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热卖电影的抄袭“原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热卖电影的抄袭“原罪”

热卖电影深陷“抄袭风波”,在12年前的内地影市就已经屡见不鲜。

电影《烈火英雄》剧照

作者|坦克

三个多月前公映的《烈火英雄》,近日因为所谓的抄袭事件,再次登上热搜。

11月10日,北京海淀法院通过官微发布案件播报,原告李某某称以电影《烈火英雄》在各方面表达大量抄袭、剽窃其享有著作权的作品《火烈鸟》为由,将该电影的包括博纳在内的8家出品发行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判令立即停止出版发行电影《烈火英雄》,发布书面声明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而昨日,影片的主出品方博纳影业集团也发表正式声明,称影片剧本改编自鲍尔吉·原野2013年出版的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2016年12月合法获得改编与摄制权授权,公司及相关出品方拥有该作品全部版权。关于法院立案的消息,截至声明出具之日,公司尚未收到法院任何通知。

细数之下,这已经是今年第四部深陷抄袭风波的热卖电影了,春节档《流浪地球》,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以及《少年的你》都曾不同程度的被指“抄袭”。联系到近年来一系列的电影被指抄袭事件,我们也不难发现这其中“套路满满”的痕迹。

从《集结号》到《烈火英雄》,热卖电影的“抄袭”原罪?

热卖电影深陷“抄袭风波”,在12年前的内地影市就已经屡见不鲜。

2007年,冯小刚《集结号》在贺岁档公映,虽然获得了极高的口碑评价以及2.5亿的超高票房成绩,然而在公映期,该片就不断地被指抄袭。据报道,淄博某公司职员在看过《集结号》后,认为该片抄袭了他在2000年11月以老八路赵诚斋为原型创作的纪实性文学作品《老八路的神秘档案》,认为冯小刚侵害了他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确认被告侵权并公开赔礼道歉。

然而这桩案子就如同大多数电影被诉抄袭案一样,并没有一个最终的判定结果。也正是从近十年来,中国电影票房呈指数级增长后,随着电影的影响力日渐扩大,热门院线电影被诉抄袭的事件越来越多,当然这也可能跟非热门电影被诉的新闻消息可能根本没人关心有关。

近年来最著名的两个电影被诉抄袭的案例,非《夏洛特烦恼》与《汽车人总动员》莫属,两部电影皆于2015年公映。

2015年国庆档的最大票房黑马,非开心麻花的首部作品《夏洛特烦恼》莫属,然而在影片公映后,影评人文白其个人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炸裂!<夏洛特烦恼>居然全片抄袭了<教父>导演的旧作!》的文章,表示《夏洛特烦恼》在创意和剧情上和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1986年的作品《佩姬苏要出嫁》“惊人的相似”。导演闫非则对此回应说:摸着良心说,没抄。

在几天后,影片的两位导演也将这位影评人告上了法院,这也是近年来鲜有的被指抄袭的片方反诉的案件,经过长达三年多的审理,在今年1月,根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版权鉴定委员会所做出的鉴定报告显示,“电影《夏洛特烦恼》和《佩姬苏要出嫁》并不构成整体性相似”。因此影评人文白败诉,要求赔偿8万元,对此很多影评人与影迷也表达出强烈的同情。

事实上,国产电影出现借鉴国外电影情节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徐峥的“囧”系列电影,大鹏的《煎饼侠》都曾在上映后被观众指出涉嫌抄袭其他电影,但是其实这些指摘并不成立,更多只能说是借鉴。“囧”系列的编剧之一束焕曾对媒体表示,国产电影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借鉴一些经典电影中的设计,在当下中国是非常常见的事,“观众有时会感觉很像,但从法律层面来说不算抄袭。”这也成为了近年来电影抄袭案件中,鲜有原告能获胜的重要原因。

但是,《汽车人总动员》就没那么“幸运”了。

2015年暑期档,一部名为《汽车人总动员》的电影在内地公映,随后被网友指出该片是抄袭皮克斯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从网友制作的对比图可以看出两部影片的动画造型、片名、海报都一样,《汽车人总动员》海报上还用轮胎把“人”字遮挡,引起误导。

面对如此低劣的抄袭,甚至美国迪士尼影业都发声说“我们对出现这样的事件感到担忧”。

事实上,不单单在聚焦判定较为复杂、更具争议性的剧本阶段,在电影产业的其他方面,目前国产电影也具有极大的抄袭惯性。

比起电影本身,宣发物料的抄袭更值得警惕

伴随着长达十多年的国产电影被指抄袭的恩怨纠缠,电影的宣发物料抄袭事件则更加“短平快”。的确,相对比专业性较强的剧本对比甚至调色盘判定,对两张电影海报的简单对比,是每一个业内人士甚至网友们都能在短时间内通过肉眼判断的。

同样在2007年,与《集结号》同期上映的《投名状》就因为宣传片抄袭画家王可伟的插画陷入了风波,与电影本身被指抄袭影片主创大多选择缄口不言不同,陈可辛面对该片宣传片抄袭一事供认不讳,并亲自登门道歉。

但是陈可辛的道歉,并没有给中国电影宣发行业提醒,在此之后,在电影营销方面包括《孔子》插画、《将爱》海报,都“实锤”涉嫌抄袭。而2013年春节档《西游降魔篇》也被指责片尾特效画面抄袭日本电玩游戏《阿修罗之怒》,这个抄袭的锅,则被星爷转接给了特效公司。

而近几年,因为宣发、物料公司的失误导致热门影片宣发物料抄袭的乌龙事件更是不胜枚举,2017年暑期档《战狼2》预告片镜头复刻《X战警:第一战》、2018年暑期档的大卖影片《我不是药神》破亿海报抄袭《我的英雄学院》,而今年暑期档《上海堡垒》同样也在官微的宣传素材上犯了错误。

不过好在,影片宣发物料的抄袭事件相比影片本身来说,都会在短短几天内解决并且平息。这可能也是与影片抄袭本体有关,如果承认一部影片内容本身涉及抄袭,损害是导演以及导演团队的公信力与信誉,这一般要交由法院、工会或者国家版权中心鉴定委员会进行评判。但是宣发物料抄袭,一般与影片的主创团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会涉及影片外包宣发团队,而宣发物料的抄袭的实锤一般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因此影片的宣发方也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内承认错误并道歉。

抄袭实锤还是碰瓷营销,剪不断理还乱

不同于比较有争议的《夏洛特烦恼》,今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与此次《烈火英雄》所陷入的“抄袭事件”,则更多被网友认为是原告方一厢情愿的碰瓷。

今年8月下旬,中影华腾质疑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抄袭了他们旗下公演三年的创意秀《五维记忆Memory5D+》,并指出脚本故事和场景有多处相似,喊话饺子导演来对剧本。然而从中影华腾所发布的物料对比来看,两个影片的物料差别较大,因此也引发了大多数网友的群嘲,说是一件“彻头彻尾”的炒作碰瓷事件。

而此次《烈火英雄》也同样有着类似的声音,原告方称自己的小说《火烈鸟》是2018年连载,2019年7月才正式出版,展现了真实的消防员工作和生活。而根据博纳的声明来看,《烈火英雄》2018年1月就完成了剧本,同时该电影是根据作家鲍尔吉·原野的纪实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的,而这本报告文学的出版时间是2013年3月,副标题叫:“辽宁省公安消防总队扑救7·16大火纪实”。

由此,如果根据时间线上来看,电影《烈火英雄》剧本抄袭的可能性极低。但编剧抑或导演是否看过原告的小说的部分章节设定之后修改了剧本的部分设定,目前仍然不明,也有待法律部门的裁决。

事实上,在北美市场,电影抄袭案件也是屡出不穷,《阿凡达》就曾经多次被告抄袭,最终都被一一驳回。然而与北美通过专业性的编剧工会协助法院进行抄袭判定不同,目前中国内地对于电影抄袭的评判并不发达。此外,对于影片物料抄袭,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行业机构内,目前仍然没有出台一些条文性的惩罚措施。只有在行业规则越来越健全的情况下,才能给真正的创作者以及宣发公司一个健康的商业环境。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