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孙杨听证会回忆“拒检”之夜:检测人员身份存疑,保安砸掉血样瓶子

孙杨表示,当时是保安砸掉血样,自己只是在照明,全过程在主检察官的注视下进行。

孙杨及其律师团队出席听证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罗盈盈

北京时间11月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的孙杨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进行,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FINA),这场备受关注的听证会将持续至北京时间11月16日凌晨结束。

目前,双方已经就2018年9月4日发生的“拒检”事件细节进行交涉。

听证会初始阶段,孙杨被问及为何不配合检测时,他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对方没有出示令人信服的证件,因此质疑对方的检测资质。

“之前所有机构来检查,他们的兴奋剂检测人员都能出示有效的证件和授权,唯独这次没有,”孙杨说道。

孙杨还表示自己当时曾提出,等待检测人员回去重新带齐有效证件,或更换有资质的人前来检查,但遭到对方拒绝。

对于检测人员资质的关键问题,WADA第一证人斯图尔特反驳,只要主检测官拥有授权证明,两位助手则不必要提供身份证明。

当天,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负责检测工作的具体执行。第二位证人图尔多回应,“根据IDTM工作规则,检测人员在检测运动员过程中,是否需要提供本机构的授权信,并没有强制要求。”

IDTM项目经理波帕曾在电话中与现场的兴奋剂检查官进行交流,并根据实时情况给予指示。他作为证人出庭时表示,检查当晚出现在杭州的三位工作人员均由IDTM指派,三人的信息都存在机构系统之中,接受过相关训练。

“兴奋剂检查官告诉我,孙杨和他的同伴建议带走血样,我难以想象像孙杨这样级别的运动员,为了保留血液,会损坏已经封存的样本,”波帕说道。

而针对暴力砸碎血样容器的说法,孙杨表示自己没有碰过样本瓶子。他回忆称,当时是保安砸掉血样,自己只是在照明,全过程都是在主检察官的注视下所进行。

孙杨声称,最初自愿配合检查,但由于一直对血检官的资质存在疑问,在咨询医生和专家建议之后,决定采取相关的拒检行动,“让三个没有资质的人拿走血样,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孙杨还指出,负责血检的人员在检测过程中声称是自己的粉丝,并以此为由进行视频拍摄。

另一个分歧点是,根据兴奋剂检查官的描述,当晚的检查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但孙杨的律师指出,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在场人员都非常平静,并无出现激烈场面。

在现场,陪审团一度重提2014年孙杨因服用违禁药物受罚的往事。孙杨对此回应,“当时因为我在世锦赛期间,心脏不舒服,在队医指导下用药,但这个药刚刚列入赛内禁药,因此误服药物。这是个技术性失误。”

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日程安排,孙杨的听证会从北京时间11月15日下午4点开始,直至11月16日凌晨3点30分结束,全程持续近12个小时,中途安排三次休息。期间,孙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代表及相关方证人都将发言。

但听证会当天,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不会立即宣布任何决定,而是择期宣判,有可能拖至明年初才会公布。

听证会现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拒检”事件公开化最早源于今年1月,当时《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称,2018年9月4日,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可能面临终身禁赛。

随后,孙杨律师就此事发布声明,声称该文章为不实报道,并表示负责飞行药检的IDTM工作人员检查时存在多项违规操作,包括血检官、尿检官在内的三名人员无法提供检查需要的授权文件。

中国游泳协会表示报道失实,并公开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对该案件作出的说明——2018年底,国际泳联就此事举行13个小时的听证会,“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但随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仍就“孙杨拒检”一事,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听证会原计划在今年9月进行,最终推迟至11月份,同时遵从孙杨的意愿进行公开审理。

根据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起诉,由于孙杨拒绝提交兴奋剂检测样本,要求其接受最少两年、最多八年禁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