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回望2019②|2019年A股十大狗血事件:康美药业300亿现金一夜消失,獐子岛扇贝有几种死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回望2019②|2019年A股十大狗血事件:康美药业300亿现金一夜消失,獐子岛扇贝有几种死法?

狗血事件年年有,今年有哪些不一样?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2019年即将过去。这一年,A股以猪肉概念股上涨拉开序幕,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科创板横空出世,茅台股价突破1000元,上证指数和深圳成指在震荡中整体上涨了20%。对很多投资者来说,2019年是收获的一年。

同时,2019年A股也发生了很多的狗血、奇葩事件,让投资者损失惨重。最大“黑天鹅”要数白马股“双康”的陨落,财务造假金额创A股历史之最;獐子岛的扇贝又神奇地大量死亡,引发各方争议;包括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老板因违法违规被抓;深大通因暴力抗法,实控人被市场禁入……

时值年末,界面新闻根据公开信息,整理出2019年A股上市公司十大狗血事件。

ST康美:300亿货币资金一夜蒸发

4月30日,昔日大白马股ST康美(600518.SH)突然曝出300亿元货币资金“不翼而飞”,引起市场哗然一片。这也是A股至今为止的最大现金造假案。

ST康美巨额财务造假其实延绵了几年时间。2018年12月28日,ST康美就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调查通知书》称,因ST康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8月16日,ST康美收到了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监会表示调查已完毕,拟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也由此揭开了ST康美闹剧的细节。

首先,ST康美在《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及营业利润。其中,《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89.99亿元,多计利息收入1.5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6.56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6.44%。《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00.32亿元,多计利息收入2.28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2.51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5.91%。《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84.84亿元,多计利息收入1.3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20.29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65.52%。《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6.13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65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2.11%。

其次,在ST康美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还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的情形。其中,《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225.49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1.13%和净资产的76.74%;《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299.44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3.57%和净资产的93.18%;《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361.88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5.96%和净资产的108.24%。

另外,ST康美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还存在虚假记载,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的情形,在《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年报告》中存在重大遗漏,有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的情况。

最终,证监会对ST康美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三位核心当事人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对ST康美造假案定义为“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恶意欺骗投资者”,并指出“康美药业等公司肆意妄为,毫无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之心,丧失诚信底线,触碰法治红线,动摇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根基”,措辞严厉史无前例。

*ST康得:四年虚增利润120亿,扣除虚增都是亏损

2019年资本市场著名的“双康事件”,除了上述的ST康美之外,另一个主角就是*ST康得(002450.SZ)。这家公司四年虚增利润近120亿,也是A股史上最大利润造假案。

7月5日晚间,*ST康得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据悉,这起调查则始于1月22日。不过,这家公司的问题则要追溯到2015年。

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ST康得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ST康得《2015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0.89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9.74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47%;《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4.77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22.16%。

这些还只是*ST康得的部分问题。该公司还存在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的情形,以及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同时*ST康得还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事先告知书称,上述违法事实,有相关公告、情况说明、合同文件、工作台账、账务资料、银行账户资料、银行流水、银行对账单、相关当事人询问笔录等相关证据证明。

针对此,证监会决定对*ST康得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钟玉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其他涉案人员也都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此外,事先告知书称,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在康得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其行为直接导致康得新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对钟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同样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还有时任董事、财务总监的王瑜,以及时任资金部主管的张丽雄;时任董事、总经理的徐曙作,则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虽然11月19日上午对*ST康得事先告知书召开的听证会尚未公布结果,但*ST康得或难避免退市命运。

千山药机: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或被强制退市

除了“双康”,连续多年财务造假的还有千山药机(300216.SZ)。

自2018年1月16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历时近两年,11月29日,千山药机终于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根据其中认定的事实,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早在2015年年报中,千山药机就存在虚假记载:违规确认与华冠花炮的设备销售收入;虚构客户销售回款、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在2016年年报中,这种风气持续: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虚减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虚增利润;虚增销售收入、虚增利润;虚增在建工程;虚减坏账准备、虚增利润。2017年,千山药机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如此种种,也终于引来了恶果。根据当事人上述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证监会拟决定对千山药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并对实控人刘祥华等人处以相应处罚。另外,当事人刘祥华、刘华山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也被采取了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来源:通达信

公司造假不可恕,也害苦了股东。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截至9月底,千山药机尚有4.8万户股东,户均流通6053股,由于公司长时间停牌,股东们被闷在壶里。从9月底股东名单来看,还有法国兴业银行在列,其以125.09万股的持股量位列第七大流通股东。查阅股东数据发现,法国兴业银行是在二季度才新进场,刚好在千山药机停牌前夕。

来源:通达信

獐子岛:养了群最听话的扇贝

獐子岛(002069.SZ)的扇贝故事,持续五年,虽然“死法”各异,有冻死、跑路、饿死,却每次都能死在合适的时候,不得不说,这是最有纪律、最听话的扇贝。智商被摁在地上摩擦后的股民无奈评论说,“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早在2014年10月,獐子岛就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到了2017年,其又发布公告称,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导致公司亏损7.23亿元。2019年一季报中,獐子岛又表示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导致2016年和2017年年底播种的虾夷扇贝收获量减少。

证监会也看不下去了,对獐子岛立案调查。7月,獐子岛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监会认为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另外獐子岛还有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的情况。因此,证监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吴厚刚等相关人员作出了处罚,吴厚刚还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然而,在11月12日公告中,獐子岛再次“故技重施”。公告称,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獐子岛称,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这一次,公司也不知道找什么死亡理由了。事件也彻底激起了市场各方面的质疑。在此阶段,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央视《经济信息联播》采访时表示,公司已经决定立即停止今年的扇贝播苗。结果耐人寻味。

暴风集团:从400亿市值到10人公司

2015年暴风集团(300341.SZ)初登创业板风光无限,上市后连续29个涨停板使其一举成名。正所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7月29日,暴风集团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此后,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冯鑫被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被捕前,冯鑫一人还身兼着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三职。

这之后,坏消息接踵而至,如今的暴风集团公告栏,俨然就是一个风险警示栏。

来源:巨潮

在12月9日的公告中,暴风集团宣布,因拖欠合作方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公司的主要业务处于停顿状态,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面临无业务收入来源的风险。且公司的办公场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届时如果无法及时缴纳租金,将面临无办公场地的风险。公司员工持续大量流失,目前仅剩10余人(除冯鑫外,高管已全部辞职,证代也辞职),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另外,暴风集团还因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在司法风险上,暴风集团也不遑多让,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也因此,公司存在无法支付上述费用产生的法律风险。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11.27亿元,当年亏损10.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9360.05万元,亏损额6.5亿元。可笑的是,就在今年6月,暴风集团还曾召开新品发布会,推出暴风影音16周年特别版产品:暴16。发布会上,暴风集团喊出了“16周年,归来仍是少年”的口号。不想发布会后不到半年,暴风影音被发现移动端和PC端数据异常,便无法正常使用。

深大通:暴力抗法,终难逃罪责

深大通(000038.SZ)的“知名度”提升方式,也是有够奇葩。

公司在11月29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监管层对深大通及姜剑等人拒绝、阻碍证券执法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最终决定对深圳大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并且对姜剑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李雪燕、黄卫华、牛超、李洁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姜剑为深大通的实控人。

原来,在2018年7月17日至2019年6月5日期间,证监会检查、调查人员先后多次前往深大通注册地深圳办公场所、实际办公地青岛办公场所及北京分公司办公场所进行检查、调查,检查、调查人员均为二人以上,并出示执法证件和监督检查、调查通知书。

但在上述期间内,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存在拒绝签收调查通知书,拒绝检查、调查人员进入办公场所,拒绝接受询问,拒绝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拒绝提供会议记录等相关文件资料,强行闯入询问场所阻断询问,强行带离正在接受询问的人员,辱骂、威胁检查、调查人员等拒绝、阻碍检查、调查的行为。其中,5月22日下午,证监会调查人员在深圳办公场所送达调查通知书过程中,深大通员工使用推搡、抓挠调查人员,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等暴力方法抗拒调查,致调查人员软组织损伤、手臂被抓伤、执法记录仪部分零件损毁。原本,股东大会、董事会及监事会(以下简称三会)会议记录等文件资料作为公司重要档案,深大通应当予以妥善保存并如实向检查、调查人员提供,但截至调查结束,深大通也未按要求提供上述材料。此外,深大通还存在擅自转移、隐瞒存有周例会文件资料等重要证据的电子设备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深大通首次不配合调查。2018年,深大通就已发生过高管不配合证监会执法的先例。深交所当时也对深大通暴力抗法一事表示谴责。

不仅被证监会处罚,作为蹭热点的“高手”,深大通还在去年区块链大热之时发布公告称将要布局相关业务。今年工业大麻火爆之时,深大通也多次公告将要布局工业大麻业务,并称要将工业大麻与区块链相结合。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并没有扮靓公司业绩。除了2018年因商誉减值巨亏23.5亿元外,今年前三季度,深大通实现营收14.7亿元,同比下滑29.78%,净利润165万,同比下滑99.25%。

*ST毅达:管理层长时间失联,成“僵尸企业”

*ST毅达(600610.SH)2018年年报显示,母公司在职员工只有2人,对全部子公司也失去了控制权,“僵尸企业”状态的*ST毅达足以震撼全场。在此情形下,*ST毅达频频被监管层点名,就非意料之外了。

来源:公告

11月18日,*ST毅达收获公开谴责:公司原定于2019年4月29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但在2019年4月29日,公司披露公告称,由于公司前任管理层处于失联状态,公司的营业执照原件(正副本)、公章、财务章、其他由相关主管机关颁发或备案的证照印章等和公司会计凭证、财务账簿等财务会计资料下落不明,直至2019年4月22日才取得此前遗失的部分文件资料。但相关财务凭证等资料数量繁多,公司及审计机构的工作人员在短时间内无法彻查、统计该等资料的全部内容。与此同时,公司工作人员仍在继续收集为编制定期报告所需的公司、子公司的其他财务资料。因此,公司无法按期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迟至2019年6月28日,*ST毅达才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

此前的8月15日,*ST毅达也曾收获公开谴责:2018年12月27日*ST毅达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法院裁定将公司控股股东大申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申集团)持有的公司限售股股票2.6亿股作价人民币5.05亿元交付给信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证券)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用于抵偿大申集团的债务,上述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4.27%。根据法院裁定书,信达证券办理股权过户手续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大申集团在持股比例减少24.27%的情况下,未能及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虽经监管督促,但大申集团至今仍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也未能向公司及相关监管部门说明未披露原因和有关情况。

8月9日,*ST毅达还被纪律处分,原因是公司未建立有效的信息披露联系,未落实相关监管及整改要求;以及未按规定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等相关公告。

翻开上交所监管措施一栏看到,*ST毅达自去年12月以来,前后上榜9次,公开谴责、通报批评、纪律处分一样没落下,奇葩指数爆表。

来源:交易所网站

ST辅仁:六千多万分红爽约,牵出17亿资金占用

整个市场对ST辅仁(600781.SH)的质疑从今年7月便蔓延开了。

7月19日晚间,辅仁药业宣布,因公司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拨,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6271.58万元。消息一出,令不少人疑惑,要知道,在2019年一季报中,辅仁药业还曾披露其有货币资金18.16亿元。如此莫名其妙的操作,立马引起了监管机构的留意,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证监会则对其立案调查。

在问询函逼问下,ST辅仁吐真言,在回复中称,“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仅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账面资金余额从18.16亿元变成1.27亿元。

从后续公开信息得知,ST辅仁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16.36亿元;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目前尚有担保余额5980万元。上述事项未经ST辅仁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构成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也因此,公司股票于2019年9月3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据ST辅仁描述,公司发现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事项后,已于第一时间向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发函核实并督促其采取有效措施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偿还债务、解除担保、解决占用资金以消除对公司的影响。控股股东承诺将积极与债权人沟通,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处置相关资产、合法贷款、转让股权等形式筹措资金,偿还债务、解决诉讼,尽快解决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

截至目前,证监会对ST辅仁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ST辅仁这么一出奇葩操作,也影响到了股价走势。盘面显示,7月中旬,ST辅仁的股价接连“一字跌停”,市值大幅缩水,遭遇如此黑天鹅投资者欲哭无泪。

来源:通达信

四环生物:实控人用19个马甲藏了5年

四环生物(000518.SZ)2019年的最大事件,莫过于其实控人的曝光,这牵出了75岁的江苏富豪陆克平。

9月23日四环生物发布公告称,证监会于1月7日下达《调查通知书》,如今已调查完毕。经查,四环生物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披露的实际控制人信息存在虚假记载,从2014年起,陆克平动用了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及4个一致行动人账户等手段,扩大了其控制的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数量,据此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就已经成为四环生物的实际控制人。而四环生物在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却始终披露为“无实际控制人”,与事实不符。当然,陆克平每度举牌以及后续达到要约红线时,也都没有履行公告的义务。

另外,在调查中,证监会还发现四环生物2014年年度报告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据悉,2014年10月10日,四环生物子公司新疆爱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疆爱迪)与陆克平控制的阳光集团子公司江苏阳光置业有限公司(下称阳光置业)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新疆爱迪向阳光置业购买阳光敔山湾花园9号至19号的11商铺,交易总价为5345.56万元,新疆爱迪不晚于2014年10月11日向阳光置业支付上述全部款项。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新疆爱迪与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阳光置业均为陆克平控制的公司,根据相关规定,上述交易属于关联交易。而四环生物未按规定在2014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上述关联交易,已然涉嫌构成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

因此,证监会决定给予公司及相关人员应有的处罚,其中陆克平被采取了终身市场禁入措施。资料显示,陆克平是1944年出生的江苏富豪,据江苏阳光(600220.SH)2018年年报披露,该人士75岁,目前担任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过去10年曾控股江苏阳光及海润光伏。

丰山集团:上市不到一年就带帽

丰山集团(603810.SH)上市时间为2018年9月17日,还算是A股的“小鲜肉”,但这个“小鲜肉”,却有着“A股最快ST股”的头衔。

事情原委是这样的:丰山集团于2019年4月16日接到园区集中供热公司盐城市凌云海热电有限公司(下称供热公司)对其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检修通知,公司于2019年4月18日对原药合成车间进行临时停产。截至2019年7月15日,园区内企业均处于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工作中,暂未有化工合成类企业复产;根据最新沟通情况,预计供热公司不能在7月18日及之前恢复供热,公司原药合成车间仍将处于停产状态,复产时间具有不确定性。因此次临时停产的原药合成车间主要生产氟乐灵、烟嘧磺隆、精喹禾灵、毒死蜱四种原药产品,上述原药产品2018年度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58.68%。上述情形符合《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条第(二)款“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故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于是,7月16日,在丰山集团上市不足一年之时,被实施了风险警示,成了ST丰山。

好在公司态度还是积极的,差不多四个月后的11月14日,ST丰山撤销了其他风险警示,恢复当初模样。丰山集团称,2019年10月25日,供热公司恢复供热,公司原药合成车间正式投料复产。公司原药合成车间经一段时间生产运行,目前生产平稳有序,各原药产品已经顺利产出,各车间产能已经逐步恢复至停产前正常产能,公司主要生产经营活动已恢复正常,导致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经消除。

资料显示,丰山集团主要从事农药原药/制剂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7.29亿元,同比下滑27.84%,净利润4774.71万元,同比下滑49.73%。当初在被ST时,股价一度出现5个“一字跌停”,至今股价都还没有爬起来,回头想想也是后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