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偶像选秀2019:糊穿地心,仍有人付出真心

2018年两档偶像选秀节目的出圈,使偶像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然而这只是幻梦一场,2019年开播的偶像综艺全都没能引发关注,随节目而出道的偶像团体也不可避免的“糊”了,这背后原因何在?偶像产业又该如何打破困境呢?

图片来源:第二届《超新星全运会》节目图

作者 | 钟瑗瑗

近日,超新星全运会(腾讯视频、腾讯体育联合出品打造的大型明星竞技体育赛事)开播,周震南凭借着真实而带着点傻气的个性屡登热搜。

网友给超新星全运会中周震南制作的表情包

在搞笑博主的投稿中总是能看到周震南制造的段子,而他作为RISE队长的名头常常被人们遗忘,很多网友甚至不知道这个组合,也分不清RISE和Black ACE、UNINE、NINEPERCENT到底谁是谁。

差不多的选秀节目,差不多的男团,也散发着差不多的糊味。

从2018年的偶像元年,到2019年的偶像糊年,偶像选秀的热潮仿佛一场烟火,绚烂却短暂,造成这种局面背后的原因究竟在哪里?

偶像选秀繁荣下的全员投机

2018年,两档网络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获得了大范围的曝光,捧出了蔡徐坤、孟美岐等一大批新偶像。当人们沉浸在中国偶像产业正式转向工业化的艺人培养系统的美梦时,2019年“寂静”的偶像选秀给我们当头浇下了一盆冷水。以《青春有你》为例,总决赛上李汶瀚荣获C位,但总票数只有846万左右。但在去年,前作《偶像练习生》冠军蔡徐坤的总票数4764万,第七位的王子异也拥有八百多万的票数,放在今年可以稳居第一。另一档节目《以团之名》则是因为太“糊”而被路人记住。

《青春有你》出道的组合UNINE

“人人都想成为下一个蔡徐坤,但蔡徐坤的路线却难以复制”。虽然网友一直诟病蔡徐坤的业务能力,但不可置疑的是他成功地进入了顶级流量的圈子,而他的师弟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而这背后,多种因素的交织共同促成了2019年偶像糊年的局面。

政策趋严

中国偶像产业进入主流视野,同时也开始了和政策的磨合。

偶像选秀所带动的粉丝集资、应援打榜、安利控评等引发了争议,受到更多的管控。去年11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今年无论是节目立意、投票规则、表演形式都作出了调整,多档偶像选秀节目都经历了更名、改档风波,有意淡化“偶像养成”“选秀”等关键词,转而强调“青春励志”“团队成长”“公益爱心”等内核。

《以团之名》“一起拼更发光”的口号强调团队的力量

节目内容的同质化

今年“优爱腾”上线的3档偶像选秀节目,时间相差不大,而且都是选男团,“100余个练习生+导师评分+观众投票”的套路也相似,只是换了导师、换了学员,本质上都是“同一个节目”。三档节目在导师配置、节目细节、舞台设计和后期剪辑上不断升级,但核心的内容并没有做到差异化和最优化,不仅路人觉得“脸盲”,资深受众也感到审美疲劳。

偶像更新速度赶不上收割速度

根据资料显示,《偶像练习生》100位学员是节目组从国内外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创造101》101名选手是从全国457家公司和院校的13778位候选人中选拔出来的。而2019年更像是“回锅肉”(指练习生之前已经参加过其他选秀节目,甚至已经成团出道了)和只经过几天训练的素人竞争出道。

正如《<创造营2019>:偶像选秀的三个困境》中说,在短短两年时间4个男团偶像选秀集结了近400个练习生,已将市面上成熟的练习生资源消耗殆尽了。虽然此前一直也有经纪公司在从事练习生培训,但因为没有稳定的回报机制,无论规模、体系、数量与韩国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储备的练习生本来就非常有限。

偶像的培养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和钱财,即使是在娱乐业发展成熟的韩国,绝大多数出道的偶像都要经过四到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培训。经纪公司无法等待这样漫长的时间,急功近利的心态促使他们将一些未经训练或已经小有名气的学员送进选秀节目,拉低了节目的可看性。

“至上励合”成员马雪阳回到《创造营2019》期待再次翻红

曝光平台的缺乏

出道即巅峰,像魔咒一样笼罩在这些偶像团体的头上。选秀综艺像一台大型夹娃娃机,观众在享受了夹上娃娃的快感后,如果没有后续的刺激,很快就会把这个娃娃遗忘掉。而中国的市场恰恰缺乏后续的曝光机制,视频网站在将娃娃夹上来后就结束了使命,经纪公司更多采取“杀鸡取卵”的做法,在保鲜期内榨干偶像的利用价值。“娃娃”偶像保鲜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作为组合,他们需要通过打歌舞台获得业务能力的锻炼和持续的曝光,但国内的打歌舞台缺乏公信力和足够的关注度,少有新歌能通过打歌的方式获得大范围关注。

今年10月12日,NINEPERCENT在广州举办解散演唱会,宣告这个由粉丝亲手选出来的限定团正式结束活动,尽管他们在万众瞩目中诞生,但一首出圈的音乐作品都没有,开发得最完全的反而是广告代言,包括农夫山泉、悦诗风吟等,均为全员商业合作。

《偶像练习生》NINEPERCENT组合团综《百分之九的少年》播出时间一再延期

没有合适的舞台让受众了解这些团体,团体只能在有限的粉丝群体当中争夺,就像文章《2019偶像帝国: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分析,实际上由于推广和渠道的不足,现阶段的偶像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暂时的存量市场,用户增长缓慢,各个偶像厂牌都只能在已有的追星群体中抢夺用户,而现存的用户量又根本无法支撑起每年那么多新团。于是,偶像们就不可避免的“糊”了。

具有国民特色的偶像模式在何方?

相比国产偶像选秀的诸多问题,韩国和日本,则是在自身国情下,以偶像“养成”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文章《偶像经济迅速降温:中国偶像产业的全员投机》中提到,早在上个世纪,韩国就开始打造偶像团体,从HOT、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再到如今的EXO、防弹少年团,韩国输送了大量的高质偶像。韩国的娱乐经纪公司通过早期练习生选拔、培训,再通过内部淘汰机制选拔出少量优秀的年轻准艺人,再经过公司的运营和包装后以个人或团体的形式出道。而韩国的经纪公司更是深谙粉丝经济之道:在团体出道前,公司就已经做好了多张专辑策划方案及内容储备。团体出道后就按照既定计划稳步实施,通过不同主题打造团体形象。

韩国男团BTS

而日本则是提出了“可以面对面的偶像”这一全新的理念,让普通人也有机会成为偶像,而粉丝能通过自身的支持和陪伴帮助偶像出道。这一方式不仅适合日本这个土壤,更是在养成偶像本身的同时也培养了粉丝和市场。

日本女团AKB48

按照当下的环境来看,偶像养成在圈内仍旧有不小影响力,尤其是在比赛过程中,各种话题、热搜均得到良好曝光,将其流量持续化,才是应对之道。面对当下偶像选秀节目的困境,需要各方的互相配合,才能打破僵局,规避“出道即巅峰”的困境。

正如文章《<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热度不如往年选秀节目“蓝海”还在吗?》所说,对于平台,如果想“放长线钓大鱼”,则还需要沉下心来,精耕细作。市场大浪淘沙,潮水退去后,方能看到谁在裸泳。

可以看到的是,偶像选秀当中较为抢眼的选手都是经过了一年、两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训练的,偶像的培养不是泡面这种倒上热水,三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事情。经纪公司急切地将“速成”的练习生推向舞台,急速增长的“泡沫”随时可能被戳破。对于偶像经纪公司来说,提高自身造血能力是关键,需要针对目标市场持续地输出“产品”。

对于偶像自身而言,终究是要拿作品说话的,业务能力的提升是留住受众的最佳方法。如果偶像实力不济,哪怕追星女孩再狂热,粉丝的粘性也会大打折扣。

但,就像《2019,偶像糊年》中说的那样,比起个人的努力和特质,环境和时势才是决定一个偶像能不能红的更重要的因素。搞一个巨星固然很快乐,但2019年也让粉丝们学会了,抛去在意人气的虚荣心,糊人也值得付出真心,他们同样能给予欢笑眼泪和珍贵的共情。莫欺少年穷,虽然少年可能一直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