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00天了,澳大利亚还在燃烧

目前大火何时能够结束尚无定论,但在事发突然且火势凶猛时,再优秀的应变水平也要让位于自然的狂暴之力,因而最终造成的破坏规模仍然难以估量。

文|地球知识局  酸奶没泡沫

编辑|养乐多

位于北半球的我国多地已见雪飘,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在干燥酷热中煎熬。大火已经在这里蔓延了100多天,在以新南威尔士州为重灾区的澳洲东部各州,狂风呼啸中热浪弥漫各地,山火随之肆虐,火灾所到之处,尽显末日景象。

其实澳大利亚有相当比例的国土都在热带

而且基本属于热带沙漠和草原气候▼

截止目前(12月8日),仅仅在新州,已经有688所房屋被摧毁,6人随火而去,超过21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焦——比北京的面积还大。

南半球的日子,也不好过。

山火来之有因

澳洲大陆东部为山地和谷地,西部高原多为沙漠或半沙漠,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和亚热带气候类型,总体降雨量不高,只比南极洲多一些而已。而在夏季时(别忘了南半球季节和北半球相反),高温与低湿度往往相伴而生,干旱加高温,往往为山火的生成提供了必要的气候条件。

确实是一个相当干燥的大陆

大城市全部在沿海(主要在东海岸)

整个澳大利亚人口事实上只有2500W

另外,澳大利亚是桉树的天堂。这是一种耐火的植物,然而矛盾的是,桉树叶却很好燃烧。只要一个闪电劈在桉树林里,那又厚又多的桉树叶就会成为天然的燃料,成为山火的第一批引火物。

烧得快长得也快,桉树也是相当适应澳洲气候了

同时,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这种与气候相关的极端事件出现的频度和强度只会只增不减。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WMO)发布的报告,2015-2019年是最热的五年,气候变化的迹象与影响 ( 如海平面上升、覆冰损失和极端天气 ) 有所增加,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也上升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二氧化碳排放量比之前的五年高出近 20%,种种证据都在说明地球气候正在发生与过往不同的变化。

二氧化碳对气候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过去的30年,全球碳排放量涨了可不止一点半点

(数据来源@欧盟科学中心)▼

而气候变化主要通过两个方面影响林火行为。一方面,气候变化通过温度、降水、蒸发等,提高可燃物的干燥程度来影响森林火灾的发生;另一方面,气候变化可以通过影响植被的结构和生长而改变可燃物组成、性质和生物量以影响林火行为。

所有这些的指向都是:气候变化会影响森林植被的可燃物燃烧特性,继而改变火的行为,让原本可控的山火也变得不可控起来。

比如通常来说,澳大利亚火灾最严重的季节通常是在一月中旬,以新南威尔士,昆士兰最为严重,往年每到那时,山火短时间内肆虐,且极具破坏性。但今年的火势不仅提前到来,而且比往年最大的山火也更不可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今年澳大利亚遭遇了40年来最干旱的11月——以往11月平均降雨量约为100毫升,但今年只有18毫升。

澳大利亚2018年7月-2019年7月降水和往期平均比较

除了昆士兰州中北部,基本全国降水减少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联邦气象局-BOM)▼

澳大利亚2018年7月-2019年7月径流和往期平均比较

也是少了的地方多

一个火星子就足够点燃一大片了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联邦气象局-BOM)▼

所以此次的大火,零零星星从九十月份开始出现,在高温干旱的11月,火势又随着西北刮来的狂风凶猛蔓延。截止今日,燃烧覆盖面积已经超过前三个季节的总和,并且还在继续。

更糟糕的是,自12月6日以来,新州已经有五处山火合体,形成了“特大山火”(mega fire),在悉尼以北的土地上失控燃烧,接着向人口密集区移动;到周日时,新州仍有超过百起山火在燃烧,仍有其中40多起目前仍未得到控制。

澳大利亚东部大火漫天

卫星图上都能看个明明白白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2019年11月)

(图片来自:NASA)▼

根据预测,本周内,包括悉尼西部在内的一些地区气温将飙升至40度,西北地区的狂风预计也将达到每小时70公里,包括大亨特以及南部和中部山脉还将继续面临严重的火灾,其中戈斯珀斯山(Gospers Mountain)的特大火灾预计还会持续数周……

作为一座群山环绕的城市,悉尼没有退路...

(图像来自:google map)▼

自然力量的无情

山火肆虐已经给澳洲市民造成了严重影响,肉眼可见的就是空气颗粒物。

大火燃烧后产生的大量烟雾让天空变成灰橙色,受距离一小时车程处的起火点影响,悉尼这座人口密集的摩登城市被笼罩在一片昏暗中。

悉尼郊区,空中满是远处森林大火的烟雾

相比《海峡时报》以前对悉尼的形容:“悉尼以其波光粼粼的海港和晴朗的蓝天而闻名世界”,此时的悉尼可以直接以“神似新德里”概括。

能待在家的澳洲人不会选择出门,不得已出门的人戴上口罩是必须的,就差把头包起来了。

然而戴口罩的作用非常有限,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因呼吸道疾病而就医的人数猛增。据卫生官员表示,浓烟霾导致急诊科出现哮喘和呼吸问题的人数增加了25%。针对这种情况,州政府也发表了无用的警告:“大火浓烟会威胁你的身体健康。”

按照官方天气预报的警告,还是少出门为好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联邦气象局-BOM)▼

火大加高温少雨还给澳洲民众蒙上又一层阴影:作物减产。

澳大利亚11月底将其小麦产量预期下调了近20%,并且预计出口农产品最多1585万吨,比9月份预测的1920万吨下降了近18%。

虽然澳大利亚出口大部分是靠矿产类

但农产品也是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片来自:wikimedia@OEC)▼

澳大利亚农业与资源经济与科学局(ABARES)表示,产量下降的原因是主要产区天气炎热干燥,让许多农民难以正常生产农作物。位于悉尼以西400公里(250英里)的新州卡拉加巴尔的农场中,农作物较正常水平减产90%的情况屡见不鲜,粮食涨价是必然。

平坦而无主的土地

也就意味着农业的高度机械化

也意味着农场主在危险到来时的无力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同时,非洲猪瘟推高了亚洲对猪肉以外的肉类的需求,澳洲农民的牛羊存栏数量减少,气候状况又让牛羊饲养成本变高,所以澳洲的肉类价格同样居高不下。澳大利亚肉类和畜牧业协会(MLA)披露,90%的家庭都减少了牛羊肉的消费,原因则是感觉买不起红肉。

在澳大利亚的人一定有感觉,这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大火也给动物的物种延续造成了困难。

今年二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珊瑚裸尾鼠灭绝,让它成为全球首个确定因人类引起气候变暖而绝种的哺乳类动物;而在这场大火中频频死亡的国宝考拉,则成了另一个关注焦点。

已经灭绝的珊瑚裸尾鼠

仿佛预示着这块南方新大陆物种的命运

(澳大利亚政府2019年2月宣布其灭绝)

(图片来自:wikimedia@Ian Bell, EHP, State of Queensland)▼

在山火中,昆士兰州东南部与新南威尔士州北部数千公顷考拉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预计超过2000只考拉已经在这场连续的山火中死亡,不少专业人员提出要警惕考拉的“功能性灭绝”……

除了生物,山火对财产上造成的最显著破坏,则是截止目前,澳洲有近700所房屋被摧毁,超过21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焦。

说澳大利亚深陷水深火热之中,也确实不为过。

越是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越需要人们守望相助,可惜暴露出来的往往却是人性之恶。新州北部消防人员提供关键通信的便携式无线电中继器遭到严重破坏,无法工作;宁博伊达(Nymboida)附近的一个工作中的拖车,有6个轮胎、2个车轴、2个油罐和无线电设备被盗……

这些贼的心态真是叫人难以形容。

终究会扑灭的

四处蔓延的山林大火触动了澳大利亚全国上下的神经,火灾后的最要紧事项就是灭火。

在此次火灾中,新州运用了巨量人力物力,不仅消防员出动,澳大利亚全国最大的志愿者组织——远郊救火志愿者也加入其中,纷纷前往救灾。在新州,有近7.5万名普通百姓拥有“远郊救火志愿者”的身份,其中7.3万多名志愿者是毫无酬劳的免费付出。

他们很普通,从农民到学生,从理发师到健身教练,从身怀六甲的孕妇发到年迈老人或年幼的小孩,全成为加入了救火大军的平民英雄。

大火面前的澳大利亚人民显得相当勇敢

今年11月山火中英勇救出考拉的Toni Doherty女士也并非是专业的营救人员

(图片@KETK news)▼

而在专业人员上,一些美国和加拿大的消防员也已经赶来提供帮助。周六就有一支来自美国的队伍抵达。他们全天候轮流在火场战斗,采用了各种手段与大火抗争。

在灭火上,除了普通人能想到的喷水灭火,“以毒攻毒式”的救灾方式——以火攻火,也得到了广泛使用。这其实是种传统的灭火手段,即在森林大火外围放火,利用大火产生的内吸作用,使所放的火向林火方向蔓延,将火势蔓延区域在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另外,直升机灭火也被广泛使用。使用的飞机既有灭火专用直升飞机也有军用直升飞机,它们的水容量可达9000升,对于精准扑灭小范围的火灾有很好的效果。

在新的增援下,数以千计的紧急服务人员正为下周扑灭新州失控山火做准备。

但尽管一直在马不停蹄地救灾,新州消防局长还是表示,“我们无法阻止这些大火,只能等它们继续燃烧直到情况缓解,届时我们将尽一切努力遏制它们。”

灾情发生后的救援,考验的是澳洲上下的应变水平,而在平时一切安稳时,澳大利亚也并非没有有做出预防措施,除了预警和应急机制,也在开发各种防火的装置或设备。

比如有住宅建筑商设计了环保的被动式节能建筑,以满足最高森林火灾风险等级的开发要求。这种节能住宅有耐火的外包层,建筑材料同样耐高热;还配有电动百叶窗系统,能够利用阳光和微风使温度维持在一定的舒适范围,消除对辅助加热或辅助冷却的需要。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创意,尽管建筑成本略高,但每天仅消耗3.8澳元(约合18.26元)维持体系运行,按照目前房屋被毁的程度来看很有推广的必要。

目前大火何时能够结束尚无定论,但在事发突然且火势凶猛时,再优秀的应变水平也要让位于自然的狂暴之力,因而最终造成的破坏规模仍然难以估量。但可以确定的是,就算火灾结束,大量繁杂的后续工作仍会持续很久——清理火场,恢复植被,物种保护,环境维护,市民意识以及教育,每一项单独看来都已经足够艰巨。

希望澳大利亚能有好运吧。

参考资料:

[1]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19/12/australia-bushfires-combine-form-mega-fire-north-sydney-191206074513633.html?utm_source=website&utm_medium=article_page&utm_campaign=read_more_links

[2]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dec/08/australia-fires-heatwave-forecast-amid-calls-for-emergency-meeting

[3]https://www.cbsnews.com/news/australias-bushfire-currowan-fire-mega-blaze-is-choking-sydney-2019-12-07/

[4]https://www.producer.com/2019/12/australia-cuts-2019-20-wheat-production-forecast-by-nearly-20-due-to-drought/

[5]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902200373.aspx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KARL HOFMAN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