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百亿“治沙大王”图谋整体上市,股民答应吗?

半年来,亿利洁能股价持续下跌,相对于方案公布前最高点9.02元/股,已经腰斩。就在收到问询函的当日(12月12日),收盘于3.9元/股。

文|野马财经 郝美平 武占国

王文彪被冠以“沙漠愚公”、“沙漠王子”、“治沙大王”的称号,其一手创办了总资产达千亿的商业帝国——亿利集团,也是因为治沙而闻名市场。

在治沙背后,王文彪更是一个名副其实下海创业的企业家。30多年的时间,王文彪从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变身厂长,却意外和“治沙”结缘,和许多污染环境创造效益的企业不同,王文彪发家伊始便有着环保概念进行保驾护航。

如今,从内蒙古起家的亿利集团,正在推动生态板块的整体上市,但是,股民似乎并不买账,甚至上交所还发出多道问询函,质疑其是否存在侵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

2019年5月6日,亿利洁能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午后突然大跌,最终封死跌停,正当股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亿利洁能发布公告称,拟筹划重大事项,宣布于次日停牌。

5月21日,亿利洁能宣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注入同一股东控制的亿利生态,同时宣布复牌,亿利洁能继续“一字”跌停,半个月时间,亿利洁能市值蒸发近百亿。

如今,半年有余,该项收购案仍然悬而未决。

47亿收购案遭上交所问询

12月12日,亿利洁能(600277.SH)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该问询函的内容源于亿利洁能5月21日发布的一份收购方案,该方案显示亿利洁能拟以发行股份、可转债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47.55亿元购买亿利生态100%的股权,同时募集资金。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不过彼时,该收购方案发布后,亿利洁能的股价却“一字”跌停,4个交易日内股价暴跌31.5%。

根据此前上交所的意见,认为该交易方案披露的交易信息不充分,需要重新提交审核。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交易标的对应的股东,其实是分三次才完全披露,分别是7月25日,第二次提交预案审核;12月3日,第三次提交预案审核。一位投行人士告诉野马财经,该现象属于是谈判不顺利的表现。

定增预案千呼万唤始出炉,接着又被上交所问询,主要问询的内容包括三大项,首先是本次交易方案的安排,发行价格从 8.39 元/股下调为 4.77 元/股、交易作价由预估值 43 亿元上调为 47.55 亿元,这是否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其次是关于标的资产估值及业绩承诺,交易标的估值的提升以及采用收益法增值率达141.63%,说明其合理性;再有就是关于标的资产的财务状况,上交所要求进一步详细说明。

亿利洁能相关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最终预案的股价下调,是因为市场行情发生变化,根据规定进行了相应调整,并不存在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

实际上,半年来,亿利洁能股价持续下跌,相对于方案公布前最高点9.02元/股,已经腰斩。就在收到问询函的当日(12月12日),收盘于3.9元/股。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半年来亿利洁能的股价走势)

受股价走势的影响,亿利洁能发布质押公告,称截止5月27日,其控股股东亿利集团累计质押的股份数量为13.44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总股数的99.83%,占公司总股本的49.07%。

如此高的质押率,是否会触及平仓线?亿利洁能在公告中表示:亿利集团质押上述公司股份是为融资提供质押担保,不存在可能引发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

至于此次定增预案公布后,亿利洁能的股价下跌的其中一个原因或许与此次收购的关联交易问题有关。

天眼查显示,亿利洁能的控股股东是亿利集团,持股49.16%,而这次收购的标的亿利生态,其控股股东也是亿利集团,持股69.46%。也就是说,亿利洁能这次要收购的是自己的“表兄弟”。

其实在5月份,亿利生态的股权结构还很简单,由亿利集团控股99%,亿利控股占股1%。随后,亿利生态先后引入包括国企在内的其它资本,不过亿利集团仍然是大股东,占股达69.46%。

此外,收购方案显示,此次收购亿利生态定价47.55亿。不过亿利洁能仅出资4.75亿,剩余40亿从股市募集。

如此操作,亿利集团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实现亿利集团“生态板块”的整体上市。

亿利生态整体上市背后的巨额融资

亿利生态官方微信称,近三年来,亿利洁能通过“退黑进绿”,先后置出了药业、贸易和煤炭资产等非主业、非环保产业,同时置入生态光伏和乙二醇资产等循环经济、洁能环保产业。

如果本次交易完成,亿利洁能业务将由原有的清洁能源、光伏发电及新增的生态修复三大业务组成,标的整体收入占上市公司营收比例将提升至26.10%左右,亿利集团也将实现“大生态业务”(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和绿色产业服务运营)板块的整体上市。

野马财经不完全梳理,2009年至今,亿利洁能几乎每年都在向亿利集团购买资产。从所谓PVC能源化工循环经济一体化项目的相关股权资产,再到东博煤炭、微煤雾化热力项目,以及如今的亿利生态涉及10多家公司,合计耗资已超百亿。

其中,规模较大的包括去年16.34亿元关联并购亿鼎公司,2010年前后,15.59亿元收购东博煤炭、10.03亿元收购内蒙古金山恒泰等5家公司、4.6亿元收购正利新能源等。

2018年8月13日,亿利洁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根据审计后账面净资产为依据,以现金9.5亿元收购公司控股股东亿利集团持有的亿鼎公司60%股权。该收购案发布后,亿利集团受到《长江商报》的质疑。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亿利集团的总资产达1084.81亿元,总负债677.7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2.69%,其中,短期借款58.46亿元,现金及等价物余额66.44亿元。

专业治沙30年,王文彪的资本布局

在亿利集团庞大的资产版图背后,王文彪可以说靠着治沙在资本市场打出了一片天下。

1988年,还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王文彪,放弃这个铁饭碗,下海经商,承包了内蒙古巴音乌素盐海子——一家濒临倒闭的地方国营盐厂。

因为从小生活的地方黄沙漫天,工作上任第一天,王文彪乘坐的汽车又陷在盐厂门口的沙子中。王文彪上任后决定,从每吨盐的利润中提出5块钱,在黄沙中种树。

以防沙为起点,王文彪又在种树的基础上,在内蒙先后修了多条公路。在王文彪的经营下,盐厂逐渐扭亏为盈,还兼并了当地化工厂和建材公司,1995年,亿利集团成立。

彼时,王文彪给自己设立的目标是:再奋斗5年,让公司的利税收人突破一个亿,集团也因此被命名为亿利。

2014年,亿利集团营收390亿元,同年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70位,水涨船高,在2015年的胡润富豪榜中,王文彪以112.6亿元的财富,成为内蒙古第二富。

王文彪 图片来源:亿利洁能官网

到2018年底,亿利集团营收435亿元,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王文彪身家225亿元。

在治沙方面进行的长期努力,无疑给亿利集团的声誉加分不少。

2000年,亿利集团在未拿到内蒙古上市企业指标的情况下,借着良好的企业形象,旗下的亿利洁能最终实现上市。王文彪后来也表示,“我们并没有在政府公关上花钱,靠的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和中央政府的重视。”

在亿利洁能上市之后,2012年,王文彪又联合亿利集团全体创始股东,成立了亿利治沙公益基金会,希望基金能独立运作,这样亿利集团颇负盛名的防沙公益,就可能实现自我循环。

而在“治沙”之外,王文彪更是频频布局。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从2008年至今的10多年间,亿利洁能通过并购,形成了化工、煤炭、清洁能源等三大产业生态圈,总规模达千亿之巨。

频频收购背后,受制于行业特性,以及随之产生的财务成本,从账面来看,亿利洁能的盈利水平并不算高。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3亿元,扣非净利润5.7亿元,净利率仅为6.48%。

不过,2015年至2018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9.57%、11.18%、12.8%、16.81%;净利率分别为1.89%、3.55%、4.77%、6.48%,呈现稳步上涨趋势。

2015年,高峰时亿利洁能市值一度高达400亿元,如今市值仅剩1/4,刚过百亿。如今亿利集团图谋整体上市的收购方案又半年没进展,曾经的“沙漠王子”,在资本市场遭遇波折。

你觉得亿利集团图谋整体上市能成功吗?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