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一位脑瘫女孩和一款特殊输入法的“奇遇人生”

科技带来的惊喜总是不期而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编辑 | 宋佳楠

11月15日,微博用户“冷敏寒子夜”发布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音的录屏视频。视频中一个浅蓝色的文本页面上,一个黑字接一个黑字被鼠标“点击”出来。文字出现的节奏并不流畅,每出现一个,光标就会在这个字后面停顿几秒,直到在页面上方的备选框中寻找到下一个字。

“现在是晚上9点多”——打完这八个字,视频的时间轴停留在“0:19”。

19秒,通常熟练运用电脑的人随便一打就可以敲出30-40个字,而专业的打字员每分钟最慢能敲出80个字,最快可达180-200字。但倘若将你的手指换成脚趾去操作键盘,19秒八个字,已经相当多了。

“冷敏寒子夜”就是这样一个用脚趾打字的宁波女孩。她本名方瑜,罹患手足徐动型脑瘫近32年。其微博的简介简单写了四个字——“天地弃子”,但若不是细心阅读,很难意识到在她打出的每一行字背后经历着怎样的过程。

视频中她使用的“鼠标打字·高级版ⅲ”输入法,陪伴她写作已近十年,帮她节省了难计其数的时间和精力。但最近,她很可能要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便利。

那是方瑜出生的第42天,命运和她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一场顽疾使方瑜的运动神经系统瘫痪,四肢之中仅有双脚还略微听从她的指挥。

她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入学念书,也不能跑跑跳跳,享受童年的乐趣。但她能看,能听,便暗自通过电视下方滚动的字幕听音学字,学识渐渐丰富起来。

直到方瑜16岁,母亲才惊奇地发现了她的这种本领,便给她买了许多书看。两年之后,18岁的方瑜总想用电脑写点什么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想法,但使用键盘打字的难度超出了她的预想。

她只能用脚敲击鼠标,十天半个月就踩坏一个。她的脚趾不足以灵活到可以直接在键盘上打字,只能通过复制粘贴弄出一些文字。如果用笔画输入法,一千字的内容要按上好几天。

2008年前后,方瑜无意中了解到一款叫做“鼠标打字”的输入法。这款软件按照汉字的偏旁部首分门别类,输入字符前需要先对第一个笔画识别偏旁部首,再通过部首显现相关字块,选定文字后还有附带词组提示。

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方瑜将这款软件形容为一个装有许多小抽屉的柜子,每个抽屉里放着一个部首所涉及的所有汉字。只要识字,并且记得每个抽屉的标签,靠点击鼠标就能比较快地找到想要的字符。

方瑜觉得,这几乎就是一款为她量身定制的输入法,让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上网社交,并发表自己的文字作品。313篇博文共计10万多字,有诗歌有杂文,甚至有小说,都是借助这款输入法完成的。

但在最近几年,鼠标输入法带来的便利难以为继。

方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从她换掉第一台电脑,原有的序列号就无法在新电脑上使用。她本想再次购买,却无从联系到开发者——软件的域名“Hoabc.com”早已被人挂售,这意味着,开发者已经放弃维护该软件了。

不是没有人给过其他的建议,但方瑜的口语表达能力因受到疾病影响,无法很好地适应语音转化输入法;而那些更高级的、能够识别眼部动作的头盔设备,造价着实有些高。

无法正常使用鼠标输入法的日子,她只能通过频繁更改系统时间来延长试用期。但这个方法不仅繁琐,原有的联想词功能也难以破解。方瑜的码字过程再度变得异常辛苦,“码一篇1000字的文章我就需要至少两天的时间。”方瑜说道。

直到前段时间,一直想尝试创作长篇小说的她想出了在微博上求助的主意,希望借助外界力量寻找到鼠标打字输入法的开发者,或是能有软件圈的大拿帮她做出一款破解版。

很多人为她的故事所动容,微博转发数快速破万,求助的消息越传越广。不到一天,方瑜便收到了一名叫做“sunwear”博主的回应。

该博主的认证信息显示为“信息安全、网络安全、信息战、网络战专家”。他是国内饶有名气的电脑技术爱好者,也是公益信息安全研讨平台“邪恶八进制”的成员。

11月12日晚,sunwear连夜召集自己的团队做了一份破解版给方瑜,但方瑜在使用后发现,该版本缺少联想词功能。“真正序列号解锁的是能添加生僻词和自创联想词功能。”方瑜说。

依据方瑜的反馈,sunwear很快又做出几版,当天就修缮了上述问题。考虑到版权专利和尊重作者,他只将破解版回传给了方瑜一人。

在此期间,方瑜寻找多年的软件主创也终于有了消息。

据“鼠标打字·高级版ⅲ”的专利信息显示,申请人和发明人名叫李经冀,注册地在广西柳州市柳北区白沙路5号14栋。一位曾和李经冀相识的网友提供了联系方式,但手机号已经更换户主,邮箱也无法正常使用。

《南国今报》曾报道,上述地址的屋子主人确实姓李,但已空置很久。经多番辗转,记者终于联系上李经冀的母亲,进而联系到其兄长李经锐。

原来,输入法由李经冀和李经硕兄弟共同开发,但遗憾的是,二人已经先后离世。哥哥李经冀去世时年仅39岁,弟弟李经硕也于去年年初离开,不过43岁。

据李经锐回忆,弟弟李经冀本是会计专业出身,出于帮助中老年人和残疾人更好使用电脑的想法,才开发了这款输入法软件。“但当时用户范围窄,卖不了几套。”李经锐曾听弟弟们说起这套软件并不那么受欢迎。

对于方瑜的难题,李经锐有心无力,他本人并不懂软件,也不了解这项专利的具体事宜。因此,方瑜只是了却了向开发者及其家属致谢的心愿,却拿不到具体的软件数据文件。但李经锐表示,如果有谁能做出完全的破解版,可以放到网上免费和大家共享,“我也希望这软件能给更多人带来方便,应该也是我弟弟的心愿。”

所幸sunwear和他的团队很快帮方瑜找到了破解方案,由此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这之后,不断有残疾人学校、老年人等有使用该输入法需求的各方找到方瑜,都希望通过这款软件体验更加便捷的上网方式。

但方瑜的心愿不只让这款软件“复活”这么简单。

“有网友说这种软件用的人不多,但其实是(他们)都不知道能用(在)什么(地方)。”方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个软件之前是淹没了,很多人又发不出声。”她非常希望能有一家科技公司买下这款输入法的专利,以延续其“生命”。

其实很多科技公司从未停止过对残障群体的关注。2012年时,三星旗下创意实验室的一支五人开发团队,就专为残障人士设计了一款叫做eyeCan的眼控鼠标,两年后又将其升级为eyeCan+。用户只需要在使用前做较为细致的校准,就能在设备前60-70厘米的范围内坐着或躺下,利用眼球转动控制鼠标,通过眨眼“点击”,实现打字、滚动、放大、复制粘贴等等任务。

当时,三星电子社区关系部门副总裁S.J. Cho对外表示,三星不会将eyeCan+商用化,而是通过捐赠的方式向公益组织提供设备支持和服务。后来,团队提供了eyeCan+的开源代码,并捐赠了一批设备给慈善机构,这款眼控鼠标最终没能量产。

市面上也有其他单手可操作的键盘,用嘴、下巴和脸颊来控制的游戏手柄,也有吹吸式口控鼠标、头控鼠标、眼控鼠标、脚控鼠标等极其细分的硬件品类,但这些产品似乎很难受到主流市场的关注。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方瑜一样幸运。

11月15日下午,在了解到方瑜的故事后,搜狗的工作人员通过方瑜联系到了李经锐,第二天,搜狗CEO王小川便在微博上表示,搜狗将接手并继续开发这款软件。

无论对方瑜还是李经冀兄弟,亦或是借此享受便利的特殊人群而言,这都是一个圆满的结果。

“搜狗(公司)会接棒,继续研发优化它,会(有)很多不便的人用到它,同时原作者家属会得到一些实际的安慰。”方瑜用这款“重生”的输入法回复界面新闻记者,她的生活终于可以回归平静,继续安心码字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