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流浪儿”成中国马拉松一姐,李芷萱心向东京

在当今中国女子马拉松运动员中,李芷萱是公认的“一姐”。

备战上马的李芷萱。(摄影:乔骄)

记者 | 刘素楠

编辑 | 梁丽娜

1

人声沸腾的上马终点,李芷萱冲线了,净计时成绩:2小时33分05秒,国际女子第七名,国内女子第一名。

短短半个月,从北马到上马,她的终极目标一直没变:2020年东京奥运会。

在当今中国女子马拉松运动员中,李芷萱是公认的“一姐”。但其实,这位出生于1994年、来自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姑娘,马拉松跑龄只有短短2年。

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是新手,请多多指教。”

专访中国马拉松“一姐”李芷萱:跑步是一个摸索自我的过程

2017年,李芷萱首战全马,在上海跑出了2小时35分42秒的成绩,总排名第11位,位列女子组国内第2名。

小试牛刀让她看到了自己在马拉松项目上的潜力,自此下定决心转战马拉松。

2018年,她在北马刷新PB(Personal Best,个人最好成绩),全程用时2小时31分56秒,仍是女子组国内第2名,仅次于更早成名的何引丽。

马拉松运动员的竞争对手是时间。还没过去的2019年,李芷萱势如破竹。

今年3月,日本的名古屋马拉松让她终于实现去年上马未尽愿望——首破230大关,成为了国内首位达标东京奥运会的马拉松女运动员。这个成绩,也是三年来中国马拉松项目的最大突破。

名古屋一战,给了李芷萱莫大的鼓舞和肯定,让她有信心跟教练按原计划行事。

在接下来的重庆马拉松和武汉马拉松,她一如既往保持高水准发挥。

遗憾则来自于“PB圣地”柏林——她想跑进2小时24分。但身体抱恙的她,别说PB了,反而创下两年来的PW(Personal worst),成绩接近三小时。

柏马的遗憾激起了她的进击之路。2个月后的11月3日,李芷萱再战北马,以2小时29分06秒获得国际组亚军、国内组冠军,仅次于埃塞俄比亚选手科贝德。

2019上马与北马相隔仅14天,这是李芷萱今年最后一场全马,也是她的第14场马拉松,状态尚未调整到最好,只愿尽其所能跑出好成绩。

11月13日,李芷萱正在训练。摄影:乔骄

不管2019年如何的跌宕,即将到来的2020年,才最为关键。东京奥运会或将成为李芷萱乃至中国马拉松的试金石。

但对游离于体制之外的李芷萱而言,征战奥运这条路走得并不顺利。

她原本隶属中国马拉松最强省——内蒙古自治区田径柔道武术运动管理中心,训练项目是1500米和5000米。

2013年11月,她赴南京参加国家青年队集训,当时主教练为意大利著名马拉松教练卡诺瓦,中方教练为李国强。

集训结束后,李国强将几个集训队员带到上海体院继续训练。期间,内蒙古曾提出让李芷萱回去,而她则更希望留在上海。

2018年,上海体院和内蒙古协商共同培养李芷萱。为此,上海体院曾建议让她在上海注册,但仍旧代表内蒙古,她所产生的成绩则一家一半。

最终的结果却是:2018年5月,李芷萱被内蒙古田径中心宣布开除。

一夜之间,她没有了注册,没有了工资。

好在,危难之时,上海体院、易居马拉松俱乐部和斯凯奇出手相助,让这根马拉松的好苗子吃住无碍,得以接受外训,也不用愁运动装备。

“养活自己还行,”11月13日,上海体院的田径场秋风萧瑟,李芷萱意气风发,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方式如此回答,“刚开始时真的很困扰,因为这个事弄得很不好。现在我觉得其实也蛮好的,(脱离体制)有利有弊吧,怎么样都是一种活法。”

李国强曾形容她好像一个‘流浪儿’,教练说:“但她还是想着为国家出一份力。”

脱离体制给李芷萱带来的真正困扰在于,由于“无名无分”,她无法参加众多体制内的比赛,包括世锦赛和奥运会。

幸而,开放、包容的马拉松为她敞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李芷萱不逃避这个敏感话题:“马拉松是面向大众的,我这样也能参加比赛。而且我也是因为第一次尝试了马拉松,觉得还可以,可能好好练练还是可以的。就因为这两方面原因,我决定好好准备马拉松。”

她成为中国女子马拉松“一姐”,在李国强眼中,或许是偶然中的必然——李芷萱具有跑马拉松的天赋。体重47公斤左右,比较轻;出身中长跑,速度好;6.8体脂较薄,胸腔较大;心肺功能好,有氧代谢能力强。

她在1500米项目上用时仅4分14秒左右,位列国内前三,她曾是全国锦标赛5000米项目的冠军,最好成绩是15分41秒。

转战马拉松时,她几乎是从零开始,却一下跑进了2小时35分,一年之中多次刷新PB,在国内所向披靡。

李国强总结说:“这个队员具备比较好的天赋,训练努力刻苦的精神还是不错的。”

而且,李芷萱的伤病较轻,主要是足底筋膜炎。

当她脱下鞋袜,你能看到一双标准的马拉松运动员的双脚:大拇指的指甲盖因为长期磨损而发黑,足底肌肉因为反复拉扯而肿胀,脚后跟因堆积着层层叠叠的老茧而鼓起一个包。

李芷萱在上海体院的田径场内训练。摄影:乔骄

在上海体院,李芷萱的生活十分规律。早上5点多起床训练,8点多洗澡吃饭,从9点到10点半接受治疗,休息到11点半左右吃午饭,下午睡个午觉,3点左右开始训练,下午5点是晚饭时间,从6点半到8点半治疗。晚上上交所有电子产品,洗漱睡觉。

富有经验的李国强也是“半个”队医,每天帮她做治疗。DMS冲击波、微波和筋膜枪,他对每一种治疗方式如数家珍。

李国强说:“教练跟运动员的融洽度,除了训练还要有生活、治疗等很多方方面面的磨合。从2013年带她到现在,这么多年没有矛盾也不现实,但是大方向对,小矛盾就迎刃而解了。我觉得我们教练和运动员之间还是挺合拍的。”

在他的指导下,李芷萱的竞技成绩肉眼可见地在提高。运动成绩的提高将增加运动员对教练员的信任,进而也将提高运动员对训练计划的执行力。

跑步已经成为李芷萱的生活方式,对她而言,缺了跑步就像缺了吃饭睡觉一样难受。

教练要求每天跑30-40公里甚至50公里,她绝不打折扣。在海拔2000多米的云南丽江冬训时,她每个月的跑量达900多公里。

有时候放假回到满洲里老家,长辈们都纳闷:“你回家了就好好歇着不行吗?就不能不跑步?”

她“坚持”了两天不跑步,到第三天终于坚持不住,又跑了起来。

她是一个愿意给自己施压的人。今年6月去非洲集训时,她看到的是另一种景象: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那些看着不起眼的人,跑起来却飞快。

李芷萱说:“非洲的条件比较艰苦,但可能像我这样水平的,在非洲大把大把抓。”

近年来,关于中国中长跑项目是否有希望崛起的讨论一直不断,“人种决定论”也甚嚣尘上。

李芷萱解释说:“就亚洲人和亚洲人比,我们和日本也是有差距的,所以我们首先应该抛开这种问题,去思考为什么我们没有他们强。”

如今,困扰她只剩下“如何提高成绩”这个问题。她会在赛后收集配速等信息进行分析,会在非洲集训时融入当地,也愿意从网上获得更多训练技术进行借鉴,研究其他国家运动员的医疗和营养细节。

2019年上马赛场上的李芷萱。(图片来源:李芷萱)

明年东京奥运会,李国强为她制定的目标是跑进2小时22分,“保五争三”——“日本马拉松成绩一直位列中国前面,而且是一批人。我们要争取赢一部分日本选手,跟世界的最高水平靠近一点。”

但其实,考虑成绩之前,李芷萱得解决的最大问题是报名奥运会的资格。

根据规则,2020东京奥运马拉松每个国家的男女队,最多各派出3位选手——中国队的名额,将在2020年3月在重庆举办的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中决定。届时,全国马拉松选手将同场竞技。

李国强说:“我们明年开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拿前三并达标东京奥运会,这样就能百分百达到报名东京奥运会的资格了。”

据师徒二人介绍说,上马结束后,李国强教练将带徒弟们前往丽江冬训,专心准备选拔赛。

同时,李国强也要求李芷萱严格遵守国家对运动员的规章制度,例如在赛前6个月接受兴奋剂赛外检查。目前,她已申报了近4个月,到明年3月即可名正言顺参加选拔赛。

如果“申奥”成功,她遇到的最后一个问题将是代表资格的问题。

“现在是上海培养她,我也是上海的教练,那我肯定希望她能代表上海,”李国强说,“但现在还没定,应该问题不大,总不能把她撒在体制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