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铜矿巨头嘉能可减产以期稳定铜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铜矿巨头嘉能可减产以期稳定铜价

在所有大宗商品中,铜处于“稳跌、缓跌”过剩偏平衡的状态。减产会对铜价产生影响,但不足以使铜的供需基本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图片来源:CFP

与其他致力于专业生产的资源巨头不同,总部位于瑞士巴尔的资源巨头嘉能可(Glencore,00805.HK)更长于投资和交易。

这家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野心勃勃,用它精通商品情报的团队,在油气、农产品、铜锌、煤炭等行业拥有巨额头寸,在铁矿石领域相对较弱。

嘉能可善于看准机会逢低买入待涨暴赚。其旗下的刚果(金)加丹加矿业(TSX:KAT),就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趁加丹加矿业市值蒸发90%之际收购而来。随后随着铜价稳步走高,2010年即赚回高额利润。

这家低调的大宗商品贸易商,由亿万富翁马克·里奇(Marc Rich)创立,于2011年在伦敦、香港两地上市,翌年,嘉能可与矿业大亨斯特拉塔合并案经双方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合并后,嘉能可斯特拉塔形成了从开采到生产销售的中上游产业链,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煤(用于燃烧发电的煤炭)供应商,控制着全球近三成的国际动力煤贸易量,还是全球第三大铜生产企业,是继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之后的第四大矿业巨头。

嘉能可的投资多元化,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单一品种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不过,从2014年以来,大宗商品几乎无一例外地步入熊市。各资源巨头的半年财报不像几年前那么好看。今年8月,嘉能可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利润下滑56%,净收入下调为8.82亿美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20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嘉能可的股价已较4年前的发行价下跌了70%,成为英国富时100指数上表现最差的公司。

嘉能可在9月7日称,为了削减成本,将暂时关闭刚果民主共和国的Katanga铜矿和赞比亚的Mopani铜矿,为期18个月。预计导致电解铜产量减少约40万吨,此外还有其他系列减支减债举措。非洲地区的铜生产成本较高。

根据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月报统计,2014年全球矿产铜产量年增0.8%,至1843万吨。嘉能可去年铜产量增加4%为154.6万吨,约占全球矿产铜产量的1/10。

根据嘉能可当年招股书显示,嘉能可在有色金属、农产品和动力煤的目标市场上占有大量市场份额,其中金属铜的目标市场份额约为50%,铜精矿为30%。

“嘉能可对铜市场影响较大。”安泰科技首席铜分析师杨长华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嘉能可的减产计划,对这几日铜价走高有影响,“按照18个月减产40万吨来算,今年最后一个季度,嘉能可将减产6-7万吨。”

彭博社报道,9月9日,铜价连续第三个交易日走高,是6月中旬以来涨势最持久的一次。伦敦金属交易所3个月后交割的铜期货周三涨0.4%,至每吨5365美元。

在精铜矿方面,嘉能可旗下子公司在澳大利亚独资经营科巴尔矿(Cobar)。嘉能可拥有哈萨克斯坦锌业公司(Kazzinc)51%的股份,后者也生产铜精矿。

此外,嘉能可于2013年4月以剥离位于秘鲁的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铜矿全部权益的代价,并购了先前就持股34.5%的瑞士超达矿业公司(Xstrata)。

超达矿业公司在全球运营多座铜矿,包括阿根廷的阿卢姆布雷拉(Alumbrera)铜金矿、澳大利亚的伊萨山(MountIsa)和恩内斯特亨利(ErnestHenry)铜矿等。

在铜金属方面,嘉能可子公司拥有菲律宾联合冶炼公司(PASAR)78%的股份、赞比亚铜钴矿山莫帕尼(Mopani)73%的股份。莫帕尼年产能为25.5万吨铜金属和2200吨钴。嘉能可在刚果(金)拥有两家铜钴矿业公司,姆丹达矿业公司(Mutanda)和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分别持股40%和74%。

这些庞大的铜资产足以证明嘉能可在铜市场的话语权。

除了嘉能可之外,还有其他铜矿减产或者暂停生产。根据《期货日报》报道,赞比亚Luanshya铜矿公司和嘉能可同时宣布了减产计划,称由于铜价重挫及电力供应短缺,该公司旗下Baluba矿场将暂停运营并裁员。

全球最大铜矿商智利国有铜公司Codelco,在9月3日遭遇合同工再举行抗议活动,旗下位于该国北部的Chuquicamata矿被迫停产。

Codelco还将重新设计Andina铜矿的扩张计划,重新设计该扩产方案将花费大约两年时间。

9月2日,墨尔本的奥克泰迪矿业公司(Ok Tedi Mining Ltd)也表示,因厄尔尼诺气候加强导致干旱恶化,旗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铜矿料将关闭至2016年一季度。自由港迈克墨伦公司(Freeport-McMoRanInc)也将旗下的ElAbra铜矿开采率下调约50%,同时约有700名工人被解雇。

杨长华认为,包括嘉能可在内的铜矿企业减产或者扩张放缓措施,会影响今年约10万多吨铜产量减少。

“这些减产会对铜价产生影响,但不至于产生逆转,不足以使铜的供需基本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杨长华称。

“铜市场的过剩预期一直都存在,但铜的实际过剩量并不大,铜市场供趋向偏平衡状态。”杨长华说,嘉能可率先减产,会使市场由过剩逐步向平衡靠拢。

铜的基本面和价格走势,很大程度上受中国市场需求的影响。

中国铜消费量占全球四成以上,主要用于电缆、电器和房地产。但是相当数量的进口铜存放于保税区仓库,没有用于生产,而是用于融资、抵押换取银行贷款。

围绕中国铜需求的预判,看空、看多者均有。嘉能可CEO伊凡·格拉森博格(Ivan Glasenberg)对彭博社称,铜价大幅下跌与中国需求减弱,以及大量激进做空所致,“中国金属的消费需求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料。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长低于市场预期。”他说。高盛亦对中国铜市场需求不看好。

但是有些资源巨头并不这么认为。全球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力拓表示,未来2-3年铜市场会出现结构性紧缺。

力拓铜煤矿业务CEO Jean-Sebastien Jacques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称,可以预见市场的重大增长潜力仍然在中国。

力拓在2009年投资了蒙古国的奥尤陶勒盖铜矿项目,迄今已投资60亿美元,该矿初步探明铜储量为3110万吨。目前,力拓进行到该矿的地下矿部分融资、完成可研报告以及获得各种许可证阶段。今年3月,奥尤陶勒盖铜矿仅地上部分铜精矿产能已达100万吨。

在大宗商品几乎走“熊”的近几年,铜表现“稳跌、缓跌”,杨长华认为铜是基本面相对较好的大宗商品。

“铜价达到峰值较晚,到2011年才达到峰值,从最高的10190美元/吨跌到8月最低的4850多美元/吨,跌了一半多。”不过,杨长华认为,铜价之前以远高于成本价运行了好多年,从基本面来看,铜价一直偏高。

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月报显示,2014年全球铜市供给过剩10.5万吨,铜库存则年减21万吨。

此前,国际铜研究组织预计2015年全球矿山铜产量预计增加5%至1950万吨,全球精炼铜市场存在小幅过剩。

彭博社对铜市场的预期也比较乐观。彭博行业研究监测数据显示,中国铜库存在今年8月降至54万吨,为21个月最低水平(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的官方数据不对外公布)。彭博社认为,中国的铜库存下滑,意味着铜价仍有反弹的空间。彭博董事长Peter Grauer是嘉能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由于“中国保税仓库库存下降得很厉害”,ICBC Standard Bank Plc驻伦敦的分析师Leon Westgate称,“中国需求不错,供应面出现中断和减产,市场上的铜供应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泛滥。所以,现在有人开始说市场见底了。”

杨长华预计,明年铜供需会趋向基本平衡,但由于消费不是特别旺,实际上可能还会供应过剩,但估计量不大。

目前,铜价维持在5000美元/吨以上。杨长华说,5000美元/吨左右是成本线,全球80%-90%铜矿企业的现金成本低于这个水平,10%-20%高于这个水平。“但是铜矿企业的完全成本算下来就不一定赚钱了,比如非洲矿的成本偏高。”

无论如何,铜价回升对嘉能可来说是好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嘉能可

3.3k
  • 特斯拉、嘉能可和大众在内的集团启动试点追踪电动汽车电池从生产到回收的过程
  • 嘉能可秘鲁Antapaccay铜矿遭到袭击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铜矿巨头嘉能可减产以期稳定铜价

在所有大宗商品中,铜处于“稳跌、缓跌”过剩偏平衡的状态。减产会对铜价产生影响,但不足以使铜的供需基本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图片来源:CFP

与其他致力于专业生产的资源巨头不同,总部位于瑞士巴尔的资源巨头嘉能可(Glencore,00805.HK)更长于投资和交易。

这家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野心勃勃,用它精通商品情报的团队,在油气、农产品、铜锌、煤炭等行业拥有巨额头寸,在铁矿石领域相对较弱。

嘉能可善于看准机会逢低买入待涨暴赚。其旗下的刚果(金)加丹加矿业(TSX:KAT),就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趁加丹加矿业市值蒸发90%之际收购而来。随后随着铜价稳步走高,2010年即赚回高额利润。

这家低调的大宗商品贸易商,由亿万富翁马克·里奇(Marc Rich)创立,于2011年在伦敦、香港两地上市,翌年,嘉能可与矿业大亨斯特拉塔合并案经双方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合并后,嘉能可斯特拉塔形成了从开采到生产销售的中上游产业链,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煤(用于燃烧发电的煤炭)供应商,控制着全球近三成的国际动力煤贸易量,还是全球第三大铜生产企业,是继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之后的第四大矿业巨头。

嘉能可的投资多元化,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单一品种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不过,从2014年以来,大宗商品几乎无一例外地步入熊市。各资源巨头的半年财报不像几年前那么好看。今年8月,嘉能可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利润下滑56%,净收入下调为8.82亿美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20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嘉能可的股价已较4年前的发行价下跌了70%,成为英国富时100指数上表现最差的公司。

嘉能可在9月7日称,为了削减成本,将暂时关闭刚果民主共和国的Katanga铜矿和赞比亚的Mopani铜矿,为期18个月。预计导致电解铜产量减少约40万吨,此外还有其他系列减支减债举措。非洲地区的铜生产成本较高。

根据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月报统计,2014年全球矿产铜产量年增0.8%,至1843万吨。嘉能可去年铜产量增加4%为154.6万吨,约占全球矿产铜产量的1/10。

根据嘉能可当年招股书显示,嘉能可在有色金属、农产品和动力煤的目标市场上占有大量市场份额,其中金属铜的目标市场份额约为50%,铜精矿为30%。

“嘉能可对铜市场影响较大。”安泰科技首席铜分析师杨长华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嘉能可的减产计划,对这几日铜价走高有影响,“按照18个月减产40万吨来算,今年最后一个季度,嘉能可将减产6-7万吨。”

彭博社报道,9月9日,铜价连续第三个交易日走高,是6月中旬以来涨势最持久的一次。伦敦金属交易所3个月后交割的铜期货周三涨0.4%,至每吨5365美元。

在精铜矿方面,嘉能可旗下子公司在澳大利亚独资经营科巴尔矿(Cobar)。嘉能可拥有哈萨克斯坦锌业公司(Kazzinc)51%的股份,后者也生产铜精矿。

此外,嘉能可于2013年4月以剥离位于秘鲁的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铜矿全部权益的代价,并购了先前就持股34.5%的瑞士超达矿业公司(Xstrata)。

超达矿业公司在全球运营多座铜矿,包括阿根廷的阿卢姆布雷拉(Alumbrera)铜金矿、澳大利亚的伊萨山(MountIsa)和恩内斯特亨利(ErnestHenry)铜矿等。

在铜金属方面,嘉能可子公司拥有菲律宾联合冶炼公司(PASAR)78%的股份、赞比亚铜钴矿山莫帕尼(Mopani)73%的股份。莫帕尼年产能为25.5万吨铜金属和2200吨钴。嘉能可在刚果(金)拥有两家铜钴矿业公司,姆丹达矿业公司(Mutanda)和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分别持股40%和74%。

这些庞大的铜资产足以证明嘉能可在铜市场的话语权。

除了嘉能可之外,还有其他铜矿减产或者暂停生产。根据《期货日报》报道,赞比亚Luanshya铜矿公司和嘉能可同时宣布了减产计划,称由于铜价重挫及电力供应短缺,该公司旗下Baluba矿场将暂停运营并裁员。

全球最大铜矿商智利国有铜公司Codelco,在9月3日遭遇合同工再举行抗议活动,旗下位于该国北部的Chuquicamata矿被迫停产。

Codelco还将重新设计Andina铜矿的扩张计划,重新设计该扩产方案将花费大约两年时间。

9月2日,墨尔本的奥克泰迪矿业公司(Ok Tedi Mining Ltd)也表示,因厄尔尼诺气候加强导致干旱恶化,旗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铜矿料将关闭至2016年一季度。自由港迈克墨伦公司(Freeport-McMoRanInc)也将旗下的ElAbra铜矿开采率下调约50%,同时约有700名工人被解雇。

杨长华认为,包括嘉能可在内的铜矿企业减产或者扩张放缓措施,会影响今年约10万多吨铜产量减少。

“这些减产会对铜价产生影响,但不至于产生逆转,不足以使铜的供需基本面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杨长华称。

“铜市场的过剩预期一直都存在,但铜的实际过剩量并不大,铜市场供趋向偏平衡状态。”杨长华说,嘉能可率先减产,会使市场由过剩逐步向平衡靠拢。

铜的基本面和价格走势,很大程度上受中国市场需求的影响。

中国铜消费量占全球四成以上,主要用于电缆、电器和房地产。但是相当数量的进口铜存放于保税区仓库,没有用于生产,而是用于融资、抵押换取银行贷款。

围绕中国铜需求的预判,看空、看多者均有。嘉能可CEO伊凡·格拉森博格(Ivan Glasenberg)对彭博社称,铜价大幅下跌与中国需求减弱,以及大量激进做空所致,“中国金属的消费需求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料。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长低于市场预期。”他说。高盛亦对中国铜市场需求不看好。

但是有些资源巨头并不这么认为。全球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力拓表示,未来2-3年铜市场会出现结构性紧缺。

力拓铜煤矿业务CEO Jean-Sebastien Jacques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称,可以预见市场的重大增长潜力仍然在中国。

力拓在2009年投资了蒙古国的奥尤陶勒盖铜矿项目,迄今已投资60亿美元,该矿初步探明铜储量为3110万吨。目前,力拓进行到该矿的地下矿部分融资、完成可研报告以及获得各种许可证阶段。今年3月,奥尤陶勒盖铜矿仅地上部分铜精矿产能已达100万吨。

在大宗商品几乎走“熊”的近几年,铜表现“稳跌、缓跌”,杨长华认为铜是基本面相对较好的大宗商品。

“铜价达到峰值较晚,到2011年才达到峰值,从最高的10190美元/吨跌到8月最低的4850多美元/吨,跌了一半多。”不过,杨长华认为,铜价之前以远高于成本价运行了好多年,从基本面来看,铜价一直偏高。

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月报显示,2014年全球铜市供给过剩10.5万吨,铜库存则年减21万吨。

此前,国际铜研究组织预计2015年全球矿山铜产量预计增加5%至1950万吨,全球精炼铜市场存在小幅过剩。

彭博社对铜市场的预期也比较乐观。彭博行业研究监测数据显示,中国铜库存在今年8月降至54万吨,为21个月最低水平(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的官方数据不对外公布)。彭博社认为,中国的铜库存下滑,意味着铜价仍有反弹的空间。彭博董事长Peter Grauer是嘉能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由于“中国保税仓库库存下降得很厉害”,ICBC Standard Bank Plc驻伦敦的分析师Leon Westgate称,“中国需求不错,供应面出现中断和减产,市场上的铜供应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泛滥。所以,现在有人开始说市场见底了。”

杨长华预计,明年铜供需会趋向基本平衡,但由于消费不是特别旺,实际上可能还会供应过剩,但估计量不大。

目前,铜价维持在5000美元/吨以上。杨长华说,5000美元/吨左右是成本线,全球80%-90%铜矿企业的现金成本低于这个水平,10%-20%高于这个水平。“但是铜矿企业的完全成本算下来就不一定赚钱了,比如非洲矿的成本偏高。”

无论如何,铜价回升对嘉能可来说是好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