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集体梦断2019,首富们的“惊变52周”发生了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集体梦断2019,首富们的“惊变52周”发生了什么

这个市场不再会盲目奖励“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胆”的投机者,而踏踏实实,在既定能力范围和规则框架内做事的实干家,则并不为会财富所遗忘。

文|国英观察  树本高

夜观天象,2019年,注定属于中国富豪们的黄昏。

钱袋趋紧只是开始,经济寒冬的2019,有多少“首富”或“前首富”茕茕孑立,抱憾相忘于江湖?

根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就有如下“首富”破产或沦为老赖——山西首富李兆会、河北首富杨卓舒、陕西首富姚俊良、重庆首富尹明善、宁波首富熊续强、“园林”首富何巧女、河南首富朱臣文、云南首富赵兴龙、青海首富肖永明、浙江女首富周晓光……

图:中国首富界“变故”地图:

更可怕的是,在年关到来之前,这样的一串“首负”地图和名单还在陆续更新。

01

2019,首富的“惊变52周”,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走捷径的路上,“幸福”的人是相同的,“不幸”的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山西首富李兆会,以“少年老成”闻名全国。27岁成为山西首富,但却在10年内败光125亿,2019年彻底沦为“失信被执行人”。据说,其输光身家的原因主要是掏空海鑫集团去玩资本运作试图补救财务窟窿,谁知窟窿越捅越大,落得本人和海鑫集团“双输”局面。

宁波首富熊续强,从房地产起家,赚到第一桶金后开始跨界造车,并且玩起高难度的跨国资本运作,最终麾下的银亿股份被拖到破产重整,熊套现的资金也不知去向,本人则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河北首富杨卓舒,通过所谓的“民间融资”吸纳百亿资金,用以给卓达集团输血及其他非法用途,最终虚构项目被识破,主动投案自首。

青海首富肖永明,占用上市公司藏格控股22个亿资金,在市场环境不充分时谋划“蛇吞象”式的百亿重组,并且进行高比例质押,最终公司背负百亿债务迟迟未能偿还,本人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02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乘着市场东风起势的人,一定会率先感觉到东风转向成“西北风”的扑面寒。

毕竟,“首富”之位,易攻难守,尤其是在扑朔迷离的资本市场,带着杠杆与情绪翻云覆雨,更是让欲望爆棚的资本作手欲罢不能的失乐园。

熊续强执掌下的银亿集团,在重组之风鼎盛的2016年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达123.25亿元,领跑浙江百强民企。彼时的银亿集团和熊续强,何曾想到会有股票总市值都不到重组金额一半,3亿债务都还不起,破产重整遥遥无期的今天?

图:银亿股份月K线图

▲注:数据来源于新浪财经

青海首富肖永明同样“发家”于2016年,当年1月,格尔木藏格钾肥股份有限公司89.39亿元成功借壳金谷源,成为钾肥行业“二龙头”,其实控人肖永明借此一跃成为青海省首富。好景不长,上市后的藏格控股连连曝出财务造假、信披违规、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等问题。2019年9月3日,肖永明更是因涉嫌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被迫卸任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并遭到证监会的处罚与市场禁入。

这些“首富”里面,重庆首富尹明善其实是最可惜的一个,因为他并不是靠在资本市场上敲骨吸髓发家的,而是败在了时势之上——老来创业刚有起色,各大城市的禁摩政策就导致力帆摩托销量节节败退,而造车更像是不得已的画虎类犬,尹明善的败局显然是对产业判断错了方向,战略和战术上出现双重失误。

但其他首富的消殒,又作何解释呢?恐怕就不值得些微的同情了。基本上都死于过度投机,或者以投机解决实业问题,甚至就是赌。

宁波首富熊续强,浙江女首富周晓光这一类,抱有典型的浙江“游资”心理,进入了资本市场之后心态剧变,投资太过生猛,以至于公司债台高筑也在所不惜,最后试图力挽狂澜时,已经为流动性危机掐断了咽喉,直到债券违约,银行抽贷时,才发现所谓的多元化“不是那么回事”。死于“高频交易”的他们,难道资本市场“投资有风险,买卖须谨慎”这句话在其眼中有如无物?

姚俊良的美锦集团,为了投资所谓的“氢能源产业园”,质押了99%的股份,此举实在有些“俄罗斯轮盘赌”的色彩。也许姚对“风口”的判断比较准确,又或许对自身的技术积累抱有百倍信心,但很显然吃资源老本起家的姚所作所为有些疯狂,毕竟其过去几年参股的多家煤炭企业仍然欠着举债,靠蹭热点减持套现的行为也被证监会及时识破并制止。拆了东墙补西墙,这难道就是“氢能源小镇”这样的项目存在的意义?

像云南首富赵兴龙,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这样因为“赌”断送事业的,就更充满讽刺意味了。“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无关乎经济基本面的好坏,这也是最基本的道理。如果你连这条红线都敢碰,不管你巧言令色,融来多少博傻的资金攻你挥霍,或者资本市场意气风发,来10轮,20轮牛市攻你套现,一样得玩完。

03

这几年的资本市场,也许盘面上波澜不惊,但的的确确对这些不懂经济规律,不懂节制,更不懂社会责任的富豪们存在天然的“挤出效应”!

如果没有一轮又一轮相对剧烈的调整,也许乐不思蜀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们还在做着高价收割投机者的黄粱美梦,直到质押率越来越高,补仓的资金越来越少,连续爆仓在即,乃至趁火打劫谋求控制权的“野蛮人”的出现,才能让他们看清现实,并开始珍惜每一分融资“展期”得来的钱,才开始动用一切资源争夺控制权,保住主业的“一亩三分地”。

如果没有更多资本市场监管新规的出台,也许擅长短线博弈的富豪们还在密谋着各式各样的联合坐庄,操纵股价,蹭热套现,内幕交易,甚至财务造假!直到高压之下的2019年,掮客们才明白尽管与散户“信息不对称”,也可以在投入1300万的情况下巨亏90%(永兴特钢内幕交易案)。尽管偷天换日连续粉饰了几年的现金流,终将因为难以掩饰的流动性危机而东窗事发被敲下退市的“末日之锤”(康得新财务造假案)而这一切,都是出自市场正义的宣判。

如果没有社会融资收紧,信用审核趋严,也许熊续强、周晓光们还能玩的更大更嗨,以更高的杠杆,更为夸张的溢价去玩并购,搞利益输送。雪球不会永远固若金汤,积雪散尽之时,围观者作鸟兽散,吃亏的只会是更多听故事上了瘾的散户。

这个市场,也许看起来并不太美好,因为一轮又一轮“股灾”曾经让大多数执着如一的人伤痕累累。但你也要看见,市场也在慢慢变好,特别是在资源配置上“清理门户”的做法已经体现出成果——过往在这样的市场里,混的如鱼得水的富豪们已经开始集体上演一出“商场现形计”——投机的都陆续挂了,老老实实做主业的却还在继续刷新着财富峰值。

市场重新一轮漫长的财富分配历程,把德不配位,弄虚作假的富豪给送上审判席,没收其非法敛来的财产;把欲望与浮躁加身,自身能力犹不及而盲目扩张的富豪们给断粮断水,促其饮水思源;把沉不住气搞实业,一昧走资本市场捷径赚快钱的富豪们“关门打狗”,促其在准则范围内准入与交易。

2019年,首富们的“惊变52周”,或许于你于我,于整个资本市场,都是最好的时光。这个市场不再会盲目奖励“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胆”的投机者,而踏踏实实,在既定能力范围和规则框架内做事的实干家,则并不为会财富所遗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