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最高法暂缓裁决特朗普财务公开案,总统的“终极秘密”安全了?

此案代表着总统权力与国会权威之间的终极摊牌。

2018年11月30日,美国华盛顿,最高法院大法官全家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特朗普的财务记录和报税单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他要将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呢? 

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最高法暂时搁置了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简称特区上诉法院)的裁决,以便有更多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受理特朗普于本月15日提起的上诉。上个月,特区上诉法院裁定特朗普必须向国会众议院提交个人财务记录。

这意味着在最高法院还未做出决定之前,向特朗普的会计公司(Mazars)提出传票的众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还不能获得特朗普集团等各个公司的财务信息。

对此,众院表示理解。总法律顾问莱特 (Douglas N.Letter) 在周一上午致信最高法称,“出于对最高法院的尊重”,委员会同意暂不调取财务信息。可以说,特朗普暂时安全。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都刻意与白宫和国会保持了距离,希望置身政治纷争之外。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今年9月曾明确表示,政治在最高法院没有一席之地。但CNN分析称,有关特朗普财务记录和报税单的诉讼将迫使大法官们做出裁决。而这个裁决将影响到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和美国下一届的总统人选。

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来源:维基百科

具体来说,如果最高法院支持了特区上诉法院的裁决,或干脆拒绝特朗普的上诉,那么众院将得到特朗普的财务报表从而引发轩然大波。2018年10月《纽约时报》用了八个版面报道的特朗普逃税数亿美元的报道将得到官方解说。

然而,如果最高法院接受了特朗普的上诉并最终推翻了上诉法院的裁定的话,那么他们将推翻几十年来的司法惯例,并深陷更大的争议之中。

从形式上说,此案将在最高法院的闭门会议上进行讨论。只有全部九名大法官可以参加会议,其他工作人员皆不能入内。因此,这个影响美国政治命运的决定将在相当神秘的过程中完成。

路透社认为,此案代表着总统权力与国会权威之间的终极摊牌。特朗普在面临众院弹劾调查的同时正顽强而不遗余力地保护自己财务信息不被公开。《华盛顿邮报》则认为,这个针对国会是否有权调查总统财务状况的诉讼在本质上考验着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和三权分立的基本制度。

除了案件本身事关重大以外,让特朗普表示不服的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也来头不小,在美国13个巡回法院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美国13个上诉法庭司法管辖区示意图。来源:维基百科

哥伦比亚特区(District of Columbia)又称华盛顿特区,为美国首都。鉴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广泛的管辖权,特区上诉法院的影响力仅次于美国最高法院,经常就美国宪法问题作出裁定。

不仅如此,特区上诉法院还是美国大法官职业生涯中的理想阶梯。在最高法的现任九名大法官中有四人曾在这里工作,包括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由于这些原因,美国最高法才会对特区上诉法院的裁决特别慎重。

对于特朗普是否应该上交财务记录一案,特区上诉法院法官塔特尔 (David Tatel) 认为,众院进行的是“立法部门的合法调查”。根据众院规章和美国宪法的规定,监督和改革委员会有权发出传票,而Mazars公司必须遵守。

塔特尔还表示:“披露个人财务信息的相关法律没有给任何人留有特权,不论是总统候选人还是总统本人。”

特朗普私人律师康索沃伊(William S. Consovoy)则认为,总统的特权受到了侵犯。他在上诉书中写道:“(如此一来)国会的任何委员会都可以传唤总统的任何个人信息了。”

 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判决书。

事实上,这并不是特朗普在财务和报税单方面面临的唯一诉讼。除了特区上诉法院以外,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也于11月8日裁定Mazars公司必须将特朗普的财务信息移交给纽约州曼哈顿总检察官万斯 (Cyrus Vance Jr.) 。11月14日,特朗普向最高法提起上诉。

在上诉书中,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塞库洛 (Jay Sekulow) 很为总统打抱不平:“在美国历史上,首次有州或地方检察官对总统展开刑事调查,并迫使他进入强制性的刑事程序。像这样出于政治动机而发的传票很好地证明了为什么在任总统不应该受刑事调查的影响。”

可以说,特朗普在美国历史上确实创造了很多次的第一,这也给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们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压力。媒体分析称,最高法院的裁决最终取决于法官和先例两方面的综合因素。

目前在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有五人为共和党总统提名,四人为民主党总统提名,其中由特朗普提名的戈萨奇(Neil M. Gorsuch)和卡瓦纳(Brett M. Kavanaugh)将成为此案的焦点人物。

而在先例方面,自卡特以来的六任美国总统均主动公开了自己的纳税记录,披露个人财务信息和履行总统职责并不互相矛盾。正如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卡兹曼(Robert A. Katzmann)所说,如果在尼克松一案(United States v. Nixon)中最高法认定其必须上交水门事件的录音等证据的话,又为什么要禁止针对Mazars公司的传票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