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共享付费自习室现西安,会成为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阿斗”吗

西安出现共享付费自习室这种商业形态是否得到了市场认可,其发展前景又如何呢?

文 | 华商报 李程

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共享经济大潮的外延之下,此前在韩国、日本等地常见的付费自习室,开始顶着共享经济的概念在国内各大城市流行起来。近段时间以来,也开始在西安出现。那么,这种商业形态是否得到了市场认可,其发展前景又如何呢?

免费自习空间供不应求 共享付费自习室渐多

2020年考研已经结束,今年报考人数达341万,创下历史之最。浮生只如云,读书尤为贵。共享经济的大潮下,课桌新场景,学习仪式感,在读书和学习这件事上诞生了新的形态。

西安的王先生在一家企业工作,之前常去图书馆准备研究生考试。“如果在家里学习,静不下心来。我平常比较喜欢去图书馆自习,那里学习氛围很好,看到周围的人都在认真自习,自己的学习效率也提高了。”王先生说。

但是,对于去哪上自习,王先生也有自己的困扰。他表示,陕西省图书馆和西安市图书馆都很适合自习,但有可能抢不到座位。“特别是考试季的时候,人很多,自习室很难有空位。”

一边是自习需求增多,一边是免费自习空间供不应求,这导致不少有自我进修需求的人士找不到合适的自习场所。因此,市面上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共享自习室。

走进位于西安朱雀大街附近一家共享自习室,华商报记者看到,静默的环境与明亮的台灯形成了鲜明对比,每一盏亮着的台灯下都有一个被挡板隔开的独立空间,配备电源插座、储物柜、无线网络,几位顾客正在安静地埋头学习。据介绍,这家自习室的价格为每小时5元,如果办理月卡、季卡等长期会员卡,则能以更加优惠的价格在这里学习。

这间共享自习室的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整个自习室包含60个小格子,2个小讨论室和1个休息区,前段时间考研冲刺期人很多,晚上经常会爆满,“主要客户是大学生和在职备考人士,大多数在这里自习是为了准备各种资格考试、在职考研或公务员考试。”

西安城北一家新开业的付费自习室,针对体验客户推出了全天1元活动。与有人值守的付费自习室有所不同,这家自习室通过在线预约和密码锁使用,实现了无人值守管理。

做减法还是做加法 经营者们正面临选择

位于西安太白路一座公寓内的付费自习室,去年下半年开业,没有显眼的招牌,仅在入门处挂着不大的标识。这和许多付费自习室的定位一样,“保持安静,不打扰”。

“顾客来这里就是看书学习的,他们需要一个宁静的空间,我们要做的就是不给他们太多附加东西。”这家自习室的工作人员介绍,除了提供空间,他们还给自习者提供免费咖啡。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家自习室的室内装修简单,主要就是桌子和室内软装。这极大降低了成本,据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面积超过100平方米,投入大概10多万元。

从成本投入来看,许多付费自习室都力求简单。在这样的空间里,消费者所享有的主要就是安静的学习环境和精简的日常服务。比如:几乎所有自习室配备微波炉、充电宝和雨伞等,为自习者提供免费饮用水、咖啡等,餐食则需要外卖点单来实现。

不过,在另一些经营者眼中,单靠出租空间收入并不稳定,付费自习室应围绕教育资源做加法。华商报记者发现,在西安一些中小学周边的付费自习室,服务内容已不局限于学生放学后来写作业,而是引入专职老师进行课业辅导,这类自习室与升学辅导班已颇为接近。

除了引入教育培训,还有一些共享自习室在店内划分出较大面积的休息区、小包间、水吧、会议室等,并添置不少图书报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复合空间。

山东小伙张栋毕业后在西安工作,准备建造师考试的他有时会去咖啡厅自习。不过,他发现咖啡厅的顾客大多有同伴,来放松聊天的人居多。相比之下,还是自习室更适合做背考等费脑筋的事,“可能每个人读书和学习习惯不同,我个人更喜欢安静一些的环境。”

付费自习室在韩日存在多年 国内模式仍处于探索期

过去一年,共享付费自习室在国内各大城市快速涌现,并引来学生群体和上班族的光顾。虽然打着共享概念,但这种自习室并不是互联网孵化的产物。多年前,韩国、日本就出现了大量学习空间,并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客流。

付费自习室在韩国已有近30年运营历史。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88》中有这样的场景:韩国学生放学后来到自习室,一张桌子、一盏台灯、两边各竖起一块挡板,就组成了私密的沉浸式自习空间。据《韩国教育统计年鉴》显示,2012至2016年期间,韩国高档自习室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从4000亿韩元跃升至7560亿韩元。

学生是韩国共享付费自习室的主要使用群体。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韩国每年约有数十万人参加高考,只有2%的人能进入首尔国立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等顶级高校机会。因为升学压力大,许多韩国学生为了考取顶级大学,很早就开始做准备。并且,由于韩国独生子女家庭较少,为了获得私密和更有专注力的学习空间,韩国学生去自习室的比较多。

在日本,共享付费自习室的存在土壤源于职场竞争压力,不少上班族通过考取各类资格证书等提升自己实力。据《环球时报》报道,2011年仅东京就有400家自习室,单人每小时收费约1000日元(约15.8元人民币),长期使用可购买季卡、年卡等享受优惠。

“国内流行起来的共享付费自习室,在运作模式上借鉴了韩日市场的经验。”美好生活文商旅研究院院长夏强说,在国内竞争激烈的大城市,有“充电”和进修需求的人越来越多,理论上付费自习室的需求也在增加。不过,他表示,客流的稳定性和资源唯一性将对经营者形成考验,如果仅仅只是依靠空间出租的“二房东”,“利润就薄了些,行业门槛也有些低。”

事实上,从普遍反馈看,对于共享付费自习室的经营更多还处在探索期。西安城南一家付费自习室的经营者告诉记者,自习室去年初开业,物业每月租金是9000元,房租半年一付,算上前期装修投入和人员工资,目前没有盈利,“还在摸索合适的空间利用方式。”

品牌繁多竞争激烈 面临价格战博弈

由于付费自习室已存在多年,在韩国市场,TOZ已成为头部品牌之一。据了解,该品牌目前有380个分店,全韩国日客流量约2万人次。其在社交网络也十分活跃,通过不断推广品牌,分享学习故事,该品牌积累了大量粉丝。

在北京等国内一线城市,由于共享自习室的迅速发展,已开始受到资本关注。但截至目前,并没有投资机构入场。从西安现有的近百家自习室来看,在环境方面各具特色,似乎也有意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华商报记者注意到,与国内其他城市一样,众多品牌中暂时没有领军者。

西安创投人士边陇刚认为,共享自习室是对公共资源的一种补充,但就目前来看,这个市场还比较分散,赛道是否足够宽也有待检验。由于现有商业模式的收入结构比较单一,行业门槛不高,同时缺乏高集中度的头部品牌,要想获得投资机构的参与还比较困难。

夏强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共享自习室如果能满足稳定的出租率,那么收益还是比较可观的。否则在模式不具有壁垒的情况下,行业竞争很可能将陷入价格战之中。”

随着市面上共享付费自习室的增多,华商报记者注意到,低价获客已成为普遍现象。在大众点评网等预订平台上,各家共享付费自习室纷纷推出优惠预订方案,单人每小时费用低至0.3元左右。为了吸引消费者,还有一些自习室干脆给新客户提供免费体验机会。

在业内人士眼中,从用户角度看,共享自习室有其需求的必然性,公共自习环境的缺乏、公开学习环境的嘈杂,为备考者和进修者提供了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自习环境。但从商业运作的角度看,共享自习室却面临重资产运营的风险:“二房东”模式带来的较高成本,付费用户较弱的忠诚度,以及低门槛同质化现实。可以说,现在虽然是共享自习室的元年,但面对残酷的价格竞争,这个新兴行业却已走到优胜劣汰的边缘,能否持续?还需观察。

真共享考验运营能力 假共享玩的是资本游戏

过去一年,中国共享经济的现状是:行业野蛮生长期已过,资本热潮褪去,行业洗牌重塑。在共享经济中,共享单车等领域开始由“疯狂扩张、激进发展”转向“冷静化经营”;共享民宿则在日积月累、蓄势待发;还有共享办公、共享充电宝等项目结合自身特点,开始尝试新模式的探索。

创业,从来不缺少想法。正当一众共享项目面临转型,新的共享自习室又已登上舞台,并再次点燃不少人的创业热情。有人说,共享经济仿佛中了魔咒,正在不断重复毁誉参半的戏码。共享自习室究竟能不能获得成功,现在还难以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随着经济大环境的变化和投资风口的转向,对共享项目,资方手里的钱捏的比以前更紧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共享项目,更容易获得资本和市场的认可?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仝铁汉认为,通常来说,首先是看项目的盈利模式,是否具有合法、稳定的盈利机会和来源,能否创造更大价值;其次是评估项目的市场潜能,能否吸引现有消费者并挖掘新的消费潜力,为企业带来持续收入;再者是关注项目本身盈利能力;另外还要看项目投资总额、投资回报率、投资回报期等。相对来说,投资金额大、投资回报率低、周期长的项目,一旦资金短缺或资金链断裂,就会面临更大风险。

回顾几个曾站上风口的共享经济项目:单车、充电宝、共享汽车都是重资产模式,企业需要自行购买产品,统一运营用户,实质上采用的是客户租赁的模式,主要玩的是资本游戏,共享单车就是典型代表;网约车、民宿平台则是轻资产运营,由用户之间共享资源,企业不需持有产品所属权,只需付出管理成本,考验的是经营者的运营能力,是真正的共享经济。

目前来看,轻资产项目普遍要比重资产更早形成盈利,而重资产领域往往要做大行业头牌才逐渐看到成效。当然,共享经济的轻重模式并非泾渭分明,租赁模式并非不能成功,但对于创业者而言,认真评估自身商业模式和风控能力是不可少的。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西安出现共享付费自习室 会不会又是一个共享经济的“阿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