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天津金色摇篮幼儿园老师涉嫌针扎幼童案开庭,涉事幼师坚称无罪

2019年11月20日,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天津金色摇篮幼儿园老师涉嫌针扎幼童案,涉事老师在庭上称坚称无罪。案件将择期宣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10月,天津金色摇篮幼儿园被曝出多名幼儿疑遭老师针扎,涉事老师随后被批捕,最后被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提起公诉。2019年11月20日,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涉事老师在庭上坚称无罪。案件将择期宣判。

2018年10月23日,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大港分局官曾通报称,10月22日,天津市公安局110接报警称,滨海新区金色摇篮东城幼儿园疑似发生老师用针扎幼童事件。初步查明,该幼儿园教师赵某某因儿童不按时睡觉、上课捣乱等原因,遂采取针扎方式进行“管教”。赵某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该幼儿园负责人已被控制。

2018年10月30日,天津市检察机关对滨海新区金色摇篮幼儿园赵某某等5人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依法批准逮捕。

庭审中,控辩双方主要围绕被告人是否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等展开辩论。公诉方认为,2018年7月至10月间,被告人赵某、窦某作为天津市金色摇篮东城幼儿园的中五班幼儿教师,在其看护幼童工作期间采取针扎、推搡、拉拽等暴力行为虐待被看护幼儿,受害人数多达24人,且造成重大社会影响,情节极其恶劣,应当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方出示了幼儿园监控视频、涉事幼儿及监护人证言、鉴定结果等资料。其中,据一涉事幼儿证言,涉事老师曾用针扎自己,还告诉他“不能给爸妈说,爸妈会不喜欢你”。

公诉方认为被告人赵某、窦某主观恶性严重,二人将幼儿带至视频盲区或采取隐蔽手段有意躲避监控,对幼儿实施暴力行为,事后还威胁受害幼儿不得告诉家长。

辩护方则表示,起诉书认定的赵某等人以针扎等暴力手段虐待幼儿的事实存在证据不足,本案证据间存在矛盾,“涉案幼儿和监护人证言与被告人有罪供述的主要情节,包括时间、地点、作案工具、手段等细节都不能互相印证,与鉴定结果、现场录像存在实质性矛盾。”

同时,辩护方对涉案幼儿的鉴定结论提出质疑,“所谓幼儿皮肤损伤的原因,并非必然为针刺形成,而是‘可能为针刺形成’,也完全可能是其他原因形成,如皮肤病变、干性湿疹、蚊虫叮咬等”。

在最后陈述阶段,被告人赵某、窦某表示此前的有罪供述系遭疲劳审讯,自己从未实施针扎等暴力手段,坚称无罪。

赵某的辩护律师董彦林告诉界面新闻,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需要有法定要件,包括实施虐待的行为和结果,“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本案现有的证据无法证实虐待行为,也证实不了被虐待人存在身心健康被摧残的结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