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受益人》:大鹏的打碎 “自我”及柳岩全能量地发光

柳岩,信大鹏。

文|黑白文娱 蓝二、王子之

编辑|王子之

第一眼见到导演时,大鹏心里犯嘀咕,这事靠不靠谱啊?

导演申奥,名字正能量,神似学生会主席的规矩模样,不太符合大鹏对于导演界的常规印象。

《受益人》以黑色故事为底,想突出的仍是情感困境与人性选择。监制宁浩提出建议,如果找两个喜剧演员来演,能形成反差,让观众觉得他们根本干不成这么坏的事。

于是申奥的老师,大鹏此前获奖短片《吉祥》的顾问王红卫,找到了大鹏。

大鹏带着疑问看了申奥之前拍摄的短片,包括他的获奖作品《河龙川岗》,一部讲述漂浮不定的无常人生中,人心寻觅与人性温暖的作品。看完之后,大鹏马上给王红卫发消息,说这个事情,自己非常愿意参加。

大鹏认人,而柳岩认大鹏。

这就有了大鹏柳岩首次以男女主角形式,与“坏猴子”碰撞出的化学反应。

有种友情叫大鹏和柳岩

大鹏心里有个衡量标准,他相信一个优秀的导演可能在某个阶段有失水准,但不可能太过偏离。申奥过去的短片作品们正是一种重复证明,他迅速地认可了这个人。

这种兴奋感在读到第一版剧本后又进一步提升了,于是他马上发给了柳岩。

一个众所周知的说法是,“有种友情叫大鹏和柳岩”,从微末之时互相支持走到人生高光之处,又互相鼓励度过人生的起伏坎坷。就像大鹏在11月8日给柳岩的生日祝福信中所写,他有时觉得自己只是生活的旁观者,但柳岩却是他自己这趟“虚拟生活里很重要的真”。

柳岩觉得自己参演《受益人》依然是沾了大鹏的光,大鹏则坚持说导演在跟他第一次见面时,就提出了希望邀请柳岩。无论哪种情况更接近事实,我们能看到这两人互相之间的尊重与维护。

“这个女主角真的太棒了,我想演这个戏”,大鹏告诉柳岩。

一般来说,演员们更关注的是自身角色是否出彩,但在大鹏的判断体系里,他是反向去思考:有很突出的人物存在,这个戏本身就会很好。哪怕这个最突出的人物不是自己的角色,但只要戏本身够好,他有把握通过努力将自己的角色也塑造得更出色。

比如《受益人》中,大鹏认为女主角岳淼淼是真正的戏核,虽然片中保单的受益人是男主角吴海,但故事的真正受益人是岳淼淼,这位女性收获了爱情,更收获了对人生的新知。

柳岩对于自己的角色,却是经历了一个接受过程。第一反应时,她有些犹豫。

女主角岳淼淼一头扎进这场爱情骗局的状态,让性情要强的柳岩有些难以认同,“为什么这么傻呢”。这事实上也是许多人在初听闻这个故事时的疑问。

在反复不断地梳理故事的过程中,柳岩逐渐对这个角色形成了更深的理解和同情。

岳淼淼跟每个普通人一样,独自漂泊多年,内心渴望一份温暖,当感到有人对自己很好时,自然地就想全心地付出和投入。

“我们站在上帝视角,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骗局,所以觉得岳淼淼傻,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一直到谎言揭穿之前,或者假如这个谎言并不存在,岳淼淼就是个忠于自己想法、全身心付出的幸福的女人,是用真诚去收获了自己内心的人。”

在充分理解之后,柳岩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的诠释,让更多人可以读出这个人物的真与纯。

最本我一面,是柳岩还是岳淼淼?

当岳淼淼直播,面对自己的粉丝卸了妆,说自己找到了幸福、要离开时,很多人都被感动了。

“我一直说我24岁本命年,但实际上,我38了。受过蛮多骗,上过蛮多当,我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孤独终老了,也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没想到,我遇到了那个他。”

所有看过的人都觉得,柳岩将她自己演到了角色里,讲的都是她的心里话,所以那份平静之下才透出了那么令人动容的张力。

导演申奥对于柳岩的要求方式就是“没要求”。

柳岩问导演自己用不用减肥,上镜好一些,申奥反而希望她再胖一些,还每天给她洗脑说,“这个主播不红,就是因为她身材不够好,不用那么好看”。

柳岩按着自己的方式演,按着自己的习惯用语改台词,导演都觉得好,这让柳岩心里开始特别没谱,于是十几天后,她抽空拉住了大鹏。

“以前咱们拍戏你总是会导我,这次你怎么不教我戏啊?你是放弃我了吗?”

大鹏形容自己当时懵了,他觉得柳岩演岳淼淼的状态,没有自己可以去讲的空间。

印象最深刻的是岳淼淼吃辣椒的戏份,那场戏中,岳淼淼希望为吴海赢得一辆电动车,那是二等奖的奖品,也就是说既要赢,又不能到第一。表演的尺度就需要把握。

为了拍远、中、近景各种角度,柳岩吃了一个下午的生辣椒。

到了拍大特写的时候,岳淼淼是不能吃辣的,而柳岩本身是能吃辣的,于是为了演出不能吃辣的人被辣到眼泪鼻涕横流呼天抢地的状态,她就给自己加了芥末,并且是非常呛人的合成芥末。

一管芥末下去,她嗓子讲不出话,呼吸困难,然后完成了这个镜头。

大鹏说,几年没有看到柳岩演戏,现在她的变化真的让他刮目相看。

让柳岩自己意难忘的却有另一场戏。

岳淼淼给家里打电话,要叫“爸爸”的时候,柳岩发现自己怎么都叫不出来。

“我爸爸那时过世了,突然我就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这个词了。”

最“疏离”的大鹏:一驼背一斜眼,就成了吴海

让大鹏最觉波折的一场戏就是与柳岩戏份对应的,吴海在电视中看到岳淼淼参加吃辣椒比赛时的场景。

“他爱上了这个女人,深深被她感动,但他又知道自己要骗她,所以是一种很矛盾的悲伤状态。”

这是一场重头戏,表演难度比较大,大鹏为这一场戏思考了很久,比较了各种表演方式。

拍摄时,大鹏看到了柳岩的实拍片段。他刚开始觉得很好笑,这个女人吃辣椒的样子好丑,后来,笑就慢慢变成了泪,最后哽咽到无法喘息。

拍完这场戏,大鹏蹲在片场的角落,依然抽泣着,久久不能平复。

与对柳岩的要求不同,导演申奥给大鹏的期望是,“我不希望你入戏,不希望你把自身变成吴海,我希望你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迅速代入到吴海的状态”。

《铤而走险》和《受益人》都是在重庆拍的,并且是几乎连着拍的,于是在先拍《铤而走险》时,大鹏就开始学重庆话,每天找准各种时机跟当地人说重庆话。他有一段时间做梦,梦里不管是中国人外国人,甚至外星人,都在讲重庆话。

大鹏为自己的角色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将属于吴海的戏份全部摘取出来,重新梳理出一条单独的人物故事线,比如在什么时间人物是什么状态,在什么时间点遇到岳淼淼、什么时间点爱上了她,又在什么时候开始后悔。

他还给吴海设计了一些专属的外化动作。“他有很强的生活压力,他要很驼背;他的眼睛永远不与人对视,因为他不自信,所以他总是看着侧面;不停地在眨眼,他在编撰谎言,他的嘴部要非常用力,时刻紧绷。当我使用这些招数的时候,就立刻成为吴海。”

有段时间,重庆街头经常有“野生大鹏”出没,那都是大鹏的生活体验项目。他就直接带着吴海的妆,去街头卖唱,去火锅店应聘。有一次,他还同剧中男二的扮演者张子贤一同去蹭了楼下的一个寿宴,当场给寿星老太太磕头拜寿。

在重庆连续性的拍摄,也让大鹏产生了一些不一般的感悟。

无数高度重合的场景下,两个月前他曾在医院英勇救人,两个月后《受益人》的他又来寻医问药;两个月前他在一条小巷中被人追杀,两个月后又在那做出了人生的重大决定。

“你知道那种恍惚感吗?我不是大鹏,我分别是刘小俊和吴海,但是我又以吴海的身份去到了刘小俊故事发生的地方,我在那儿的时候,我害怕《铤而走险》里面的人过来追我,我就恍惚在那个世界里。”

我们的人生不也就是这样吗,就是你进入到一个剧本里扮演着角色,大鹏说。

向外打开的门

《受益人》在上映前已收获了一波接一波的热度,11月8日起,影片正式在全国上映。

对于大鹏柳岩来说,《受益人》可能都具有一个节点性的意义,关于未来的方向。

柳岩在接到大鹏发来的剧本之时,父亲刚刚离世,正处在人生最迷茫的阶段,她没有想好未来的人生应该是怎样的,于是准备先去国外读书。

这个角色挽留住了她,让她重新回到出作品的正常轨道上。这个决定无疑是值得的,在点映期间,《受益人》,以及她作为女主角的表现,已经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而对于大鹏来说,在《缝纫机乐队》之后,近些年除了一些客串的喜剧角色外,其自身的核心诉求似乎在向喜剧之外打开,比如《受益人》和《第八个嫌疑人》。

大鹏认为自己没有那么主动或刻意地进行转型,但他确实认为随着自身的成长、心态和视角的变化,自己有倾向于某类角色和某种挑战的趋势。在我们看来,这种倾向是底色偏重的故事环境,以及挣扎于底层的小人物。然而与他早期的不甘平庸类的小人物又有极大不同,后期这些挣扎的小人物,处在更边缘、更危险的状态,于是呈现出更复杂的人性纠葛。

《受益人》正是在这样自我挑战倾向下的重要选择。

最终,《受益人》呈现了真实的情感,真实的人,这也是影片最动人之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