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育,在快手

陈力宝在只有20万粉丝的时候,快手课堂就为他带来了40万元的收入。

图片来源:IC Photo

电影《百鸟朝凤》的幕后演奏者、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奏家陈力宝有了一个新身份——快手老师。

他在快手上教授唢呐课程原本并不在计划之内。早期,陈力宝像大多数快手用户一样,只是在业余时间玩快手,直播间的粉丝知道他会吹唢呐,也会经常问他如何吹、有什么技巧等问题,问的人多了,他索性就在直播间拿出一部分时间来集中解答问题。很多粉丝对吹唢呐产生了兴趣,并希望陈力宝帮他们选择合适的课程。

陈力宝给粉丝们推荐音乐学院里的专业课程,但发现很多粉丝没有太多基础,接受起来有点困难。后来,他索性在快手开了零基础的唢呐课。一份129元的《唢呐演奏技巧学习及运用》卖出了近1000份,并获得五星好评,还有很多9元的入门课程也收获不错的口碑。

有很多像陈力宝拥有专业技能的快手用户,从业余玩快手发展为基础课的老师。快手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快手平台上与教育相关的短视频创作者超过99万,教育相关内容的直播日均播放达到22亿次,覆盖超过1亿人,日均观看时长加总约为734年。快手教育生态里有超过160万付费学员,付费转化率高达95%,付费学员月均增长也达到95%。

有了众多的老师和学生参与,快手在教育上发力也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未来教育大会表示,快手非常有决心和诚心在教育领域做些事,将在春节前拿出66.6亿流量助力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

为何快手要做教育?

快手教育生态始于用户间的自发互动,很多优秀的个人老师看到大家对学习的渴望,开始系统化地分享知识。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未来教育大会上表示,快手愿意把教育生态作为一种基础设施向专业教育机构开放

马宏彬表示,快手对教育的认识偏后知后觉。过去,快手认为教育是反人性的,通过线上的方式实现的难度会比较大。但是随着对教育的了解越来越多,他发现快手教育生态的生命力远远突破了以往的教育。在好的连接关系下,教育内容的颗粒度和丰富度远远超越了以往人们对教育的认知。

为了让快手上的知识贡献者有更好的收入,快手在去年成立了快手课堂,帮助愿意分享知识的老师变现。在马宏彬看来,对于想要把授课当职业的快手用户来说,纯靠爱好是不太合适的,需要有变现途径。

在教育变现上,快手没有走直播打赏和广告变现的模式,快手课堂成立之后主要帮助老师做课程售卖的变现。陈力宝在只有20万粉丝的时候,快手课堂就为他带来了40万元的收入。

随着快手教育生态的扩张,不仅越来越多有专业技能的普通用户加入快手课程,快手也意识到需要引入更专业、更有体系化的知识,开始推行“快手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并且逐步与B端教育企业接触和合作。目前,好未来、学而思、高思教育、文都教育、知乎、喜马拉雅等多家企业均是快手教育生的合作伙伴。

快手把教育生态作为基础设施向教育工作者个人和各类型专业教育机构开放。

新老师和新学生

戴博士被称为快手上学历最高的老师,他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现在是北京化工大学的外聘教授,戴博士在快手上发了200多个关于化学的科普作品,收获了400多万点赞,每条作品平均互动率高达76%。

但他在快手上的讲课方式不同于传统老师那样单方面讲授抽象的知识点,他把现实生活和知识结合起来,让化学课更有趣味性。比如,他会讲如何通过实验避免苹果氧化,在这个作品下面,很多学生也在跟着探讨实验设计:把柠檬换成醋行不行、换成盐水行不行,甚至还有学生提出放冰箱行不行?

快手老师文星去年还是某一线在线教育机构的师资负责人,离职后开始快手上教初中数学。让他非常意外的是,跟她一起学数学的不仅有年轻人,还有40多岁的工地民工。这群“大龄学生”在工地上经常需要根据工程图纸算长度和面积,如果看不懂就要返工重做,所以特别学习的动力。

不同于传统的课堂,快手上的老师、授课内容以及学生都非常多元化。

快手在2019年10月发布的《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显示,素质教育、三农、职业教育、学科教育是需求最旺盛的四大垂类。过去很难建立起教与学连接的科目,在快手上找到了它的通路。除了古诗词、英语和数学等基础素质教育外,快手上还有种植草莓、电焊工,吹唢呐等冷门课程。

从用户的角度,快手把一二线城市优质的教育资源带给了下沉用户。马宏彬表示,快手70%的用户都来自于低级别的城市,快手提供了一个过去优质教育资源难以触达的渠道,把优质教育资源带给这些用户。

“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渠道优势,能覆盖到不同的用户最重要。留守儿童、小镇青年都能覆盖到,快手在公平普惠流量的分发机制下,会让很多有特点、有特长的好老师出来。”马宏彬表示。

教育的核心是连接

最近一年多,马宏彬接触了越来越多快手老师和学生,对教育的理解也越来越深。

他最大的收获是,教育的核心是连接,而快手最顺畅的也是人和人的连接。“连接背后的意义是发觉。如果没有快手,相信我们平台上那些学二胡的大爷大妈,大概他们都意识不到自己想学二胡。恰恰是他内心对这个东西有点兴趣,他也发现了,发现这个老师还真愿意教,他们觉得自己没什么事就学了。”

互联网获客过程中,每一步跳转的损耗都非常大,转化成本非常高,快手的社区属性有望改变当下教育行业陷入线上流量贵、获客成本高、用户数量增长接近天花板的困境。比如,新东方在线的招股书显示其平均获客成本从2018年的55元增至2019年上半年的138元。而包括新东方在线的7家上市在线教育企业,只有3家在2018年勉强实现盈利。

作为“基础设施”,快手教育生态向教育行业开放的主要意义就在于打开了新的增长通路,可以突破传统的广告投放型增长,通过优质内容获取用户信任,建立起自己私域流量池,进而实现更高效的转化和更长期的收益。快手投入66.6亿流量资源之后,还将向教育机构提供全链路商业场景支持、合伙人闭门会议、运营数据分析支持、品牌共创计划、颗粒度运营辅导等多项支持。

未来,教育机构的营销模式很可能因为快手的出现转变成半个MCN机构,通过优质内容获取用户,而不再是简单粗暴地砸广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