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兴国际机场标的4.0航空城时代 产业起飞同时居住如何落地?

独具特色的牛驼温泉孔雀城,已经成为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过程中,形成人才互动的最佳选择,以“潜力股”的角色在临空经济圈中成为保持产业活力的重要保障之一,未来价值指日可待。

从历史维度而言,航空交通工具的诞生以及第一个机场的投入使用,临空经济的诞生和发展就已是必然。在2000年初,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约翰·卡萨达(John Kasarda)正式提出“航空大都市”概念,标志着临空经济区已经发展到第四代。

10月25日,大兴国际机场通航满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总体规划(2019—2035年)》编制总体情况正式对外公布,标志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迈入了实质性建设阶段。定位为“全球临空经济区4.0模式新典范”的新机场,也将成为国内首个4.0航空城,无论是产业、交通、配套、公共资源、居住等,都将迎来升级的挑战。

4.0航空城产业发展新动力产业价值背后人才争夺战

从空港临空经济发展历史看,第一代临空经济区以空港功能为主,只承担着运输职能;第二代临空经济区是利用近机场的区位优势,集纳了一些制造业和货物运输,以加工型经济区为主;第三代临空经济区进一步实现了空港经济、制造业、城市发展等行业的融合发展,这也是国内机场地区都在普遍启动的一种临空经济区发展模式。

而发展到第四代临空经济区,则是一种创新驱动模式,是通过国际人才的引进和科技创新带动临空经济区发展,打造“航空大都市”,像迪拜机场、史基浦机场、芝加哥机场等也都在推动这样的发展模式。

根据《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总体规划(2019—2035年)》,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总体定位为国际交往中心功能承载区、国家航空科技创新引领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临空经济区总面积约150平方公里,北京部分约50平方公里、河北部分约100平方公里,包括服务保障区、航空物流区和科技创新区共3个功能片区,其中科技创新区重点承载航空导向的研发创新、科技孵化、高端制造、科技金融等功能。

从国际视野看,4.0航空城的发展将吸引大量的高科技产业、航空航天、总部经济、科研机构等产业的辐射和起飞,例如荷兰史基浦机场、日本中部国际机场、韩国仁川机场、巴黎戴高乐机场等,都在各个方向上取得长足发展,进而辐射当地城市、甚至国家的核心引擎。

而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人才是重要支撑。大兴机场临空区建设产业也主要以“1+2+2”的五大“高精尖”产业为主,生命健康作为主导产业,将聚焦精准医疗、干细胞技术和医疗耗材的研发、高值制造和高端服务;航空枢纽和航空服务保障作为基础产业,将重点发展航空培训、航空维修、公务机、航空金融服务、智慧物流、跨境电商;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智能装备作为补充产业,将聚焦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以及工业机器人、商业航空高端零部件研发、通航制造等临空且高价值的细分环节。

高新产业同时也带来就业量的变化,除了比同CBD发展之外,国际枢纽机场每万人次的客运吞吐量带动的就业岗位约为10个,以此类推,到2025年北京新机场7200万人次的客运吞吐量保守将带动7万就业岗位,这对于区域经济发展影响力不可小觑。

从此种角度看,大兴新机场临空经济未来发展途径已经与国际格局不谋而合,看似产业资源争夺的背后,实际是大量人才的争夺战。

引进来还得留得住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环京南亟需筑巢

产业带动人才流动,因此大型国际机场未来人才正向引进将成为常规现象,但是引进来如何能形成持久留得住,是当下应当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

根据国际空港产业发展规律,舒适的居住、工作环境逐渐成为企业选址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众多公司总部、区域总部和其他专业性社团机构在机场周边驻扎,但这些机构高层白领人员、科研机构研究院、知名教授、高级商务人士等身份居多,他们往往对工作、居住地点的要求较高,且主要围绕时间、距离、交通和自然环境展开。

而航空城的居住通常有三种形式:

第一,机场周边1-3公里内商务型酒店,能满足商务人士流动性强的特点,但是居住品质不一,且对于当地驻留人才难以解决稳定性问题;

第二,机场周边5-10公里内配套性简易居住区,围绕物流、服务型产业人员展开,能解决基本居住刚需问题,居住品质较低,无法满足高端人才的居住需求;

第三,机场周边15公里外高端特色居住区,既可以通过便捷交通解决工作居住往返问题,同时可以避免临近型居住区人员混杂的问题,从生态自然和特色配套等方面满足高端居住品质。

以日本关西国际机场为例,其临空经济发展拥有雄厚的科研实力,位于大阪、京都和奈良之间丘陵地带的“关西文化学术研究都市”拥有“国际高等研究所(IIAS)”、“地球环境产业技术研究机构(RITE)”、“国际电气通信基础技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以及一百多所大学和信息行业企业的研究设施,涉及信息通讯、环境、生物学、物质、光量子、机器人等诸多高科技领域。

通过磁悬浮新干线、关西高速公路网等,充分发挥京都、奈良等传统文化特色、大阪现代化都市规划、琵琶湖东岸地区秀丽的山川田园风光等自然生态,进行不同品质高端居住区的建设,能同时满足高端人才的工作和居住的双重流动性,并在生态特色上形成国际输出。

同时,台湾桃园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过程中,利用濒临海边的特点,也规划建设了滨海游憩区、国际村、游艇港等,将总部经济带来的高新人才在艺术、高端居住、文化等方面形成一体化满足,并利用较高的绿化率形成长久的生态居住优势。

那么大兴国际机场未来高端人才留在哪里才是最佳选择?

牛驼温泉孔雀城强势上榜康养生态引新时代生活方式

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的科技创新区位于最南部,因此匹配的高端居住区未来将一定围绕在南部形成,固安县将成为首选区域。

在《固安县城乡总体规划(2013-2030)》中,牛驼-温泉园区以中心镇的地位,具有承担县城部分功能的职能,依托丰富的温泉资源,大力发展休闲度假和生态旅游产业,形成以旅游开发为主的现代田园城镇,是京南旅游与商务休闲的重要承载区,更好地发挥在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带动作用。而按照此规划发展,更能符合高科技人才的高品质居住需求和新时代的生活方式。

从交通层面,牛驼已逐渐形成“6纵3横1城际”的立体交通网络,咫尺大广高速,近106国道、京港澳高速、京台高速、在建中的新机场高速等多条城际、高速线,将牛驼与北京新机场的立体交通形成连通框架,融入京南新机场圈层、京东通州城市副中心圈层和京西生活圈。

另外建设中的京雄城际铁路设定固安东站、霸州北站,都将成为牛驼交通路网的重要节点;而霸州北站更是只有约5公里的距离,可谓是一站新区、一刻北京。

更重要的是,牛驼距新机场约30公里,将极好地完成产业发展喧嚣和低密居住的平衡点,重要交通优势将满足高新人才快速实现工作、居住两地往返的需求。同时,牛驼独特的温泉生态也是环京南部其他区域无法匹敌之处,温泉康养将成为高尖人才未来首选的生活方式。

牛驼温泉水源采自地下约1400米,储水量约76亿立方,约合两个密云水库,水量超1200㎡/每昼夜,温泉水出水温泉超70℃,采用独特循环水系统,通过对天然温泉水的完美利用,切实树立牛驼特色温泉资源地位。

而除此之外,牛驼温泉水中氟、硅含量较高,氟含量约7.69毫克/升,偏硅酸含量约60.4毫克/升,超过《国家医疗热矿水水质标准》医疗价值浓度。氟离子参与人体内钙和磷的代谢,促进铁的吸收,而偏硅酸则可形成细胞外的软骨基质,增加胶原含量,因此长期使用含有氟离子和硅离子的温泉水能够起到强健骨骼、提高抗氧化能力、抵抗衰老、美容养颜、保护心脑血管等功效。

在此基础上,牛驼温泉孔雀城是该区域内高端居住的首选代表。牛驼温泉孔雀城是唯一提供温泉恒温入户的小区,配有恒温水箱,保证温泉入户温度,让每一位业主都能在一天的繁忙后享受解压放松的疏解,释放精神压力,舒缓疲劳。

同时,牛驼温泉孔雀城周边环绕5家温泉主题度假酒店、4大绿色有机食品生产基地、2大风情旅行观光地、2大生态采摘园、1座足球青训基地。除此之外,项目更配备了800亩森林运动公园,让高端商务人士在繁忙工作一天之后,回到家里触目所及皆为郁郁葱葱,在忙碌的生活空余享受深度的心灵舒缓,感受自然的美好,真正实现生态康养。

独具特色的牛驼温泉孔雀城,已经成为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过程中,形成人才互动的最佳选择,以“潜力股”的角色在临空经济圈中成为保持产业活力的重要保障之一,未来价值指日可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