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庆余年》真正的戏骨,戏份极少但个个碾压陈道明

《庆余年》宝藏戏骨们。

文|电影头条

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庆余年》成了无数人的欢乐源泉。

除了原著扎实、编剧改编合理之外,最大的宝藏,是剧里那些实力派演员们。

老练如陈道明吴刚,这些观众耳熟能详的大咖,成了《庆余年》的镇剧之宝,用演技将故事的合理性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尤其是那些看似不起眼,但每次出现都如同点睛之笔的配角们。

他们化解了主角团权谋线的沉重,又和意气风发的少年角色区别开来,帮助《庆余年》真正塑造了一个错落有致的世界。

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庆余年》。

01 洪四庠

演员:杜玉明

要说全剧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高手,洪四庠洪公公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什么叫深藏不露,什么叫不怒自威,什么叫吓哭小孩,看一眼洪公公,就什么都知道了。

作为宫内隐藏的第一高手(至少是明面上),洪四庠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有大动作。

首次出场,就给了长公主一个巴掌,公主还只有跪着承受的份。

洪公公的隐性地位,可见一斑。

这个角色塑造得很妙。

平时在宫内,作为威慑力量出现时,他永远弓着背,眼神向下。

作为宫人,就连帝心如渊的庆帝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一旦出任务,动作行云流水,又快又狠又准,让人怀疑他的真实年龄。

你看剧时,一定怀疑过,那个飞檐走壁的洪公公是替身扮演吧?

那你可能会被以下事实吓到:

洪四庠的扮演者名为杜玉明,今年61岁,剧中所有动作戏都是亲历亲为。

年轻观众可能说不出他的名字,但他的形象,一定在你的噩梦里出现过——

戏曲演员出身的杜玉明,动作功底极佳,身体非常硬朗。

早在1985年,就在电影《大上海1937》中塑造了一个国民度极高的反派角色:杜月笙。

此后,从《少年张三丰》中的逍遥王,《倚天屠龙记》中的鹿杖客,杜玉明的恶人形象深入人心,和计春华并称中国两大金牌反派。

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资深的动作指导和导演,圈内口碑极佳。

你以为这又是个老干部式的老戏骨?

打开某音,你可能又会惊呆。

借恶人形象自黑,他的“老杜的美食绑架案”系列收获了超过2000万个点赞。

每个小剧场,都能给你带来冷汗和口水齐流的酸爽感受。

不论在什么时代、什么平台都能发光发热,真是大佬中的大佬啊……

时代在变。

剧主不知道,现在的年轻演员里,未来会不会出现杜老师这样的大佬。

只知道,杜老师这样的宝藏,因为戏路过于极致而得不到更多喜爱,真是观众的遗憾。

02 梅执礼

演员:李建义

小范大人自带主角光环,在京都横行霸道,不仅得罪了郭保坤,也得罪了不少看不下去的观众。

《庆余年》可要好好谢谢,用喜剧功底,将观众注意力拉到复杂朝局上的梅致礼。

话说到,小范大人当街把倒霉的郭保坤揍了个生活不能自理。

案件,落到了梅执礼手上。

谐音“没智力”的梅执礼可太逗了。

一次升堂,数次被打断。

看似平平无奇的案件,逐渐露出烫手山芋的本质,梅执礼的表情,也越来越好笑。

从最开始,面对无名小卒的威严:

到面对太子的狗腿:

到不敢决断的无能:

到夹在两个皇子中间,谁也不敢得罪,越来越像一只鹌鹑:

到最后,破罐破摔的小白眼儿:

哈哈哈哈,把昏庸无能四字,演得绝了。

如果梅执礼面对这群有权有势的小年轻时,还有点游戏的心思。

随后,庆帝召见梅执礼,可就是高手过招,刀光剑影了。

面对庆帝,梅执礼一开始就扮上了鹌鹑。

眼看没用,又开始装无害。

也没用,马上又换嘴脸,声嘶力竭表忠心。

结果被庆帝揭穿他太子党的身份,这下坏了,还等什么赶紧哭啊,连声音都开始颤抖,打起了感情牌。

这都不够绝,绝的在后面。

庆帝挥挥手,放走了这个活宝。

一出来,梅执礼就眨巴眨巴无辜的双眼,左顾右盼一番,大松了一口气,摆出高官样子,摇摇摆摆迤逦而出。

嘿,你瞧他,根本没反省,正为躲过一劫偷着乐呢。

要是知道房内刚刚还在好言相劝的庆帝,已经给自己安排了由马匪配送的盒饭,恐怕会当场屁滚尿流吧。

能把观众逗乐,内在逻辑又足够完整高明,这正是一出高级的喜剧。

而从出现到领盒饭,梅执礼戏份还不到一集。

一集当中,又穿插了涉案各方势力各自交涉的戏份,就这样,梅执礼这个角色的完成度,也能在第一季里排到前五。

完成了这一点的演员,就是李建义。

这名字,很多人未必叫得出来。

但你一定记得他的角色。

他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季检察长、《老男孩》中吴争的“父亲”李利群、《三国机密》中的老宦官张宇,《天下第一》里阴险狡诈的东厂督主曹正淳……

同时,也是国家话剧院的资深演员,宝藏二皇子刘端端(点击就看刘端端)的同事。

从小就拥有一个好嗓子的他,不仅演技拔群,配音技能更是出类拔萃。

在94版电视剧《三国演义》中,他一人就配了二十多个角色,当时连导演都被惊呆。

戏份不在多少,用最少的戏份演最活的人物,才能真正体现演员的功底。

这一点,希望某些热衷“撕番”的年轻流量都能明白。

03 庄墨韩

演员:许还山

范闲在祈年殿背诗三百首那一集,是整部当之无愧的高光时刻。

白衣诗仙,少年风流,端的是好意气。

在诗三百瑰丽的文学华彩之下,没有人能忍得住胸中油然升起的文化自豪感。

范闲这一人物的魅力,也因为这一名场面,飞速旋转破表升天。

但冷静下来想想。

这段戏中令人热血沸腾的戏剧张力,诗文和剪辑的力量,要远远大于年轻演员的演技。

反而,一段因为衔接了范闲开大的高潮情节,而被观众飞速抛到脑后的铺垫戏,后劲更大。

那就是后来当众出丑的庄墨韩,背诵的《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在此之前,这首七言已经被好几位角色背诵过。

有一说一,庄墨韩的观点有道理。

青年人的确无法彻底体会这首诗中悲怆,“独登台”之意,非“百年多病”之躯,不能体会。

剧主十分建议大家重看一下这段。

庄墨韩的诵读,处理极其精妙,每个停顿、细微的表情变化,都牵引着观众的情感,和诗文一样,达到了艺术高度。

庄墨韩这个角色,戏份比梅致礼还要少得多,但同样复杂。

这位文坛泰斗的功力,从背这首七言的情感处理就能看出来——绝非浪得虚名。

靠真才实学年少成名,自然自视甚高,不论对权势,还是对眼前的少年,都是看不起的。

但长公主捏住了他的软肋,逼他做不光彩的事,虽然不屑,但不得已做了,只希望早做早了。

没想到,被看不起的少年人以最丢脸的方式,当众碾压。

范闲背完诗,醉倒在庄墨韩案前口吐芬芳。

此时镜头切给庄墨韩,他是怔然的,看到范闲倒下,甚至还想伸手扶一扶。

他的文人风骨,令他也爱才惜才。

他不会对一个有权有势的少年伸手,也不会对长公主伸手,却愿意对一个才子伸手。

可惜,他做了让自己羞愧的事情,所以他伸不出手。

这时你回过头,才突然发现,原来庄墨韩一开始不受范闲之礼,也是出于同样的深层动机。

不是倨傲,而是愧疚。

庄墨韩这个角色,像茶,需要细品。

有这样功力的演员,是82岁高龄的许还山老人。

18岁那年,许还山就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建校以来的第一批表演系本科生。

生不逢时,年轻的许还山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

等他回到北京,正式进入演艺圈时,已经是1979年。

此时,他的手早已不是书生的手,而是一双做过30多个职业的劳动者的手。

生活经历虽然复杂,但老人对演戏的态度,却始终赤诚无比。

在他眼里,“戏比天大”是一种职业的态度,是一个职业的行规,是一个职业的天条。

至今,他都念念不忘自己出演第一部历史人物剧《张衡》时的经历——

导演带着剧组辗转南京、洛阳、南阳、西安,看了很多和汉代有关的历史文物,还请大学里教秦汉文学的教授,专门给剧组讲了两天两晚秦汉时代的风俗民情。

仅仅为了练好“跪”功,当时的许还山每天跪着读书、写字,从几十分钟到一上午,最后到一整天,膝盖都跪出了厚厚的茧子。

一个“舞剑”的动作,戏里只有一分钟不到,他却要每天练腿、练功、练剑,真正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他相信,演员应该研究人物,走进角色的内心,体验角色所经历的事情和生存状态,并让在身体里、心里成长、成形,这是演员的道德。

在演技类综艺霸占热搜前两年,很多人都用“炸裂”这个词来评价演员演技的好坏。

但在许还山心里,演技好坏的标准却根本不是这样的。

他认为演员要戏演六分。

第七分让给音乐,第八分让给对手,第九分让给动效,第十分让给观众。

这,一样是一种道德。

正式成为演员的四十年来,许老先生出演过百余部影视剧,出演过《红楼梦》也出演过《白鹿原》,从帝王将相、商贾名士、知识分子、到体力劳动者,几乎什么都演过。

却从来没有被名利场侵蚀内心。

1992年,许还山在电影《筏子客》中饰演“大把式”,演技精湛,金鸡奖评委们一致同意授予他“最佳男配角奖”。

而仅仅因为《筏子客》做后期时许还山在上海拍戏,没来得及亲自配音,得知自己即将获奖的消息后,他给评委会主任石方禹写了一封信,“谢绝”领奖。

“名利场中甘无我,知行道上不让人。”

这句话,一直被许还山老人记在心中。

剧主真希望,这句话能让越来越多的野鸡“水帝”、“水后”们看一看。

杜玉明、李建义、许还山,只是国内众多演艺前辈的小小缩影。

不怕年轻演员演技稚嫩,也不怕国产剧制作中存在缺陷。

怕只怕不思进取,在名利场里丢了智商,也丢了老前辈们的宝贵品质。

趁着老戏骨们还活跃在舞台上,真希望年轻演员们虚心学一学。

不然,国剧崛起,终究只是空喊口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