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英国智库:伊朗在中东的有效军力已超过美国和沙特

相比弹道导弹和常规军事力量,“第三方力量”成为了伊朗最得力的武器,压制了在购买西方武器上一掷千金的沙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今天的伊朗不再受过去的地理限制。今天,伊朗是伊拉克的人民动员组织、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叙利亚民族阵线、巴勒斯坦哈马斯。这些都代表着伊朗,因此伊朗不仅仅是我们。”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其最新的报告中引用伊朗什叶派高级宗教领袖阿拉姆哈达(Ahmad Alamolhoda)今年9月的讲话指出,虽然遭受制裁,伊朗通过在各国的代理人,在中东地区建立了超过美国及其盟友沙特阿拉伯的有效军事优势。

报告认为,相比弹道导弹和常规军事力量,“第三方力量”成为了伊朗最得力的武器,压制了在购买西方武器上一掷千金的沙特。

据《卫报》和BBC新闻11月7日报道,经过18个月的研究,国际战略研究所发布了217页长的《中东伊朗网络影响》报告,详细分析了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影响。

报告指出,虽然在常规军事力量上,美国及其盟友依然占上风;但在“有效力量”上,天平已经向伊朗倾斜。

在过去40年,常规军事力量没有对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扩张力起到制衡作用,因为中东地区的大部分争端都“不是国家对国家的战争”,而是在一国内“代表着不同地方和地区利益的多方混战”。

通过“系统性”地避免国与国之间的开战,伊朗运用“非国家合作方”发动不对等战争,在避免与敌对国家正面开战的同时,在“民众间的战争”里占据优势。

报告指出,伊朗在现代地区争端中的活跃度和有效度“无国能敌”。研究人员估算,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投入了160亿美元,黎巴嫩真主党每年从伊朗接收7亿美元的援助。

在伊朗的地区影响力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海外行动的圣城旅是关键,而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则给伊朗的扩张提供了契机。

萨达姆统治时期的伊拉克被视为遏制伊朗的桥头堡,萨达姆倒台后,圣城旅开始加强在中东地区的行动,为亲伊朗的什叶派“非国家”武装提供资金、训练和武器。

这种模式最初用于黎巴嫩,随后推广到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等国。报告指出,伊朗与各国民间武装建立纽带主要基于四点共同利益:意识形态、战略融合、政治利益或者交易关系。

针对不同的国家,伊朗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在伊拉克,伊朗通过支持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组织”协助伊拉克政府打击“伊斯兰国”(ISIS)以进一步加深对伊拉克的影响力,人数高达15万的人民动员组织也能成为遏制美国的力量;在叙利亚,圣城旅与叙利亚政府并肩作战,联手打击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武装。

在黎巴嫩,最大政党黎巴嫩真主党是备受伊朗信任的“高级伙伴和战斗兄弟”,伊朗为其提供火箭、反坦克导弹以及2.5万名预备兵。在也门,当沙特2015年介入也门战争后,伊朗才加大了对胡塞武装的支持。到现在,沙特为首联军的战斗只是为防止伊朗在也门获得永久立足点。

报告指出,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后,伊朗为巴林、沙特和科威特的民兵提供支持,给相关国家政府施压“以逼迫其承担与美国合作的政治代价”。

虽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让其经济承受巨大压力,报告认为,伊朗不太可能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时期改变策略,而是“继续抓住机会扩大第三方的能力”。

上月IMF预测,由于受美国制裁影响,伊朗今年的经济将缩水9.5%,超出此前估计的6%。

报告指出,在中东地区布设网络到现在,圣城旅已经建立了一整套协作系统,“能使其以最小的代价制造最大的效果”,比如用无人机发动袭击。

针对国际战略研究所发布的报告,伊朗驻英国使馆发言人表示,如果报告意味着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地位应该得到尊重,那“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迹象”,“无视伊朗的政策没有起效,伊朗扛住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