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起泡酒产地普罗塞柯山丘成世界遗产,是时候来一杯了

这是一片为葡萄酒产业做出贡献的土地

荣梦岩 · 2019/11/22 10:21评论(0) 收藏()

撰文 | 荣梦岩

14世纪,意大利成为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除了艺术和历史价值外,意大利还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酒国和葡萄酒出口国。2019年7月,距离威尼斯50公里的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的普罗塞柯产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普罗塞柯山丘位于意大利东北部,与山坡走向平行或垂直的狭窄葡萄园形成了独特的棋盘型景观,极具当地特色。
普罗塞柯(Prosecco)是原产于意大利的白葡萄品种,也是酿酒葡萄品种之一。用普罗塞柯酿制的葡萄酒带有明显的梨子、苹果和其他白色水果的香气,暗含白花气息,余味清爽芳香。
普罗塞柯成熟期较晚,在十月中旬左右果皮会呈现金黄色。

 

让诗人献吻的酒

葡萄酒在意大利人生活中必不可少。意大利葡萄酒历史久远,古希腊人把意大利叫做葡萄酒之国,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恺撒大帝都曾沉迷于葡萄酒之中。因维苏威火山爆发而一夜之间化为死城的庞贝城遗迹里,仍保留有很多完整的葡萄酒壶。据说古代的罗马士兵们去战场时,和武器一起带去的还有葡萄苗,随时在占领的领土里种下葡萄以供日后酿酒。可见意大利人有多爱喝酒了。

在罗马宗教中,不仅有葡萄和葡萄酒之神巴克斯,甚至有专门为他举行的酒神节。作为意大利葡萄酒重要产区之一的普罗塞柯产地,除了拥有悠久的酿酒历史,当地宜人的气候也让它成为威尼斯贵族喜爱的避暑胜地。自17世纪起,与山坡走向平行或垂直的狭窄葡萄园形成了独特的棋盘型景观,19世纪采用的“贝罗塞拉”葡萄栽培技术更进一步丰富了当地景观的美学特征。

“Let's go prosecco”——听起来像是要去某个地方,实际上是打开一支普罗塞柯酒。在意大利,普罗塞柯这个词已经变为一个流行词,这个流行词语的背后,是意大利起泡酒所建立起来的一种日常的生活方式。在意大利大部分地区,人们在餐馆内入座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点一杯普罗塞柯起泡酒。

普罗塞柯起泡酒是意大利最著名、最传统的起泡酒,在意大利和欧美各国都颇为流行。尼尔森(Nielsen)的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在美国市场销售的所有起泡酒中,近20%是普罗塞柯,销量同比增长了21%。酿造普罗塞柯起泡酒的葡萄Glera(2009年,普罗塞柯葡萄更名为Glera)起源于古罗马时期,它是意大利历史上最古老的葡萄品种之一,罗马伟大的政治家老普林尼在他的书中形容屋大维的妻子莉薇娅·奥古斯都时曾说:她这一生有86年的时间都离不开普罗塞柯。

关于普罗塞柯起泡酒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1593年英国旅行家Fynes Morison的日记中。采用“查马法”的普罗塞柯起泡酒经过约60天的罐内二次自然发酵,不仅保证了葡萄本身的自然果香,也让酒拥有了更丰富的果香和花香。1754年,意大利诗人Aureliano Acanti在他的书中提到普罗塞柯起泡酒,并形容它为“带有苹果香味的葡萄酒,还有暖暖的青草味道”,甚至想“为拥有苹果香的普罗塞柯起泡酒献上我的吻”。

1873年,卡玛酒庄(Carpene Malvolti)创始人安东尼奥·卡佩内开始生产普罗赛柯,从而将当地的葡萄酒进行了改造,然后才由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的农民以自家使用和经验方法自行生产和消费,并制成了国际知名的葡萄酒。1876年,他建立了意大利第一所葡萄酒学校。1923年,这里建立了葡萄酒栽培实验室。1962年,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普罗塞柯葡萄酒保护协会成立,它由11家生产者组成,代表了当地主要的葡萄酒合作社以及大型起泡酒企业。无论是学校、实验室还是协会,在意大利葡萄酒发展史上都具有重要的地位。

远望普罗塞柯山丘。
每年五月左右,这里会举办普罗塞柯节。
普罗塞柯节举办地。
人们在这里可以品尝到品质最好的酒,并相互交流感受。
在过去几年中,普罗塞柯席卷了酒精饮料市场,对起泡酒情有独钟的英国人,也在短短几年内使英国成为普罗塞柯的第一大海外市场。

 

分家

或许正是因为历史太悠久了,所以普罗塞柯总是不缺故事。据酒斛网报道,普罗塞柯产区正在闹“分家”。

两年前,Col Vetoraz酒庄庄主兼酿酒师Loris Dall’Acqua将自家酒庄所有的起泡酒都抹掉了“普罗塞柯”这个名字,只说自己是瓦尔多比亚德内DOCG(Valdobbiadene DOCG)的产品,即瓦尔多比亚德内品质最高的葡萄酒。酒庄庄主解释称,最近10年来,普罗塞柯起泡酒发展的格外迅猛,如今年产量已超过5亿瓶。但高产量并不能保证高质量,所以在他看来,普罗塞柯体系正压迫着瓦尔多比亚德内产区的发展,普罗塞柯已经无法体现出这片土地的精髓所在了。把“普罗塞柯”的名号去掉,是希望消费者把目光聚焦到瓦尔多比亚德内产区上,让大家看看什么是最纯粹的风土表现。

一个酒庄的“改革”自然无法引起争议,恰恰是因为Loris Dall’Acqua的另一个身份——瓦尔多比亚德内产区协会主席,因此在他的号召下,不少酒庄联名同意摘掉普罗塞柯这顶“帽子”。这样一来,第二高等级产区的生产者们就不同意了,因此有了这场“分家”之争。

随着普罗塞柯葡萄酒出口量的增加,当地的葡萄园也不断扩大,后院、街道等纷纷种满葡萄。在短短五年多的时间里,葡萄园种植面积扩大了80%,靠近阿尔卑斯山的森林开始让地于葡萄园。
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土地上的一块石碑。
从瓶中发酵到钢罐发酵,让普罗塞柯起泡酒得以稳定量产。
酒标。
瓶塞上有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超级普罗塞克保证法定产区的标志。
酒吧侍者为顾客倒酒。

 

和海明威有过短暂交集的酒庄

De Stefani家族在1624年就已经开始种植葡萄,18世纪后期,他们开始规模化生产葡萄酒,建立酒厂,成为该酒庄的第一代经营者。1990年,家族中的第四代接班人Alessandro De Stefani开始在葡萄园中不喷洒除草剂和化学肥料,并且在酿酒过程中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和亚硝酸盐,提升了原生葡萄酒的地位和价值。

除了葡萄酒带来的价值外,De Stefani酒庄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明威也曾有过短暂的交集。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海明威离开家乡来到欧洲加入军队。7月8日夜间,为了给意大利士兵运送香烟和巧克力,海明威不幸被奥地利军队的迫击炮击中,双腿严重受伤,昏了过去。一个受伤的意大利士兵把他带到了一所轰炸过的房子,而这所房子就是今天De Stefani酒厂的位置。后来,在Stefani的帮助下,海明威辗转多家医院,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1929年,海明威在作品“永别了,武器”中,仔细描述了当时在这的情形,充满了戏剧性。

 

*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IC photo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