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常德滴滴司机遇害案开庭,家属:请求对嫌犯重新精神鉴定

1月3日上午,常德滴滴司机遇害案在汉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前,嫌犯被诊断为抑郁症,作案时属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法庭上,控辩双方对嫌犯的精神鉴定结果存在较大争议,遇害司机家属请求重新对嫌犯进行精神鉴定。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 梁宙

2020年1月3日上午,常德滴滴司机遇害案在汉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前,嫌犯被诊断为抑郁症,作案时属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法庭上,控辩双方对嫌犯的精神鉴定结果存在较大争议,遇害司机家属请求重新对嫌犯进行精神鉴定。

2019年3月24日凌晨,时年43岁的常德滴滴司机陈某在自己的车里,被一名萌生自杀念头的19岁年轻人杨某淇刺死。该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据红网报道,在庭审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淇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产生消极情绪,悲观厌世,逐步发展到产生自杀的想法,因未能坚定决心没有付诸实施。2019年3月23日,被告人杨某淇携带匕首等作案工具独自离开学校寝室,先后在鼎城区某网吧等地逗留至当晚22时许,仍然没有勇气自杀。于是想先杀一人壮胆,然后再自杀。

该报道称,被告人杨某淇通过滴滴打车软件,随机网约到被害人陈某驾驶的湘J牌小车,23时40分许当该车行驶至一广场出入口时,被告人杨某淇突然拿出匕首刺向被害人陈某,直至被害人陈某失去反抗能力后逃离现场,后被告人杨某淇在其前女友的劝说下向公安机关投案。

经鉴定,被害人陈某系他人用单刃锐器刺破心脏继发心力衰竭而死亡。被告人杨某淇经鉴定,诊断为抑郁症,在实施危害行为时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在庭审前,遇害司机陈某妻子田女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在其丈夫遇害后,杨某淇家属曾托人拿了5万元安葬费过来,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联系,杨某淇家属一直未曾与自己见面,也没有表示过歉意。

“我们要的是杨某淇和其家属的一个态度,要的是良心、良知,不是这么冷漠无情。”田女士说。

在1月3日上午的庭审上,遇害司机家属见到了犯罪嫌疑人杨某淇。“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没有一句道歉的话,非常冷静。”田女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其在法庭上问了杨某淇“为什么那么残忍地杀害一个无辜的人”,他没有回答,他的父母也没参加当天的庭审。

该案中,犯罪嫌疑人杨某淇被诊断为抑郁症,其承担的法律责任成为控辩双方的争议点之一。

2019年5月9日,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杨某淇批准逮捕。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检察院通报称,经审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淇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杀人罪,虽然其被诊断为患有抑郁症,但在实施杀人行为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据田女士向界面新闻提供的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该局聘请有关人员对“被鉴定人杨某淇是否患有精神病,实施危害行为时有无刑事责任能力”,进行了“精神病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被鉴定人杨某淇诊断为抑郁症,在本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对于警方的鉴定意见通知书,田女士有异议,认为被鉴定人杨某淇在作案时没有精神上的压力和外部环境因素影响,田女士曾于2019年5月10日向公安机关申请重新鉴定。公安机关审查后,认为田女士的申请不符合应当重新鉴定的情形,作出不准予重新鉴定的决定。

田女士表示,在法庭上,杨某淇的辩护律师曾请求法院在判决时从自首情节和精神鉴定结果去考虑,从轻或减轻处罚。不过,田女士等被害人家属请求重新对杨某淇进行精神鉴定。

“如果在其他地方重新对杨某淇进行精神鉴定还是这个结果,我们就认了,但如果不鉴定的话,我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结果。”田女士对界面新闻说,即使有自首情节和精神鉴定结果,也不足以减轻杨某淇的罪行,家属方面希望嫌犯“杀人偿命”。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法庭上,被告人杨某淇承认了杀害被害人陈红的事实。公诉人认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杨某淇刑事责任,鉴于其作案动机卑劣,手段残忍,建议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目前,本案庭审已经结束,将择日宣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