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联想失“长城”

联想曾经是国人引以为豪的“民族科技企业”,但多年来靠“规模”取胜,没有建立企业的“长城”,在很多次竞争中错失良机。

文|一见财经

2019年工作日的最后一天,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宣布离职。联想集团对外称,是基于身体和家庭原因作出的决定。

2020年工作日的第一天,雷军在微博晒出合照,宣布常程加入小米任副总裁。

去年年初,常程在视频直播中曾经喊话雷军,“雷总,对不起,咱年底见!”年底,一语成谶。

常程之前,联想先后送走了刘军、陈旭东、乔健三位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之后,集团副总裁赵允明走马上任。联想手机四年内五次更换掌门,见证了联想手机从巅峰走向低谷。

联想曾经是国人引以为豪的“民族科技企业”,但多年来靠“规模”取胜,没有建立企业的“长城”,在很多次竞争中错失良机。

1

2010年,联想在美国消费电子展上高调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乐phone。当时的杨元庆踌躇满志,“乐phone卖不过iPhone,就是失败!”

人们对这款手机也寄予厚望,与联想合作的联通称之为继iPhone之后第二款最重要的战略终端,国内媒体也纷纷点赞,将其视作离苹果手机最近的中国追赶者。不过第一款智能手机的表现中规中矩,国内第一年的出货量仅70余万台。2011年,柳传志便将手机业务交到刘军手中。

刘军时代创造了联想手机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凭借运营商补贴红利,联想手机迅速崛起,与中兴、华为、酷派并称为“中华酷联”。2014年,联想以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购得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连同全球50多家运营商的合作关系。这一年联想和摩托罗拉的联合出货量挤进全球前三,仅次于三星和苹果。彼时的刘军春风得意,带领手下在三亚包下游艇巡游公海欢庆。

不过,联想手机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并没有太多的技术积累。随着运营商补贴制度改革以及并购摩托罗拉的拖累,联想手机销量开始走下坡路。面对华为、小米等手机厂商的激烈竞争,联想愈发显得束手无策。在联想内部会议上,杨元庆曾经严厉批评手机业务团队,“你们拿榔头敲都敲不醒,你们太慢了,在错失机会。”

2015年6月,联想手机火线换帅,少帅陈旭东接任刘军。陈旭东将摩托罗拉和联想的研发、销售团队进行整合,同时力主砍掉多余的品牌系列。以国内市场为例,主推摩托罗拉、ZUK、乐檬三个品牌分别主打高中低三个价位。

但是,联想手机战略调整的速度显然比不上销量下滑的速度。在2015年IDC统计的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上,联想手机还排在第四位,2016年的榜单上已经看不到联想的名字了。

一年五个月之后,陈旭东黯然下课,由乔健继任。乔健有着人力资源背景,先后从外部挖来了从业经验丰富的马道杰、姜震、虞杲、朱涵、 陆旻轩,被称为“五虎将”。

只是他们仍未能挽狂澜于既倒,也没有扶大厦之将倾。在乔健任期内,联想手机销量直接跌出国内前十。随着联想集团组织架构调整,乔健被调整至集团任CMO一职,曾经创建联想神奇工场的常程回归。

此时的手机市场格局初定,无论是国外品牌苹果、三星,还是国内品牌华为、小米、OPPO和VIVO,都有自己的优秀产品和忠实拥趸,联想手机的处境更加艰难。

人们曾经送给常程一个外号“万磁王”,因为他屡次“碰瓷”小米,想通过这种方式为联想手机进行宣传。曾经的手机霸主,如今也不得不卯足力气蹭各种概念刷存在感:

2018年初,区块链技术成为风口,联想随即推出全球首款全面屏区块链手机,为人们科普手机区块链技术;

2018年年底,高通骁龙855芯片问世,联想宣布旗下Z5手机为855芯片首发,不过尴尬的是,连高通都不承认联想是首发,而是钦点了小米;

2019年,5G时代来临,联想率先宣布从现在起只做5G手机,在中国All in 5G。

在2016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杨元庆曾经发微博,誓言联想、华为、小米将携手做到世界智能手机TOP3,并手动@华为余承东和小米雷军。

几年过去,华为和小米距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而联想手机则已经渐行渐远快看不到身影了。

2

手机业务只是联想集团近几年发展的一个切片。回顾这些年联想集团的发展战略,像极了李佳琪的直播购物:买!买!买!

PC业务,2005年以12.5亿美元收购美国IBM个人电脑,2011年整合日本的NEC电脑,2013年3亿巴西雷亚尔收购巴西电脑品牌CCE,2017年收购日本富士通电脑。

手机业务,2014年以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购得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服务器业务,2014年以23亿美元收购IBM的x86中低端服务器业务。

现在看来,只有PC业务差强人意,通过一系列并购实现了市场占有率第一。手机业务自不必说,从世界前三跌到没影。服务器业务也算不上成功,收购之初,两者之和的市场占有率同样是世界前三,可是如今在国内市场已经被浪潮、华为、新华三等厂商赶超。

许多人在评论联想的一系列收购时,称其是“回收站式”收购,以一种“他人舍之,我必取之”的态度回收其他厂商的非核心业务。反观谷歌,丢开手机业务,聚焦于安卓生态和搜索引擎等业务,IBM更是专注于高端服务器、云计算等业务的转型升级,甩下包袱,阔步向前。

传统业务疲态初显,新兴业务增长乏力,加上一系列并购带来的财务压力,联想在2015年至2017年三个财年连续亏损。2018年5月,联想集团被香港恒生指数中剔除。而在过去的几年中,联想股价下跌超过56%,被列为“全球表现最差的科技股”。

为了应对亏损的财务压力,除了正常业务经营,联想想出了其他的应对方法:卖!卖!卖!

2016年5月,出售旗下联创嘉业100%股权;2016年9月,出售北京联想研究院大厦;2017年3月,出售地产业务成都联创融锦部分股权;2017年11月,出售联想移动通信软件股权。

联想令人眼花缭乱的买来卖去只是表象,更深一层次是对企业发展理念的选择。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联想集团内部就曾爆发出“贸工技”还是“技工贸”的路线选择之争,最终主张“技工贸”的倪光南出局,主张“贸工技”的柳传志胜出。后来,湖畔大学的曾鸣曾经询问柳传志,“未来联想是想做大,还是做强?”柳传志思考片刻后回答,“那还是做大吧。”——依旧一脉相承。

只是柳传志主张的“贸工技”也是实现了一半。如今,人们经常拿华为和联想作比较。比例上,华为多年的研发投入长期维持在10%-15,而联想多年的研发投入仅为2%左右。数量上,2018年华为的研发费用为1015亿元,而同期联想的研发费用为仅为12.74亿美元,不及华为的十分之一。

联想在创立之初所拥有的技术、资金、人员远远优于华为。可以说,联想比华为更有条件成为今天的华为,但是却在后来的发展中落下脚步,错失良机。

曾经的自豪期望与现实的强烈反差也使得联想在舆论中备受争议。这种争议在“5G投票门”中达到一个小高潮:2018年5月,互联网上出现了联想在国际会议中“长码投给高通,短码弃权不投华为”的相关文章,并迅速发酵。

去年,联想高管的一些表态发言再次让联想处在风口浪尖。先是集团CFO黄伟明介绍,联想有能力将一些生产从受影响的国家(如中国)转移到关税未受影响的国家。接着杨元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全球化是必然的趋势,联想并不打算做操作系统和芯片,因为一家公司没有必要做所有的事情。

3

联想曾经有句广告语,“假如世界失去联想,人类将会怎样?”广告语一语双关,还能隐约感觉到联想集团的丝丝自豪之意,令人耳目一新、印象深刻。如果现在重新念起这句广告语,更多的则是小心翼翼。

好在联想也在进行变革,努力突围。在去年的誓师大会上,联想提出未来三年要重新成为中国科技行业第一品牌。根据联想集团公布的最新财报,移动手机业务税前利润超过4亿元,创并购摩托罗拉以来新高;智能化转型势头强劲,行业智能整体营业额达去年同期3倍。

2019年,中国女排11连胜卫冕世界杯冠军后,联想宣布成为中国女排的主赞助商、官方合作伙伴,似是对某些质疑的回应。

这次联想能走多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