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鲁股观察|借款违规收警示函,园城黄金“折腾”为哪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鲁股观察|借款违规收警示函,园城黄金“折腾”为哪般?

为什么园城黄金总是在借钱?园城黄金的三季报或许给出了部分答案。

文 | 王山

11月6日,烟台园城黄金(600766.SH)发布了一条关于收到山东证监局警示函的公告。

公告显示,2018年10月,园城黄金与园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园城实业)签订借款合同,向其借入资金,园城实业为园城黄金关联方,该借款属于关联交易。但上述关联交易并未履行审议程序,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同时,园城黄金2018年年报对关联方资金拆借金额披露错误。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山东证监局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受这一负面消息影响,园城黄金盘中跌幅达5%,截至晚9点39分,报7.04元。

园城黄金的借款履历

在此次警示函之前,园城黄金实际上已经多次向园城实业借款,以满足正常经营需求。

今年7月26日,园城黄金发布《园城黄金关于公司及其子公司烟台罗润商贸有限公司向股东申请借款额度暨关联交易的公告》。

公告表示,因公司经营发展需要,公司及其子公司烟台罗润商贸有限公司拟向公司股东园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申请不超过2800万元的借款额度,该借款额度自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相关议案之日起至2020年5月31日内有效,公司可在规定期限内根据实际需要申请使用,借款金额在总额度内可于有效期内循环使用,并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具体负责实施本次交易事项。

资料显示,园城实业为园城黄金控股股东徐诚东的一致行动人所控股企业,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园城实业持有园城黄金100万股,为公司第八大股东。

园城黄金表示,借款将用于公司业务发展,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

截至2019年7月25日,园城实业已向园城黄金及其子公司烟台罗润商贸有限公司提供388.12万元借款总额,累计须支付的借款利息与手续费合计约为20.54万元。

实际上,作为园城黄金的借款对象,园城实业与园城黄金之间远非简单的股东关系。

自2006年开始,园城实业一直都是园城黄金的实控人,直到2016年,园城黄金的实控人发生了变更,在此期间,园城黄金的主营业务跟随着园城实业从房地产开发,转型到金矿托管。

2016年1月18日,园城实业与徐诚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其所持有的园城黄金332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4.81%)。此次协议转让前,徐诚东持有园城黄金的股份总数为314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02%。本次权益变动后,徐诚东先生共计持有园城黄金646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8.83%。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园城黄金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了变化,徐诚东成为了园城黄金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园城黄金当时的转让价格为12.28元/股,转让总价为40769.6万元,但转让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15.16元/股。

可为什么徐诚东能以如此低价成为园城黄金的实控人呢?

此前,园城实业的大股东为徐诚惠,持股比例为95%,也就是说园城黄金原来的实控人为徐诚惠,此人正是新的实控人徐诚东的弟弟。

之所以兄弟二人大费周折地进行股权交易,可能与徐诚惠彼时的处境有关系。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徐诚惠共涉及了22项诉讼案件。

园城黄金在折腾什么?

为什么园城黄金总是在借钱?相信这是关注园城黄金的投资者都在思考的问题。实际上,园城黄金的三季报中也给出了部分答案。

10月30日,园城黄金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2019年初至报告期末,公司营业收入为2474.39万元,同比增长2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48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22.7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5.65万元,上年同期为-94.64万元。

与此同时,园城黄金前三季度的营业成本增加幅度更是令人咋舌,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成本从去年同期的74.1万元,暴增2683.72%,达到了2062.8万元。

可以看出,2019年前三季度,园城黄金出现了严重的增收不增利状况,园城黄金对此解释称,本期营收增加主要系拓展商品销售业务,成本增加所致。

2018年财报显示,园城黄金所从事的业务仍以托管金矿业务为主,园城黄金目前的托管矿山为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套峪矿业有限公司和乳山市金海矿业有限公司,2018年托管收益分别为283万元和377.4万元。当年也从事了小量的贸易业务,贸易业务主要从事钢材、电缆以及煤炭等商品的销售。

而园城黄金之所以重拾10余年前的贸易业务,根本上还是与目前的经营状况不甚乐观有关。

根据历年财报,2016年至2018年,园城黄金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086万元、1110万元、1208万元,在所有鲁股中排名倒数;资产总计分别为1.65亿、1.62亿元、1.59亿元,也均排名垫底。要知道,资产规模在2018年超过100亿元的鲁股已达54只,在千亿元以上的也有7只。

据界面山东了解,园城黄金自1996年上市以来,23年未进行过现金分红,主要是因为公司从2000年开始,未分配利润就一直为负,到2017年底已经达到-3.99亿元。

更令园城黄金头疼的是,其金矿托管务的持续经营能力也并不乐观。上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质疑,园城黄金长期依靠托管关联方的金矿业务维持经营,这种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和独立性,以及对关联方是否存在较为严重的依赖。

因此,园城黄金不得不再次拓展业务领域,并表示,今后“公司将根据市场情况逐步增加贸易规模,密切关注市场动态稳步增加贸易品种”。

有分析人士指出:“可以这样假设,园城黄金近年来其实都是在跟着市场热点走,房地产行业好的时候,转型成房地产公司;国家对房企进行宏观调控后,公司又发现涉矿是热点,又跟着转型成矿企,转型之后的融资,恐怕就是为了还债,而涉矿募资的资金最后也是为了还债,可以说公司是一直在为了‘保壳’。这也就不难说明为什么现在这个上市公司才只有25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