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卢庚戌的“反思”与“被反思”

“我该怎么办”成了卢庚戌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文|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张一瓜

“我能怎么办呢?”

面对豆瓣上关于由同名音乐改编的影片《一生有你》远低于自己预想的评分,导演卢庚戌迫切想要找到答案。

“我知道《一生有你》没有那么好,但它不是一个烂片呀。一个影片5分最起码是对它身为电影本身的认可,三点几分的片子内容基本上是乱七八糟、逻辑都不清楚的,完全让人看不下去,而《一生有你》不至于此,那现在这个结果出现了,确实对我也有影响,那该怎么办呢”

作为豆瓣的资深用户,卢庚戌深知豆瓣评分不及5分的影片到底意味着什么,这致使身为创作者的他,失落感尤为强烈。

让卢庚戌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花费了那么大心血拍摄完成的《一生有你》,为什么会遇到观众如此不友好的对待。难道他的出发点就错了吗?音乐IP改编电影已经没有市场?主打70、80后的青春影片不再被主流观众所接受?那么,现在的观众到底想看什么?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影片?而青春片到底还应该怎么拍?

当IP改编在市场逐渐失灵,当青春片陷入创作窠臼,这已然不再是卢庚戌一个人的困惑,更是整个创作端想要寻求的答案。而在创作者开始进行反思的同时,其实,整个市场同样也需要进行同步反省和心态调整。

“生不逢时”的《一生有你》

“这十年,我觉得我一直走在时代的背端。”卢庚戌说。

2019年之于2014年,由同名音乐改编的《一生有你》显得有些生不逢时,不仅付出了高昂的制作成本,还错失了与影片内容最为契合的上映节点。

2014年,由高晓松同名音乐改编的《同桌的你》一经上映便获得了4.55亿元的票房成绩,由此,为音乐IP影视化打开了一扇大门,经典音乐IP开始成为资本疯抢的对象。此番景象,在《一生有你》的影片开头,导演还调侃了一番。

作为与《同桌的你》同一级别的校园民谣,《同桌的你》大火之后,《一生有你》自然备受资本追捧,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音乐IP。不过,2014年刚刚拍摄完人生中第一部长片处女作《怒放之青春再见》的卢庚戌,导演梦才刚被点燃,所以,他并没有将《一生有你》这一IP轻易卖与他人,而是决定亲自操刀完成它的影视化。

然而,等到卢庚戌打磨完剧本,寻找到投资,直至各方面条件变得成熟,距离《一生有你》真正开拍,已经是2017年年底。

那时,IP改编早已大行其道,不再是个新鲜事儿。而且,“当时拍的时候,正是演员最贵的时候。”卢庚戌说。

《栀子花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及《爱之初体验》等由音乐IP改编的电影相继上映,IP改编风靡全国,整个大环境一片“繁荣”,演员供不应求,几乎影视圈所有演职人员都在各个IP中忙碌着,以至于演员的片酬被推至高位,且高居不下。最终,《一生有你》以比卢庚戌在2014年拍摄的《怒放之青春再见》高出一倍之多的成本完成拍摄。

但,《一生有你》拍摄完并没有马上上映,较真的导演后续还做了相应的修改,进行了补拍,从而延迟了影片的上映时间,直到2019年11月29日,《一生有你》才正式与观众见面。而这恰巧又与同为音乐IP改编的电影《大约在冬季》上映时间只相隔2周,本就对音乐IP改编影片颇多争议的电影市场,《一生有你》自然免不了承受更多。

加之《一生有你》的内容是根据卢庚戌真实过往经历所改编,虽然影片中西门烤翅、五道口宾馆等足以让清华学子动容的场景被导演安排得不动声色,回忆满满,但主打70、80后情怀的青春片内容在2019年已然显得不合时宜,特别是在《同桌的你》《匆匆那年》以及《致青春》之后,观众对于有关情怀的青春片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

“其实我是最早做青春片的,拍《怒放》时没有用IP,如果一开始就拍了《一生有你》,可能按照当时的质量会获得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现在(影片)可能不符合潮流,(我)运气挺不好的,没有赶上点,挺感慨的。”十年来,卢庚戌不仅在电影创作方面显得有些迟缓,在音乐方面也错过了很多,特别是前几年音乐综艺大火的时候,我们却很少看到他的身影,他与机遇擦肩过太多回。“感觉自己一直走在时代的背端,拍电影把以前赚的钱都赔进去了,观众还不太买账,我又能怎么办呢?”卢庚戌语气中不无唏嘘和感慨。

《一生有你》姗姗来迟,错失了太多,且又承担了太多。

滞后的市场批判与观众情绪的集中爆发

观众对IP改编影片的态度从宽容过渡到偏见,隔着时差。

新鲜感一定程度上会让人忽略其事物本身的瑕疵,变得相对宽容,就像IP改编影片还未流行时,观众大多会买账,并认为瑕不掩瑜。然而,当IP改编影片大行其道,青春片的同质化内容涌入市场,观众便开始逐渐从宽容转向严肃和苛刻,再加上一些劣质改编影片的出现,加深了观众对IP改编影片的偏见。

观众对IP改编影片的这种逆反情绪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日积月累的情绪叠加才导致的集中爆发,它显得有些滞后,爆发时则显得过于猛烈。很多后作被波及,从而无辜中枪。

像《一生有你》,客观来讲,该影片虽不足以说是佳作,但从同类型影片出发进行横向比较,仍算得上是一部完成度较高的影片。然而,观众对音乐IP改编的影片已经出现逆反,IP反噬让《一生有你》成为受害者,使之不得不承担着观众对其产生的偏见。以至于,影片在未上映时就受到了观众的差评和抵制。

“一个时间段,大家集体给影片打低分。目前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观众情绪打分,他们把所有对青春片和音乐IP改编影片的不满都发泄到了这部影片中,另一个说法是有人在黑这部影片,我也不知道,这是我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一生有你》未上映便收到的市场的负面反馈,本抱着等影片和观众见面,观众会为自己“洗刷冤屈”想法的卢庚戌,待影片上映后,豆瓣3.8的开分仍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接受了大多数观众中肯的评价,但却对极端的负面评分和缘由耿耿于怀。

“就像一个考试的学生,然后评分的说可以给你过,但鉴于你的题材和内容没有什么新意,就给你一个不及格吧,或是差评,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让卢庚戌感到困惑。

直至目前,仍没有人给出IP改编影片的公正评判标准,而市场滞后的调节能力与被动给了观众从宽容到反叛的土壤,曾作为一些IP改编影片受害者的观众,正逐渐成为下一部影片的加害者,以此形成了恶性反馈,导致市场失调。

引起今天音乐IP改编影片的市场反噬和观众情绪化反弹,在创作者需要反思的同时,资本、观众和市场同样需要自省。

音乐IP改编何去何从

音乐IP改编还有未来吗?

“不想再做青春题材了,以后要做一个自己擅长且更有表达力的东西吧。”观众对青春片和音乐IP改编的影片热情的减退,让卢庚戌迅速成长。

那么,音乐IP改编的影片未来市场真的会愈加黯淡吗?其实,也不尽然。

当前音乐IP改编影片主要集中于青春爱情类型,其实,它仍有可突破的空间和明显优势。

经典音乐IP的价值在于它鲜明的主题和独一无二的特性,从而使之拥有跨越时间的强大生命力,以及对大家怀旧情绪的唤起能力,这是很多原创影片所不具备的能量。最重要的是,在IP改编已经占据半壁江山的当下,音乐IP的版权相对于网文IP来说要低出很多,而且由于歌词字数有限,音乐IP可以扩容出更多的内容,表达出音乐之外更宽更广更深的东西。

像当年陈可辛拍摄由邓丽君同名音乐改编的影片《甜蜜蜜》,他拍摄的主题是爱情,但更是两个由内陆到香港打拼的青年男女的漂泊命运和一个特殊时代的缩影,内容早已超出邓丽君《甜蜜蜜》的爱情表达。

当前,很多人面对IP改编的态度就像命题作文,逃不出IP本身名字和语义的限制,从而使表达过于浅薄、表面化。IP改编本可以充满新意,像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他构造了一个在不同空间里发生的故事,虽然简单却也让观众不乏新鲜体验。再譬如说,影片《少年的你》以另一个刨面去寻找青春的主题,脱离原著的爱情桎梏,从而打动了观众,并与之产生共鸣。

无论是音乐IP改编还是网文IP改编,它们在实现影视化的时候都需要考虑对观众的有效触达,如果表达主题无法和这个时代产生化学反应,于创作者而言只是一场无用功。

已经翻拍过多次的《一个巨星的诞生》,每一次都颇受瞩目,其原因就在于它的内容随着时代的主题变化而发生着变化。

其实,音乐IP可挖掘的空间十分巨大,它不仅可以由几百字的歌词拓展成一部电影,还可以扩容至一部电视剧,像电视剧《漂洋过海来看你》,一季系列动画,像《爱在西元前》,只要创作者足够拥有想象力,表达力,IP改编远比想象的精彩很多。

回到剧作本身,正如卢庚戌所言,“无论是什么影片,最重要还是要做到剧本扎实,表演到位,专业团队配合,才有助于表达。”

《一生有你》之后,不是音乐IP改编的终结,还有更多IP在路上。之前,任贤齐就曾公开说过要将《心太软》、《对面女孩看过来》和《伤心太平洋》一起改编成电影三部曲,或许,卢庚戌的反思能够给予后来者一些启发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