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语片尺度,竟然被胡歌的新片悄悄刷新了……

它的口碑注定是两极分化。爱的,会爱极。厌的,也会厌极。

文|电影头条

等了大半年,终于等到它。

期待的理由很多。

导演编剧,刁亦男。

年轻时在戏剧圈崭露头角,但内地观众对他的了解,只有一部《白日焰火》。

虽然只有一部,分量却够重。

柏林金熊最佳影片+廖凡银熊影帝,再加上内地公映后的5亿元票房,各方各面,都让人满意。

5年磨一剑,《南方车站的聚会》注定比《白日焰火》更受人瞩目。

论阵容,桂纶镁+廖凡“擒熊”组合已经足够亮眼,又有胡歌这位自带话题的演员加盟主演。

在今年强敌环伺的戛纳电影节,它成为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与《寄生虫》《好莱坞往事》同台竞技。

上映首日,票房仅次于《勇敢者的游戏2》。

作为一部全程方言,形式感强烈的“艺术片”,在票房之战中能和好莱坞爆米花一较高下,已经不易。

但是,它的口碑注定是两极分化的。

不是因为它做得不够好。

而恰恰是因为它的完成度,做到了极致。

极致的形式美学,晦不可语、潮湿阴暗的南方三不管地带,恶趣味中带着冰冷诗意的暴力、情欲、众生相……

爱的,会爱极。

厌的,也会厌极。

在华语院线片中,它很新,几乎无法做任何横向对比。

但从影史的纵向角度看,它并不独特。

上世纪20年代的德国,一部名为《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的电影横空出世。

奇特的服装,怪诞的场景,扭曲变态、疯狂狷急、残忍无情的人物心理,开辟了表现主义电影的先河。

《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1920)

表现主义,强调艺术是抒发个人情感,表现自我的工具,主张以夸张的甚至是怪诞的形式去表现艺术家的内心世界。

应用在电影中,便是以精心设计的光影,去外化人物的心理,以独特的造型视觉语言,去影射社会现实的荒诞扭曲。

《诺斯费拉图》(1921)

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那些横空出世,开创了这个崭新电影类型的德国大师们,很快被美国好莱坞吸收。

又过了数十年,好莱坞黑色电影崛起。

更复杂的光影应用,更多类型的糅合,逐渐形成了一种跨越时代被认可的审美。

从《卡萨布兰卡》《煤气灯下》《日落大道》《迷魂记》,到《搏击俱乐部》《记忆碎片》《终结者》《银翼杀手》《黑客帝国》,都是它的延伸。

《银翼杀手》(1982)

《南方车站的聚会》,也是其中之一。

继承自1931年的《M就是凶手》,带着点儿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霓虹美学,还有点儿昆汀血腥暴力的恶趣味。

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霓虹恶魔》(2016)

就像是影迷世界的楚门,它尽心雕琢,具备一种经过数代导演的手,在众多黑色电影类型中淬炼出来的美。

晦暗的霓虹灯光——

焦灼不安的人影——

立场难辨的蛇蝎美人——

隐隐有些英雄气概的末路凶徒——

它是奇诡的,但这种奇诡,又透露着工整。

它是刁亦男从数百年来黑色电影中传承下来的作者审美,经过浓缩,和中国现实相结合后,供你品味。

事实上,几乎没有人对本片的形式美感表达不满。

大部分的不满,来自电影所描绘的现实社会。

90年代,一个正在飞速开发,产生裂变的南方城市,产生了一个名为野鹅塘的三不管城中村。

这里有不受管制的枪支,药物,闲杂人等,形形色色不合法的生意。

不会游泳的陪泳女在沙滩揽客;

喝茫了的酒鬼当街不省人事;

人们穿着发光的鞋跳广场舞;

工厂噪音极大,人们需要通过书写交谈;

厂主产生纠纷不找警察,却在夜晚关起门来开会,听从“大佬”指挥;

马戏团里的“瓶中美人”,投币五块钱就能唱一曲口音浓重的《美丽的梭罗河》;

宾馆生意不好做,老板把地下室盘给城里的电瓶车小偷团伙,用来开会……

电瓶车窃贼们,颇有老港片古惑仔的风范。

利益分配不均,喊打喊杀。

话事人要服众,提议搞一个偷窃运动会。

被打伤的一方不服。

于是,夜色掩映下,药物、酒精、枪支一起亮相,展开了一场奇观式的私刑复仇。

两派小偷互相缠斗,大雨中视野晦暗,一名干警冤死。

随后,警方迅速介入,射杀干警的凶徒周泽农被通缉,提供线索可得三十万赏金。

在仇恨和爱的驱动下,这笔钱,彻底搅翻了野鹅潭这摊浑水。

脏,乱,差,三教九流汇聚一处,野鹅潭几乎像赛博朋克科幻片中的中国香港那样,散发出了一种登不上大雅之堂的魅力。

但如果你对社会新闻了解得够多,你会知道,它有自身的真实性。

事实上,《南方车站的聚会》故事的灵感,的确也是刁亦男从社会新闻中得来。

接受,并拍出这种样貌的中国一角,是尺度的进步。

可以不喜欢,但将它打为“对西方的谄媚”,对创作者而言是诛心,对观众审美而言,更是巨大的后退。

整部电影有大量留白。

镜头紧跟周泽农、刘爱爱、警方刘队,通过他们的视角,片面地观察整个事件的进程。

猫眼猫耳、华哥、马哥的立场,则一直在阴影当中。

骗中有骗,局中有局。

谁想要钱,谁想要命;谁忠诚,谁倒戈。

都需要观众通过利益关系,自己理清。

这种留白,让影片高级,也给了它更大的解读空间。

有几个线索,看片时留意一下,会更有意思。

军平馄饨摊外,炸米泡的声音如同枪响。

只有内心有鬼的人,才会瑟缩。

周泽农和刘爱爱在车站外谈话时,有一段话被火车进站的声音掩盖。

这段话可能无关紧要,也可能,是个计谋。

刘爱爱和周泽农游湖。

那段香艳的镜头后,刘爱爱的白檐帽悠悠沉潭。

白檐帽,代表的是刘爱爱陪泳女的身份。

而陪泳女这个身份,代表的是刘爱爱和华华之间的羁绊。

在那一刻,刘爱爱和华华之间的羁绊,被周泽农替代了。

周泽农的手上有野鹅形状的纹身,刘爱爱挎包的拉链上也有相似图案。

从最开始,就暗示了两人的某种契合。

片尾。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胡歌清唱的《美丽的梭罗河》响起。

那一刻,被命运驱赶和驱逐了的周泽农,和两个女人同在。

刁亦男:

“我觉得最卑贱的人身上有着更多别人不了解的、也不被别人了解的尊严,有超越主流道德观点上的高尚。

这些人也许不按照我们约定俗成的方式生活,或者不愿意存在在主流道德的视野里,他们容易被唾弃,更应该被包容和同情。

我喜欢让失败者去证明自己,去获得比成功者更重要的跨越。

看起来可能依然是暗暗的,不够明亮,但他们的内心也许是狂喜的,他们获得的力量也许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

条姐想,片尾这首《美丽的梭罗河》,就是这种暗暗的狂喜。

那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结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