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已故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是怎样一个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已故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是怎样一个人?

“一个穆斯林请求庇护时,就给他庇护,永远不要把他交给敌人。我们阿富汗的传统是,即便是敌人要求庇护,也要原谅他。我不会把本·拉登交给任何人。”

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Mullah Mohammed Omar)死了,但不是在最近。他的死讯被掩盖了两年多。

根据塔利班于8月31日发布的一份对新领导人曼苏尔(Mullah Akhtar Mohammad Mansour)示忠的声明,奥马尔早在2013年4月23日便已身故。此前,塔利班曾在7月宣布曼苏尔为该组织新领袖,并披露了奥马尔的死讯,但并未指明他的死亡时间。

这份最新声明称,对奥马尔的死进行保密,是为了在国际对阿富汗的干预逐渐减少的大环境下保持士气。“这项决定背后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2013年被认为是对圣战者和外国入侵者的实力进行考验的最后一年。入侵者宣布将在2014年底结束所有外国部队的军事行动。”

这份约5,000字的声明称,奥马尔把领导人的接力棒交给了曼苏尔,并介绍了曼苏尔的生平和圣战者对他的忠诚。由曼苏尔支持者控制的这则网站声明淡化了塔利班领导层内部严重不和的景象,称宗教学者和数十万平民都支持对曼苏尔的任命。

然而,在阿富汗情报机构首先曝出奥马尔已于两年前死在巴基斯坦卡拉奇一家医院的消息后,塔利班此举显然是在备受压力之下被迫做出的声明。很多塔利班追随者控诉该组织领导层封锁消息,甚至直到7月仍在以奥马尔的名义发布声明。

曼苏尔富有争议的掌权已引发塔利班内部权力争夺,造成部分人员投诚“伊斯兰国”(ISIS)。包括奥马尔的儿子和兄弟在内的一些高层拒绝向曼苏尔效忠,称选他做领导人的过程匆忙且出现了偏离。

在“伊斯兰国”把触角伸进阿富汗后,塔利班正面临着分裂。观察人士称,塔利班的权斗可能被“伊斯兰国”利用,成为行之有效的招募工具,帮助后者吸引更多来自塔利班的变节者。

无论生死,奥马尔都被视为一个能维持塔利班内部团结的人物,一个能对所有忠于他的武装人员下命令的“忠实者的指挥官”。驻喀布尔的军事分析人士Atiqullah Amarkhil说:“对这样一位拥有团结身边武装分子的神秘力量的领袖,塔利班不得不隐瞒他的死讯。仅仅是他的名字就足以阻止塔利班走向瓦解。”

而基地组织的领导人,无论是过去的本·拉登还是如今的扎瓦赫里(Ayman al-Zawahiri)都曾宣布效忠奥马尔,将其作为全球圣战的精神领袖。

奥马尔的死,让人们对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和谈前景充满疑虑。失去了共同的领袖,谁能代表塔利班的众多派系说话?

阿富汗问题专家巴内特·鲁宾(Barnett Rubin)表示,无论是谁,还有人能代表塔利班武装人员进行谈判吗?奥马尔的死加深了人们的疑问。

美国国防大学研究塔利班的权威人士哈桑·阿巴斯(Hassan Abbas)说,塔利班的第二梯队领导人中,没有谁的信用或是形象能填补奥马尔走后留下的空缺。

从出自无名村镇的毛拉,到阿富汗战争中因反抗苏军而负伤失去右眼的“独眼将军”,再到掌管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领导人,奥马尔为何受到追随者坚定的拥护?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家安全分析师彼得·伯根(Peter Bergen)称,奥马尔最有可能被记入历史的事,就是他在9·11事件后拒绝向美国交出本·拉登。

在9·11事件发生十天后,美国之音在隔空采访奥马尔时问他:“所以你不会放弃本·拉登?”奥马尔回答:“不,我们不能那样做。如果我们做了,就意味着我们不是穆斯林,伊斯兰教也就完了。如果我们担心(美国的)袭击,我们可能在上次受到威胁时就把他交出来了。”

在塔利班内部他这样解释说:“伊斯兰教告诉我们,当一个穆斯林请求庇护时,就给他庇护,永远不要把他交给敌人。而我们阿富汗的传统是,即便是你的敌人要求庇护,也要原谅他,给他庇护。奥萨马(本·拉登)曾经帮助过阿富汗的圣战,在最糟的日子里,他和我们在一起。我不会把他交给任何人。”

无论9·11事件前后,奥马尔在接受巴基斯坦知名记者Rahimullah Yusufzai采访时都曾坚定不移的表示,不会向美国交出本·拉登。“我不想在历史上留下背叛客人的名声。既然我们已经为他提供了庇护,我就不能抛弃他。”

奥马尔这样做也出于他对形势的判断。美国政府威胁他,如果不交出本·拉登就会有严重的后果。奥马尔认为这不过是恐吓而已。时任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扎义夫(Abdul Salam Zaeef)说,奥马尔幼稚的认为美国不会在阿富汗展开军事行动。

扎义夫说:“在奥马尔看来,美国在威胁之外还采用其他手段的可能性不足10%,不会动武。”但奥马尔低估了美国对9·11事件的反应。

2001年10月7日,当美国开始对阿富汗进行轰炸时,奥马尔在坎大哈接受埃及记者伊斯梅尔(Faraj Ismail)采访时仍然天真的表示,本·拉登没有参与9·11袭击。“我控制着整个阿富汗。我确信他没有做这件事。”12月7日,奥马尔弃守坎大哈市。自1994年创立塔利班以来,他已在那里掌权七年。

奥马尔很少与自己内部圈子之外的人见面,这可以部分解释其对美国政策理解方面的偏差。9·11事件之前他就鲜与记者有联系,而之后就更没有。此外,他也极少与他眼中非穆斯林的“异教徒”见面。

尽管出身卑微,奥马尔却在1996年宣布自己是“忠实者的指挥官”(The Commander of the Faithful)。使用这一自7世纪起就很少被提起的宗教头衔,是要暗示他不仅是塔利班的领袖,更是全体穆斯林的领导者。

为了巩固自己在世界历史中的穆斯林领袖形象,奥马尔还将自己包装为“先知的披风”(Cloak of the Prophet)。传说中这件披风是一件宗教遗物,曾被先知穆罕默德穿过,千百年来一直保存在坎大哈,几乎从未公诸于世。奥马尔从一处仓库取出衣物,来到一处建筑物楼顶,在数百欢呼的塔利班成员面前披上了它。

然而,CNN的彼得·伯根写到,在自命不凡的同时,这位塔利班领袖也非常狭隘。在控制阿富汗的五年中,他很少拜访自己的首都喀布尔,因为他将其视为类似《圣经》中所多玛与蛾摩拉的罪恶之城。奥马尔几乎对外部世界毫无理解,而他还是宗教正统性的囚徒。

在奥马尔的领导下,塔利班最初在阿富汗非常受欢迎,合法性也获得了肯定。十余年内战后,他们为国家带来了秩序与某种程度上的和平。然而,“权力带来腐败,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这句话几乎是对塔利班政权多年来演化的完美阐释。

塔利班把他们的法律和秩序的政府逐渐变成为一个完全的极权主义伊斯兰国家。他们禁止足球、放风筝、音乐和电视,不让女性上学和工作。男子不准修剪胡须,女子必须身穿罩袍待在家中,除非有男性亲属陪伴才能出门。被塔利班视为离经叛道的行为,将受到古代刑法惩处。

在毁坏文物古迹方面,塔利班还是如今“伊斯兰国”的榜样。2001年3月,塔利班用炸药和坦克摧毁了有1,500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像。

奥马尔曾对来访的巴基斯坦官员说,多个世纪以来的降水已在佛像底部形成大洞,而这是真主以他的方式在告诉人们,“你们该把炸药放在那里”,摧毁这些偶像崇拜。

奥马尔最后一次发布录音是在2005年7月25日。自那以后,他离开了公众视野,只在每年的斋月结束前后发布书面声明。而书面声明自然不能作为活着的证据。奥马尔死后,塔利班继续让他“发声”

2013年8月,在一次纪念开斋节的讲话中,“奥马尔”说,塔利班将在外国部队撤出后,尝试与阿富汗人民就“形成一个基于伊斯兰信条的包容性政府”达成谅解。

2014年10月,巴基斯坦塔利班发言人Shahidullah Shahid和另外五名高级成员因质疑奥马尔的领导被开除。

2015年4月,塔利班意外发布了奥马尔的传记,纪念他成为塔利班最高领导人19周年。传记称,奥马尔仍在关注每天发生在阿富汗和世界的大事。

2015年7月,“奥马尔”支持与阿富汗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并称谈判是达成“结束外国部队占领”这一目标的一种“正当“方式。

对于奥马尔死于卡拉奇,CNN的彼得·伯根认为这意味深长。他写到,美国官员曾在2010年对他说,他们认为奥马尔至少有部分生活是在卡拉奇度过的。

“这样一位全球头号通缉犯为何能在巴基斯坦生活这么多年依旧安然无恙?”对死在巴基斯坦的本·拉登,很多人也有相同的问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