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丑女」也能红?她不靠脸就能征服你

任素汐给自己戏路的定位是不时常被大家关注的小人物。

文|电影头条

责任编辑|晓慧

影片一上,条姐就说了。

今年最后一部国产黑马只是半部好片。

为什么是半部?

开心麻花的喜剧,通常缺乏电影感。

虽然举着《驴得水》原班人马的旗子,但也不能次次保证口碑票房的双收。

那么,是什么撑起了这半部?

用冯导的话说,是以一己之力撑起一部电影质感的演员——

任素汐。

这几年,只要一看演员表里有她的名字,条姐必看无疑。

因为从未演过烂片的她只接自己能对观众负责的戏。

而这种对演戏抱有虔诚之心的人,在流量为王的时代里已经不多了。

可是,很多人还是死死地抓着她的长相不放,看不到她的演技。

的确,她不是一眼看上去很好看的演员。

甚至,有人说她“丑”,讽刺她长了一张“驴脸”。

尤其在美女如云的演艺圈里,显得极为普通。

但就是因为她有一个非常普通的相貌,才可以演她们——

小人物。

这是任素汐上了她平常不会上的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说出的一番真心话。

很显然,这里可以看出两个问题。

一是她对自己的定位,二是市场给她的定位。

任素汐给自己戏路的定位是不时常被大家关注的小人物。

因为不被关注,反而这些小人物身上有着更加真实和复杂的人性。

而在任素汐的观念里,表演追求的恰恰就是真实。

这是她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也是她能演活一个人物的秘诀。

2016年,任素汐凭借她的第一部电影《驴得水》成名。

她饰演的张一曼在别人眼中是个“荡妇”,但一曼的内心却极为天真。

在那个年代下,她不为传统社会接受,从大城市到乡村来支教就为了安放自己内心的自由。

还记得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那场撒蒜皮的戏。

一曼嘴里唱着《我要你》,然后把剥下的蒜皮抛向空中,笑着对身旁的裴魁山说:“下雪了,浪漫吧”。

坐着的裴魁山满眼爱慕地看着一曼说:“你真可爱。”

她回了一句:“你才知道啊。”

是啊,我们才知道。

任素汐竟然可以这么美。

“美”在任素汐这里不是视觉性的,而是感觉性的。

一曼把自己烫头卷发剪下一小撮来,送给铜匠的那场戏。

她用三分的颜值演出了十分的媚态。

不同于以往电影里表达的刻板的女性形象,张一曼在国产影史上留下了一份特别。

她的特别在于,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各自的利益利用她诋毁她,但她的心还是纯洁的。

这让一向带着道德审判观影的大众,看后都会不自觉地同情她。

为什么任素汐的表演能打动我们?

不仅因为这个人物身上原本的悲剧色彩,也因为任素汐的塑造。

她在拍戏过程中坚持写《一曼日记》,把自己生命中与一曼相关的经历和情感掰开了、揉碎了,放进一曼的身体里。

她相信好的表演是要投入真实的情感和生命体验到角色当中,而不是去演。

有人说,任素汐担得起演员这两个字。

有的人拿她是话剧表演出身说事,批判她在电影中的表演有着强烈的舞台剧表演痕迹。

直到去年上映的《无名之辈》,任素汐再一次用演技征服了我们。

豆瓣上有一句短评:“有人坐着演戏就能封神。”

这说的是任素汐扮演的角色——

一个因车祸高位截瘫的毒舌女人,马嘉祺。

在戏里,她只有头能动,唯一的表达途径就是用嘴。

她讲话越是刻薄,内心就越是脆弱。

在一场室内戏里,有两个笨贼阴差阴错地闯入马佳琪家,原本只是避风头,没想到她威胁他们帮她自杀。

但是,当马嘉祺因下身失禁漏尿,一时慌乱间又哭又喊要赶他们走时,两个笨贼却用毯子遮住她的头帮她处理身下的事。

很多人看到这里非常难过。

那种对生活的绝望被任素汐演得极具感染力。

有人管这叫炸裂演技。

但这不就是一个演员应该做到的吗?

电影要求的真实是一种生活中的真实。

任素汐能做到,就是因为她追求真实的生活体验。

今年的新片,任素汐终于演了一个离我们生活更近的人物。

北京大妞莫默,一个三十岁还没把自己嫁出去的独立女性。

她的家庭条件不错,渴望纯粹的爱情。

但她的情感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

一个是浪荡公子哥郑多多,一个是任现实摆弄的软蛋男友孙同。

当莫默得知孙同和她分手的真相,她骂他:“你就是郑多多养的一条狗。”

她敢于戳出孙同这么做的理由,因为她不能接受谎言。

即便情感的破裂,在社会刻板印象对她的打压下,再一次证明她的失败。

但她仍然以自己的方式抗争着现实。

预告片里,莫默说的两句话。

“我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样,我就是想试试这样行不行。”

也是影片想借莫默这个人物,传达给观众的一种反抗精神。

回顾一下,任素汐演过的角色。

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面临女性的生存困境。

然而在压抑的环境和不公的命运安排下,她们都非常坚贞。

但这也引起很多观众的发问。

为什么任素汐演谁都是在演自己?

有人说,是她的戏路窄,但演技还是好的。

有人说,她选角色会往自己身上的某个特点去靠,就是为了遮盖演技的不足。

但条姐想说,任素汐毫无疑问是个好演员,只是她还没有到封神的地步。

再说现实情况,她参演的几部电影基本上都是低成本喜剧电影。

就算演技再好,能发挥的空间也很有限。

为什么好演员会没戏可演?

“因为很多时候,演员面临的是被剧组选择,而选择的最高标准还不是演技时,那你演得再好也没有人看到。”

这是任素汐上《我是演员》时,徐峥对她说的话。

表演的最高标准不是演技,而成了颜值。

条姐想,这不是某一个演员的悲哀,而是整个行业的悲哀。

如果要质问,长得丑也配当演员?

那么,不够好看的男演员的处境却明显比女演员要好很多。

“为什么我们一提到女演员,就非得把她跟颜值挂钩?”

这是出演《新喜剧之王》的鄂靖文在参加《演员请就位》提出的一个问题。

因为丑,她们的演艺生涯就被限制,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们的电影里就少了这些真正有演技的人去塑造立体的、多元的女性人物。

这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

对好演员的不够珍惜。

对电影艺术的不够真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