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联社:美国的超凡影响力是如何在特朗普治下衰退的

“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人士。”

2019年12月4日,英国沃尔福德,北约峰会各国领导人拍摄全家福照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译自美联社,题为《美国曾经的超凡影响力正在特朗普治下衰退》,作者为美联社记者Tim Sullivan。编译:刘芳)

“北约的会议室里人们在窃窃私语,中国的庙堂之上,人们在举杯庆祝。美国关键盟友深感痛惜克里姆林宫表示欢迎。”

特朗普担任总统已近三年,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正在衰退。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美国的外交官、许多其他国家的官员和学者都描述了正在变化的国际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曾经扮演的中心角色正日渐削弱

从很多方面来说白宫并不介意。特朗普竞选时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并表示强大的美国意味着一个更加强大的世界。

今年9月,特朗普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人士。

特朗普坚称,他之所以放弃全球主义,是为了建立对美国来说更有利的双边关系

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恰恰相反,美国曾经亲密盟友法国、埃及、巴基斯坦、阿富汗、墨西哥、土耳其和德国等等在过去三年里悄悄地远离了华盛顿。

当然,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悄悄”的

在英国白金汉宫举行的北约70周年招待晚宴上,一部摄像机捕捉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似乎嘲笑特朗普一群欧洲领导人围成一圈乐不可支

在描述他与特朗普的会面时,特鲁多说“他整个团队下巴都掉了。而他身边则站着来自法国、英国和荷兰的领导人

很快,特鲁多试图收回他的话告诉记者自己和特朗普有“良好和建设性的关系”。但这段视频已将美国与其盟友之间日益扩大的分歧公之于众。

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几代人以来,美国一直将自己视为世界的中心。不管是好是坏,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把美国视为巨人尊重它,害怕它,向它寻求答案。

“我们是美国,”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我们就是那个不可或缺的国家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仍然是全球超级大国。但现在,美国影响力的削弱令全球的地缘政治版图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为华盛顿两个最强大的对手——俄罗斯和中国——将触角伸向那些一直对美国持怀疑态度的国家铺平了道路。

至于那些华盛顿的老朋友他们中有不少在寻找其他盟友。很多时候,他们会把目光投向中国或俄罗斯。

例如在伊斯兰堡,美国一度被视为局中的唯一玩家。但巴基斯坦政府现在从俄罗斯获得军事援助和培训,并从中国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和贷款。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正与北京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尽管他对中国在南海的动作感到紧张。埃及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最亲密的中东盟友之一,但开罗现在允许俄罗斯军用飞机使用其基地,两国还在近期举行了联合空军演习。在乌克兰,美国的军事援助多年以来一直是他们用来遏制俄罗斯扩张的重要来源特朗普令人怀疑的忠诚度在那里创造了危险的真空

总部位于基辅的全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Of Global Strategy)负责人卡拉塞夫(Vadim Karasev)表示:“一旦美国在欧洲的作用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将不可避免地增加。

再来看法国,它与美国的友谊可以追溯到乔治·华盛顿时代。相较于其他西方领导人来说,法国总统马克龙明确表示,在解决从贸易战到伊朗核抱负等全球议题时,欧洲应该把目光投向北京而不是华盛顿他最近一次的中国之行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表达欧盟对华盛顿不再有信心。

马克龙在最近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欧洲正处于“悬崖边缘”“我们目前正在经历北约的脑死亡”他指的是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军。

也许没有哪个美国盟友比库尔德人更担心。他们长期与美国并肩作战,在战场上首当其冲,将“伊斯兰国”(ISIS)赶出了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地区。

在特朗普的国防部长宣布美军将全面撤出叙利亚东北部后,一名库尔德官员在发给记者的一WhatsApp消息中表示:“背叛程序正式完成了”美军的撤离为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发动进攻铺平了道路,并向世界发出信号,即美国可能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可靠。

库尔德人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美方宣布这一消息之前,库尔德人已经与叙利亚和俄罗斯举行了一年多的秘密会谈因为库尔德人早就担心他们会被华盛顿抛弃。

在美军撤出后被土耳其方面恐袭的库尔德人。来源:NBC

对于美国自愿让出国际秩序上的领导权中国会感到高兴,特别是在自由贸易和气候变化问题上。

例如,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北京方面推进自己的自贸协定开辟了道路。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从一个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倔脾气变成了一位不时收获赞誉的全球领袖。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没有回应对美联社这篇报道置评的请求。

特朗普坚称,他不会把美国从世界舞台上拉下来。他提到与其他国家合作打击恐怖主义,例如在叙利亚击毙了ISIS领导人的高调突袭行动

特朗普成功地说服北约盟国在防务上再投入数十亿美元,以减轻美国的负担。他抱怨说,美国不应该成为世界警察或是世界的储蓄罐,美国需要摆脱他所说的“没完没了的战争”。

一些美国的前政府官员用特朗普的商业背景来形容他“交易性”的外交政策。他已经退出了很多多边协议,比如伊朗核协议,但他仍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来向伊朗施压。他因开启与阿富汗塔利班和朝鲜的对话而获得赞誉,但结束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久的战争(阿富汗战争)和让金正恩放弃核武器的努力迄今未获成功。

他还与许多国家开始双边贸易谈判,因为他说前几届政府达成的协议对美国不公平。美国与韩国的谈判取得了成功,但与中国的谈判尚未达成协议。

从某些方面来说,美国影响力的下降仅仅是历史的反映:美国不再是几乎让所有其他国家都黯然失色的经济和军事巨人。

1945年,美国拥有世界上仅有的核武器,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约一半。如今,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球的15%,而甚至朝鲜也拥有了核武器。中国曾经是一个受制于贫困的庞然大物,但现在已成为一个金融巨人和一个新兴超级大国。从巴西到印度再到韩国,也都已成为各自地区内的重量级国家。

但如果说历史发挥了什么作用的话,那就是特朗普时代带来的外交转变,更多的是白宫毫不愧疚地聚焦于美国。

全球主义曾是华盛顿为数不多的统一主题之一,而现在这在首都成了一个用来攻击别人的词。美国因为拒绝多边协议而受到更多关注。目前为止,总统只主持了两次国宴,并多次寻求削减国务院预算。

特朗普坚称,有关美国衰落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假新闻媒体正在尽一切可能贬低我在伦敦非常成功的北约之行,”特朗普在峰会后发推文称,各国对美国“只有深深的尊重”。

不过,美国仍然拥有巨大的能量。

2018年皮尤研究中心在25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25%的人认为,与十年前相比,美国现在扮演的角色不再那么重要。

而这项调查的另一个发现是:在几乎所有受调查国家,人们都表示他们更喜欢由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来源:美联社

原标题:America’s influence, once so dominant, waning under Trump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