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华领资产被查:35亿票据基金挪用,涉阜兴案被黄牌警告

华领做的并不是它极力标榜的银行票据,而是某交易对手的“商票收益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张晓云

编辑 |

1

头顶名校光环、诸多荣誉加持的上海市江苏商会副会长孙祺在公众视野风光好几年后,终告折戟。

11月30日,界面新闻记者获悉,上海华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领资产)因涉嫌集资诈骗已于11月13日被浦东公安立案侦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孙祺被刑事拘留。

29日晚间,购买了华领资产旗下相关产品的上市公司上海洗霸(603200.SH)发布公告称,基金管理人相关工作人员向公司反馈尚未收到立案文书、有关人士口头确认孙祺先生已被刑事拘留。该有关人士为孙祺配偶。

而除了上海洗霸所购买的华领产品未能如期兑付外,同为“难兄难弟”的还有康力电梯(002367.SZ)和中原内配(002448.SZ)两家上市公司。

事实上,据界面新闻了解,自9月以来,华领资产无法兑付的产品涉及31只票据私募基金,规模约有35亿。

与此同时,界面新闻还独家获悉,华领资产还曾因涉及“阜兴系”私募产品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这家倒下的私募基金和其实际控制人孙祺究竟是什么来头?

办公地人去楼空

早在11月7日,就有投资者向界面新闻反映,“华领资产已经关门,原因是6日经侦去华领收集材料,并通知物业封门,公司内的所有东西不准搬出去,今天人都不能进入,电梯到43层就上不去了。”

当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来到华领资产在中基协备案的办公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园石桥路66号东亚银行大厦23楼,但该地已被搬空。

23楼大门紧闭。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张晓云
23楼内部已搬空。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张晓云

根据公开宣传资料,华领资产及华领集团的办公地点还租用了该大厦的33楼和45楼。界面新闻记者发现,33楼也已人去楼空,该办公地点当时大门敞开,有房产中介正带领客户来参观。

33楼已搬空,该办公室为33楼的一半,另一半为其他公司租用。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张晓云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该办公地点部分来不及撕掉标签的门上还依稀印有“华领资本”的字样。

来不及撕掉标签的门上还写着“华领资本”。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张晓云

记者向33楼对面的另外一家投资公司前台询问,该公司前台表示,“对面这边空着有几个月了。”

该大厦客梯和货梯的45层按键均是无法正常按键的,最高只能到达43楼(该大楼不设44层)。在东亚银行大厦办公的某公司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电梯无法上去,那应该是物业设置的。”

界面新闻记者向物业人员询问为何电梯上不去45楼,物业人员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告知。

天眼查资料显示,华领资产成立于2013年,是华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为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提供专业服务的财富管理公司,法人代表为孙祺,大股东为上海福坤投资管理公司,持股比例99%,是2017年8月从孙祺手中接手,张鑫持股1%。

华领资产官网显示,华领集团董事长、华领资产总裁孙祺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企业金融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复旦大学EMBA,拥有20年金融从业经验,创办华领集团、华领公益。历任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证券部总经理助理、江苏省南京市金鑫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誉享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孙祺还是上海市江苏商会副会长,吴晓波频道“企投会“导师,先后获得“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度产融结合创新人物、“经济日报”全国服务业最具影响力领袖人物“年度十大创新人物”、CCTV证券频道2015年度第五届中国投资者大会“投融资行业领军人物”等荣称。

据官网介绍,华领集团是一家致力新农村建设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核心地域资产投资的综合型集团,通过“产业+资本”的独特发展战略,为公司、为行业、为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带去创造性的革新。

不过在其官网中,并没有披露所投资的任何具体产业项目。而在其“发展历程”时间轴中,最早的一栏为“2013年8月,华领集团前身上海华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领资产”)成立。”此后,也再无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任何成立发展信息。

“五年之后,华领集团旗下的华领资产会被打造成一个真正的智慧型投资银行。”在2018年初,孙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信誓旦旦。

35亿票据基金并未投向票据

根据华领资产官网,其主要业务为两大块:银行间贸易金融投资管理和不良资产等另类资产管理。此次被曝出大量违约的正是银行间的票据私募产品。

今年9月,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诉材料显示,华领资产旗下总规模约35亿的31只票据私募基金,主要集中在“华领泽银稳健系列票据分级私募基金”、“华领定制系列银行承兑汇票分级私募基金”两个系列均出现违约。

该系列产品于2016年非公开募集,通过华领公司直销,开放式运作。总规模为35亿人民币,其中优先级基金份额为23.7亿人民币。这些投资者购买的都是优先级份额。

据中基协官网,“华领泽银稳健系列票据分级私募基金”共发行了26期产品,“华领定制系列银行承兑汇票分级私募基金”发行了11期产品。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华领资产在没有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以及与投资人协商的情况下,突然单方面公告延期,停止向投资期限届满的投资人兑付本金和收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华领资产曾将锅甩给了资管新规和托管方,称“受资管新规影响,产品托管方恒泰证券停止执行华领公司兑付划款的指令。”但恒泰证券否认了这一说法。

9月6日,华领资产实控人孙祺在上海召开了投资者见面会。某参加会议的投资者向界面新闻反映称,孙祺声称资金并没有投向票据,而是用来出借给了“交易对手”(即外部企业),其中有一半企业几乎不可能还款,一半企业有还款的希望,但需要给他们时间催收。

会上,华领资产提出了所谓的投资收益分配变更协议,该协议指出:从签约之日的次月到2020年7月31日兑付客户本金的15%,从2020年8月1日到2021年7月31日兑付客户本金的35%。到2022年春节,华领按75折回购(投资者反映称,此项在后面的新版协议中删除)或继续等待回款。

投资者见面会 图片来源:投资者提供

据投资者反馈,华领资产处理该事件的负责人之一——孙祺助理张嘉琪声称只有协议签署超过三分之二,华领才会开展对“交易对手”的债权追讨工作。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华领资产仍未对投资人公开所谓的“交易对手”名单。

华领旗下的票据私募基金为何频繁遭遇逾期?

以泽银系列的xx号产品为例,其在资金端作为类固收产品,业绩比较基准(预期年化)按投资额及期限从7.5%到10.8%不等,远超银行贴现的5%的最高上限。

业内人士表示,此类投资有稳定、流动性高,当前票据贴现和交易业务收益率较低,基金财产无法通过真正的票据业务产生足够收益来覆盖产品成本。

在产品的宣传材料上,甚至印有“100%兑付记录”、“银行承诺无条件兑付”等字样。

但其实,华领做的并不是它极力标榜的银行票据,而是某交易对手的“商票收益权”。它是以票据标的企业所持有的票据作为依据,来向他的交易对手放款,本质上和承兴国际的供应链金融如出一辙,都是投资市场上最为头疼脑热的债权违约问题。

然而,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出现集体违约,恐怕背后的问题或涉资金池挪用。

存疑的劣后方和倒霉的上市公司

35亿规模的基金无法兑付,让投资了优先级的投资者急如热锅蚂蚁,那投资了劣后方的投资者呢?

据了解,“华领泽银稳健系列银行承兑汇票私募基”有四个劣后方,共计11.3亿元人民币。

据托管方恒泰证券透露,劣后级投资者包括两个法人劣后级——中海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中海外能源)和宁波繁锦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下称宁波繁锦),以及2个自然人劣后级——许映芳和董敏。其中,董敏是孙祺的妻子。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海外能源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为20亿,法人代表为姜英伟,由中国海外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外控股)100%持股。中海外控股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26.64亿,大股东中国城镇化促进会持股60%,二股东中国工业经济学会持股40%。

宁波繁锦成立于2016年,许映芳持股90%,吕杜鹃持股10%。有投资者反馈,许映芳跟华领资产实控人孙祺是老乡(江苏省东台市人),并且是一个73岁的老年人,没有任何经商经验,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挂名股东。而另一个股东吕杜娟是华领总裁助理,跟孙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在上市公司方面,踩雷华领资产的有上海洗霸、康力电梯和中原内配三家公司。

11月7日,上海洗霸公告称,其所购买的“华领定制5号银行承兑汇票分级私募基金”(管理人为上海华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领资产”)存续期业已届满。但该私募基金产品可能存在清算期满相关投资本金或收益未能如期、足额兑付的风险,继而可能会对公司相关期间的整体业绩构成不利影响。随后,中原内配也发布了关于这只基金到期情况的提示公告。两家公司的投资金额均为2000万元。

11月25日晚间,康力电梯公告称,近日公司根据市场综合信息,获悉公司投资的华领资管管理的“华领定制9号银行承兑汇票分级私募基金”(下称华领定制9号)最终可能存在期满相关投资本金及收益不能如期、足额兑付的风险。

康力电梯共斥资7900万元,于2018年10月24日分三笔购买了“华领定制9号”。三笔投资的到期日分别为2019年1月23日、2019年4月23日、2019年7月23日。

值得注意的是,华领方面为康力电梯提供了4000万的“抽屉协议”。

康力电梯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持有华领资管法人孙祺及其配偶董敏于2017年3月就公司投资“华领定制9号”出具的不可撤销的《保证承诺函》,以及孙祺出具的“确认书”。同时,康力电梯持有第三方提供的房产抵押担保,房产原值4000万元以上,并已办理不动产抵押物的登记手续,为第一顺位抵押权人。

这三家上市公司可谓“难兄难弟”,今年3月底,上海洗霸、中原内配、康力电梯先后公告,因基金管理人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嫌违规,公司所认购的私募基金产品存在重大违约风险,可能导致相关投资资金不能如期、足额收回。

其中,上海洗霸认购了“良卓资产银通2号票据投资私募基金”(下称“良卓银通2号”)1400万元;中原内配认购了良卓资产旗下两只产品——“良卓银通2号”和“良卓资产稳健致远票据投资私募基金”(下称“良卓稳健致远”),合计认购金额1.1亿元;康力电梯则持有“良卓稳健致远”1.1亿元。

因涉阜兴私募产品被监管“黄牌警告”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华领资产还曾因涉及“阜兴系”私募产品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根据中基协页面显示,华领资产受到过两次行政监管措施,分别是2018年12月24日被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和2019年9月3日被上海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但该页面并未显示具体原因。

2019年3月4日,在投资者反馈票据私募基金突然单方面公告延期后,界面新闻记者曾向华领资产方面询问,基金延期是否和2018年12月24日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有关。

华领资产法律合规负责人向界面新闻否认了两者的相关性。对于2018年12月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该负责人透露,这是因为华领资产和阜兴私募旗下一只产品投资人的纠纷有关。

2018年6月,由于上海阜兴集团实控人朱一栋的跑路,旗下四家“阜兴系”私募基金——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意隆财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尚投资)、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郁泰投资)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营中断,投资者合法权益严重受损。

该负责人表示,在朱一栋跑路后,旗下私募产品的投资者纷纷采取行动,除了向监管反映诉求外,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挽回损失。但朱一栋下面的四家公司情况不同,有些是纯借贷,有些背后还是有一些标的。华领资产为郁泰投资的一只基金做了通道,背后的标的是上市公司360的股权。

“一栋出事后,该基金的投资者要求华领这边清算该基金,但是涉及的股权没过锁定期,因此投资者采取法律手段告了华领。但是华领这边赢了。”该人士表示,法律形式走不通之后,投资者向监管投诉华领资产违规为郁泰投资做通道,因此有了前述警示函。

在“阜兴”私募案爆发后,证监部门牵头成立跨部门、跨省市的阜兴集团私募风险处置协调工作机制。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来看,涉及旗下郁泰投资的人员还未被检方逮捕。

5月8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公告称,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阜兴集团副总裁王源、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依法批准逮捕;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阜兴集团下属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余亮依法批准逮捕。此前,2018年9月30日,朱一栋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逮捕。

此外,华领资产还发行了5只不良资产私募基金,分别是华领金睿银不良资产私募投资基金1号、2号、3号、4号、5号。该基金募集资金投资于上海静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份额(下称静平投资)。国资背景AMC持牌机构—上海睿银盛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睿银盛嘉)进行差额补足担保,并提供流动性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睿银盛嘉是从事金融不良资产一级批发处置业务的专业机构。

11月29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致电睿银盛嘉,询问与华领资产合作的5只不良资产私募基金运作情况。该公司前台人员表示,“这5只基金还是正常运作中,目前在等静平投资那边的清算,具体会以公告为主。”

当记者进一步追问这5只基金的具体情况(是否延期,项目回款情况等),该前台人员表示不清楚基金的具体情况,会将相关问题转给负责人。截至发稿,界面新闻记者暂未收到回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