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20年,我们将迎来怎样的家族信托市场?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财富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增武认为,展望2020年,最有可能首先取得制度性突破的是股权类家族信托。

图片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作者:文婧

2018年,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加强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37号文”), 将家族信托与其它资管产品相区别,并明确1000万以上家族信托不适用于“资管新规”,家族信托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中国社科院金融所财富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增武接受《家族企业》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家族信托市场目前的发展势头估计,预计到2020年底,国内68家信托公司都将开启家族信托业务,总体规模可达4000亿元,而且股权类家族信托也有望在制度上有所突破。

家族信托成为业务亮点

国内家族信托市场实践始于2012年,但爆发却是在2018年。

2018年4月27日央行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 [2018] 106号,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提出防范金融风险,规范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其中通道业务、金融杠杆、资金池及刚性兑付成为监管工作关注的重点。

2018年8月,银保监会下发“37号文”, 首次对家族信托给予“官方定义”,即: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庭的委托,以家族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

“37号文”明确规定了家族信托业务不适用“资管新规”,并界定了家族信托的财产价值不低于1000万元,同时兼具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职能。这是监管层首次在官方文件中出现家族信托这个业务类型,诸多信托业内人士拍手称快,认为此举显示监管层对家族信托业务的重视,并有利于其回归本质。

事实上,早在2014年当时的银监会颁布的《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银监办 [2014] 99号文)中,就已经明确提出“探索家族财富管理,为客户量身定制资产管理方案”的家族信托是信托业本源业务之一,是信托行业鼓励的转型方向。而“资管新规”肃清不规范信托业务所传递出的强监管信号,进一步促使信托公司加快提升主动管理、回归本源业务的步伐。在上述政策的推动下,信托公司转型步伐加快。

根据 2018 年报及公开信息,家族信托业务频频出现在信托机构的创新业务板块中,并占有重要地位:五矿信托提出从三个方面进行业务布局,其中之一则是“积极发展家族信托、公益信托,让信托切实回归本源”;上海信托形成了“投资银行、资产配置、家族信托”三大业务板块;平安信托的亮点业务之一为家族信托。五矿信托家族办公室副总经理方烨对《家族企业》杂志记者表示,从2018年到2019年,国内信托公司纷纷步入转型关键期,信托业“去通道” 效果已逐渐显现,倒逼信托公司回归本源,提升主动管理能力。

方烨表示,高净值人群在市场教育下快速成长,财富管理理念也进一步成熟理性,对财富管理机构在产品筛选、资产配置、风险控制和客户体验方面专业度要求全面提升,对传承服务的理解和需求走上新高度。在这样的背景下,家族信托因其灵活、私密、隔离风险等特点而倍受市场青睐,很多国内信托公司都开展了此项业务。“为满足高净值人士的家族财富传承需求,五矿信托2018年决定设立家族办公室,2019年家族办公室正式开展业务,家族信托将是我们未来主要的业务发展方向之一。” 方烨说。

社科院金融所财富管理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国内68家信托机构中有33家机构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其中信息明确的15家信托机构的家族信托业务规模为838.57亿元。信托产品服务的功能覆盖家务管理型、司务管理型、财富增值型、房产管理型、股权管理型、公益慈善型和保险金信托等。以15家信托机构参与家族信托业务的机构数量与规模为样本,去掉规模最大的建信信托和规模最小的光大信托,以余下13家样本的规模均值为基准,测算出33家参与信托机构的市场规模约为1493亿元。

据王增武预测,按照现在家族信托市场的发展势头估计,预计到2020年底,国内68家信托公司都将开启家族信托业务,总体规模可达4000亿元。

不同机构的不同打法

家族信托客户需求旺盛,市场前景可期,笑得开心的并不是只有信托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家族办公室、律所、第三方财富机构……财富管理市场的所有从业者们都在摩拳擦掌,做好准备迎接家族信托的春天。

“今年以来我们私人银行业务增长得不错,尤其在我们开始和信托公司合作推出家族信托产品之后,有好几百亿的业务量增长在家族信托上。”一位商业银行北京分行负责私人银行业务的人士对记者说。据悉,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与信托公司的合作是当前国内家族信托业务的主流模式。限于客户渠道、投资管理、法律及税务等内容,一套完整的家族信托方案还需要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投行部的参与,离岸家族信托还涉及到境外机构。

据王增武介绍,信托公司、银行、律师事务所与第三方财富机构从事家族信托的业务模式各具特色:信托公司有明显的制度优势,也就是有信托牌照优势;私人银行有庞大的客群优势;律师事务所则拥有客户的信任优势;第三方财富机构看似没有优势,但是它们给客户经理的物质激励比较高,让他们千方百计地拓展业务。

“在这个市场上,不同的机构有着不同的打法。”王增武说,比如信托公司所在的集团公司里有商业银行的,如建信信托和建设银行,这种情况下信托公司大部分家族信托客户都是银行旗下的;但是没有类似关系的信托公司,就要靠自己打拼了,比如与律师事务所合作,与第三方财富机构合作等等。“银行还是占有优势的,私人银行规模大,客群基础好,有大量潜在的家族信托需求,只需要客户经理拓展一下边界,客户就能认识到家族信托的重要性;除此以外,还有以小撬大的保险金信托,如以百万保费撬动上千万保险金,因其杠杆作用备受金融机构关注。”王增武表示。

家族信托需要的系统思维

家族信托未来的潜力已是不言而喻的业内共识。但目前仍然有半数左右的信托公司并未开展这一业务,已开展的信托公司中,也有一些对家族信托的态度比较纠结。“家族信托听上去高大上,但是目前遇到的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就是不赚钱……”一位来自信托公司的业内人士说。

对于这种现象,王增武表示,家族信托如果只是一个通道就没意义了,一家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能力才是家族信托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家族信托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服务、一个架构、一个机制设置;它也不仅仅是金融服务,还包含大量的非金融服务。”王增武说,如何能把高净值人群个性化的家族目标成功地匹配到合适的家族信托产品是重中之重。

“家族信托决定了一个家族未来20~30年甚至是永续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被穿透,甚至引发诉讼,因此要做好家族信托业务,金融机构必须要有系统思维。”

王增武认为 : 第一,做家族信托要有国际视野,要结合国际先进经验。第二,要有定量思维、理论思维。比如,当决定子女未来30年的生活费时,要有规划,要考虑到物价上涨、通货膨胀、最低工资标准变化的背景下,子女的生活品质如何保持不变?对于传承的安排也是如此。第三,要结合国内家族信托市场发展环境。要与税收、财产登记等制度发展状况相关联,要了解到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实践情况什么样等等。第四,要有历史的维度。据研究发现,我们老祖宗的实践有很多可取之处,清末民初时期的家族财富管理典型案例对今天的财富与家族传承都颇具借鉴意义,如盛宣怀家族的愚斋义庄机制、李经方家族的五代传承架构以及曾国藩家族的无形资产有形转化案例等。“总之,金融机构要多维度、全方位地做这件事情,而不只是一个点。”

展望2020年,王增武表示,目前最有可能首先取得制度性突破的是股权类家族信托。据悉,相比海外家族信托注入企业股权的成熟操作机制,目前国内家族信托在进行相关操作时,税负问题让部分企业家望而却步。近期,多家信托公司就此项业务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让相关部门理解“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不属于股权卖出转让行为,而是家族企业传承的一项财务安排,以此争取税收优惠政策。

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原标题:2020年,我们将迎来怎样的家族信托市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