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腾讯视频爱奇艺被起诉,从《陈情令》到《庆余年》观众缘何对超前点播不再买账?

这场民事诉讼最终结局难料,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向已经付费的会员再收费并不是讨好观众的明智之举,以及视频平台的20元会员时代可能真的要过去了。

《庆余年》剧照

12月17日晚,因为“50元看6集”的超前点播规则,腾讯视频吃了一纸诉状。

“这段时间在腾讯追《庆余年》,本来会员提前看功能用得好好的,结果突然冒出一个‘超前点播’,顿时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身为法律人,我马上翻出了《腾讯超级影视VIP会员服务协议》,然后再一次感到生理上的不适。”律师林健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作为腾讯视频会员的使用体验,并将这种不满和愤怒诉诸了法律,要求确认腾讯视频超级影视VIP会员服务协议下的多条条款,并赔偿经济损失500元。

起诉书要求腾讯修改多条无效条款

这一纸诉状源于同为《庆余年》观众,同时任职于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的吴声威。12月16日,吴声威在知乎发表“会员看《庆余年》还需付费,起诉爱奇艺‘超前点播’”一文,他称“才意识到,如今的会员已成了原来的普通用户”,并在翻看了爱奇艺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后发现了诸多问题,他表示“如今爱奇艺的VIP会员不能自动跳过广告,不能提前观看热播剧,原有的会员权益荡然无存,多项会员特权被变相阉割。”吴声威还附上了提交给北京海淀区法院的民事起诉书。

吴声威在知乎的回答颇受认可

17日,吴声威找到了林健,提议将腾讯视频也诉至法院,林健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在翻看了《腾讯超级影视VIP会员协议》后认为腾讯视频多项协议条款为霸王条款,“是明显不公平、不合理的条款”,并表示“真正自由的市场中,断不可能出现这样荒唐的条款。”

林健律师告诉界面文娱,他认为腾讯视频会员协议的不合理之处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提供服务中存在欺诈,即实际提供的会员服务,与其宣传的会员服务不符;一个是部分格式条款无效,主要的一条是‘约定用户继续使用视为接受协议修改’”。

律师身份,《庆余年》追剧粉丝,这一次,用户的不满从弹幕的质疑、微博的热搜上升为了一场民事案件。

《陈情令》到《庆余年》,“会员再付费”为何不灵了?

在《庆余年》之前,已经是会员却还要再付费才能观看平台内容的先例始于《陈情令》。

这部2019年的爆款网剧,6月27日在腾讯视频播出后,点播量和微博的话题热度一直高居不下,《陈情令》和《庆余年》一样,原本都是每周更新六集,到8月剧集将完结之时,腾讯视频提前在线上放出了《陈情令》大结局,只不过要看提前释放的5集,需要从普通的VIP花费18元升级为超级VIP才可观看,而在升级为超级VIP后,腾讯视频又提示单集付费6元才可观看大结局。

《陈情令》和《庆余年》中都有肖战

尽管这一操作让不少追剧粉感到不满,但“陈情女孩”、“博君一笑”的粉丝们还是趋之若鹜,7日晚8点更新到8号凌晨,就有75万人左右解锁了超前点播特权,而按照收费规则,腾讯视频在四五个小时间靠《陈情令》就赚了2250多万,还有报道称这一收费模式让腾讯视频在短短一天之内就收益近8000万元。

在《陈情令》试水后,腾讯视频在接下来的《从前有座灵剑山》、《明月照我心》、《没有秘密的你》等多部剧集都采取了超前点播模式。而《庆余年》之所以在众议纷纷之外引发众怒,甚至有观众将播出平台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告上民事法庭,其原因与《陈情令》和《庆余年》的受众范围有很大关系。

《陈情令》的超前点播收费规则

《陈情令》是暑期爆款、以年轻的女性粉丝为目标群体,粉丝对于主演肖战、王一博的忠诚度和付费意愿都极高,这一点从陈情令国风音乐会一票难求的火爆状况就可一窥。腾讯视频借《陈情令》捧红了肖战和王一博,线下的国风演唱会、见面会,线上的演唱会直播、陈情令官方商城都带来了不菲的收入。靠“兄弟情”收割粉丝和流量,在《陈情令》之前还有《镇魂》、《上瘾》等,但像《陈情令》一样能赚得大批氪金意愿和付费能力都奇高的粉丝的,还没有前者,这次《庆余年》的一次点播收费引来的震荡,也证明很难有后者。

《陈情令》泰国见面会海报

除了粉丝性质不同,《庆余年》的粉丝范围相较《陈情令》也更广,年龄跨度更大,性别也并未造成较大的区隔。这也与《庆余年》在题材上选择了权谋斗争、社会变革等更为宏大的议题,在演员上选择了更具口碑和识别度的陈道明、吴刚等演员有关。

在粉丝层面的因素外,《庆余年》在剧情还未过半就选择进行超前点播收费,剧情尚未进入高潮,又一波收费就来了,此时的观众还谈不上痴迷于追剧,加上专业的法律人士对收费的质疑,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背后的借剧揽财之心,在观众眼里也就昭然若揭了。

亏损的出口

12月14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表题为《视频网站套路层出不穷,吃相太难看》的文章,称“额外收费的行为,实际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犯”并直批视频平台“对待用户缺乏起码的尊重”,在微博上,针对《庆余年》的超前点播收费,观众也直斥视频平台“割韭菜”、“套娃式收费”、“贪得无厌”。

对此争议,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在“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进行了回应,表示对会员的告知和消费心理把握还不够体贴,“为了满足用户的观影需求,我们在不断探索付费模式的创新,以更贴合用户的深层需求。”爱奇艺副总裁戴莹也回应称“我们的初衷是想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但可能没太做好,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

爱奇艺的会员协议部分条款

两大播出平台不约而同以对用户心理把握不够细致为由回应超前点播收费的争议,超前点播的收费仍在继续,只不过由“50元看6集”改为3元多看一集。凭着会员服务协议中条款“保障”,颇显得有些“有恃无恐”。

在回应超前点播之前,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11月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不排除率先提价,“这个行业可能是会有一些共识,三大竞争谁也不愿与行动,那就爱奇艺先做,也不妨可以尝试的。”此外,他还表示,“中国市场价格大概是美国平台价格的1/5,东南亚泰国、越南单价都比送我们高,我们定价可能是过低了”。

从会员规模和收费来看,目前腾讯和爱奇艺每月收费约20元,优酷为15元,芒果tv为19元。除去收入差距等因素来看,确实远低于国外流媒体会员的收费标准。

据爱奇艺9月30日公布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财报,其付费会员已达1.06亿,同比增长31%,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为1.002亿,同比增长22%,优酷也表示其日均订阅人数同比增加47%。尽管会员数量可观,但视频平台的亏损仍在继续。爱奇艺三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为36.7亿元,同比去年亏损扩大。由于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的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腾讯媒体的广告收入也同比下跌28%。大量积压的古装剧播不了,会员收费和不稳定的广告收入无法填补各家视频内容投入的巨洞,羊毛还在羊身上,这一出口最终还是要从用户身上找。

起诉腾讯视频的律师在微博称“鹅厂认为拔鹅毛是没错的,错就错在让鹅叫了出来”,“鹅厂已经在BAT的山顶寂寞了太久,一如腾讯法务部也号称南山必胜客,不知道官司要怎么输了。”但即便胜诉,最终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也很可能不会做出任何调整,林健律师向界面文娱表示:(他们会)采取“滤网策略”,即你起诉我,经过一年的诉讼,法院判决无效,确认条款无效,我就赔点钱,你不起诉我,我们还是玩我的。”

尽管如此,林健律师还是希望这桩诉讼能有其社会效应,“一方面是为消费者发声,一方面也希望引起法律界对格式条款的讨论,以期未来的立法有所考量。”

这场民事诉讼最终结局难料,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向已经付费的会员再收费并不是讨好观众的明智之举,以及视频平台的20元会员时代可能真的要过去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