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苏莱曼尼死后100小时:危险游戏,多国演义

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数十年来中东最重要的事态发展,影响甚至超过了击毙本·拉登。各路“玩家”悉数登场,一场大规模的危险游戏正在混乱中升级。

资料图:2017年12月3日,苏莱曼尼在伊朗获评“最成功的的军事指挥官”,他指挥的“圣城旅”则被选为“最佳部队”。图片来源:IRNA

记者 | 王磬 肖恩 潘金花 安晶

凌晨的巴格达机场,夜空被三枚来自美军的火箭弹划亮。巨响击中了两辆轿车,葬身导弹的数名乘客中,包括了那个让阿拉伯世界闻风丧胆、让美国当局恨之入骨的名字——伊朗“二号人物”、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

距这场发生于1月3日的空袭已经过去了四天有余。满头银发、好发号施令的苏莱曼尼将军在轰炸中停止了呼吸;但他的遇害,却将整个世界带入了众声鼎沸、极度跌宕起伏的100个小时。

消息确认的当天,“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就登上了推特的热搜榜。特朗普声称,杀死他是为了防止战争;但哈梅内伊回击,伊朗誓将“强硬复仇”。一纸本就摇摇欲坠的伊核协议更加如履薄冰,欧洲诸国有心斡旋无力回天。在美伊双方争夺激烈的伊拉克,议会投票勒令美军撤出。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和空军基地附近遭到炮击,伊朗黑客还准备对美国发起网络战

分析人士称,这是数十年来中东最重要的事态发展,它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击毙本·拉登。各路“玩家”悉数登场,一场大规模的危险游戏正在混乱中升级。

这是2020年的第一周。正如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警告的那样,“游戏已经改变了”(The Game Has Changed)。在这个即将打开的新十年里,中东的稳定与和平或许只会更加遥遥无期。

图片来源:IRNA

1、“反美英雄”之死

1月3日,凌晨1点,载着苏莱曼尼的飞机降落在巴格达国际机场。民兵武装派车队迎接,苏莱曼尼进入轿车。很快,几声巨响,车和人都在顷刻之间化为残骸。

人们对苏莱曼尼的死讯向来格外谨慎。过去20年里,他曾多次在传言中“被死亡”、但都数度成功逃过暗杀。这一次,外界是通过戴在一名死者手上的红宝石戒指,才得以初步确认这就是苏莱曼尼本人。

上午9点,距空袭过去了八个小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推特上称,“苏莱曼尼烈士牺牲殉国”、“会有严厉的报复等着那些沾染了烈士鲜血的人”。伊朗国家电视台则立刻中断了正在播出的节目,向全国宣布了苏莱曼尼的死讯。上万名伊朗民众走上街头,声讨美国。

差不多同时,美国国务院发布紧急安全提醒,建议美国公民立即撤离伊拉克。多家媒体放出消息称,五角大楼决定向中东增派3000士兵。在美国本土,华盛顿、纽约等大城市也进入警戒状态。

身为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的指挥官,62岁的苏莱曼尼军衔虽只是少将,却被外界视为“在伊朗仅次于哈梅内伊的二号人物”。得名“伊朗谍王”的他既能征战沙场,又能斡旋势力,多年来为伊朗在中东的“代理人战争”立下汗马功劳,是伊朗人眼中不惧外来威胁的“无私英雄”。

在苏莱曼尼的带领下,“圣城旅”这支专门执行海外任务的伊朗军事力量,也成为了伊朗插在中东地区的一把尖刀,近年来先后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的军事行动中登场,并曾支持过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等多个非国家行为体,以一己之力搅动着中东风云。

他也被视为伊朗人的精神领袖。1979年后,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者、精神领袖霍梅尼曾喊出“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口号,对伊朗影响深远。在众多伊朗人心目中,维护伊朗利益、反对美国霸权的苏莱曼尼无疑也是这样一个人。

“他(苏莱曼尼)是一个领导能力很强的司令,深受哈梅内伊器重。西方媒体认为他是哈梅内伊最信任、最得力的干将,也是美国的眼中钉。”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在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他的死对伊朗打击很大,“相当于斩掉了哈梅内伊的一条臂膀”。

图片来源:CNN

2、美伊的新仇旧恨

伊朗的确说到做到,迅速展开“复仇”行动。

4日晚,几枚“喀秋莎”火箭弹落在有美军驻扎的伊拉克萨拉赫丁省拜莱德空军基地及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所在的巴格达“绿区”,无人员伤亡。但近两年来美国和伊朗之间那道无形的屏障被彻底粉碎,双方开始正面交锋。

正在佛罗里达州度假的特朗普在推特上对伊朗发出警告称,如果伊朗打击任何美国人或者美国资产,美军将对已瞄准的52处伊朗重要地点展开打击,据称都“对伊朗文化非常重要”。“52”是个别有深意的数字,这是1979年德黑兰人质危机中被伊朗方面扣押的美驻伊使馆人员数量。

“他们可以用路边炸弹,炸死我们的人,却不让我们去碰他们的文化遗址?这说不通吧。”1月4日的晚间,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特朗普的“小算盘”似乎开始浮出水面。

随着2020年大选不断逼近,已经陷在弹劾泥淖中的特朗普绝不会让自己再碰一次壁。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被包围攻击,让特朗普回想起了40年前类似的场景。那一次,52名美国人遭扣押444天,成为美国社会的噩梦。再加上2012年美国在利比亚东部城市班加西的领馆受到冲击,美国大使遇袭身亡。特朗普要把事件重演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但这一次,他可能又冲动了。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之前的两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都曾拒绝杀死苏莱曼尼的计划,认为此举过于挑衅。就算“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一直将战争挂在嘴边,但绝大多数时候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例如2019年6月,他在最后几分钟取消了针对伊朗的空中打击。因此,这次美军真的对苏莱曼尼出手,不仅出乎全世界意料,就连美国政坛内部也都惊讶万分。

美伊危机在近两年来逐渐升级,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已经完全抛弃了奥巴马时期的对伊朗政策。自海湾战争以来与伊朗的长期对抗,变成一件对美国战略资源消耗巨大、好处却很少的事。奥巴马当政之后试图改变这一现状,希望缓和与伊朗的关系,以减小美国的自身无谓损耗,并促成了伊核协议。

但特朗普上台之后,迅速抛弃了这一思路。一方面,特朗普明显偏袒的以色列,是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最大死对头。压制伊朗是以色列当局和美国共和党犹太人团体乐见的事,这部分促成了特朗普“极限施压”措施的出台。

另一方面,美伊之间的恩怨,或许还根植于两国意识形态的本质分歧。美国国会研究处的一篇报告称,伊朗对美国的威胁来源于伊朗政体和意识形态本身。伊斯兰革命后建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宗教和世俗权力共存的特殊政体。即便特朗普此前多次强调不寻求伊朗政权更迭,但实际上这正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政策的内核。

图片来源:IRNA

3、伊拉克的选择

美伊间真正“交战”的地方,却在伊拉克。

在美国投入了大量资源、并有驻军的伊拉克,其实也是伊朗势力密集的地方。伊朗在伊拉克境内资助了不少代理人武装组织,成员都是什叶派穆斯林,而苏莱曼尼恰恰是为这些秘密行动负责的头号人物。

随着伊朗和美国继续互相“放狠话”,夹在中间的伊拉克不得不选边站。

5日晚间,伊拉克国民议会通过有关结束外国军队驻扎的决议。根据决议内容,伊拉克政府取消先前向国际联盟发出的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作战的援助请求。伊拉克政府应致力于结束任何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驻扎,并禁止外国军队出于任何原因使用伊拉克领陆、领水和领空。

这意味着:所有在伊拉克的外国军队将被驱逐出境,包括美军。美国除在伊拉克派驻有5000多名士兵,还建有多个军事基地。

伊拉克曾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打击ISIS的盟友之一,但特朗普或许忘了一件事:伊朗和伊拉克,之所以被并称为两伊,不仅仅因为名字相近,更因为内在千丝万缕的关联。伊朗法尔斯通讯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两伊都是什叶派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拥有一种本质上的亲密性。而美国在伊拉克国土上炸死了伊朗的民族英雄,让原本存在隔阂的穆斯林兄弟马上放下争端,同仇敌忾。

此前还在反伊朗游行的伊拉克,一下就掉转了枪口,瞄准美国。当苏莱曼尼的遗体出现在巴格达街头时,数千名伊拉克民众自发为他送行,还高喊“美国去死”、“我们都是苏莱曼尼和穆汉迪斯”等口号,并谴责美军杀死了“我们的英雄”,“他们是帮我们赶走‘伊斯兰国’的人”。

5日,苏莱曼尼的遗体回到伊朗,所到之处一片哀恸,每个城市都有上百万为他送葬的人,把道路堵的水泄不通。

伊朗英语新闻电视台Press TV就指出,伊拉克的态度是在向美国传达信息:这位伊朗将军的死让美国在阿拉伯国家更不受欢迎。

苏莱曼尼的死,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把伊朗和伊拉克人民重新团结在一起的纽带,唤醒了他们心中的宗教同理心。从屡次袭击,到驻美大使馆遇袭,伊拉克已然成为美国和伊朗对峙的“前线”。如果说在此之前伊拉克还忌惮境内的美国势力,必须与伊朗保持距离,那这一次在民间群情激愤的推动下,两伊关系或许会进入新阶段。

对于两伊“一致对外”,美国政府只能使出制裁威胁。特朗普在5日称,除非美军是在友好的状态下撤出伊拉克,否则伊拉克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制裁,他还要求伊拉克偿还美军基地数十亿美元的建造费用。

图片来源:IRNA

4、伊核协议告急

5日晚间,在苏莱曼尼遇害将近三天的时候,伊朗终于祭出了大杀器——“伊核协议”。

伊朗政府的声明称,将放弃协议中对浓缩铀库存量的限制。这是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意味着伊朗的核计划从此不再受任何实际限制,包括铀的浓缩、生产、研究和扩大。

伊核协议是欧美与伊朗外交斡旋的重要成果。但自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以来,该协议已经摇摇欲坠。从2019年5月开始,伊朗已分阶段陆续中止履行部分协议条款。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苏莱曼尼的死,伊朗不会走到这一步。但他也强调,这不代表伊朗退出伊核协议。因为伊朗依然在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也就意味着国际原子能机构依然能跟此前一样对伊朗的核设施进行检查,并且保留所有的监控设备。

伊朗没有完全放弃伊核协议,一方面是由于经济的压力——若退出协议、恢复被制裁的状况,将对本就低迷的经济造成巨大影响;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欧洲的斡旋。

英法德等主要欧洲国家希望,伊朗能够留在伊核协议中。这既是由于不少欧洲企业将伊朗视为可能的投资地、有潜在的经济利益,也因为欧洲不希望重蹈叙利亚危机的覆辙。为此,法德英甚至创立了一套名为INSTEX的结算机制,以绕过美国制裁、与伊朗合法贸易。

苏莱曼尼的遇害打乱了这一节奏。从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特朗普在做出斩首决定的时候,并未事先知会他的北约盟友——即使它们在伊拉克也有驻军。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听到消息之后提前结束了他的海岛休假,欧盟邀请伊朗外长赴布鲁塞尔紧急会谈。法国总统马克龙先后致电普京、特朗普和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希望降低中东的紧张关系。

但收效如何仍然是未知数。

事发后当天,普京与马克龙在电话交谈中一致认为,美国的行动或将使该地区局势“极度恶化”。6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与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盖里通电话,讨论了苏莱曼尼被“斩首”后阻止叙利亚和中东局势升级的具体措施方案。俄联邦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致信巴盖里,对苏莱曼尼之死表示哀悼,赞扬他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中的角色,并批评美方行动违反国际准则。

在苏莱曼尼殒命前,受美国经济制裁、国内燃油补贴下降等因素影响,伊朗原本正在经历内部动乱,多地陆续出现抗议示威活动,屡屡造成人员死伤。而如今,伊朗似乎已从内部危机转向同仇敌忾。

6日,在他遇害之后的第四天,苏莱曼尼的葬礼在德黑兰大学的一角举行。哈梅内伊双眼噙泪,为他的棺木祷告并与之作别,过程中数度哽咽。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街头,大批民众身穿黑衣上街悼念,“打倒美国”“打倒以色列”之声此起彼伏,宛如198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者、精神领袖霍梅尼的葬礼之景。

“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者(以色列)应该知道,我父亲的离世将意味着觉醒与反抗。”苏莱曼尼之女泽纳布告诉哀悼者,“他们的末日即将来临,他们的家园将被摧毁。”

“疯子特朗普,不要以为我父亲殉难了,一切就结束了。”

专题:美伊滑向战争边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