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回望2019 ㉓|他们留下的故事,声响胜过时代的骊歌

众星陨落,大师登遐。时代交替本是自然,但骊歌响起时,讲述记忆和旧时故事的声音更加洪亮。

回望2019,时光从我们身边带走了太多,其中包括影响了整个好莱坞歌舞片发展的斯坦利·多南,被亲切称为法国“新浪潮祖母”的阿涅斯·瓦尔达,日本杰尼斯“偶像帝国”的开拓者喜多川,丰富了中国许多80、90后童年记忆的“葫芦娃之父”胡进庆和“黑猫警长”导演戴铁郎,和高仓健相互成就的经典日本“硬汉”黑帮片导演降旗康男,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姚莉,“赛博朋克”定义之作《银翼杀手》主演之一的鲁特格尔·哈尔以及全力促成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四代导演代表人物吴贻弓。

有些告别让人叹息,有些离去则令人震惊且痛惜。2019带走的不仅是时代经典的回忆,还有一些风华正茂的年轻生命。高以翔、雪莉和具荷拉等年轻生命的消逝,以沉重的代价提醒我们反思当下。

好莱坞歌舞片开拓者斯坦利·多南:他令镜头也起舞

美国著名电影导演、制片人斯坦利·多南

1924年4月13日-2019年2月21日

斯坦利·多南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1949年的《锦城春色》(On the Town)和1952年的《雨中曲》(Singin' in the Rain),两部作品均由他和美国著名电影演员金·凯瑞合作打造。

《锦城春色》是斯坦利·多南拍摄的第一部作品,正是凭借这部歌舞片,他成为米高梅电影公司制片人阿瑟·弗里德手下的签约导演,这才有机会在日后拍出诸多优秀影片。《雨中曲》则是斯坦利·多南与金·凯瑞职业生涯中最富盛名的作品,也被认为是世界电影史上最经典的歌舞片之一,甚至能够在烂番茄上收获100%的好评度,同时还在美国电影学会1998年评选的AFI百年电影史百大经典电影中名列前十。

经典歌舞片《雨中曲》剧照

作为开拓者,斯坦利·多南对好莱坞歌舞片的贡献巨大,正是他将歌舞部分与电影情节相对独立的后台音乐剧转变成了更加一体化的歌舞电影。电影评论家简-皮埃尔·科尔索登评价其对好莱坞歌舞片作出了“胜过包括文森特·明奈利在内任何人的”革命性贡献。

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的批判研究教授德鲁·卡斯帕在斯坦利·多南的传记中提到,“他曾经是个舞者,因此深谙世间万物无一不在律动之中的道理”,经由他手的每一帧影像都有了节拍和韵律,镜头因他而起舞。

斯坦利·多南的其他代表作包括《七对佳偶》、《谜中谜》、《王室的婚礼》、《钓金龟》和《丽人行》等,他赋予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歌舞片以独特的风格与活力,就连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曾称其为自己的“良师益友”。

法国“新浪潮祖母”阿涅斯·瓦尔达:“艺术是风,我们需要它四处吹送”

法国导演阿涅斯·瓦尔达,留着标志性的红白两色蘑菇头。

1928年5月30日-2019年3月29日

摄影师、导演、新浪潮代表人物、装置艺术家、女权主义者和人道主义战士……这个留蘑菇头的可爱老妇人带有太多头衔,以至于让人不知该如何定义,也或许她根本不需要定义。

1928年5月30日,阿涅斯·瓦尔达出生于比利时伊克塞尔,二战期间因躲避战火随家人离开比利时去往法国。获得文学和心理学学位后,瓦尔达忽然改学了摄影,毕业后开始从事摄影师工作。1956年,她自编自导了剧情短片《短岬情事》,独特的叙事结构及低成本的制片方式,使得该片被视为法国新浪潮的先声,而瓦尔达本人也成为新浪潮的奠基人之一。1962年,她拍摄了首部剧情长片《五点到七点的克莱奥》,影片获第15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提名。此后,她还拍摄过《幸福》、《爱的愉悦在伊朗》、《尤利西斯》和《天涯沦落女》等多部获得国际大奖的优秀作品,权威电影节和电影奖几乎被她“包揽”。2015 年,瓦尔达获得第 68 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荣誉金棕榈奖,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女性,电影节官方这样评价道:“她的电影和生活都注入了自由的精神、打破边界的艺术、激烈的决心以及不屈从于任何障碍的信念。”;2018年,瓦尔达获得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2019年获第 69 届柏林电影节金摄影机奖(特别成就奖)。

其实早在1957年,瓦尔达曾到中国旅行了两个多月,游历了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和云南等地并拍下许多照片。2012年,瓦尔达再次来到阔别55年的中国,还带来了精彩的个人作品展出。

在展出的前言中,她提到:“在这样一个充满嘈杂和冲突的世界里,仍然能以愉悦的心情表达自己,这是一种奇特的经历。到处都有人在打仗,到处都有苦难、叛乱和自然灾难。然而,我们还是需要文化与艺术。全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在创作一种看法不同、呼吸不同的空间。艺术是风,我们需要它四处吹送。”

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社长喜多川:偶像帝国幕后的观察者

杰尼斯事务所社长约翰尼·喜多川

1931年10月23日-2019年7月9日

1931年,约翰尼·喜多川出生于美国洛杉矶,1933年举家迁回日本后,小小年纪便经历了战争带来的颠沛流离。

1962年,喜多川和葵辉彦等人组成四人组合“杰尼斯”,同年6月成立了杰尼斯事务所。成立之初,杰尼斯事务所主要负责为渡边制作培训艺人。1965年,杰尼斯事务所正式独立。20世纪80年代后,杰尼斯事务所陆续推出少年队、光GENJI、SMAP、TOKIO、V6、KinKi Kids、岚、山下智久和生田斗真等偶像团体或个人。可以说,几乎每一个时代,杰尼斯都能推出风靡一时的男子偶像。

2011年,喜多川获“世界上制作演唱会最多的人”和“世界上制作冠军单曲最多的人”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2012年,他再次获得“世界上制作排行榜榜首艺人最多的制作人”认证。

可以说,目前亚洲偶像产业里十分流行的练习生制度,最早就是由喜多川应用在娱乐偶像生产上的。进入杰尼斯参加偶像训练需要经过严格的选拔,所有出道前的偶像训练生都被统称为“Johnnys Jr(小杰尼斯)”。据悉,每年申请进入杰尼斯的信件都超过十万,但能够成为小杰尼斯的不过几十人,最终能够出道的更是只有几人。并且,每一个出道的艺人都由喜多川亲自敲定,标准之一是是否具有独特的个人魅力,“人设”不重叠,成为杰尼斯旗下艺人的重要特点。

同时,喜多川还深谙粉丝心理,如严格的肖像把控、粉丝俱乐部、官方周边等许多今天被中日韩偶像生产公司广泛使用的运营手段,最初都来源于杰尼斯。

“绝对不能让观众感到厌倦,我在做的是让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喜多川曾这样说过,“粉丝会注意明星,我只是在幕后观察着,这是我人生的角色。”

“葫芦娃之父”胡进庆:画了七个“野孩子”,给了几代人童年回忆

“葫芦娃之父”胡进庆。图片来源:上海电影博物馆

1936年3月-2019年5月13日

1953年从北京电影学校毕业后,胡进庆进入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参加过《骄傲的将军》、《猪八戒吃西瓜》、《渔童》、《金色的海螺》和《人参娃娃》等近40部美术片的摄制。1962年起,胡进庆开始担任剪纸片导演、美术设计和动作设计,代表作《淘气的金丝猴》、《丁丁战猴王》、《鹬蚌相争》、《草人》和《螳螂捕蝉》等。正是他发明了“拉毛”剪纸工艺并成功制作出水墨风格的剪纸动画片,为中国美术电影片种的丰富作出重要贡献。

1984年,胡进庆导演的水墨动画短片《鹬蚌相争》获得第十三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银熊奖。同年,胡进庆接到任务,要求他把小说《十兄弟》改编成动画片。出于对故事内容、预算和制作时间等多方面的考量,胡进庆决定把原著中的十兄弟改成7个颜色不同的葫芦兄弟。融合了渔童、人参娃娃等形象的特色,又着重突出剪纸造型的葫芦娃七兄弟,凭借着粗犷的“光膀子赤脚的野孩子”形象,在一堆“神娃”、“洋娃娃”的衬托下脱颖而出。1986年,中国第一部剪纸动画系列片《葫芦兄弟》正式播出,在全国范围内造成轰动,并且至今仍是家喻户晓的大IP。

《葫芦兄弟》剧照

然而,执着于艺术追求的胡老本人却并未与其诸多著名作品一样在聚光灯下得到众人的追捧,就连亲手创作的《葫芦兄弟》,他都用“胡进庆”、“进庆”和笔名“墨犊”三个不同的名字分别写在导演、编剧和形象设计的位置,以避免三个职务后面都是自己名字的“尴尬”。直到2009年一次乌龙事件,被误传“患有严重抑郁症”的胡进庆才进入到众人的视线之中,一时之间,来自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明信片纷至沓来,满载了在“葫芦娃”等动画片伴随下成长的一代人对胡老的关心和对以往的怀念。

如今,斯人已逝,旧时光亦难返,诞生了三十余年的“葫芦娃”们,却仍在为一代又一代人创造着新的回忆。

日本导演降旗康男:和高仓健合作20次,“我们相知相通”

日本导演降旗康男

1934年8月19日—2019年5月20日

1957年,降旗康男加入日本东映电影公司;1966年,他执导了第一部电影《不良少女洋子》;1969年,拍摄了动作片《新网走番外地:血斗流人岬》,这是他和高仓健的首次合作;1975年,降旗康男开始参与制作电视剧,包括山口百惠主演的《血疑》、《命运》和《赤的冲击》等;1978年,降旗康男退出东映,成为自由导演,随后拍摄了《冬之华》、《车站》和《兆治的小酒馆》等诸多影片,曾因执导《车站》、《伙伴》和《藏》而先后获得第5届、第13届和第19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导演提名;1999年,凭借自编自导的剧情片《铁道员》,降旗康男获得了第23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奖;2004年,他拍摄了日本国内首部反思侵华战争的影片《赤月》;2005年,降旗康男与中国导演张艺谋合作,导演了电影《千里走单骑》的日本部分。2008年,他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用以表彰其成就的旭日小授章。

在东映电影公司期间,降旗康男的电影具有明显东映侠客片风格,多为充满激烈冲突的动作片;后来则更加关注人物内心情感的刻画,开创了以新英雄形象为代表的“现代黑帮”电影,包括《新网走番外地》系列和《现代黑道》系列等。

降旗康男代表作《铁道员》剧照

降旗康男与日本已故著名男星高仓健堪称“绝佳拍档”,两人总计合作了20次,包括《新网走番外地》系列电影、《冬之华》、《铁道员》、《车站》以及张艺谋《千里走单骑》的日本片段等,2012年,两人合作的最后一部作品《致亲爱的你》入围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降旗康男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天生是个慢性子的人,对任何事都会忍耐,这点与高仓健很相近,所以我们能够相知相通,就像一家人那样,有种割舍不断的感情。”

2017年5月6日,降旗康男导演的影片《追忆》在日本上映,冈田准一、小栗旬、长泽雅美等担任主演,但降旗康男随后不幸患上帕金森症。2019年4月又不幸染上肺炎离世,《追忆》最终成为绝唱。

《黑猫警长》导演戴铁郎:“如果我再年轻些就好了”

“黑猫警长之父”戴铁郎。图片来源: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新浪微博

1930年10月17日-2019年9月5日

作为80年代内地最广为传播的国产动画,《黑猫警长》影响了一大批70后、80后和90后的“童年回忆”。虽然只有短短五集,每个故事却都让人印象深刻,发人深思。

不同于如今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幼儿专属动画片,《黑猫警长》的故事涉及到很多“流血”、“断肢”和“砍杀”等限制级内容,手拿自己血耳朵的“一只耳”和被“螳螂新娘”吃掉的“螳螂新郎”尸体残渣等内容,至今都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在《黑猫警长》里,没有怎么打都不会受伤和受伤了也不会死的“动画”设定,但作品本身并没有丢掉“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基本原则,并且以普及科学知识为目的,因此对大部分80后和90后来说,《黑猫警长》仍代表了一段难忘且美好的童年回忆。

虽然整部影片的诞生经历了颇多波折,《黑猫警长》播出到第5集便戛然而止,影片最终获得了中国广电部1986~1987年度优秀影片奖。

戴铁郎还导演或参与制作过动画短片《九色鹿》、《我的朋友小海豚》、《小蝌蚪找妈妈》和《母鸡搬家》等风格各异的作品,还在1982年意大利国际儿童和青年电影节上获得总统银质奖。这些影片都建构了一大批80后和90后的集体回忆。

生于动荡的年代,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50岁才第一次当上导演的戴铁郎感到有些可惜:“这是一个好时代,好到让我常常遗憾,要是再年轻一点就好了。”

《城南旧事》导演吴贻弓:流年未肯付东流

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吴贻弓 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官微

1938年12月1日-2019年9月14日

1938年吴贻弓出生于重庆,1948年后定居上海。1960年,吴贻弓自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进入到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工作,1977年起才开始担任副导演、导演,随后便在20世纪80年代初接连创作了代表作《巴山夜雨》和《城南旧事》,就此一举成名。之后的岁月里,他先后担任过上海市电影局局长、上海电影制片厂厂长,1993年又作为创办人之一促成了上海国际电影节。2012年,吴贻弓获得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

拍摄于1983年的《城南旧事》,改编自林海音同名小说,影片还原了大量北京老城的场景,但实际上拍摄时已经很少能找到老城街道和胡同了,因此除了西山红叶与英子家的院子是真实的,其他的都是搭建的实景。在2012年《城南旧事》的一次重映会上,吴贻弓不无骄傲地讲述这段往事,称赞当时的上影人“真的很牛!”。而这部出自诸多“牛人”之手的影片,也成功在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上夺得金鹰奖,这是十年浩劫后,中国大陆影片首次在国际影展上获大奖。

电影《城南旧事》中的英子

吴贻弓被称为中国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大环境的动荡却没有磨灭性格温和的他心中对电影的追求。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在为吴贻弓撰写的评传《流年未肯付东流(吴贻弓)》中讲道,在艰难的时期,没有条件拍电影,吴贻弓就默默练习电影剧本写作,坚持读书、坚持观察生活。“他是一个像温开水一样的人,一直很平和,说话慢条斯理。”

吴贻弓本人曾在某次电影重映会上讲过,《城南旧事》是典型的慢热影片。温和的导演,导出慢热的影片,连作者林海音本人都被电影感动,其子女也在吴贻弓去世后托人带去书信致以真诚的缅怀。

30多年来,这部慢热的影片不断重映,年轻的一代也能够了解过去的故事,时代的印记不会被遗忘;同时,上海国际电影节也业已举行了22届,并且影响力与日俱增。曾经写下“电影万岁”的吴贻弓,为中国电影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有确凿留存下的印记。

《玫瑰玫瑰我爱你》原唱姚莉:上海滩再无“歌后”

姚莉旧照

1922年9月10日-2019年7月19日

姚莉原名姚秀云,是上世纪上海滩最著名的女歌手之一,与周璇、白虹、白光、龚秋霞、李香兰与吴莺音齐名,并称20世纪40年代上海歌坛七大歌后。七人风格不同,各具魅力,共同促成了上海时代曲的鼎盛。

姚莉的人生也是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1922年出生于上海,自幼丧父,家境艰难,因此经常与哥哥姚敏搭档到上海大大小小的舞厅、电台表演唱歌。在一次慈善捐款点唱现场,姚莉被出席演出的周璇发掘,自此正式进入上海歌坛。她人生中的第一首歌,便是著名作曲家严华所作的《卖相思》,姚莉凭借这首歌很快红遍上海滩。按照当时的惯例,一首歌曲创作出来后会找歌手试唱,谁适合便送给谁。姚莉在这样的试唱中,结识了音乐家陈歌辛,后者为她写了许多经典歌曲,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玫瑰玫瑰我爱你》。这首歌曲甚至还曾在1951年被美国歌手Fankie Laine翻唱为英文版本,一度登上美国Billboard流行榜第三名,是第一首走出国门在国际上流行开来的中国歌曲。

1967年,在哥哥姚敏突然离世后,姚莉便退出歌坛隐居幕后,担任唱片制作人。如今姚莉离世,意味着昔日上海滩七大歌后均已作别人间,一个辉煌年代、一段传奇岁月,也就此彻底谢幕。

《银翼杀手》Roy饰演者鲁特格尔·哈尔:“Roy的一半来自于我”

鲁特格尔·哈尔旧照。图片来源:Il Fatto Quotidiano on Visual Hunt / CC BY-NC-SA

1944年1月23日-2019年7月19日

鲁特格尔·哈尔于1944年出生于荷兰乌德勒支,父母皆为戏剧老师。16岁时,他开始半工半读于夜校研习戏剧,随后加入巡回剧团;1973年受导演保罗·范霍文赏识,主演了生平第一部荷兰电影《土耳其狂欢》,这部影片开启了他从荷兰走向好莱坞的道路;1977年因出演《纳粹军旗下》在当地引起轰动,被誉为“荷兰的保罗·纽曼”;1981年凭借与史泰龙合作的《夜鹰》成功打进好莱坞;1987年,哈尔出演的《逃离索比堡》上映,凭此片他摘得当年“金球奖最佳男配角”。此后,他还参演过《鹰狼传奇》、《铁鹰战士》、《冷血奇兵》、《罪恶之城》、《蝙蝠侠:侠影之谜》、《搭车人》《零异频道》等百余部作品。

但论起哈尔最著名的作品,还是1982年上映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的最主要反派角色——复制人Roy。《银翼杀手》堪称科幻影史的经典之作,开创了赛博朋克的电影风格:混乱的城市、层叠的高楼、迷幻的霓虹、拥挤的人群、意味不明的话语和永不停息的雨。一切昏暗破败的元素聚在一部影片里,震惊了当时只接触过乌托邦式科幻影片的观众。虽然在当时并不叫座也不叫好,备受冷落的《银翼杀手》却以其强烈的反乌托邦色彩和悲观主义格调,为赛博朋克流派开拓了一片天地,日本动漫《攻壳机动队》、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等都是这一流派的代表作。

“我目睹过你们绝对不会相信的东西:战舰在猎户星座的上沿燃烧,铯衰变的射线在唐豪瑟之门的黑暗里闪耀。所有这些时刻都将在时光中消逝,就像雨中的泪水。是时候……死去了。”

哈尔在《银翼杀手》中饰演Roy

这是哈尔剧中角色Roy在临终前对银翼杀手说的一段遗言,这段对白是哈尔电影生涯中的高光时刻,也是电影《银翼杀手》的经典一幕,更是整个科幻影史里无法忽略的一段宣言——时间与永恒,这一人类始终执着于探讨的话题,哈尔借复制人Roy之口给出了一个可能的答案。这段对白的后半段正是哈尔自己的即兴发挥。30年后再度谈及这一幕时,他坦言拍摄时为了尽可能地表达对人性的探索和思考,他将自己的一半疯狂融入角色当中,“Roy的一半来自于我;或者说,我的一半就是Roy。”

在科幻电影《银翼杀手》中,复制人Roy死于在当时遥不可及的2019年;如今遥远的未来成了当下,Roy的创造者鲁特格尔·哈尔也在2019年离开了我们。所有的时刻终将在时光里消逝,但如同泪水与雨水的盐度终究不同,那些定格在电影胶片上的时刻,都在浩渺时光长河里留下了永恒印迹。

演员高以翔:以生命换来反思

高以翔旧照。图片来源:高以翔个人新浪微博

1984年9月22日-2019年11月27日

高以翔本名曹志翔,自幼移民加拿大,在温哥华长大。2005年回到亚洲后,有着高大帅气外表的他,因出席许多时尚派对和电视节目而受到媒体关注,甚至获封“真人版F4”之一。2006年,高以翔在偶像剧《爱情魔法师》中客串演出,同年又在《天堂来的孩子》、《恋爱女王》和《超级拍档》等多部电视剧中扮演配角,从此正式踏入演艺圈;2010年,高以翔主演了偶像剧《我的排队情人》,在剧中饰演男主角白谦睿,这是他首次尝试担任主角;2012年,高以翔参演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华丽一族》与《胜女的代价》等,凭借瑞士华裔建筑师王沥川一角,塑造了帅气优质暖男的形象,人气迅速上升;此后,高以翔相继拍摄了多部影视作品,不幸发生前一日,他还在微博上积极宣传新作品——与宣璐合作主演的爱情偶像剧《彩虹的重力》。

悲剧发生在2019年11月27日凌晨,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时忽然晕倒,随后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后离世。据录制现场观众透露,高以翔在奔跑中因体力不支倒在花坛边,但节目组似乎因判断失误而继续拍摄,未能及时施救,直到其他参演嘉宾大喊“救命”。此外,网传高以翔在当日凌晨2时30分左右才被姗姗来迟的救护车送往医院,而根据浙江卫视随后发出的公告,高以翔是在凌晨1时30分左右倒地。这些都让事件真相显得扑朔迷离,节目方却并未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一直以来,高以翔都以健康阳光、温润有礼、热爱生活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不论是公众、同行还是朋友,都对他持很高的评价。事情发生后,曾经和他合作过的导演、演员等纷纷发声,包括陈铭章、焦俊艳、秦岚、炎亚纶、赵又廷、林志玲在内的几十位同行均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表达了自己的哀痛和愤怒。

同时,网络上也掀起了对真人实境秀节目安全防范意识和责任划分等诸多问题的讨论,处在舆论中心的浙江卫视和《追我吧》节目组在发布声明表示“深感遗憾和惋惜并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后,仍受到许多外界的批评、质疑乃至抵制;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也发表声明,提醒艺人要“懂得自我保护,珍爱生命,拒绝过度疲劳工作”。

如今悲剧已经发生月余,但人们的伤痛和愤怒仍未平息。

韩国艺人雪莉:在25岁时死去

雪莉旧照。图片来源:雪莉个人社交媒体账号

1994年3月29日-2019年10月14日

2019年10月14日下午,韩国京畿道城南市寿井警察署接到雪莉经纪人报案,称其在寓所上吊自杀身亡。当日傍晚,SM公司证实艺人过世消息。

而在雪莉去世后不过一个多月,曾在直播中因好友离世而失声痛哭的韩国女艺人具荷拉,也同样选择了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接连的悲剧,让光鲜亮丽的韩国娱乐产业,在2019年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阴霾。

雪莉原名崔真理,是韩国著名歌手、演员及主持人。在2009年作为女子组合f(x)成员出道之前,她已经以童星身份拍摄过多部电影、电视剧。2012年,凭借出演韩剧《致美丽的你》中阳光、正义的女主具在晞,雪莉的人气迅速攀升。2013年,雪莉出演电影《海盗:奔向大海的山贼》中活泼有个性的气氛制造者Black Cat一角。至此,雪莉的公众形象似乎一直与甜美、活泼和阳光等特点绑定,丰富、优质的资源也让年轻的她获得了“SM小公主”这样的宠溺称号。

然而顺风顺水的星途在雪莉公布恋情后便彻底颠覆。

2014年7月25日,韩国SM娱乐公司宣布雪莉因心理问题暂停演艺活动,2015年8月,公司宣布雪莉正式退出f(x),改以演员身份继续进行演艺活动。此后,雪莉明显减少了活动频率,四年间只有寥寥三部正式作品,包括2017年作为女主出演的韩国情色动作黑色电影《Real》,2018年的个人真人实境秀《真理商店》,以及2019年6月推出的个人数字单曲《Goblin》,同时期参加了韩国JTBC综艺节目《恶评之夜》。似乎就像一些网友评价的那样,“曾经有多红,现在就被黑得多惨。”比起作为艺人进行活动,被公众审视、评判甚至嘲讽辱骂,仿佛更像是她的生活常态。

明星之所以为明星,可能是凭借出众的外表、人格、音乐天赋、演技或其他才艺,而非通过献祭自己作为公众随意评判的对象,“因为她选择了做明星,穿好的衣服,开好的车,就应该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这种荒谬的论断毫无道理,更不是对明星提出不合常理要求的理由。在“人设大过天”的时代,不愿活在虚假的“人设”里的艺人,不应被视作“异类”。

“我的行为怎么了?”

不知道问出这句话时,雪莉面对网络上洪水般的指责和嘲讽是怎样的心情,那些同她一样承担过分审视和苛责的艺人们,又以什么样的理由一直支撑着自己。

韩国艺人具荷拉:她向世界道了晚安

具荷拉旧照。

1991年1月13日-2019年11月24日

2008年,具荷拉加入当时已经出道的韩国女子组合KARA,因外表与日本艺人安室奈美惠有些相像而拥有了“韩国安室奈美惠”之称。2011年,具荷拉与其他三位成员因工作压力和收入分配等问题和经纪公司DSP Media陷入解约风波,当时KARA的律师曾表示经纪公司长期以来凭借权力强迫艺人超负荷工作并随意增加艺人行程。风波结束后,DSP Media 与KARA成员达成协议,组合仍以5人形式活动。同样在2011年,具荷拉在当年的爆款韩剧《城市猎人》中饰演总统女儿崔多惠并拿下当年SBS演技大赏的新星奖。2016年1月,具荷拉与DSP Media的合约到期后选择不再续约,改为进入另一娱乐公司Keyeast Entertainment继续演艺事业。2019年6月,具荷拉与日本经纪公司尾木制作签署合约,9月4日,她通过官方推特宣布将于11月13日在日本发行首张个人单曲专辑《Midnight Queen》。

除了工作上与经纪公司间的矛盾,具荷拉的个人生活颇多挫折。2018年,她曾因与前男友之间的“家暴”问题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在法庭审判过程中不得不向法官公开前男友用以威胁她的性爱视频一事,更是引发了韩国超20万人的请愿。2018年9月,具荷拉被曝因服药过量被送入医院,随后所属社发布声明称只是因为严重失眠而入院治疗;2019年5月26日,韩国警方称具荷拉于当天凌晨被发现在家中陷入昏迷,疑似因抑郁而尝试轻生。

2019年10月14日雪莉去世当天,具荷拉曾在直播中大哭着向好友道别:“姐姐会带着你那份努力活下去,会努力,各位我没事,我和雪莉是真的很亲的姐妹,想和雪莉道别所以开了直播,对不起!大家请不要担心,雪莉再见!”

然而就在一个月后,雪莉的悲剧在具荷拉身上重演,在社交媒体账号上留下一张照片和一句“晚安”后,年仅28岁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一生。具荷拉身亡再次引发韩国公众要求“加强网络犯罪及恶评行为的处罚”以及“加强对性犯罪处罚”的请愿,一天内超20万人参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