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下调资本金比例能在多大程度上拉动基建投资?

分析师认为,降低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国家提前下达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等措施,将在一定程度上为基建投资助力,明年基建增速有望回升至7%-10%区间。

2011年8月4日,北京街头一处建筑工地,工人们正在钢筋丛林里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辛圆

中国在稳投资上再出大招。据中国政府网消息,11月2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进一步完善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适当调整港口等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同时提出加强风险防范。

受贸易摩擦、国内外需求放缓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下一阶段,逆周期调节将继续加力,而稳投资是其中的核心手段。分析师认为,降低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国家提前下达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等措施,将在一定程度上为基建投资助力,明年基建增速有望回升至7%-10%区间。

根据上述通知,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项目,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由25%调整为20%。机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维持25%不变,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维持20%不变。对补短板的公路(含政府收费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领域的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可以适当降低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但下调不得超过5个百分点。

通知还提出,对基础设施领域和国家鼓励发展的行业,鼓励项目法人和项目投资方通过发行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多渠道规范筹措投资项目资本金。

这是继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公益性项目资本金以及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扩大专项债作为资本金的适用范围后,中央政府再次对基础设施项目资本金放宽限制。

在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杨业伟看来,政府出台上述政策主要是为了稳基建,这在目前的环境下有现实因素考虑。他对界面新闻表示,对于内需来说,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投资难以出现大规模回升,制造业是中间行业,其走势由房地产、基建等终端行业决定,消费则是慢变量,在整个经济处于下行周期时难见明显起色,这就意味着基建会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抓手,同时当前中国基建增速较低,具有上升空间。

今年1-10月,基建投资增速同比增长4.2%,较去年同期快0.5个百分点,但较2017年同期大幅下滑15.4个百分点。这两年基建投资的下滑和整顿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关。本次通知在给投资松绑的同时,也明确表示项目借贷资金和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股东借款、“名股实债”等资金不能作投资项目资本金。

大岳咨询董事长金永祥对界面新闻表示,资本金是制约基建投资的关键因素,下调资本金比例将降低在项目投资中的资金需求量,从而增强投资主体的投资动力,有利于稳投资和稳增长。允许通过发行金融工具来筹集资本金将提高民间资金使用效率,拓宽民间资金投资渠道,有利于带动更多民间投资投入基建领域。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对界面新闻指出,中国在基建补短板领域仍需加强力度,尤其是在交通、市政和5G等领域,而降低部分基础设投资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有助于显著提升这些行业的融资能力和投资力度,促进基建投资增长加快。

江海证券在研报中分析了项目资本金下调对资金层面的影响。据其测算,将每个项目与固定资产投资的行业对应,若按照前10个月的投资额进行计算,则投资项目最多可以节省资本金7000亿左右。

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目前的政策红利强度还不够大。

杨业伟表示,缓解资本金约束有助于提升基建投资增速,但目前对可下调资本金比例的行业和项目均有限制。因此,政策调整后,基建投资增速会有小幅回升,但大幅改善的可能性不大。

金永祥认为,通知规定的资本金比例下调幅度不得超过5个百分点,这一下降幅度并不大,而且受限于当前的政策条件,通过发行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有一定难度,因此对带动投资增长的作用有限。他建议,根据各地实践,资本金下一步的改革,可以更加市场化一些,由社会主体决定一个具体的资本金比例,从而最大限度地达到资本金的有效利用,实现高质量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国务院发布上述通知的同一天,财政部官网发布消息称,经国务院同意,近期财政部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限额1万亿元,这相当于2019年当年新增专项债务限额2.15万亿元的47%。

招商证券在研报中预计,保守假设2020年地方专项债新增规模与2019年持平,其中有20%的新增专项债能够计入项目资本金,项目完成时间为3年,这会提高2020年基建投资完成额7167亿元,相当于额外拉高宽口径基建投资增速1.4个百分点,2020年上半年宽口径基建投资同比将明显反弹至7-10%的区间内,下半年再逐步回落。

国泰君安证券的测算更为乐观,若一季度新增专项债总额度1.2万亿元左右,发行比例与2019年保持一致,流向基建比例只要达到40%(2019年一季度大约比例在30%)也将带来1800亿元的增量资金,若基建投资中其他资金来源保持不变,将拉动单季基建回升6个点左右。

不过,杨业伟指出,虽然专项债的发行在放量,但专项债占整体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比例依然有限。地方政府在债务严监管下使用专项债的意愿并不积极。

据天风证券的研究,截至9月末,2019年发行的新增专项债中大部分用于土地储备和棚改项目,两者合计占比达到67%,与基建直接相关的项目,包括收费公路、轨道交通、机场、市政、城乡建设、乡村振兴、产业园等占比仅为25%左右。

或许是因此,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在部署加快发行使用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时就明确提出,专项债资金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置换债务以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目。

金永祥表示,接下来,应该加快完善现行专项债和PPP政策,扫清两者结合的政策性障碍,这必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难题。他指出,专项债的长处在于其融资功能,但缺点是政府投资效率低,PPP的优点是投资质量和效率较高,但缺点是受到政策因素限制,融资困难。

杨业伟认为,未来还需要对财政体制进行深层次改革。一方面要继续严控风险,强化地方政府的负责制,特别是对政府债务的负责制,另一方面也要提升地方政府的投资积极性,提高地方政府的投资自主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