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要男人只要精子 丹麦女性为何更愿做单身妈妈?

相较于等待那个对的男人,越来越多的丹麦女性选择使用捐助者的精子来建立自己的家庭。

图片来源:网络

“‘每个人都有个爸爸,’有一天我听到我儿子的朋友这样告诉他,‘不,我没有,’是他的回答,”来自哥本哈根、今年45岁的Anne Patricia Rehlsdorph说道。“他今年7岁,但他从2岁的时候就知道他是捐精婴儿,我们这个‘家庭’只有我跟他。单独抚养很辛苦,但同样很美妙。对此我别无选择。”

Rehlsdorph是正在迅速增长的选择性单身妈妈群体的一员,在丹麦语中,这样的妈妈也被称为“solomor”,在丹麦,10 个通过捐助者精子怀孕生产的婴儿当中就有一个婴儿的妈妈是没有伴侣的。“这是自2007年单身女性被提供免费的生育治疗以来,我们已经看到的一个增长趋势,”来自欧登塞大学(Odense University)医院生育部门实验室主任Karin Erb说道。从去年开始,研究者第一次收集在公共和私人诊所接受辅助生殖的单身女性的个人信息。“丹麦通过辅助生育手段出生的婴儿人数是世界上最多的,其中相当数量来自于这些单身妈妈,”Erb说道。“每个人都有认识的单身妈妈,或者正在考虑成为单身妈妈的人。”精子银行也注意到了来自单身、异性恋女性需求的增长。“现在我们50%的客户是单身,”位于奥胡斯(Aarhus)的全球最大精子银行Cryos International的主管Ole Schou说道。“我们看见大批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年长女性——其中有85%在31-45岁之间,同时当中有一半拥有硕士或更高的学位。她们当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独自完成生孩子这项任务,我们预测,到2020年,我们客户当中的70%将会是单身。”

其实大多数女性并不想成为一名单身妈妈。根据一项由哥本哈根大学医院所做调查显示,通过丹麦的9所公共生殖诊所接受调查的女性当中,有90%的女性想要和一名男性伴侣生小孩。“她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表示成为单身妈妈是后备计划,”哥本哈根大学公共卫生系副教授Lone Schmidt说道。“她们当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曾有恋爱对象并考虑怀孕,但她们的伴侣还没准备好。”在丹麦,在生育问题上寻求医疗帮助的情侣的平均年龄是33岁,而单身女性的平均年龄是36岁。“换句话说,”Schmidt说道,“女性们再也等不下去了,当她们意识到未来的图景当中不会有男人出现时,她们会自己采取行动。”

这样的事也发生在了来自腓特烈松(Frederikssund)的41岁的法律系毕业生、同时也是治疗专家的Signe Fjord的身上:“我一直以来都想要3个或4个小孩,但在我30来岁时跟我保持关系的那个男人对此并没有做好准备。我遇到的其他一些男人大多数对他们的事业更感兴趣——或者他们的游戏机——所以我开始丧失信心。我并不讨厌男人:我喜欢男人!我只是无法找到一个愿意跟我生小孩的男人。我看到许多朋友选择跟一个她们关系知道将不会持久的男朋友怀孕——仅仅是因为她们当时被想要小孩的欲望所占据。我同样看到许多‘传统’家庭在我身边破裂。所以我想,‘也许生孩子应该由我一个人来完成。’”Fjord问她自己“所有可能的困难”:“这个世界还需要更多的人吗?我不能收养吗?我研究过这个,但在丹麦,作为一名单身女性去领养小孩在实际操作上是行不通的,而且还很贵。再加上我有想要自己小孩的原始冲动。我曾经想过和我的一个朋友生小孩,但意识到这可能会变得很复杂。我也考虑过一夜情——在丹麦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想到从别人那里偷取精子多多少少有些不诚实。这样就只留下了捐助者的精子这一选择了。每个跟我交谈过此事的人对此都很支持,除了我父亲,一开始他觉得这个想法很怪——好像这是在否定‘父亲’这样一个角色。但我仍然接受了受精,并成功怀孕,在2012年生下了一个女婴。她一生下来之后,我父亲爱她爱得不得了——他喜欢当一名外祖父。”

41岁的Tine Buur是名来自哥本哈根的教师,同时还是两个分别4岁和9个月孩子的单身妈妈,她也有着相似的经历。“我父亲刚开始对于我使用捐助者的精子感到很好笑——他是老的一代人,而且我认为这让他觉得作为男人好像有点多余。但是我两个儿子和我创造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庭。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在丹麦,家庭的形式各式各样。”

这其实只是个保守的说法。研究者最近对丹麦的不同家庭形式进行了分类,发现竟有37种之多——从单身妈妈到同性恋情侣,还有各种各样的混合家庭。丹麦以对家庭照顾有加而闻名,有52周的带薪产假,并且慷慨的福利制度负责支付四分之三的儿童养育花费,这使得85%的妈妈能在产后回到工作当中。“丹麦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容易催生出单身妈妈。因为社会接受和支持你——我们对于大多数事情都很宽容,”Erb说道。

但是在丹麦单身妈妈数据背后的并不只是斯堪的纳维亚式的自由主义。根据研究者的调查显示,丹麦人同样在推迟成年的年龄。“现在丹麦社会认定你即使二十多岁了还可以被当成一名青少年,许多丹麦人上学一直上到30岁,”Erb说道。“然后你要在你的职业生涯上投入几年的时间,还没等你回过神来就已经35岁了。多年以来,政客们都这样告诉年轻人:‘把你的学习放在第一位,然后再组建家庭。’但到那时候,对许多女人来说已经太晚了。”

这个理论对于今年40岁、在学术圈工作的Pia Crone Christensen来说是真实的。“我在30多岁的时候在做有关神经科学的博士论文,那时候我没有遇到过一个愿意和我生小孩的男人,”Christensen说道,“所以我开始考虑成为一名单身妈妈。”在用了捐助者的精子之后,她怀孕了,预产期在今年的11月份。“我的孩子将不会有爸爸,”Christensen说道,“但许多人都是在没有爸爸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父母在我5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你永远不知道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Christensen,Rehlsdorph,Fjord和Buur都在怀孕前花过数年的时间去研究单独抚养小孩的优点和缺点,以及它对小孩的影响。“这是我所担心的东西,”Fjord说道,她跟Rehlsdorph一起合写了一本有关如何当一名单身妈妈的书,“但事实上,研究表明,单身妈妈的孩子的考试成绩要比其他小孩好——并且比离婚的单身妈妈的孩子要好。”

剑桥大学家庭研究中心的教授、《现代家庭:新家庭形式中的家长和孩子》(Modern Families: Parents and Children in New Family Forms)一书的作者Susan Golombok对此的解释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表现不好这种传统观点,其前提是孩子是在离婚或计划外怀孕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些女性一般都会遇到收入减少的情况,这会对孩子产生问题,并会对妈妈产生巨大的精神压力。由于分手或者收入危机的巨大压力,以及经常需要面对的跟前任的冲突,非选择性的’单身妈妈会面临更大的精神健康问题的风险,这些都会影响到小孩。但选择性的单身妈妈就不会经历这些,”

当然,单身妈妈的孩子可能会遇到其他一些问题——比如不知道捐精者的身份。但Golombok的研究表明,如果孩子能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他们是怎样被怀上的,那这就不会是个问题。“以一个孩子的心理健康来说,截止到目前为止的研究表明,选择性单身妈妈的孩子和双亲家庭的孩子在儿童适应性方面是没有差别的,”Golombok说道。“更重要的是抚养孩子的质量,以及经济和社会支持。”

在经济上有保障的丹麦单身妈妈们同样能从强有力的社会支持网络中获益,她们会经常聚会分享经验和困扰。“我们有一个非常棒的单身妈妈群,”Fjord说道,“我也很开心——尽管有时候我会觉得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工作这么辛苦。”哥本哈根大学的公共卫生教授Lone Schmidt同意这点:“这些女性看起来做得非常不错,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具备可持续性。丹麦的出生率才1.9——正常应该是2.1——所以我们应该教育男人,如果他们想要小孩,那他们就必须在他们的伴侣还有时间的时候就完成这件事。”相关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丹麦的教育部和卫生部正联合推出一个向高中生讲授生育问题的项目。“这是个巨大的转变:是从‘不要怀孕’的性教育到教授孩子不育问题的彻底转变,”Schmidt解释道。“下一步,我们需要开始建议人们在上学的时候就组建家庭——鼓励大学变得更有弹性;允许兼读生或者产假。”那女性的前途会因为边读书工作边带小孩而受到影响吗?“如果男方和女方都意识到要参与其中那就不会受影响,”她说:“丹麦妈妈的就业率是世界上最高的——我们有日托服务,我们有福利系统——早一点生小孩并不会影响到女性的职业前途。”

丹麦的单身妈妈们对她们自己感到很满意——而且大多数都还没放弃结束自己单身地位的希望。Rehlsdorph现在正在约会,Fjord说:“我仍然希望能遇到一个人,给我的小女儿一个爸爸。对我来说,一个爸爸比一枚精子重要多了。爸爸是那个会准备午餐盒,会说‘早安’,并且会吻安的那个人。他是那个会在孩子成长过程当中一直都在的那个人。我只是还没遇见罢了。”

(翻译:乔宏明)

来源:卫报

原标题:‘There’s no stigma’: why so many Danish women are opting to become single mothers

最新更新时间:10/02 09:3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