。但是,公司实际开展业务仍需要较长的备案流程。特别是在备案流程不透明,仍然存在行政审批的影子。

第二、转变监管思路,引入做空机制。过去,监管部门总是希望市场上涨,在这种思想的引导下,对市场关怀备至,非常呵护。但是,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监管部门应该维护市场机制的公平和信息披露的充分,而不用主动去承担指数涨跌的责任。未来可以适当扩大做空机制,形成一个对财务造假公司市场化惩罚制度,从而使得市场更有效的发挥价格发现机制,让好股票能被区分出来,也为投资人对冲下跌风险提供工具。目前,市场的多空策略实际上是个股做多,用做空股指对冲。

楼继伟建议适时推出真正的多空投资策略,针对个股做空,可采用行业个股做多的对冲机制工具,完善市场出清机制。

第三、资本项下审慎放开。稳妥审慎地推进资本项目开放。需要厘清的是,资本市场开放不等于资本项目开放。中国在资本项目开放问题上必须持谨慎态度,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分阶段、有步骤地培育资本市场工具、扩大外国金融机构的参与、放松资本账户交易管制。可以先从国债市场开始,然后在逐步推广至股票市场,但一定要形成闭环,防止套汇。同时,还要加强反洗钱制度建设,防止跨境资本流动的便利成为新的洗钱工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