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持续一年的“黄背心”声势渐衰,他们对法国意义何在?

“个体的羞愧现已由集体共享,因此‘黄背心’强调团结与尊严。这或许也带有长久的政治影响,将在数月或是数年之后逐渐呈现在世人眼前。”

11月16日,法国南特,一名示威者踢走警方发射的催泪弹筒。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这个周六,法国街头“硝烟又起”。已进入第53周的抗议示威,仍在持续考问着爱丽舍宫的主人。

在巴黎,身着“黄背心”的示威者放火烧毁汽车,打砸沿街商铺,朝警察投掷石头与酒瓶,还在街上设置路障,警方不得不动用催泪瓦斯和水炮驱散示威者,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法国内政部11月16日称,当天全法约有2.8万人示威。其中,在巴黎的示威者达4700人,警方已带走124人加以询问,并拘留了78人。截至当晚,巴黎警方共逮捕了147人

示威者与巴黎警方的对峙主要集中在意大利广场(Place d'Italie),其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一家购物中心及邻近一家酒店的门窗均被砸裂,汇丰银行分行的玻璃外墙也遭到了严重破坏,周围道路的交通在数小时后仍未完全恢复,香榭丽舍大街、巴黎凯旋门等地附近的33个地铁站也被警方关闭

一年前的11月17日,法国街头也是这般混乱的场景,只不过示威声浪要更加浩大得多。当时,逾30万示威者走上了大街小巷,抗议政府提高燃油税,要求经济平等。一个月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停止加征燃油税,但这根导火索点燃的抗议声浪却有增无减。

此后的每个周六,“黄背心”们都如期出现在法国街头,而他们的诉求也越来越泛化,从对高税收政策的不满,延伸到了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养老金、放宽大学入学要求等,参与者也逐渐跨越了年龄、职位和地区,工人和中产阶级都参与其中。

然而马克龙“人性化”执政的承诺并未让示威者感到满意。今年4月,他在任内首场总统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50亿欧元的减税额度;9月,又在2020年预算案中提出,将总计减税至少100亿欧元

在示威者看来,这仍不足以缩小法国社会的贫富差距,难以带来真正的平等。“黄背心”活动人士萨米·沙拉比(Samy Shalaby)说,一开始,人们为争取购买力而示威,但后来,大家想要看到更多的改变,“改变制度、征税、整个经济模型,乃至国家政治的方方面面。”

不过,在这些改变出现之前,法国政府首先要面对的是“黄背心”示威活动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5日援引法媒报道称,根据法国政府公布的数据,自2018年11月“黄背心”抗议以来,法国在过去一年已损失了25亿欧元。

在此期间,约有5000家小企业与贸易公司的生意受损,并请求政府援助,包括推迟征缴达4.6亿欧元的社保费用和其他税款。保险公司则共向1.3万家“被抢劫”的企业支付了2.3亿欧元的赔偿金。此外,还有约7.5万名酒店、饭店、交通、贸易行业的法国工作者部分失业(partially unemployed,工时不足、工资较低)。

从参与者人数的减少来看,法国民众的态度似乎也已随之慢慢转变。根据民调机构Elabe 13日发布的民调数据,55%的法国人支持或体恤“黄背心”,但也有63%的人表示,他们不想再看到大规模抗议活动卷土重来。

萨米·沙拉比也承认,他们的示威活动算不上成功,留下的只有周复一周的执法场景和街头暴力。“唯一的积极之处可能在于,人与人之间更加团结了,沟通也更加深入了,能够更加了解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正在发生什么。”

尽管“黄背心”势头看似减弱,民众的情绪也在摇摆,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龙经济改革所面临的挑战会止步于此。他所提出的退休金改革已掀起了新一轮的抗议潮:法国多个工会已计划在12月5日发起罢工,以抗议政府统一退休保障、减少退休福利的意图。

“‘黄背心’示威前后的法国,无疑是不同的,”法国Pacte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格勒诺布尔政治学院政治学者弗雷德里克·冈蒂埃(Frédéric Gonthier)说,这是“法国政治的一道分水岭”,此前不被看见和听见的工人阶级“也因此回到了公众讨论的核心”。

但不可忽视的是,“黄背心”们在税收与福利上的诉求,原本就难以两全。

高福利与高税收原本就是相互依存的,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去年12月与今年1月发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法国税收占GDP的比重为46.2%,超平均值12个百分点;2018年,法国社会公共开支占GDP的比重为31.2%,超平均值11个百分点,两项均居于OECD国家之首。

马克龙依旧进退两难。若为安抚民众,放弃一些经济改革措施,无疑将扩大国家的财政收入缺口,进而影响到他在欧盟范围内的威信。但若他坚持推行经济改革,12月的罢工可能只会是新一轮动荡的开始。

而拿“黄背心”们没办法的,或许不止马克龙一个。Pacte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另一位学者特里斯坦·圭拉(Tristan Guerra)指出,基于调查,超过一半的“黄背心”其实并不信任传统的左右划分,或许他们对公正与平等的诉求偏左派,但他们同时又不排斥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

“‘黄背心’们认为自己是国家财富的真正缔造者,但这些财富却归精英所有,其中的政客则在制造分裂,”冈蒂埃说,因此,他们往往不信任“领袖”或是“政治代表”,哪怕是即将进行罢工的工会,而他们觉醒的政治意识可能反映为持续的激进主义。

“个体的羞愧现已由集体共享,因此‘黄背心’强调团结与尊严,”冈蒂埃说,“这或许也带有长久的政治影响,将在数月或是数年后逐渐呈现在世人眼前。”

相关阅读:“黄背心”半周年,“悲惨世界”如何收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