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好于97%的爱情片,她离了两次婚才演出味道来

“虽然我刚离婚,但对这部电影我没有犹豫,因为剧本太好了,感觉这就是我们该合作的电影。”

文|Mtime时光网

2019年是“寡姐”斯嘉丽·约翰逊的丰收大年。

作为“复仇者联盟”的一份子,斯嘉丽·约翰逊成功攻克了2019年的全球票房。

由她主演的《婚姻故事》也带来了金球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并有望向奥斯卡影后发起进攻。

她主演的另一部独立电影《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也在颁奖季绽放光彩,获得不少女配角奖的提名。

可以说,2019年堪称是斯嘉丽·约翰逊的巅峰岁月,34岁的她文艺片和商业片双丰收。

《婚姻故事》让斯嘉丽·约翰逊饱受赞誉,这是由诺亚·鲍姆巴赫编剧并执导的一部情节复杂、层次颇丰的,探讨婚姻与家庭的电影。

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女演员妮可(Nicole Barber),与在纽约剧院担任导演的丈夫查理(亚当·德赖弗饰演)正在分手。当妮可接受了一份洛杉矶电视台试播集的工作时,双方开始争夺他们8岁儿子的监护权,而这使得原本和平的分手变得越来越白热化。  

值得一提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斯嘉丽·约翰逊曾经历过两次离婚(前夫分别是瑞安·雷诺兹和罗曼·达瑞克),令人心痛的分手经历以及其传奇而浪漫的生活,给她的表演或许提供一些助力。

这次颁奖季,斯嘉丽还有另一部影片《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获得不少提名,故事背景设定在二战时期,讲述年轻男孩乔乔(罗曼·格里芬·戴维斯 饰)和他的母亲(斯嘉丽·约翰逊 饰)生活在纳粹德国统治下,母亲在家中隐藏了一个犹太女孩(托马辛·麦肯齐 饰),同时她还在秘密为抵抗军工作。

乔乔渴望加入希特勒青年团,他的唯一盟友,是想象中的希特勒(《雷神3》导演塔伊加·维迪提 饰)——有魅力、傻傻的、天真可爱,帮助他应付生活中的困境。这部有关于沉重题材的前卫喜剧,在笑声背后蕴含了很多严肃的东西。斯嘉丽在电影中饰演的这位母亲显得俏皮又伟大。  

在今年的金球奖典礼上,虽然斯嘉丽·约翰逊(《婚姻故事》)最终输给了芮妮·齐薇格(《朱迪》),与影后失之交臂。但2020年,她手中依然握着不少干货。

2020年,斯嘉丽·约翰逊还有漫威大片《黑寡妇》要上映,虽然黑寡妇这一角色在《复仇者联盟4》中已经死去,但能倒过头来拍起源电影,也得益于这个角色的人气高涨,粉丝不断在网络上表达想看黑寡妇独立电影的心愿,终于促成了这部电影的诞生。

前不久,在美国洛杉矶阳光明媚的周五午后,斯嘉丽·约翰逊接受了时光网的独家专访。她用自己的观点解读了《婚姻故事》中探讨的种种问题,并谈到了现实生活中的离婚经历,以及“家”的概念等等。

时光网对话斯嘉丽·约翰逊

MTIME:你说片场没有任何即兴发挥的台词,哪场戏和你想象中最不一样?

斯嘉丽·约翰逊:每一场戏都很有活力,也很复杂。片尾有一场戏,亚当的角色告诉我,他要来洛杉矶工作和生活一段时间,当时所有的事情已经尘埃已定,拍那场戏时我百感交集,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MTIME:诺亚邀请你参演《婚姻故事》时,可能并不知道你正经历婚变,你有犹豫过么?

斯嘉丽·约翰逊:没有,影片开始拍摄时,我的状态已经稳定下来了,让我对这个问题有了全新的看法,如果我当时还没走出来的话,我可能会迷失自我。当然作为演员这也有帮助,但对我来说,能稳定下来是件好事,让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

虽然我刚离婚,但对这部电影我没有犹豫,因为剧本太好了,感觉这就是我们该合作的电影。

MTIME:本片话题不只关于婚姻、离婚和家庭,还涉及到“家”的概念,你自己回到童年老家时是什么感觉?

斯嘉丽·约翰逊:感情很复杂,我是在纽约长大的,从小四处搬家,小时候曾在一个地方长住,但我对家的感情很复杂,有好的回忆也有不好的回忆,那个地方让我有安全感,但我也不想再住在那里,如果你从小家里就有很多破事 ,你对老家的感情可能也会很复杂。

我把整个纽约市当成我的家,虽然这座城市让很多人感到压力很大,能把人逼疯,但我一直觉得我在纽约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己,在纽约的时候最能融入其中,因为我习惯了这个地方,习惯那种有序的混乱,我很适应那种环境。

MTIME:影片虽然在讲离婚,但双方并没有相互诋毁,而是直面现实,你希望观众从故事里收获什么呢?

斯嘉丽·约翰逊:我觉得首先每段关系都是不同的,但我想这部电影如此动人的原因,在于两个人物之间还保留着很多的爱。人物肯定感受到了很多愤怒、挫败和失望,他们也有出于不同原因的委屈和怨恨。

我饰演的妮可,她很多抉择真的都出于支持自己的丈夫以及完成他的梦想。这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了她很多满足,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她也需要得到相应的回应,因为她也会觉得空虚,她也有梦想要实现。而在她不能得到回应时,我想她一定会觉得悲伤和委屈。

尽管如此,他们已经在一起十年,并且因为爱共同孕育了一个可爱的孩子。我觉得,尽管他们明白也许不能再一起走下去,但是他们也不会觉得婚姻是失败的。我的意思是,他们共同创造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他们孕育了这个漂亮的男孩,他们只是在共同抚养这个问题上有分歧,那也只是意味着,如何以一种谨慎的方式解决问题以及分开。因此我希望观众在看到角色们以一种非常真实和发自内心的方式经历一系列的愤怒和挫折之后会有所领悟。

MTIME:某种程度上你是否觉得影片是对法律体系的控诉?

斯嘉丽·约翰逊:你是对的,有时候甚至到了荒谬的地步,(妮可和查理)失去了他们所有的积蓄,还有他们为儿子上大学存下的钱,在某种程度上,整件事情看起来是如此扭曲和匪夷所思。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这就是他们之间发生的那场白热化争斗的源头,所有的指责和沮丧都爆发出来了,还有他们对这个司法体系也充满了憎恶,这一切甚至让他们都觉得对方很陌生。

他们本可以在调解员的帮助下解决这件事情的,就像他们在一开始尝试的那样,但是我觉得查理可能真的不在状态。我觉得妮可已经接受他们的这段关系已经不能继续了也无法修复,因此她选择继续向前,但查理还在不停否认这个事实。他拒绝听到妮可,这也是为何妮可必须用这些离婚文件敲醒他。

因为如若不然,他可能会永远幸福地维持着婚姻关系,而仅仅是不在一起而已。但是这对妮可不好,她也不想要那样。就像我说的,这一切太复杂。

MTIME:《婚姻故事》充满戏剧性且令人心痛的,但又不压抑。

斯嘉丽·约翰逊:我想是的,没错,有时候会觉得痛苦,但是我觉得生活也可能同一时间发生很多事情。这么多痛苦的时刻也是滑稽的,因为生活的讽刺有时候就是如此滑稽。我觉得这是诺亚在他的电影中一直好奇的部分,这也是为何我觉得,我和他在创作层面上有联结,因为我们都在如此悲剧的事件中看到了幽默。我们在这方面是志同道合的。

MTIME:在成为一位母亲之后,你有什么改变吗?

斯嘉丽·约翰逊:这种改变很难量化,当你的心逐渐变大之前,你甚至不知道这是可能的,所有的事情都会改变。你觉得你愿意为这个小孩做任何事情,为了孩子的幸福做任何一件小事。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或者从未理解过那样的爱,直到我有了女儿。

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我更多的是专注于当下,因为你必须以某种方式参与其中。你不能对孩子有所期待,我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人生一课。有时你就是得活在当下,就是这样,你就是要面对目前发生的一切。我认为以这种方式丢掉控制权,其实让我更有掌控感,因为我已经接受所有事情都是不受控制的。

MTIME:该片讲了不少关于共同育儿方面的困难,那现实生活中,你是如何处理的呢?(斯嘉丽·约翰逊与前夫罗曼·达瑞克共同抚育一个女儿。)

斯嘉丽·约翰逊:共同监护?我觉得这挺好的。我们尽全力去做。当然之前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真的也没有任何指导书可遵循。如果你尊重对方且能够用尊重地方式对话,即使你会觉得挫败,或者任何导致了你们不能作为伴侣而陪伴的话,你仍然可以尊重对方作为一个父母的存在。这就是我们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从那个空间或者角度出发。

MTIME:你参演了2019年票房最高的电影,还有两部作者类型的影片。这是你主动争取的还是顺其自然发生的呢?

斯嘉丽·约翰逊:这就是自然发生的吧,因为当时我在拍《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018)和《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2019),这两部是一起拍摄的,拍了大概十个月左右。在那段时间里,我和诺亚有接触,他当时正在构思《婚姻故事》。这件事发展得很顺利,那段时间他正在写影片的剧本,所以他会时不时发我几页剧本和我讨论。

这其实非常好,因为给了我一些期待,我知道这是和《复仇者联盟》系列完全不同的挑战。至于《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我是从克里斯·海姆斯沃斯那里听说的,因为那时他正在和塔伊加·维迪提合作《雷神3:诸神黄昏》(2017)。当剧本出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知道这个项目,而我也正好有时间参与拍摄。每个人通常会提及这样的概念,你为大片厂去拍商业大片,为了自己去拍文艺片。

但是漫威的电影让我以另一种方式感到完满,我的工作都是为了我作为一个演员的自我实现。有时候是巨大的或者渺小的,观众或许会去看又或者不看,有时候(影片)很火爆或者成功,或者随便怎样。在我的职业生涯没有刻意安排这些平衡,事情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发生着。

MTIME:马丁·斯科塞斯将超英电影比作主题公园里的游乐设施,并哀叹规模上更小的电影被挤出剧院。你思考过这个问题吗,尤其你曾是漫威电影宇宙的一员?

斯嘉丽·约翰逊:我想我从未那样想过。肯定有足够的位置提供给各种各样的影片。我的意思是,我觉得现在人们的观影方式改变了,这只是时代不同而已。我有时也会纠结于在大银幕上看电影的想法,谁还会去电影院,什么样的电影应该在大银幕上放映呢?

我觉得有时候你就应该随波逐流,只是另一种氛围而已。现在人们用不同的方式观看电影和娱乐,但正是通过所有这些不同的平台和不同的观赏方式,才有了众多不同类型电影存在的合理性,各种不同长度的电影,甚至那些以前从未有机会被创造的,各种不同形式的视觉艺术也得以存在。

MTIME:音乐仍然是你生活的一部分吗?在这方面有什么计划吗?

斯嘉丽·约翰逊:在这之前一年还是两年,我和皮特·约恩合作了后续新专辑。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就像是十年后回顾我们在这些专辑中扮演的人物之间的故事。我十分享受这个工作,但是目前在音乐方面我真的没有任何其他计划。

我在电影方面有很多需要跟进的工作,我有一个制作公司,目前有很多东西在开发阶段,因此这些都是我真正的热情所在。我觉得有时候你需要各个击破,因为我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时候一次只把精力集中在几件具体的事情上比较好,我觉得这样反而更能有创造力地完成事情。

MTIME:离婚和争取子女监护权的问题对你来说应该不陌生,你的这些亲身经历是否也对本片的剧情有影响?

斯嘉丽·约翰逊:是的,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我自己也离过婚,所以对这个题材我很有共鸣,我有很多朋友也经历过离婚,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也做了很多研究,和律师、法官、调解人、离异夫妇谈论这个问题,你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这些故事也有很多共同点,我觉得这是一个讲述宏大故事的机会,对于有小孩的离异夫妇来说,影片也能展现夫妇为了子女而勉强维系婚姻关系是什么样子。

MTIME:本片故事发生在纽约和洛杉矶,对于海外观众来说,你觉得能引起他们共鸣的地方在哪里?

斯嘉丽·约翰逊:影片有讲分离,也有讲相守,纽约和洛杉矶是两座有着特别文化含义的城市,但我们想谈论的是什么叫做家,如果一个家庭已经形同虚设,那这还叫家吗?我觉得这个故事放在任何城市、任何地方都一样,重要的是你觉得什么是家,主角们最后都意识到,这两座城市都不是他们的家。最重要的是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