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追踪】成都“嘉年华”十年前曾被曝虐待学生,变换身份继续经营又遭举报

这并非成都嘉年华第一次被曝虐待学生。2009年,嘉年华的前身——成都市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下称维尔彬),就曾因同样的事件被媒体曝光。

嘉年华门口的标志已经被拆除 赵孟摄

记者 | 赵孟

时隔10年,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下称嘉年华)再次深陷舆论漩涡,这源于一些离开营地的当事人的举报。

11月23日,《南风窗》杂志刊发《以拯救的名义,他们把孩子送进地狱》的报道,指嘉年华打着“拯救孩子”“拯救家庭”、“矫正问题少年”为名,对“问题少年”实施虐待。一时间,该机构被推至风口浪尖,被认为是翻版的“豫章书院”。

较早前的2019年7月12日,有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帖称“郫都区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招收‘不良学生’,并对其进行折磨”。7月15日,郫都区教育局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区公安分局、新民场街道对其进行调查处理。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这并非嘉年华第一次遭遇虐待丑闻。2009年,嘉年华的前身——成都市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下称维尔彬),就因同样的虐待丑闻,被媒体曝光。

但这并没有阻挡维尔彬的生意。不久之后,其负责人将维尔彬注销,并重新注册了两家公司,换上新的招牌,包装一番后,继续招募“问题少年”,直至同样的丑闻再次被曝光。

“为什么这样的机构存在十年之久?”受害人谢雨(化名)既气愤又疑惑。

“进去人都想把基地炸了”

虽然“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运行了十年,但在工商登记系统和教育登记系统中,并无这个机构。

按照郫都区教育局此前的通报,嘉年华持有“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和“郫都区嘉年华心理咨询服务部”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休闲健身服务、心理咨询服务(不含治疗及医学咨询)、健身器材销售,存在违规经营的办学行为。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21日,注册资本为100万,法定代表人为陈德平,其持股为0.9%,另一大股东为陈德凤,持股99.1%。郫都区嘉年华心理咨询服务部成立于2016年8月19日,法定代表人为潘光博 ,经营范围为心理咨询服务(不含医疗及诊断),注册地在成都市郫都区新民场镇金柏村5组68号。两家企业的登记信息标注的网址,指向嘉年华。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嘉年华的前身,其实是一家名为“成都市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的企业。维尔彬成立于2007年6月28日,法定代表人为潘昌全,注册资本1万元。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教育信息咨询、心理咨询(不含治疗项目)。目前已经被注销。

一位成都教育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维尔彬的实际负责人为潘晓阳,在经营维尔彬期间,发生虐待孩子的丑闻,并被媒体曝光。随后变换名称,以嘉年华的名义继续经营。在郫都区教育局的通报中,嘉年华的实际控制人为潘晓阳。

据成都商报2009年2月27日报道,三名“问题少年”在维尔彬接受训练,因不堪忍受“虐待”出逃,并联系媒体曝光。报道内容与此次嘉年华被曝光的问题雷同,“饿饭、打骂、性侵犯,都是事实。”一位出逃学生告诉成都商报,“这里只有服从,没有尊严。”

一位自称2008年进入维尔彬“受训”的当事人回忆,“受训”期间被打是家常便饭,“身上都是伤”,“进去的人都想把基地炸了”。有一次,他和几个“营员”从厨房偷出菜刀,试图逼老师将他们放出去,但僵持良久最终未能逃脱。

那次丑闻曝光后,原郫县教育局对其展开调查,维尔彬负责人辩称“这里不是学校”,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仍闭门经营。但在强大舆论压力下,该机构最终被勒令关停。

维尔彬被关停后,潘晓阳重新换上了嘉年华的牌子,继续招募“问题少年”。

在嘉年华的网站上,潘晓阳被介绍为,“来自于国家级重点中学,上世纪80年代末大学毕业后,即任职国家级重点中学的德育专干,专业从事‘双差生’的转化工作,后从事心理学知识的学习和青少年心理研究,具有丰富的第一线培养拓展提升青少年素质及行为训练的经验。”

但前述人士称,潘晓阳并不懂教育,“他本质上是个商人”。2009年维尔彬丑闻被曝光后,潘晓阳多方活动,并找到某中央媒体为其洗刷污点。当年,这家媒体为嘉年华制作了三期节目,讲述一些“问题孩子”经过嘉年华辅导,重新变好的故事。这也成为日后嘉年华一再用来自我宣传的材料。

“但这些故事的真实性有待验证。”这位人士称,嘉年华的一位员工离职后,到另一家教育机构任职,“他们的很多方法,理念,我们都接受不了。”

另一位被嘉年华包装的心理学者刘树林,在业内也颇受争议。“他无法自圆其说,我直接碾压他的观点。”一位与刘树林一起参加节目的人士说。

公安机关暂未立案

11月25日,界面新闻记者实体探访位于郫都区新民场镇金柏村的嘉年华基地,两扇红色铁门紧闭,门口贴着“已停业”三个字。越过插满碎玻璃的围墙,基地内郁郁葱葱,宿舍楼隐约可见,基地内除了几声狗吠,再无人声。

门口原来悬挂的“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和“成都市应用心理研究学会青少年心理科研基地”的水牌,已经拆除,侧面墙壁上的“拯救一个孩子,就是拯救一个家庭”的宣传语,也已经铲除殆尽,并用水泥将墙壁重新涂抹。

附近村民称,这里常年被封闭,孩子们平时都不能出来,偶尔能听到围墙内跑步和操练的声音,“好像是个学校”。此处用地归属新民场镇金柏村集体,大约有十多二十亩,“租了十几年了”。11月24日,有村民看到多位身穿制服的人员出没,随后门口的标志被拆除。

受害学生谢雨告诉界面新闻,他于2014年进去嘉年华,前后待了半年,遭受到严重的身心虐待,虽然时隔5年,至今仍留下严重心理阴影。经诊断,他患有“双向情感障碍”,这是一种比抑郁症还严重的精神疾病,与人交往沟通都存在问题。

嘉年华被曝光后,谢雨多方搜集证据,希望能让这家机构的责任人受到应有惩罚,他担心目前的“已停业”只是暂时,今后或许还将“改头换面”,重操旧业。界面新闻记者致电潘晓阳和嘉年华网站的座机,均无人接听。

11月26日,谢雨和母亲张玲(化名)在多家媒体记者的陪同下,再次来到郫都区公安分局,准备以嘉年华涉嫌犯非法拘禁和人身伤害罪,向警方报案。7月16日,他曾到该局扫黑办反映,嘉年华涉嫌对未成年人有软暴力和暴力行为。

郫都区公安分局于7月26日作出的回复称,“经查,该企业服务范围是针对有心理行为问题、正在危及自身和他人安全的人群进行心理咨询疏导。针对心理出现问题的人群是以心理咨询的方式进行疏导,未发现该企业提供强制戒毒服务。在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中未发现该企业有罚,虐待、非法限制未成年人自由的软暴力和暴力行为。”

谢雨和张玲不认可这一决定。此次媒体曝光后,陆续有受害者与谢雨取得联系并提供证据,他希望再次向警方提供线索,引起重视。在接受完当日的询问后,谢雨向民警索要报案回执,对方表示,由于此事过去时间较长,调查了解需要时间,此次只是前期询问,是否立案需要时间研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