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楼继伟:建议监管部门将社保基金投资基准长期化

以某一年收益率偏低判断养老金收益情况是散户追涨杀跌的心态体现,社保基金是以获取长期回报为导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郝昕瑶

编辑 |

1

1月11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首季峰会“开放背景下的养老金投资体系建设”表示,近年来,作为我国养老金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的替代率逐步下降。目前,全国平均已不足50%,今后的趋势可能还会下降。

第一支柱的替代率为什么会下降?

楼继伟指出,第一,老龄化发展太快,2001年,我国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达到了7.1%,突破了国际通行老龄化这个标准7%的界限,2018年占比达到了11.9%。第二,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缴费率之前比较高,为8%+20%,企业负担重,从去年开始分两步、分两年降到8%+16%,收入来源减少。第三,财政的社会保险补贴占比高,根据公开的数据,2017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收入约3.358亿,其中来自一般预算补助约4900亿,与当年的收支结余相当,当年的收支结余全是财政补贴型的。财政政策正处于减税周期,没有多少余力再大幅度增加对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

我国养老金系统目前的状况,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结余约5万余元,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约2.4万亿元,职业年金约8000亿元,企业年金约1.6万亿元,商业养老保险约1000亿元,目标日期基金约300亿元,非常小。国内各类型养老金的总规模超过10万亿元。

在三支柱体系下,我国第一支柱替代率设计时是为60%,第二、第三支柱发展的空间就很小。近年来,第一支柱的替代率逐步下降。目前,全国平均已不足50%,今后的趋势可能还会下降。而发展第二、第三支柱,使总替代率上升,则由于以下原因而难以达成:

一,尽管有税收、税优的政策,企业和个人也不愿承受当期压力。

二,如果退休后,收入与在职收入相差无几,甚至更高,整个经济将丧失竞争力。

三,退休后的消费常规下应低于在职消费,因为通常已无购房、养育子女等方面的压力。

提升第一支柱是受替代率的因素也不少。楼继伟建议:

第一,缴费征管效率提升,目前征收效率不足80%。第二,引入更强更透明的机制,多缴多得,激励参保人的积极性。第三,全国统筹起步。2018年全国统筹从3%起步,每年提高0.5%,按此,今年应当达到4%,占企业缴费20%的四分之一,力度逐步增大。第四,发展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用于弥补改革初期社统缴费造成的收入缺口,目前先按10%的比例,今年完成资本化转,这是国务院的任务,今年要完成。第五,加强精算平衡。

“这5项维持替代率不下降的因素,都需艰苦的结构性改革,而且见效不会很快。”楼继伟表示。

楼继伟建议,养老金投资可以跨越周期,从而能够获得更好的累计回报,但要与不同的投资结构相匹配,投资能力弱配置就简单化,在股票投资方面降低主动投资比例,加大被动比例,能力强则有所调整。以某一年收益率偏低判断养老金收益情况是散户追涨杀跌的心态体现,社保基金是以获取长期回报为导向。监管部门应当将社保基金投资基准长期化,如改为十年期滚动绝对收益率,以获取长期回报为导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