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东京电影节】特别展映《乔乔兔》:用个人生活对抗法西斯

戏说或者解构历史自然需要勇气,这大概也是这部作品媒体评价一般都能受到观众追捧的一大原因,但电影中对于种族、战争甚至人性的调侃也难免会误伤部分群体。

《乔乔兔》剧照

尽管同样都简称TIFF,东京电影节和多伦多影展在待遇还是明有着相当大的差别,尤其是对于好莱坞作品来说,后者常年被视为“奥斯卡颁奖季前哨战”,因此年末的一些重点影片常常都会在此进行世界首映。不过也得益于较晚的举办时间,东京电影节的特别展映单元往往能汇集一年到头以来最受瞩目的佳作,比如去年便有威尼斯金狮奖得主《罗马》作为闭幕片,而今年拿下多伦多影展观众选择奖的《乔乔兔》和马丁·斯科塞斯的史诗巨作《爱尔兰人》也出现在了展映名单之中。

《乔乔兔》剧照

在艰难获得一个前排侧边座位全场歪着头看完《乔乔兔》这部电影之后,不难理解为什么多伦多的观众会对其青睐有加,这是一部整体氛围非常轻松的作品,尽管出现了希特勒、战争、绞刑架这些元素,但本质上这还是一部保有天真童心与浪漫气质的喜剧电影。预告和简介会让人觉得它是类似《大独裁者》和《希特勒回来了》这类直接嘲讽希特勒与法西斯的政治喜剧,但导演塔伊加·维迪提更像是将罗伯托·贝尼尼的代表作《美丽人生》进行了一次视角转化之后的呈现,有趣的是,维迪提也与贝尼尼本人一样,通过这部电影完成了一次自编自导自演。

《乔乔兔》剧照

电影将故事背景设定在二战后期,德国即将面临全面的失败。十岁的乔乔与斯嘉丽·约翰逊 饰演的母亲罗伊斯一起生活在一个小镇上,作为孩子的乔乔没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一门心思只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纳粹为希特勒效忠。但是在参加德军组织的童子军训练营时,乔乔因为自己善良的本性而不敢杀死一只兔子,就被训练营里其他的孩子嘲笑为“乔乔兔”。不过乔乔依然对自己充满信心,最大的原因便是他身边始终有一个被他幻想出来的“阿道夫·希特勒”在陪伴着自己,这一虚拟阿道夫也用着自己对德国人民“洗脑”那一套话术在不断鼓励着乔乔,让他坚信身为“血统纯正的雅利安人”,他的使命是统治整个世界。

不过一位不速之客打破了乔乔这种平静而充满希望的生活,有一天他发现家里原来一直藏着一位犹太少女,并且他妈妈早就知道了一切还在偷偷帮助她。这一切让这位希特勒的信徒感到愤怒又绝望,如果他将这件事捅出去,那么深爱着他的妈妈将会被处死,但作为伟大德意志的接班人,他也无法容忍身边居然就有犹太人这一“异端”。乔乔开始深陷这种矛盾之中,更为可怕的是,随着他不断与这位犹太女孩接触,让他发现原来之前学校告诉他那些关于邪恶犹太人的“事实”似乎都无法成立,在这种情况之下,乔乔开始对自己从小立下的志向产生了怀疑。

《乔乔兔》剧照

之前曾有报道说刚收购福斯不久的迪士尼担心《乔乔兔》这部电影讽刺桥段太多会损害迪士尼原有的品牌形象,不知道现在这一版本是否是导演根据迪士尼的授意调整过,电影其实少有过于辛辣的讽刺。多数笑料与嘲讽都集中在导演本人饰演的希特勒身上,尤其是对于Heil Hitler Salute(纳粹礼)的反复调侃,可谓是电影调动观众情绪的一大利器。

戏说或者解构历史自然需要勇气,这大概也是这部作品媒体评价一般都能受到观众追捧的一大原因。电影中对于种族、战争甚至人性的调侃也难免会误伤部分群体,起码在东京电影放映这场,电影里戏谑地提到德国最后只剩下日本一个盟友时,我周围的日本观众顿时鸦雀无声,导致我也只能把笑声硬憋了回去。

应该说导演相当聪明,他既没有在电影里使用长篇大论的说教,也很少将镜头对准那场战争真正残酷的一面,但仅仅一些微小的侧面就足以让当下的观众理解那个时刻普通人说面临的悲哀与无奈。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妈妈在电影里可谓是美艳动人,但更为关键的是她代表了一种精神,一种即便是身处在极权高压之下也要坚持个人生活并且誓死保有善良之心的精神。甚至与《小丑》类似,《乔乔兔》中那些舞蹈的段落都也不同程度的展现着人物某种自由的状态,这种自由与人与人之间的连结可以被压抑但无法消灭,它们也始终在绝望中为人们带来着希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