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完美影视的好莱坞之路,中国资本出海1.0的“遗留金主”

以2019年的视角回望完美世界与好莱坞的合作,发现完美世界并不完美。它的合作项目是1.0时代的“遗留工程”,而完美世界则是原始合作模式下的“遗留金主”。

完美世界参与投资的《霹雳娇娃》正在上映

作者 | 张一瓜

时代更替。

2016年,中国资本在海外狂欢。一年之内完成两大院线(卡麦克和欧典院线)并购的万达,显得意气风发。巨大光芒之下,同年以5亿美金投资环球影业未来5年至少50部影片的完美世界,光辉被有所掩盖。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那会是中国资本最后在海外肆意“大撒币”的时光。

距离王健林公开表扬万达海外事业部取得的成绩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情势便急转直下。2017年,随着外汇管制的加强,中国资本海外布局坠入冰点。万达的海外收购遇阻,从之前的“买买买”转向了“卖卖卖”。随之,中国资本投资好莱坞的1.0时代也宣告结束。

而在这一年,完美世界以向华美银行和摩根大通集团贷款的形式,筹得2.5亿美元,仍继续对环球影业片单进行投资,成为当时的一个特例。

只是,以2019年的视角回望完美世界与好莱坞的这场合作,发现完美世界并不完美。它的合作项目是1.0时代的“遗留工程”,而完美世界则是原始合作模式下的“遗留金主”。与现在中国资本在同好莱坞合作时有更多选择权相比,完美世界依然停留在那个被动的位置,并仍将继续。

现上映的《霹雳娇娃》和待上映的《唐顿庄园》,均有完美影视的投资参与。但在国内,二者似乎并没有太过于紧密的联系互动。未来,好莱坞电影和中国资本之间的关系,最初级的形态可能是对国内市场的运营。然而,完美影视起码从目前来看似乎并无法看到这一点。

中国资本出海1.0的“遗留工程”

进军好莱坞1.0时代的“遗留工程”。

中国资本进军好莱坞,主要经历了砸钱获得参投资格的1.0时代,到如今逐渐渗透并获得项目主控权的2.0时代。

显然,参投却无话语权的完美世界与好莱坞的合作依然停留在最初的模式下。无论是正在上映的《霹雳娇娃》,还是即将在国内上映的《唐顿庄园》,皆是完美世界在进军好莱坞1.0时代下投资的产物。

2016年,一路高歌猛进冲向好莱坞的中国资本,迎来最后的高潮。完美世界和好莱坞“六大”之一的环球影业签订了一份大单,成为当时继万达资本之外与好莱坞合作最为密切的中国企业。

当时,完美世界以5亿美金的投入与环球影业签订了长达5年的合作协议,使得完美世界拥有投资环球影业未来至少50部电影项目的资格,同时还包括获得每部影片25%的票房分账、音像收入、电视、多媒体渠道发行收入、衍生品授权收入等全球权益。

然而,拥有投资环球影业片单的完美世界,对于环球影业的电影项目并没有挑选的权力,只能被动接受对方提供的项目组合。

从当前悦幕统计的完美世界参投环球影业的片单成绩来看,除了《欢迎来到马文镇》这一部影片的票房成绩未及预算之外,其它的影片基本在上映后都获得了盈利。

然而,参投环球影业片单盈利只是完美世界与之合作产生的结果,并不代表完美世界与好莱坞公司的合作模式发生了变化。

据悉,完美世界在北美有两个公司,一个是Perfect Universe Investment,负责完美世界与环球影业5年内的所有电影项目合作。另一个是Perfect World Pictures USA,用来与其它海外电影公司进行合作。《霹雳娇娃》便可能是与该公司进行的合作。

从当前完美世界对《霹雳娇娃》的参与度判断,完美世界与美国哥伦比亚公司的合作模式,然没有脱离单纯砸钱却无话语权的1.0合作模式。

反观近两年阿里影业对《绿皮书》的深度参与,到博纳对《决战中途岛》还有《好莱坞往事》等好莱坞作品的捆绑,很明显,中国资本已然进入了2.0时代,对好莱坞作品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而完美世界仍深陷最原始的合作模式,没有改变。

如果说,最初,完美世界以单纯出资盲投的形式与好莱坞建立合作,算是中国资本进军好莱坞的一次突破,但在此之后,随着中国资本与好莱坞的合作模式变得愈加多元,完美世界与好莱坞的合作便显得过于单一、甚至落后了。

而从完美世界的公司架构上来看,短期之内,完美世界似乎也不具备像其它影视公司一样,在国内可以主动运作与好莱坞合作的项目能力。

电影基因的缺乏

短板:电影。

无论是正在上映中的《霹雳娇娃》,还是即将在国内上映的《唐顿庄园》,背后都有完美世界的资本。然而好莱坞影片被引进至国内,完美世界却表现得过于低调,一方面是资本参与形式导致的结果,另一方面则与完美世界本身的公司架构对电影业务的建设不到位,从而无法承担它们在国内的成熟运作有关。

与阿里影业、腾讯以及博纳等在电影领域全产业布局的文娱公司相比,完美世界无论是在电影制作端的人才聚集方面,还是在宣发端的运营层面,都疏于投入和扶植,使得完美世界略输一筹,即使投资了好莱坞的电影作品,但依然无法在国内与海外的项目做到实时联动和落地掌控,这是完美世界与其它国内影视公司的差距所在。

拥有众多子孙公司的完美世界,是以制作团队来进行公司管控的。

仅看影视领域,它主要由赵宝刚、滕华涛、刘江、郭靖宇、何静和吴玉江以及梁振华的制作团队集结而成。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北京完美影视传媒影视公司分别以他们为核心成立了北京鑫宝源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华美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完美蓬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完美建信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江何工作室和北京青春你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让他们分别进行带队去负责具体的影视项目。

不过,从这些团队的带头人以往负责的项目来看,虽然赵宝刚曾经执导过电影《触不可及》,刘江拍摄过影片《咱们结婚吧》,但完美旗下的这些影视制作人才大多以电视剧为主攻方向,且都有所建树,是电视剧领域的佼佼者,但却非电影领域的领头羊。

由此,完美世界在电视剧制作领域处于头部位置,在电影方面却并不具备优势。

尽管完美世界在这些制作团队中有滕华涛这样专业的电影人,但是从他的公司业务出发,出品的电影比重远不及电视剧的分量和影响力。而且,仅他一人,仍然无法让完美世界拥有像其它专业的电影公司那样的运作能力,这也是完美世界在电影领域的短板所在。

所以,尽管完美世界花费了巨额成本投资了好莱坞的项目,然而自己本身的公司架构疏于对电影领域的建设,短板明显,使得完美世界在电影领域依然只能做一个从属者,而非引领者,话语权无法掌控在手上,只能受制于人。

未能兑现的“影游天赋”

短板继续。

以游戏业务起家的完美世界,现如今仍然是公司的主要造血力量。而电影业务随着整个市场的持续寒冬,亏损成为常态。所以,从实际出发,关于完美世界的电影投入和队伍建设,近期似乎并不会得到进一步推进。

再考虑到之前完美世界以保护上市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而将院线业务剥离至上市体系之外的举动,完美世界或许还会对电影业务这一短板进行缩减,也未可知。

拥有392.3亿元总市值的完美世界,在文化传媒行业目前排在第三位,在整个文娱行业集体收益不理想的情况下,完美世界依然能够获得可观的盈利并持续增长,这主要得益于完美世界的游戏业务。

根据今年完美世界的半年报披露,游戏和电视剧皆实现盈利,唯有影视相关业务毛利率呈现负增长,好在该业务占比总收入比例并不大。然而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完美世界对于影视业务的忽略。

随着电影业务的搁浅,完美世界一直追求影游联动的畅想也停滞不前。

完美世界影视总裁谌荣曾在采访中说过他们进军好莱坞的多元诉求,“完美世界来到好莱坞寻求合作和发展,一开始先从电影入手,如果能做出一点成绩,再切入到电视剧和其它领域。当然,除了影视项目,我们还有一个捎带手的功能就是接触好莱的一些好的IP, 看是否能为集团所用转化为游戏资源。”

但从目前来看,这样的诉求距离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前完美世界主打的无论是自主研发还是品牌代理的游戏项目,像《武林外传》《三国战纪》《诛仙》系列等,都非由电影IP开发而成。再加上电影业务表现不佳,完美世界影游联动的双引擎策略目前仍在靠游戏单翼支撑,所以,真正的影游联动从当前来看,还未落入实际。

完美世界在好莱坞交足了“学费”,但时至今日其本身的电影业务依然不是其强项,尽管影视+游戏有着极大的想象空间,尽管电视剧业务已经有了明显的成长,但对于完美未来来说,电影业务究竟占据着一个怎样的身位依然难有定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