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割韭菜还是盘活资源?掌众大裁员后,有离职员工转战海外

没有强大的展业能力,没有做到一定的规模,这不过又是一次短暂的投机。

文|消金界

“掌众大裁员后,部分离职员工转战海外,拉一个小团队,为出海现金贷玩家提供TO B系统商服务。”一位为东南亚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的从业人员告诉消金界。

不仅仅是掌众离职员工,就连掌众官网都更名为Weshare合生,在首页赫然写道:“于全球范围内提供Fintech金融科技服务”。

Weshare合生在全球各地的平台

在美上市公司嘉银金科,以P2P平台你我贷起家,目前也把目光瞄向海外,旗下公众号“极融科技出海”近期表示,公司已在印尼上线了现金贷系统,预计开辟TO B战场。

此外,知名现金贷系统商星河也开始转战海外。

据悉,这些现金贷系统,价格从2万-X万元不等。

可以看到,出海业务正在复制国内由C到B的成长路径。

消金界发现,这些入局者五花八门,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他们却各怀心思。

大公司培育市场

从供给端来说,无论公司亦或个人,他们或是想培育市场,或输出长期积累起来的行业、技术经验并从中盈利,都有着向外输出现金贷系统的意愿。

首先公司角度来讲,他们最大的动力在于,让更多从业者参与其中,大家一起快速孵化市场。

“海外市场毕竟是未知领域,很多地区连基础设施都不到位,大企业肯定希望更多人去参与进来,一起踩坑、共同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这是包括嘉银金科在内的头部互金企业,是他们愿意对外输出现金贷系统的最基本逻辑。

拿印尼征信系统举例。

印尼岛屿众多,互联网基础设施尚不完善,金融行为数据分散。比如,小部分公民有多张身份证或没有身份证。因此大数据风控几乎是一个完全从空白开始积累的一个过程。

如果仅仅只有嘉银金科一家互金企业在印尼放贷,“征信基础设施”建设的时间成本就会很长。

但如果同时输出系统,让更多企业参与其中,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边跑业务、一边踩坑、一边积累数据,“征信基础设施建设”的时间成本就会缩短很多。

反过来,一旦业务成熟,逻辑就会转向。这是当下国内的现状。

“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很完善了,不需要什么市场培育。要是这些头部互金企业把自家的风控系统、流量和资金端一齐都对外输出,那不等于把公司核心竞争力拱手让人了嘛。”一位业内人士笑着说道。

小玩家盘活资源

海外TO B 业务并不好做,竞争逐渐白炽化。

在印尼等红海市场,活得好的机构数量也就在10家之内,另外能活下去的平台估计最多30家,这样的情况其实跟国内市场差不多,预计10多家能盈利,另外20或30家能勉强生存,剩下的可能就是在蹭热度。他们往往跟着潮水走,但最后也会被潮水拍回到沙滩上。

那些不甘心等死的玩家,拉上2-3个技术、产品,凭借多年积攒起的技术积累、流量资源,花费个把月时间,开发出一套H5/APP,开始给新一批出海玩家提供现金贷系统服务。

他们心里其实清楚,这些后来者是客户,但极有可能已是“韭菜”。谁让他们来得这么晚?

除此以外,国内一些从业者或由于被裁员,或迫于监管,也纷纷出海。与上一波主要做放贷生意不同,这一次,他们主要做的是TO B业务操盘手。

掌众集团10月11日宣布清盘P2P业务后,公司业务便进行了大范围压缩,多个部门员工被裁员,仅留下小部分员工负责对接后续存量业务。

多个信源向消金界确认,被裁员工中的一部分人,转型为海外现金贷系统提供商。

他们的优势仍旧在于资金、流量、风控等服务商资源。

“假如国内现金贷最鼎盛时有1000家服务商,严打后就只剩700家,另外300家系统服务商也出海了。”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这批头部互金企业员工还在职时,就和这些国内系统商打好了关系。现在大家一起出海,还是同一批人,还是一样的资源,合作模式也大同小异,只不过换个地方,给另一批人放贷罢了。

从国内出海的三方服务商们,寻找合作伙伴时,首要考虑的一定是之前有过合作的,熟悉的业务伙伴。

工作大同小异,监管却没国内那么严峻,也更容易赚钱,这是部分国内离职员工,转型出海系统服务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海外基础设施薄弱

说完了的供给端,再来说说需求端。

和国内相比,东南亚等地区,无论是风控体系还是征信系统,和国内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东南亚等地互联网基础设施很差,国内成熟的大数据风控等手段并不能真正落地。

好比说,中国消金企业就像一个先进的、功能比较齐全的多功能飞机,但到这边后,却发现连跑道都没有,降不下来。

“在中国,你如果决定开始干现金贷,第三方征信系统一提供、配套系统一对接,1-2个月就可以开始干了。但越南不仅金融基础设施差,人才培育还基本为零,来到这边后你会发现,开一个银行账户就花了3个月、找一个办公室花了2个月、招一个人又花了2个月时间。”一位从业者颇为感慨地说道。

不仅仅是这些个人从业者,一些头部互金公司想在海外地区落地也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说道,掌众当年在越南落地时,也经历了将近8、9个月的筹备时间。

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积累、行业经验沉淀的从业者,要想在人生地不熟的东南亚,快速完成从0到1的业务搭建,只能借助这些系统服务商。

旺盛的需求,反向促生了系统商的繁荣。

小结

分析完供给和需求两端,再来说说影响海外现金贷系统的其他因素。

较为宽松的监管,是造成现金贷系统服务商层出不穷的原因之一。

因为系统商不仅为甲方提供逾期、催收方面的服务,客户甚至可以自行设置产品名称、期限、额度、利率,及相关风控要求。

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平台都难以脱离干系。比如,阿尔法象被调查,据业内盛传,就是祸起催收。

也许是发展时间问题,海外暂时没有类似的“连带责任”制,从业者的心理压力也就更小一些。

但他们也知道,低门槛的业务本来就难以长久。没有强大的展业能力,没有做到一定的规模,这不过又是一次短暂的投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