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19深圳房企花180亿东莞抢地,砸出新“楼王”

楼市年度关键词(下)。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文|韩素云

刚刚过去的2019年,深圳房地产行业的“精彩”变幻依旧没有让人失望。

从经历火热到冷淡、又回归温和的土拍境况,到深圳房企纷纷赴东莞“圈地”,打乱了当地的土拍节奏,再到拉锯多年的旧改项目终于有了新进展,二手房业主结盟抬价遭罚……

一桩桩难以预料的事情,让2019年的深圳楼市显得一波三折。今天,界面楼谈将与大家一起,继续以关键词形式,细数过去一年深圳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瞬间。

抬价联盟”

在获得一系列规划和税费政策“大礼包”之后,深圳楼市利好明显,房价也开始松动。不过,直到年底,最先沉不住气的不是开发商,而是已经购入商品房的业主们。

12月13日,网上流出一份《告凤凰里全体业主书》,里面提议中粮凤凰里的业主们将挂牌房价提至5.5-6.6万元/平方米,挂牌低于5.5万元/平方米的业主即刻收盘,加价后再放盘。

与此同时,福田、龙岗、龙华等多个小区业主群的聊天信息被曝光,“共同涨价”成了群聊主题,甚至有人提出了具体的挂牌“最低价”和抬价计划,形成“抬价联盟”。

“结盟”并未持续几天,官方的一则通报直接给业主泼了一盆冷水。

12月17日晚间,宝安区住建局率先对中粮凤凰里花苑小区发文通报批评,不仅约谈发布“涨价书”的业主,还暂停整个小区的网签,并发布该小区二手房交易风险告知书。

随后,南山某豪宅项目也被深圳住建局开出了同样的“罚单”。12月18日,以上两个小区在链家、Q房网等网站的房源均被下架。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二手房交易被完全关闭,深圳住建局的文件中显示“如业主确需交易,需签署交易风险知晓书”。

事实上,这是深圳政府首次对业主出手管控。尽管事后有涉事小区业主表示对抬价事件并不知情,但无论事情如何,有如“杀鸡儆猴”的态度,也显示了政府“稳”房价的决心。

土拍盛宴

楼市看好,与之相关的土地市场也不例外。2019年,深圳出让宅地14宗,实际成交12宗,揽金397亿元。

去年6月,深圳一次性出让5宗宅地,吸引了80多家房企到达现场竞拍。

在超过300轮竞价中,全部宗地均被推至最高限价,位于尖岗的热门宗地更是5分钟内便达到最高价。最终,17万平方米的宅地被越秀地产、龙光地产、中海地产、电建地产和平安瓜分,耗资超过200亿元。

11月,深圳再次集中出让6宗宅地。

有了前例,这一次的土拍也备受关注。不过,这次现场的“冷清”却让人大呼意外——

6宗宅地,一宗终止出让、一宗流拍,最终仅成功出让4宗宅地,含2宗底价成交的地块,成交总价127.51亿元,最高溢价率也仅为27%。

冷清的情况,或归根于出让的宅地被限制了商品房入市最高均价。在售价被限制后,房企不得不考虑项目成本,因而也更谨慎的拿地。

到12月,前海出让6宗土地,含一宗宅地。

此次的情形较11月情况有所回暖,参与竞拍的企业达到7家。最终在超过100次举牌后,天健地产以38.9亿元、溢价43.5%的代价拿下了宗地。

由此可见,尽管商品房入市均价被限制,但房企对深圳宅地仍然抱有热情,而11月的“沉寂”,或许只是政策适应期罢了。

跨市抢地

在深圳土地供应“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近年来不少房企开始转移视线,试图从东莞入手,开展新布局。

2019全年,东莞拿地金额排名前五的“地主”中,有三名为深圳房企,分别是华润置地、华侨城集团和金地集团。

图片来源:房掌柜(东莞)

天健地产、鹏瑞集团、深振业和深业集团也不约而同在东莞拿地。据界面楼谈不完全统计,深圳房企2019年在东莞拿地耗资超过180亿元。此外,在深圳“求地不得”的中海地产、融创中国,也将目标放在了东莞。

这些房企的进入,直接打乱了东莞土拍的节奏。

东莞土拍为线上出让形式。此前,政府提前设定最高限价、配建人才房等条件,限定房企在2-15天内自由报价。

这样便捷的形式却恰恰给了房企空子可钻。5月6日,融创中国“偷师”保利地产,用24秒便将价格及其他条件推至最高,一举拿下位于沙田福禄的宅地,刷新了东莞拍地速度。

此后,首创置业和鹏瑞集团也纷纷跟风,导致土地过热的情况备受关注。

最终,东莞政府在6月公布土拍新规,将规则改为“终次报价最接近所有终次报价平均价”,才终结了这种疯狂的情况。

从价格来看,深圳房企也“一枝独秀”。华润置地因拿下南城CBD商住地成为了“双料地王”,总价45亿元,折合楼面价2.2万元/平方米;华侨城则成为出手次数最多的企业,四度成功竞得地块,总共耗资约30亿元。

旧改提速

正因土地紧缺,深圳也加快了城市更新的步伐。2019年间,不少重大旧改项目出现了新进展,更有一些项目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8月,有媒体报道,位于罗湖的木头龙旧改项目因“钉子户”问题,拖延10年而未能动工,期间42位业主离世。

消息一出,社会哗然。罗湖区政府也随之发布零星房屋征收提示和补偿方案,终于,已成危楼的木头龙项目得以在2019年内动工清拆。

在此之前的一个月,被传了数年将拆迁的著名城中村白石洲,也终于到了清租退租阶段,自7月1日起开始签约。

白石洲,界面楼谈拍摄

该旧改项目因为学位问题引发了社会的关注。按以往政策,即使搬迁之后,租期未满一年也无法获得入学资格。

对此,政府表示将通过核对实际居住信息的方法,让租客子女得以就近入学。实施主体绿景也对有学位需求的家长给出延期、接送上下学等解决办法。

除了以上两大广受关注的项目外,其他多个重大旧改项目也有了新的进展:香蜜湖度假村旧改项目已进入清租退租阶段,蔡屋围旧改项目、光明中心城项目(楼村旧改项目)、南头旧改项目(卓越九珑北区)均开始动工拆迁,京基布心村水围村项目推出了规划草图,金地工业区则确定了实施主体。

并且,在2019年底,宝安、龙华、南山、罗湖、光明和坪山多区纷纷公布了新一批城市更新计划,新增约18个旧改项目。可见,旧改仍是未来深圳地产商获取土地的主要途径。

“网红”区域

2019年,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出炉,深圳楼市便一改颓势,开始领跑一线城市。

而在深圳市内,《深圳市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行动方案(2019-2025年)》的印发,也令各区楼市的热度出现了分化。

其中,受空港新城和前海扩容影响的宝安,以及拥有号称“城市副中心”规划的光明,成为了两大热门“网红”区域。

2019年6月,宝中年内首个新盘新锦安海纳公馆入市,整体均价约9万元/平方米,比之南山也毫不逊色。而2019年单盘成交金额TOP10榜单中,位于宝安的项目也占据了第1、2、7名的宝座。

光明区的热度则体现在“抢手”之上,2019年深圳9个“日光盘”(含深汕区),光明占据了3个,热度可见一斑。

不过,就深圳新房成交数据来看,光明和宝安的优势似乎并不突出——龙岗以成交9254套的数量位居各区第一,其次才是宝安的8760套、光明的5367套。

增速方面,盐田、大鹏分别以超过700%、300%的速度位居一、二名,而其次才是光明和宝安的199%和40%。

但是,结合各区的新盘项目量来看,龙岗新项目数量占深圳总体新项目数量的27%,成交量占比24%;宝安新项目占比15%,成交量占比却高达23%;光明新项目占比7%,成交量占比也达到了14%。

从这一方面来看,宝安和光明虽然新项目数量不多,却依然拿到了不俗的成绩,力证自身“热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